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十八章 认下干儿

作者:御海天下字数:3192更新时间:2020-12-01 07:55:33
    屋里人都走了,就剩我们四个人的时候了,一号才很痛苦的把自己得难言之隐给爷爷奶奶说了:“大爷、大娘,虽然我来的很唐突,但是上一次的接触你们家给我留下极好的印象,我今天就把我最近特别痛苦也是羞于启齿的事情告诉你们。”

    一号镇定了一下说:“我出生在文艺之家,爸爸妈妈都是在话剧团的。在普通人的眼里,明星都是生活在五彩光环里的,又能挣钱又受万人追捧,好像是生活在天堂里一样,其实更多人不知道的是我们也是普通人当中的一员,也都有自己的喜怒哀乐和家长里短,也有寂寞和烦恼,只是不为人所知罢了。工作起来没有时间概念,拍戏的时候连轴转是常有的事情。唉,我也一样,做了公众人物每做一件事情都小心翼翼,唯恐喜欢自己的观众反感,也经常被穷追不舍的记者弄得无路可逃。

    各种压力很大,自己有时候都难以承受。去年冬天,因为各种烦心事我就特别苦闷,在一个朋友家吃饭喝酒聚会的时候,他拿出一点白色粉末让我尝尝,说保证吸食之后烦恼都烟消云散。我心里明明知道那是毒品,碰不得,可还是没有控制住自己的好奇心和压力的驱使,想着就吸一次应该不会上瘾,谁知道那东西真厉害啊,一沾上就再也甩不掉了。

    几次之后,我就完全上瘾不能自拔。每次我是吸完就后悔,可每次又都抵挡不住它的诱惑。我也太清楚一旦东窗事发的后果了,我每天都是像走钢丝一样生活着,不知道哪一天真的被人发现了把我的前途毁了。

    爸爸妈妈发现后,也被气得够呛,劝我赶紧戒掉。也帮我想了不少办法,可也是始终无法摆脱毒品这个恶魔的纠缠。

    我想纸是永远包不住火的,我能撑几天是几天吧,我也不肯主动去戒毒所,那样我等于告示天下了,就彻底结束了我的演艺生涯。我也想急流勇退,想离开演员这个行当,可一想我能做什么那?今后吸毒还要巨大的资金,一旦没地方挣钱了,我的生命也就到终点了。

    我是前门怕狼后门怕虎,那真的是有苦难言啊,正当我苦恼至极的时候,那天拍戏就碰见了四哥,他那天就给我写了两个字‘戒毒’!当时我就彻底惊呆了,这可是我心里最最隐秘的事情啊,四哥他是怎么知道啊?我当时完完全全傻了,我知道我的秘密不是秘密了,等我清醒以后,,我才了解到四哥是个残疾人,我心里就更惊讶无比了。

    那个下午,后来的戏份不是很多,我就一直琢磨一直思考这个事情,我想既然四哥知道了我的隐私,也一定能帮我走出困境,所以当天晚上我才来家向你们提出要求,请你们收留我一段时间,让四哥帮我戒毒,我自己也下定决心从新做人,以后坚决和毒品一刀两断,我是带着决心和毅力来的,不成功我从此离开演艺界,我就做回普通人!”

    最后几句话说的慷慨激昂,就像戏词一样。

    爷爷奶奶那里知道演艺圈的纷乱和复杂,一辈子生活在这偏僻的小山村,只知道老老实实地做人,诚心诚意对人,根本对那些乌七八糟的事情一点点都不知道也不理解。

    爷爷在听完一号的隐私事情经过之后,寻思了好久,一号也是一脸诚恳的盼着爷爷奶奶表态。

    爷爷思考完了才对一号说:“孩子,我也不懂啥毒品怎么戒掉,你既然来了也下了决心了,那就安心住下,想住多久住多久,只是这个吃饭问题我们就不知道该怎么弄,比方说吃什么对你戒毒有好处了,生活上需要我们做点啥了,这么说吧,你需要怎么帮你,你都提出来,我明天就叫他们弄好。”

    一号马上说:“吃饭和生活不要考虑我,以前家里什么样还是什么样,药物我自己带着了。”

    爷爷就笑了:“嗨,我咋也学会拐弯抹角说话了,那我直说吧。我看电视的时候见过上面演的,戒毒的时候都要把人绑到椅子或者床上,怕他咬舌头还在嘴里塞布,我刚才没好意思那样问你。”

    一号也笑了:“大爷,那也是一种戒掉毒瘾的方法,现在基本靠药物和毅力。我侧面了解了,我觉得我现在毒瘾不是很大,应该不需要那样,到时候需要那样的话,您老就别客气,该让大哥把我绑起来就绑,该饿着就饿着,我早就做好各种准备了,不戒毒成功我誓不为人!”

    爷爷说:“孩子,话可不能这么说,你爹你娘养你这么大不容易,你还年轻的很,大好前程等着你那。”

    一号:“大爷、大娘,还有一件事你们得答应我,也必须答应我。”

    奶奶这个时候说:“以后住一个屋檐下了,有啥直说最好,我们也不想猜着别人心思做事。”

    一号听完,‘噗通’一声跪倒在爷爷奶奶面前,眼里就有了泪花:“从今往后,你们就是我的爹和娘,我家里的爸爸妈妈是生我养我的父母,你们是让我重生的爹娘!四哥就是我的亲哥!”

    没等爷爷奶奶上前搀扶,一号就在地上连磕了三个响头,嘴里说着:“爹娘在上,受儿子一拜!”

    爷爷搀起来一号说:“孩子,使不得,我们承受不起。”

    一号坚定的说:“爹、娘,你们不答应也得答应,从今往后我就这么喊了!”

    奶奶在一旁就笑了:“刚捡了一个小孙子,又捡了这么大一个儿子,还是响当当的大明星,我老婆子可太有福气了。”

    全程看在眼里的我,这个时候终于有发言权了:“那我以后就喊你小小叔喽。”

    一号眼里噙着泪笑着说:“你以后就喊我叔!一个字足以表达一切!”

    我就脆生生喊了一声:“叔!”一号大声回应:“哎!”

    爷爷把一号领到小茹姐曾经的房间,都早已收拾好了,对一号说:“咱家就这条件,你就住这里。”

    一号说:“爹,挺好的,以后咱们都不要客气,往后真的就是一家人。”

    第二天早饭,母亲特意多煮了几个鸡蛋,还多炒了两个菜,听见一号喊奶奶娘的时候一愣,随即明白,会心的笑了。

    一号虽然住进了家里,但是没有外人知道,加上一号穿着普通了一点,也没有化妆,不是仔细看不容易被人认出来,毕竟他还不是红透了半边天的巨星。

    他每天都是随小叔行动,白天如果去食杂店,胜子就来接他一起。胜子第一次看见他也没认出来,这不怪胜子,胜子虽然和一号有过几面之缘,但是当时一号是化了妆的,现在一号服饰和发型一变,不关心电视剧和演员的胜子自然没认出来,在他眼里现在只有小茹姐。

    他不仅不知道他驮了几天的人是大明星甚至还吃醋了,私下带着醋味对小茹姐说:“你说四弟的表弟咋就这么帅了?不会是你二姨叫来给你介绍的对象吧?”

    小茹姐只对胜子说家里来了小叔叔的表弟,隐瞒了真相。

    小茹姐拿眼瞥了他一下:“你真的是窝囊废,真的是给我介绍的对象你就当逃兵了?”

    胜子立马就急了:“那我就和他决斗,打不过我就拉一帮兄弟上来!”

    小茹姐就笑了:“你啊,不光窝囊,还笨,我们差着一辈那。你还真的没认出来?看来不光窝囊加笨蛋,还是个睁眼瞎!”

    胜子被小茹姐一顿奚落,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虽然不明白他为什么睁眼瞎,但听小茹姐说差一辈的时候,心里就知道醋白吃了,说:“老铁,我眼睛不瞎,看人可准了,尤其是你,看你第一眼的时候就觉得你咋这么像我媳妇那?”

    小茹姐双手往后一背,心里挺高兴,动作不表现出来。拿眼睛盯着胜子说:“你还敢说第一眼看见我的时候?我第一眼看见你的时候就觉得你是该挨揍了,还把山上的酸枣树都霸占成你们家的了。原来你早想也把我霸占了?”

    胜子马上变得一本正经说:“那可不是咋的,看来我的审美眼光还是很不错的。”说完,就想去拉小茹姐的手。

    小茹姐没有躲,第一次被男朋友拉手,心里的小兔子就蹦了起来。

    胜子摸到小茹姐长满老茧的手,觉得不舒服就顺着手往上去抚摸小茹姐光滑细腻的手臂,‘啪’的一声,手背就被拍了一巴掌,小茹姐说:“得寸进尺。”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