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十七章 京城游历

作者:御海天下字数:3338更新时间:2020-12-01 07:55:33
    爷爷奶奶就说太麻烦了,我们在旅馆等着就行了。

    五叔笑着说:“这几天就住这个酒店,房间我都安排好了,明天早上我来接嫂子们和孩子,我爸爸妈妈就随你们一起游玩,早就定好的,爹娘就别操心了,到了这里一切听我的。”

    五叔爸爸端起酒杯对爷爷说:“老哥哥,孩子怎么安排咱就怎么听吧,我们两口子也没事,咱哥俩还可以好好唠唠。来,咱再喝一个。”

    一顿丰盛的晚宴结束了,等我们来到客房的时候,里面异常考究的装潢让爷爷奶奶直咂舌。

    奶奶转着圈子看着明亮辉煌的房间,嘴里喃喃自语道:“地主家都没有这么阔。”

    爷爷也是第一次看见如此高档豪华的装饰,摸着每一件没见过的东西,无比感慨的说:“时代不一样了,到啥时候说啥话,啧啧。”

    无语的老两口一晚上睡得都不踏实,忐忑不安的睡了几个小时,也是不习惯软软的床。

    第二天,我们就开始了北京古都的游览之旅,当时我还小,包括爷爷奶奶所有家人在内,由于知识的匮乏,对祖国悠久文明历史还知道的很少,所以对故宫除了感觉其雄伟壮大、金碧辉煌以外,对颐和园冬天景色也感觉很美以外,没有历史知识的铺垫,很难看出其深厚无比的文化底蕴。

    一路上,父亲搀着小叔,听着五叔爸爸请来的导游讲解。其实由于文化知识的缺少,我们一家人听的懂的历史故事和典故没有几个人,一路上除了看和感叹,也只有听导游讲了。

    期间,小叔几个奇怪至极的动作,让我们大家都迷惑不解。

    第一次就是来到故宫门口,刚刚踏上金水桥的时候,小叔突然站在桥边不肯迈步,眼睛盯着前面,表情凝重木讷。站了两三分钟,父亲也拉了两次,小叔还是呆立着。直到前面前行的家人回头观望时,小叔才迈动脚步。

    第二次,就是车子经过新华门的时候,我眼睁睁看着小叔把头扭向新华门方向,盯着‘看’,直到车子驶离了才把头扭向前方。谁都不知道,小叔究竟在‘看’什么,或者能‘看’见什么。

    第三次就是在颐和园的时候,大家都上那艘著名的石舫船,唯独小叔一步也不肯前进,父亲只好陪着小叔在岸边等大家下来。

    最后一站就是来到了我们最喜欢的动物园,在这里我们几个小孩子都是大开眼界,看见了许多动物,很多野生动物和珍禽异兽都是平生第一次看见。

    我们来到狮虎山的时候,我听见胜子指着一只老虎说:“我敢打赌,它一定是一只母的。”紧接着就听他‘哎哟’的一声惨呼。等大家目光看向他的时候,还装模作样的说:“这老虎真厉害,隔着那么老远还吓我一大跳。”

    小茹姐就在一边抿着嘴笑,刚刚悄悄打的那一下不轻。

    晚上,爷爷奶奶说什么也要让五叔换个饭店吃饭,说:“农村生活习惯了,实在不习惯在那么豪华的饭店吃饭,花钱多还吃不好,咱们今晚就在路边找一家吃算了。”

    五叔爸爸说:“我也是,觉得在里面吃饭浑身不自在,不如找一家有特色的吃得香还喝的痛快。”

    五叔马上说:“行,咱想在哪就在哪吃,我先去附近看一下,很快回来。”

    母亲和燕姑就把今天给康康和美美检查的结果告诉了爷爷奶奶:康康上午做了核磁共振检查,结果要等明天,二位儿童智障方面的专家也仔细察看了康康的病情,说孩子的情况不容乐观,恐怕大了也不能好到哪里去,至于康康的绘画天才,专家说,他们也见过几位在某一个方面有特长的智障孩子,这也和孩子大脑受损之后有特长的方面才能突显出来有关系,即便是孩子有这个或者那个方面的特长,孩子将来有大作为的凤毛麟角。康康的情况可以说不太好,美美却是极大的好消息,美美上次手术极好,给美美手术的医生说,等三岁到五岁的时候再做一次就完美无缺了。

    下午去美院的时候,老师看了康康的绘画过程,康康当时画的燕姑,老师边看边很惊讶,一连说了几个好,还说这个孩子天分极高,是个画画的人才,就是年龄太小,如果回去接着练习画,等他大一点了十岁左右吧,家长可以带着他再来找他。五叔听了就一直表示感谢,说到时候一定麻烦老师。

    大家听完喜忧参半。康康自己还傻乎乎的在那和妹妹乐。一点也不知道亲人对他的担忧。

    很快,五叔就找到一家不错的家常菜饭店,那天大家在五叔的不断煽动下,情绪都高涨起来,很多人就放松和随便了许多,五叔带来的五瓶酒都喝光了,几乎是人人喝了。

    小叔那一晚,和五叔喝了不下十几杯酒,五叔兴奋的加上酒精的刺激,很快就红光满面,和大家大声说笑着,又像是回到在家的那一晚。奶奶看着五叔身心极其放开的样子,在心里就笑了:这孩子真是渡过难关了。

    我们在京城一共逗留了五天,还在长城脚下和各大景点都留下了我们全体合影,五叔说一定找一张最棒的合影多洗几张放大,装裱起来放家里挂着。

    我和孬蛋还有妹妹三个人的兴致最高涨,几天的的游玩我们一点点都没觉得累,反而是意犹未尽,对什么都表现出浓厚的兴趣。

    明天就要返回了,送行宴也是必不可少的,那天晚上五叔又找了一家湘菜馆,说今天就吃湖南菜,小茹姐就笑了:用湖南话说:“五叔,你啷个晓得我想吃辣子了?”

    五叔也不含糊,也把学的七分像的湖南话说:“那是当然咯。”

    这家湘菜馆规模很大,刚一进门五叔爸爸妈妈就碰见了一个熟人,在门口聊了一会天,还邀请他一会过来一起喝一杯。

    爷爷回头看了一眼那个五叔爸爸妈妈的朋友,心里琢磨:这个人走路和神态,还有说话的样子怎么这么像一个人?

    今天是一个包间两张桌子,四个老人和父亲、小叔、燕姑,五叔八个人坐了主桌,母亲就带着小茹姐和胜子照顾我们几个孩子坐在旁边桌子上,母亲说:“这样好,我和小茹就可以点几个正宗湖南菜了,你们可以吃不带辣椒的菜,也不影响你们喝酒。”

    康康开始是小茹姐抱着,看见妹妹坐的离他远,就双手伸着喊:“姐姐,姐姐。”意思是要挨着丹丹坐。

    就在大家吃了一会的时候,五叔爸爸对五叔说:“你去把张大伯请来喝一杯,我不方便出去,他那里都是熟人,出去就别想回来了。”五叔就端着酒杯出去了。

    在一起游玩了几天,爷爷和五叔爸爸就已经聊的很熟了,老哥俩不停的说着话、喝着酒。奶奶走到这边,伸手从母亲手里抱过美美,美美这个时候吃饱喝足了又睡了,奶奶说:“我抱一会,你吃饭。”

    说话间,包厢门开了,五叔领着刚才在门口碰见的熟人进来了。

    五叔爸爸妈妈就急忙站起来迎接。

    那一桌除了小叔,也都纷纷站了起来,迎接这位仪表堂堂的中年人,看得出五叔父母和此人很熟悉也非常尊重。。

    五叔拉过来一张椅子,他就挨着五叔父母坐下来了。五叔就赶紧给爷爷奶奶介绍:“这位是我张大伯,也是编剧,上次在枣湖景区拍的《游击队长》就是他的大作之一。”

    五叔对张编剧挨个介绍了在座的几个人,说是他新认的爹娘和哥哥。张编剧就笑着和每个人打招呼。大家都没看出来此人年龄和外貌差距如此之大,外表看最多五十岁的样子。

    一攀谈,才知道张编剧已经退休,也是参加过抗战的老战士,只是当时年龄小,在八路军一二九师的一个文艺宣传队,因为有这方面经历,所以退休后才把很多知道的战斗故事写成了剧本。五叔的爸爸妈妈在话剧团的时候还是他的老部下。

    爷爷说:“这么说,你还比我大几岁了,我还得敬老哥一杯酒了。”

    张编剧很爽快的说:“听说你们来自上次拍戏的枣湖,老乡啊,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啊,部队就讲究老乡观念。我的家乡在冀南平原,离你们那里有七八十公里,算是老乡吧?”说完端起酒杯和爷爷喝了。

    五叔说:“我能考上艺校当演员,张大爷没少给我帮助和出谋划策。”

    爷爷就问:“那老哥还经常回老家吗?”

    张编剧就说:“家里没人了,刚解放的时候还回去过,后来就没回去过了。”

    听张编剧这么说,爷爷知道战争年代妻离子散、毁家灭亲的事情太多了,不想勾起老人的伤心往事,就没在沿着这个话题继续追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