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十一章 美美来了

作者:御海天下字数:3282更新时间:2020-12-01 07:55:33
    燕姑听完自己先乐了,忙说:“康康喊的不对,喊一个字:娘。”

    康康嘴里又发出了两个字重叠的细声:娘娘。这一次大家都听见了,都一起乐了,当时也是宫廷剧流行,小茹姐就笑着对燕姑说:“燕姑,你现在成娘娘了,小叔叔岂不就是皇上了?”

    燕姑也乐,嘴里还是在纠正着康康:“娘。”康康还是两个字:娘娘。

    大家这下更乐了,燕姑还不好意思的脸红了。后来,康康就怎么都改不了口,随着他越说越多,大人们才知道康康只对重叠字说的清楚、说的顺口,比如:爷爷、奶奶、姑姑、哥哥等,别的连贯语言和不一样的话语都无法表达清楚。这个情况一直持续到六岁的他。

    大家乐了好一会,康康不知就里还在那里一会爹爹,一会娘娘,

    燕姑后来不管康康怎么喊了,还是紧紧把康康搂在怀里,眼里噙着泪说:“不管咋样,康康终于会喊娘了。”第一次做母亲,虽然不是自己身上的肉,但也被母亲的称谓之神圣所深深感动。

    那天下午,我们玩的也异常开心,一号不愧是大城市出来的,眼花缭乱的泳姿让我们大开眼界,胜子叔和我们的狗刨让他捧腹大笑,他说:“我教你们自由泳、仰泳还有蝶泳,你们教我狗刨,指不定什么时候拍戏就用上了。”

    那天,我们一直在水里泡到日落西山。

    晚上,当着全家人的面,我们就逗着康康对着燕姑喊:娘娘。康康一开口,爷爷奶奶就乐的合不拢嘴,乐了一会奶奶反应过来说:“燕儿成了娘娘,那我不成了那个坏人太后了吗?”

    爷爷在家人的笑声中说:“老太婆,想的美!你没人家那本事。”

    强子买了我们村第一辆家用轿车,是黑色的桑塔纳。亲自驾车带着他的父母和爷爷奶奶上山玩了一大圈。

    爷爷好久没上来了,看着游人如织和秀美的湖光山色,略有激动的说:“深山藏宝啊。”

    没几天,一号白皙的皮肤就被晒成古铜色,人不但没有因为皮肤变黑了一点变得丑了,反而更加显得那么健康的英俊挺拔,一号自己还说:“我现在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儿子,再演当年的八路军更贴近人物,更容易让观众接受。”

    我们也一致同意他的想法,一号果然在以后的一部戏里,不但表演了狗刨式泳姿,还把一身古铜色发亮的皮肤也展示了一下,顿时好评如潮,纷纷说太符合当时战争年代的人物形象了。

    小叔那天又‘捡’到了第二个孩子,还是一个天生唇裂的女孩。

    小叔和燕姑那天没上山,下午一号就带着小叔去村口闲坐去了,村里闲人少了,村口现在一般都是年龄偏大的老年人在这里乘凉聊天。

    小叔和一号到了,打了几声招呼,一号把小叔安顿好后,自己就抱着书看了。他感觉眼前经常有人影晃动,也看了几眼,还是几个好奇的人准备看小叔写字,他慢慢就完全沉浸在书中的世界了。

    等他再抬头看小叔的时候,小叔怀里就多了一个婴儿,一号四下看看,旁边再没有别人了,就马上站起来,看了小叔怀里的孩子一眼,熟睡中婴儿嘴唇和鼻子之间咧着一条缝隙,是个天生唇裂的残疾孩子。

    就问不远的老人,老人说刚才是有个挺年轻的妇女抱着孩子在这里了,也没注意啥时候走的还把孩子给了小四的。

    一号一听就明白了,他也知道康康的来历,知道又有人故意把孩子送到小叔手里自己一走了之了。再往四处张望时,那里还有什么年轻女人的身影。

    无奈之下,一号只好带着小叔和孩子回了家。奶奶看见孩子的样子,就把孩子的爹娘一顿数落,嘴里数落着还一边抱着孩子看着。唇裂在我们老家方言里说是:兔唇,也是形容像兔子一样三瓣嘴。

    一号就说:“娘,不行就把这个孩子送到县里或者市里的福利院吧,咱家都有一个康康了。我怕消息传出去了,最担心的是没准还有下一次和更多这样的孩子送来。”

    爷爷奶奶就没有说话。等到晚上的时候,一家人知道了这个情况,也赞同一号的话。

    父亲说:“孩子的爹娘心可真狠啊,这都不是他们的孩子吗?咋就说送人就送人。”

    爷爷说:“也说不定他们有天大的难处。”

    父亲说:“后天我休息,我去县里跑一趟,县里没有什么福利院,我就去市里。”一号马上说:“大哥,我陪你去。”

    小叔怀里的康康就斜着眼睛看着那个婴儿,脸上还露出了笑容。

    第二天早饭的时候,爷爷奶奶就变了卦,奶奶对父亲说:“老大,明天你哪儿也别去了,我和你爹商量好了,这个孩子咱养了,我就不能看见小孩子受罪,一看我就想起来四儿,我这心里头就有了过不去的坎。”

    然后又对大家说:“你们说行不行?我就不信还有这么多没良心的爹娘。”

    父亲听完马上就表态说:“既然娘这么说,我没意见,那就把孩子户口下我这儿,丹丹马上上学了,我们也没啥操心的了。”

    燕姑说:“大哥儿女双全,我想还是我来养吧。我也要有儿有女。”

    母亲说:“康康不是个健全的孩子,就够你累得了,再加一个怕你连生意都做不了了,还是我们来养吧,等你以后有了自己的,还有你累得时候。”

    燕姑脸一红,轻声说:“嫂子,你说啥了。”

    旁边一直没说话的一号对奶奶说:“娘,我算是心服口服了,我的思想境界和咱家差太远了,首先想到的是怕咱家麻烦。没有爹娘的宽阔胸怀。还真有点惭愧。”

    说完自嘲的笑了笑,然后又说:”我刚刚想了一下,我说个意见,我说完大家觉得不合适就不要采纳。我是这么想的,这个孩子还是给四哥抚养,我认她做干女儿,她喊四哥爹,她就喊我爸,你们看这样行不行?”

    爷爷说:“不是咱家思想境界高,也别把你娘夸得那么高尚,你娘就是觉得人心都是肉长的,看不得小孩子受罪受委屈,看见了就难受好一阵子,这和四儿得病有很大关系啊。你的建议很不错,我看可以。”

    奶奶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都有一颗善良的心啊。”

    爷爷说:“我今天还去找村长,快刀斩乱麻,赶紧把孩子户口落实了,他爹娘想要回去我还不给了。”

    一号有点害羞地说:“我还没结婚,就先做了爸爸,呵呵,这样也好,早早就有了做父亲的责任心。”

    一家人都乐了,奶奶对着一号说:“你学问大见识广,你帮孩子起个名字。”一号点头说:“好的,娘,我今天就琢磨琢磨。”

    早饭后我听见一号给助理打电话,隐隐约约听见医生和手术,最后他加了一句赶紧给我回话。

    晚上,一号就有了很好的消息,他说:“孩子的大名还是嫂子定吧,我就给女儿起个小名,叫‘美美’吧,我希望将来女儿漂漂亮亮的,美美丽丽的。”

    燕姑说:“好听,好记,康康将来也好喊。”大家就乐,燕姑把康康只能说重叠字的事情牢牢记住了。

    一号接着说:“我还有好消息,今天下午助理打电话过来给我说,美美的唇裂不是大问题,现在就可以做手术,而且越早越好,将来就不会留下疤痕。我已经让他联系最好的医院和医生,有消息了就可以马上手术。”

    爷爷说:“美美不白叫你爸爸!”

    美美到了我家,小叔就不再上山了,两个年幼的孩子需要照顾,小叔现在是专职保姆,爷爷奶奶在家照顾他们。

    一个月后,美美的手术安排在市里的儿童医院,专家专程从北京过来做的手术,用专家的话说,这个手术是一般的手术,不用孩子跑来跑去的,就在有条件的医院就完全可以实施。

    全程都是一号助理安排,一号根本就不用露面,燕姑和母亲在医院陪着美美,一个星期就回来了。美美真的一下子美丽了许多。

    燕姑虽然带着钱去的,可一分钱都没花,助理说一切都安排好了,给孩子治好病是大事,钱都是次要的。回来后燕姑告诉了爷爷奶奶。

    爷爷还没提钱的事情,一号就学着我们这里的方言说:“咋的?我吃家里的、喝家里的给爹娘钱你们不要,轮到给俺闺女治病反倒让爹娘给我钱?”

    爷爷奶奶就无话可说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