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十章 酒鬼闹事

作者:御海天下字数:3421更新时间:2020-12-01 07:55:33
    燕姑心里就替二妹捏了一把汗,心疼自己妹妹又恨那个酒鬼妹夫。

    第二天,燕姑担心酒鬼妹夫再来闹事,就没去店里回了娘家。小茹姐开车把三妹送上去了又马上返回来了到了燕姑家,她也不放心燕姑一家人,唯恐酒鬼今天再来闹事。

    果然不出所料,上午九点多钟,酒鬼就带着本家的几个兄弟出现在燕姑家门口,今天酒鬼似乎是一大早就开始喝的酒一样,浑身散发着酒的味道,老远都能闻到。

    五六个人明显就是想来惹事的样子,来到家门口都不进去,就在门口大嚷大叫,嘴里说着今天不回去不行,不回去就抬回去的话,一个个耀武扬威,大有绝不罢休的意思。

    燕姑家人听见门口的喧闹,就知道酒鬼又来纠缠二妹了,结果出门一看这个架势,顿时都气的直冒烟,他们还真不嫌弃家丑外扬。

    二妹先开口了:“你们别在这里胡闹,今天说破天我也不回去,我要和他离婚!一天也不过了,那就不是人过的日子!”

    酒鬼满嘴酒气打着嘟噜说:“你说不回去就不回去了?我花钱娶得媳妇就是我的衣服我的肉!我想怎么穿就怎么穿,想怎么吃就怎么吃。不然花那么多钱娶媳妇干嘛?”

    燕姑生气的说:“你娶的媳妇不是让你打让你骂的,你好好过日子没人愿意跑,你看看你都把我妹妹打成啥样子了?被你欺负成这个样子还想领回去继续打她吗?没门,今天你就死了这个心,回去等着离婚吧,”

    小茹姐双手抱肩,拿眼冷冷的看着几个虎视眈眈的青年。

    酒鬼喊着:“离婚?想离婚把钱退给我!不然也是没门!”

    酒鬼说着话,就想招呼哥几个上前抢人,明显是欺负燕姑家没男人。

    只听人群里有人说话:“昨天是不是我没打你,你就觉得我们村里人好欺负啊?”

    说着话只见胜子慢悠悠背着手就走到酒鬼面前,拿眼斜楞着看着酒鬼和他身后几个横眉立目的青年。

    酒鬼一看是胜子,就对身后几个人说:“昨天就是他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几个人就上前要围住胜子,此时小茹姐怕胜子吃亏,也已经悄悄来到他身边。

    胜子不慌不忙把手从背后拿出来,一把明晃晃的砍刀就亮在众人面前,胜子轻蔑对着众人说:“你们还不知道我是谁吧?我就是赫赫有名的胜子!三进三出的胜子!好久没摸刀了,你们那个想陪我一起四进宫,就上来试试我的刀快不快!”

    酒鬼没见过这个阵仗,一下就被唬住了,嘴里冒着酒气红着眼睛一句话说不出来。

    其中有一个就不吃胜子这一套,对胜子说:“胜子,你别拿着破铁片子吓唬人,我们来帮我兄弟接媳妇碍你屁事,想动手咱们找个宽敞地方,谁把谁撂倒还不一定!”

    燕姑几步抢到酒鬼面前说:“自己家的事情,你找来这么多人是想欺负我们家吗?告诉你,这个婚是离定了!你乖乖回去咱们好说好商量,你如果还念着我妹妹和你夫妻一场就痛痛快快给她自由,你若没良心愿意把事情闹大你就继续胡闹!”

    燕姑又对着来的众人说:“这是我们自己家的事情,本来该关起门来自家商量,不劳诸位伤神,你们都了解事情的真相吗?你们就来帮他?你们还是都回去吧。”说着就去夺胜子手里的砍刀。

    酒鬼没词,那个人继续说:“我们要回去就和我弟妹一起回去,不然我们不走!”

    等他话说完,场面就僵持了。

    这个时候,二妹就在门口说话了:“你们都是向着你的哥哥、弟弟,你们也不能只听他的一面之词,你们谁知道他不是人的时候?”大家一直奇怪,大夏天的二妹浑身包裹的严严实实的,穿着长袖上衣和裤子。

    这个时候,二妹一下把自己的两只袖子撸起来,哭着喊道:“哥哥弟弟都看清楚!”

    这是怎么样的一双胳膊:上面青一块紫一块,本来白皙的皮肤被一片一片的难看的颜色遮挡着!还可以看见几排清晰的牙齿印痕!

    二妹大声痛哭着又把裤子拉起来,直到膝盖处,一样的斑斑印记一样的难看!

    二妹哭声更大了:“我身上就没有好的地方了!除了我脸上他没打,浑身被他打遍了!我还能回去和他这个魔鬼过日子吗?你们谁在家是这样对自己的媳妇的?呜呜,你们没有姐妹吗?如果你们硬要把我带回去也可以,今晚我就让他家给我办丧事!呜呜……”后面的话淹没在哭声中。

    几个来的人都震惊在当场!哪个见过如此凶狠对待自己的妻子的,哪个在外面争强斗狠的对自己的枕边人下如此黑手的?在场的人都默不作声,空气中只剩下二妹的嚎啕大哭声。

    酒鬼傻呆呆在那里站着。胜子按捺不住自己的怒气,一脚狠狠踹向酒鬼的肚子!

    酒鬼就像一个面口袋一样,‘噗通’一声就跌倒在地,嘴里还‘哎呀’着。

    小茹姐的眼睛就直盯着旁边几个人,谁敢有任何轻举妄动倒下的就是第二个!

    来的几个酒鬼兄弟,看着酒鬼躺在地上‘哎哟’着,眼睛里早已没了怒火之光,都是鄙夷的看着他,刚才那个领头的看完了说了两个字:“丢人!”转身自己就走。

    旁边几个也是满脸无奈的跟着走了,只有一个最年轻的上前把酒鬼扶着说:“哥,咱回吧。”

    等酒鬼爬起来了,脸上带着痛苦的表情离开的时候,连头都不敢回一下。

    等他们走远了,小茹姐嗔怪的对胜子说:“你怎么又拿着刀出来了?不怕事情闹大了?”

    胜子笑着说:“我就是想吓唬吓唬他们,看他们欺负燕儿家我来气,早知道你在这里,我绝对赤手空拳来啊。今天还真的差一点下不了台。”

    小茹姐面带桃花对胜子说:“你如果为今天这个事情再蹲监狱,我等你出来的时候就嫁给你!”

    胜子说:“别啊,我再也不想进去了,嘿嘿,这不都是和你学的吗?什么?你刚才说要嫁给我?你说的啊,不能反悔!”

    二妹就正式向酒鬼丈夫提出了离婚申请,可酒鬼无论如何都不答应,但也不敢再上门闹事了。

    二妹就决定离家出走,去外面打工。燕姑就想起来三姑前几天打电话回家,说现在她水果生意做的风生水起自己忙不过来,就和她爹娘还有二妹商量着:不行让二妹去找三姑,有人照应就比自己瞎闯荡强。

    等三姑再来电话的时候,燕姑就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三姑,三姑极其爽快的答应了,还说快点来,燕姑记下了三姑地址和坐车前往的路线,毕竟二妹是第一次长途旅行。

    燕姑她们送二妹走的时候,奶奶感慨的说:“两个苦命的丫头凑一起了,不知道该流多少眼泪了。”

    一号在家待得久了,爷爷也没发现他犯毒瘾的样子,爷爷悄悄问过一号:“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一号就笑着说:“爹,我现在没感觉什么不舒服,不像刚来的那几天,身上经常冒虚汗,情绪也容易激动,脑子里还时不时有幻觉,我每次一有这样的感觉,就拉着四哥陪我散步,走上一个小时就好多了,晚上睡觉也踏实了,很少做梦,一觉就到早晨,现在跟你们学会了太极拳,每天都觉得浑身有劲,您没发现我现在的饭量也大了?”

    爷爷也笑了:“我不关心你吃多少,就关心你吃得好不好、习不习惯。只要你有进步就好,慢慢就把那个东西忘了,再也不要想它了。”

    一天早上,我看天气晴朗,心里就琢磨着今天上山游泳,就缠着小茹姐让她带我们上山,小茹姐说摩托车一次去带不了这么多人,等中午吃完饭让我和孬蛋在家等着,她来接我们。

    中午,正是阳光肆虐的时候,晒得人的眼睛都睁不开。我和孬蛋到食杂店的时候,燕姑正抱着康康在太阳伞下玩,小叔坐在那里,看样子他们还没有准备午休,我们就跑过去逗康康。

    一号也坐在小叔身边冲我们笑着,手里拿着一本厚厚的书。对我们说:“一会游泳叫上我,咱们一起。”

    我就问一号:“叔,我们一会去深水,你会游泳吗?”

    一号说:“我当然会了,从小也是每到暑假就泡在游泳池的,一会和你们比一比。”

    孬蛋就说:“好啊,我们会蛙游,还有狗刨,你会啥?”

    一号就乐了:“狗刨?我不会,那你们教我,我会好几种也教你们。”

    这个时候,我们就听旁边的燕姑在教康康喊娘,燕姑对康康说:“康康,喊娘。”

    康康先喊了一声:爹爹。燕姑说:“不对,喊娘,娘!”语气微微加重。

    康康又嘟哝着嘴,好几下才清晰的喊出来:娘娘!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