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十四章 小茹结婚

作者:御海天下字数:3571更新时间:2020-12-01 07:55:33
    没等李老师再说话,燕姑指着康康的画说:“李老师你看,康康这次画的你。”

    李老师又把头低下看,康康画的极快,基本手就没停顿,不光手不停,嘴里还念叨着:叔叔。

    短短几分钟,李老师的脸就已经在纸上展现大半了,眼镜也架在纸上他的眼睛上了,现在正在画他的鼻子。

    李老师就笑了:“这孩子一下子就能抓住人物的特点,我的高颧骨都被他画出来了,我这可是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康康啊,太不简单了,太神奇了。”

    燕姑说:“既然康康有这个本事,我们能不能请你好好教教他。”

    李老师说:“康康现在握笔的姿势和绘画的姿势都不正确,绘画的时候应该站着或者坐着,不能趴着,还有要专业的工具和专业的笔、纸,我建议给康康做个适合他的画画支架和画板,然后需要买一些素描的纸和笔,我可以临时指导一下孩子,纠正一下孩子的姿势和握笔错误,按现在康康的水平,要不了多久我就教不了了,你们现在也可以打听一下,看看能找到更好更专业的老师,我也帮着一起问,不能埋没了这个孩子的才华,你们觉得怎么样?”

    康康已经把李老师画完了,他现在不想画了,就去拉妹妹的手又要去玩耍了,妹妹就拉着他去了。

    李老师把自己的头像拿起来,呵呵笑着说:“比我画的不差,起码五分神似,棒!太棒了!”

    临走,李老师笑着说:“康康的这幅作品我带走了,我就把它放在我办公桌的玻璃板底下。”

    那是一张从妹妹作业本上撕下来的带格格的小纸片。

    几天后,康康就有了自己的专用板凳、画架和纸笔,都是爷爷叫村里木匠量身定做的。李老师有空就往家里跑,康康毕竟不是个健康和智力健全的孩子,多数心思还是玩,除非自己高兴了,李老师才可以教他一阵子,康康别的方面学的极慢,可在绘画方面却是一教就会,一点就通,没几次他就可以正儿八经的坐在那里画画了,学会了各种笔的用法和技巧,绘画水平就有了迅速的提高。

    康康画画有几个特点:一个是一幅作品不完成他不去玩,画画的时候嘴里念叨谁,手上一定画的就是谁。即使人不在现场,康康仅凭记忆就把人物的表情画的惟妙惟肖。虽然他眼睛斜视,但是一点不耽误他捕捉人物特点的准确性。

    李老师感慨的说:“康康的眼睛比照相机都抓的准、小脑袋瓜记得也准。行了,我肚子里的这一点墨水也就到此为止了,你们该给孩子找个更好、更专业的老师了,我真的是黔驴技穷了。”

    绘画老师暂时没有找到,原因是康康太小不可能远离家门,附近也没有好的美术老师,这件事情暂时放了下来,康康就靠自己的心情,想画画的时候就专心致志在那里画,不想的时候就尽情的玩耍。

    家里每个人都有了自己的画像,而且不止一张,康康画的最多的还是小叔,康康画上的小叔每一幅都是呆板和无神的表情,家里其他人的形象就都是面带微笑和各种表情了,开始只是外表很像,随着康康越画越多,每个人的面部表情更加丰富多彩起来,而且越来越逼真。

    尤其是爷爷和奶奶的画像,他们脸上每一道皱纹都表现的淋漓尽致,憨厚的笑容仿佛就在眼前绽放。

    爷爷拿着自己的画像,嘴里不停‘啧啧’着,可能由于文化水平不高的原因,一连十几个‘啧啧’都没有找到合适的词语来形容康康的画作。

    小茹姐干脆帮康康批发了一大摞素描画纸,对燕姑说:“让康康好好画,画画需要的东西我包了。”

    平时不善言语的张太爷爷看见了自己画像,嘴里连声说着:“好、好,画的太像了。”然后又是极其大度的对爷爷说:“等我百年了,就拿这个画像给我做遗像吧。”

    老爷子一生无儿无女,对于生死之事早已看的很清淡了,从来不避讳什么。

    爷爷就说:“叔,说啥那,你啊,好好活着吧,就你这身子板活到百岁都不是问题。”

    张太爷爷就笑了,然后说:“就这幸福的一大家子,也能让我心情好、吃得香。”

    小茹姐和胜子的婚期越来越近,胜子每天看见谁也都乐得主动打招呼,就连店里吃饭的客人他都满脸堆笑的伺候着,客人都说:这个店老板天生乐天派啊,脸上的笑从来没掉下来过,就凭这个热情,老板!再加两个菜!

    就在我的生日的前一天,外公和小茹姐的爸爸、妈妈以及最小的弟弟从湖南老家来了,外公说这么多年没给外孙过生日,这次专门提前来了几天就想给我过个生日。

    在我们老家一般是不给小孩子过生日的,爷爷知道了亲家公的心意,那天特意在家摆了两桌,一是欢迎外公和小茹姐父母和弟弟,二来也是给我过了一个盛大的生日。

    那天我就坐在外公左边,妹妹坐在右边,看着兴高采烈的外公,母亲也很开心,一晃就是几年没见。外公和我上次看见他的时候,几乎没什么变化,只是由于心情高兴,话语多了一点,酒也喝了不少。

    婚期就差几天了。胜子家早已做好迎接新娘子的准备了,房子还是以前的老样子,胜子本来说再借一点钱把房子盖了,小茹姐不同意,说好钢用在刀刃上,房子等一会攒足了钱再盖不迟,现在的也挺好。

    胜子也没闲着,只要有空就把自己家里收拾的干干净净,该粉刷的粉刷,该铺的铺,该修的修,屋里屋外顿时焕然一新,胜子娘抹着眼角的泪水,自言自语的说:“胜子变了,真的变了,以前醋瓶子倒了都不扶起来的那个懒小子变勤快了,到处惹是生非的坏小子变好了。”

    婚礼如期举行,两家相距几百米,胜子也是像小叔一样在村里转了一圈才把小茹姐接到了自己家。

    小茹姐那天也是十分漂亮,燕姑不怎么会化妆,一切都是燕姑三妹帮着化的妆,三妹的化妆技术还是很不错。可能是因为自己长相一般吧,所以想用化妆来弥补先天的不足才把化妆练的如此之好。

    按说我们家也应该大摆宴席,就像出嫁女儿一样的宴请亲戚朋友,胜子干脆的对小茹姐说:“费那么多事情干嘛,我家都管了,坐一起多热闹,最多加几桌的事情。”就这样,两家并一家,都在胜子家吃喜宴了。

    胜子的江湖朋友来的也不少,吆五喝六的二十几个人,矮子黑、刚哥和师弟都一个不缺到场了,矮子黑那天没和那帮朋友坐一起,反而坐到我们家这一桌了,他坐在小叔左边,不时和燕姑聊着,还和小叔喝了好几杯酒。

    新郎和新娘子来敬酒了,今天的胜子真的是容光焕发,三十多一点的他简直和二十岁的小伙子有一比,穿着合身的西装打着红色的领带,脸上挂着抹都抹不去的笑容,挨个桌子给亲戚朋友敬酒了。

    他们先给外公他们那一桌敬酒,胜子用还是不太熟练的普通话喊着小茹姐的父母:“爸、妈,你们辛苦了,你们老人放心,小茹到了我家,她就是佛,我天天供着。等过一段时间我和小茹就回去看你们。来,我敬爸、妈,祝你们健康!”

    小茹姐的爸爸妈妈就都微笑着喝了,我们一家也在这一桌,胜子和小茹姐喊了父母二姨和姨夫,胜子喊二姨和姨夫的时候,还微微透出一点不好意思的感觉。不知不觉他在我们家就低了一辈。

    轮到爷爷这一桌了,胜子先敬了爷爷奶奶,爷爷光笑不说话,胜子轻声喊着:爷爷奶奶。旁边的小茹姐就拿不高兴的眼睛看了一眼胜子。胜子感觉到小茹姐不善的目光,胜子马上微笑着大声喊了一声:爷爷、奶奶吃好喝好!

    等把酒再倒好了,就到小叔和燕姑这里了,胜子端着酒杯,嘴里喊着:“四弟,来,该咱俩了。”话音未落,已经觉得说错了的他,还没来得及改口,腰部就挨上小茹姐轻轻的一拳。

    胜子马上就改口:“四叔,别见怪,习惯了,习惯了,刚刚我还喊爷爷奶奶的,转眼就忘了,我是太高兴了。嘿嘿,啥叫得意忘形,我这就是。我给四叔赔罪,我自罚三杯。”

    小茹姐说:“你怎么说的都忘了吗?”

    胜子说:“没忘,等我把词再酝酿酝酿,嘿嘿。”

    胜子把酒杯双手一端,面部表情就变得郑重了许多,只听他认认真真的说:“四叔,胜子自幼读书不多,早早就混迹江湖,不求上进做了不少混账事,还曾经辱骂过你,四叔不计前嫌,还给我介绍了这么好一个媳妇,我胜子不会说啥感激的话,这一杯酒我发自内心的敬你和四婶,四婶,帮四叔端起来吧。”

    小茹姐说:“燕姑,给小叔叔端起来吧,胜子说的都是知心话,也不是我教他的,他不止一次和我说过,说找个合适的机会感谢小叔叔了。燕姑,来!”说着酒杯就举到面前。

    燕姑轻轻扶了一下小叔的右臂,小叔就伸手摸索着端起来酒杯,然后也停顿在空中,胜子和小茹姐一扬脖就喝干杯中酒,等他们喝完小叔没等燕姑做出暗示动作,自己也把酒喝了,燕姑先是一愣,随即把酒也喝了。

    胜子马上倒好酒,说:“剩下两杯,我自己喝,从此咱们都是一家人了,胜子我开心!”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