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十九章 意外之外

作者:御海天下字数:3518更新时间:2020-12-01 07:55:33
    当小茹姐告诉胜子那个所谓的表叔是男一号时,胜子还不相信的瞪了小茹姐半天才说:“我就觉得有那么一点点面熟,可一点都没想到会是他啊。”紧接着装作恍然大悟似的说:“哦,我明白了,在我眼里除了你,我那还认识别人啊,不是他比我帅那么一点点,我才不管他谁了。”

    小茹姐说:“你可把你的这张嘴管好了,千万不能往外说,敢说我就把你嘴缝上,永远不许你开口了。”

    胜子马上用手捂住嘴说:“缝住嘴没问题,缝之前让我说出来三个字就行。”

    小茹姐心里明明知道那三个字,还是假装不懂地说:“哪三个字?”

    胜子就放开手,大声喊着一字一顿地说:“我爱你!”

    小茹姐虽然有所思想准备,但是没想到胜子会这么大声音,脸腾的一下子就红到了脖子根。

    一号到了山上,看见初次认识小叔的地方就无限感慨,心里想:人生什么样的机遇都有啊。

    他没事的时候就搂着厚厚的书看,看见燕姑他们忙不过来了就伸手帮忙,有时候就抱着康康在附近转悠,没有了往日的前呼后拥和没完没了的电话和应酬,心里恬静了许多,心情也爽朗了许多。

    每天他也会搀着小叔,在湖边的林荫小道上活动一个多小时,有几次就差点被喜欢他的游客认出来,都被他机智的搪塞过去了,游客就不无遗憾的小声嘀咕着:长得可真像啊。

    康康那天被三妹抱着,三妹逗他,让他喊小叔爹,康康吭哧吭哧了两声,终于从嘴里发出了两个字:爹爹!

    三妹兴奋的就高声喊着:“姐!姐!康康会喊爹了!”

    燕姑和小茹姐就从店里跑出来了,三妹就鼓励着康康:“再喊一个,让你娘也听听!”康康则听话的吭哧了一下,又喊出来‘爹爹’。

    燕姑教康康,说:“爹!”康康斜着眼喊:“爹爹。”

    旁边的燕姑和一号都被孩子稚嫩的喊声逗笑了,最惹人笑的是爹字的重叠。喊爸爸两个字好听,喊爹爹就有点别扭,有点像戏词了。

    小茹姐说:“还是教孩子说普通话吧,喊爸爸多好。”

    说完接过康康指着小叔说:“康康,喊爸爸!”康康不改正,嘴里又发出“爹爹”的喊声。众人又笑,此后无论怎么教,怎么想办法让康康改口叫爸爸,康康嘴里只有两个字:爹爹。

    小茹姐就指着燕姑说:“康康,那就喊妈妈。”康康张开嘴,半天喊不出来。

    燕姑就说:“慢慢来吧,总算能喊爹了,大有进步!”说完在康康的小脸上轻轻吻了一下。

    暑假的时候,二姑和军军哥回来了,几年不见军军哥的个子明显比我长高了大半个头,模样也越来越像二姑夫了。

    二姑在奶奶家只住了几天,我和军军哥还没野够,他们就回部队了。

    小茹姐决定向母亲坦白自己和胜子的事情,她趁母亲一个人在灶间忙活的时候,就溜进来帮母亲打下手,并悄悄对母亲说:“二姨,我有对象了。”

    母亲忙着手里的不停,说:“好事啊,你也老大不小了,我一直替你发愁了,身边又没有合适的,他是哪个村的?”

    小茹姐说:“什么哪个村的,就是胜子!”

    母亲就突然停下来,眼睛盯着小茹姐说:“还真是他?我不同意!”

    小茹姐说:“二姨,你别拿老眼光看人,胜子现在不错。”

    母亲说:“那也不行,现在不错没准是故意做给你看的,你都知道他以前什么样吗?不务正业的二流子能改好了吗?”

    小茹姐说:“二姨,他过去的事情我都知道了,你这么说是不了解他,他现在确实变了。再说年轻不懂事,谁还没有走过弯路啊。二姨你信我,我能帮他彻底改好。”

    母亲一本正经的说:“小茹,你妈把你交给我,我必须对你妈负责,反正我是看不上他,我也劝你回心转意,我和你奶奶也抓紧给你介绍好的,我还给你二姑说了,让他回部队的时候也留意有没有合适的,你怎么就不理解我们的苦心啊。”

    听着母亲的话,小茹姐嫣然一笑:“二姨,我的婚姻大事真的就不麻烦你们了,我既然看上胜子了,我有决心把自己的婚姻大事处理好,我也想好了,求你就不要阻拦我们了,好不好?”

    母亲无奈的看着满脸信心百倍的外甥女,心里想:小茹不是个没有主见的孩子,四弟千里迢迢把小茹叫来,怕还真的是缘分了。唉,种瓜得瓜种豆得豆,随他们年轻人去吧。

    小茹姐看着发愣的母亲,就知道二姨这一关算是过了。

    晚上,母亲把这个事情告诉了父亲,父亲就乐了:“胜子比我小几岁,我还是比较了解,小时候可老实了,人也聪明,就是大了以后去了市里打工,就和社会上的人混一起了,他是跟啥人学啥样,人的本质还算不坏,这两年变化也挺大,知道照顾家了。不行就让两个人处一段,小茹这个丫头挺有心眼的,不会吃亏上当。”

    母亲说:“那按你说的意思,两个人真的有可能在一起了?”

    父亲马上想到了什么似的说:“对了,我刚才突然想起来了,四弟在你家的时候给小茹写的四个字:‘一起回家’。这个家不是指的咱家,而是小茹自己的家呢?”

    母亲听完就仔细想着,想了一会说:“没准还真的是这么一回事。”

    很快全家人都知道了这件事情,爷爷就对小茹姐说:“胜子要是真的改邪归正了还真是不错的孩子,我相信你能帮助他改好。”

    就在全家都在为小茹姐高兴的时候,‘不争气’的胜子就又被派出所带走了。

    那天早上,小茹姐早早带着燕姑他们上山了,直到中午也没看见胜子出现在自己店里,这样的情况在胜子对小茹姐表白以后再也没有发生过,小茹姐不免有所担心,心里还想:胜子家里有什么事情耽误了?

    到了午饭的时候,村里的一个人上山说看见胜子被派出所带走了,具体为什么他不知道。小茹姐就被气的心里直骂胜子混蛋。

    下午,胜子哼着流行歌曲就又来到食杂店,满脸带着微笑,好像是凯旋的英雄一样。

    小茹姐看见胜子就气不打一处来,劈头盖脸就质问:“臭毛病改不了是不是?那块骨头松了告诉我。”

    胜子嬉皮笑脸的说:“老铁,谁惹你生气了?我浑身毛病不都被你治好了吗?”

    小茹姐说:“那你今天去哪里了?”

    胜子就说:“我去派出所了,不过不是抓进去的,是配合领导调查事情真相的。”胜子改不了在监狱时候对警察称‘领导’的毛病。

    说完对燕姑说:“小燕,你不能管一管你那酒鬼妹夫?你都没看见那个酒鬼今天早上在你们家咋闹腾的。”

    燕姑一听是酒鬼妹夫的事情,心里就莫名有了惆怅之感,对于家里的事情三妹没有丝毫隐瞒都告诉了大姐。

    二妹是个很老实本分的姑娘,谁知道嫁给了隔壁村那个嗜酒如命的人,那个酒鬼不喝酒的时候表现的很好,一旦喝了酒就像变了一个人,变得脾气暴躁、满嘴脏话,还喜欢暴力,二妹嫁过去几个月已经忍不住他的暴力,跑回来好几次了,每次都是浑身青一块紫一块的,旧伤未好又添新伤。

    可每次他酒醒了跑过来都是痛哭流涕,又是作揖又是痛骂自己,还保证没有下一次了,燕姑父母就劝二妹回去了,再过十天半月旧戏重演,弄得孬蛋一家很是苦恼。

    燕姑也很气愤的怒斥过酒鬼妹夫,可没喝酒的他是温顺至及,你说什么都不还嘴,还都一一应承你说的条件,唯独酒后就变成了谁也不认的恶魔。二妹婚后听说,他爹头上的伤疤就是他酒后给他爹留的纪念。

    燕姑就问胜子:“那今天是怎么回事?咋还惊动派出所了?”

    胜子就把上午发生的事情对燕姑讲了一遍:

    我上午出来的晚,刚出家门就听见小燕家方向吵吵嚷嚷的,我就上前看看怎么回事。

    等我到了跟前一看,好家伙你那酒鬼妹夫浑身酒气在你家大门口破口大骂,骂的那叫一个难听,骂什么我就不学了,反正都不是人话,你爹你娘和二妹在门口气的都是话都说不出来了,浑身打哆嗦,

    我就听不惯了,就上去说了他几句,酒鬼还冲我来劲了,我就那么轻轻一推,他就躺地上了,开始耍无赖说要去派出所告我打人,我说:你要去就快点去,我在家等着。他爬起来就晃晃悠悠奔镇上去了。

    我想我上午没啥事,就在那等着他叫警察来,反正我有旁人作证。

    一会警察真来了,叫着我们几个当事人就去了派出所,问明情况做好笔录就让我们几个回来了,我们顺便在镇上吃了一顿饭,就是这么回事。

    小茹姐听完心里顿时没了气,脸上却还是冷若冰霜。

    燕姑听完了,心里就更加难过了,二妹这样的婚姻怕是日子过不长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