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十六章 景区拍戏

作者:御海天下字数:3154更新时间:2020-12-01 07:55:33
    刚刚过了‘五一’的高峰,胜子就没影了两天。

    再出现在村里的时候,人们看见他左臂上半部包着绷带,都问他:“胜子,不去挣钱又去打架了?”

    胜子只是笑而不答。当小茹姐看见他的时候,就知道了怎么回事,知道胜子不是无缘无故的跑出去胡混了,肯定是想办法洗纹身了。小茹姐问他:“怎么洗纹身还要包扎一下?”

    胜子说:“我到朋友那里打听了一下,医生说高压电火花去纹身比较好,就是受点罪。我纹的比较深。图案也大,只能先试试洗掉一部分,等这一片好了再继续洗。包扎是因为怕感染还涂了药膏。”

    小茹姐:“早知道受这个罪,当初就不该纹。”

    胜子说:“嘿嘿,那个时候你不是还在湖南吗?我也不认识你啊。”

    刘总为了提高‘枣湖旅游度假区’的知名度,也是费尽心思想办法,当他知道他认识的一位导演朋友的朋友正在准备拍摄一部抗战电视剧的时候,就极力说服那名导演来这里选景,

    那天几辆黑色的高级轿车上下来十几个衣着考究的人,强子在前面带路,一路上还不停介绍着景区的情况,十几个人在里面转了一上午,还在购物区的街道上停留了一个多小时,有几位就在那里指指点点和谋划着什么。

    等他们人上车离去之后,就有消息传出来说过一段时间就有电视剧组来这里拍电视剧了。

    对于拍电视剧一无所知的人们,也都期盼着到时候可以近距离看明星、看拍戏了。

    等胜子打开绷带那一天,小茹姐看了伤口,那一片红肿加上新皮肤还没完全长好,看样子当时洗的时候胜子没少受罪。于是说:“怎么更难看了?不行第一条就废除吧,不想让你再遭罪了,但是以后记得穿长袖。”

    胜子就像得了特赦令,马上就说:“老铁,你不知道,那叫一个难受啊,我差点就不想洗了。”

    小茹姐拿眼瞄了他一眼:“那就继续生效。”

    胜子就忙不迭的说着软话逗小茹姐开心。

    一个多月以后,来了两辆大巴车和一辆拉着道具的小型货车,客车挡风玻璃前竖着牌子:《游击队长》剧组的字样,下来一帮帅哥和美女,一下子就把景区里的不大的宾馆住满了。

    剧组先是在外围拍摄了几天,然后在景区的购物区拍摄游击队长化妆进城和城内地下党接头的一组镜头。

    事先购物区按照导演的布置都已经把现代的元素隐藏起来,整个街道基本都是解放前的样子,很多商贩和村民也穿上戏服客串当了群众演员。

    胜子的菜馆也被选做了接头的地点,胜子换了店小二的服饰,也过了一把演员的瘾,虽然露脸的镜头没几个,就这点小事也成了胜子喝酒时候常炫耀的事情。

    菜馆接头完毕,就要拍摄队长击毙叛徒的戏了,剧情大致是这样的:游击队长在饭馆接上头出来的时候,迎面远远看见一个叛徒迎面走来,为了躲避叛徒,队长灵机一动就马上走到路边的一个算命摊位上坐下佯装算命,背对着叛徒,叛徒眼尖看见了队长的背影,在走过队长后,返身回来想仔细查看一下,就与队长发生战斗,被队长击毙的一段故事。

    很多村民就饰演街道上人来人往的群众,饰演瞎子先生的也是临时随便挑了一个群演,导演试拍了两次不满意,说算命先生虽然没几个镜头,可那群众演员实在演的不像,换了俩个,精益求精的导演还是摇头。最后副导演就用扩音喇叭喊:有没有真正的盲人?

    刘总也一直跟着剧组忙前忙后,听见副导演说找真的盲人,马上凑到导演跟前耳语几句。人群中也有人说:有啊,小四就是啊!

    导演对副导演说了什么,副导演就和刘总去了食杂店。不一会,燕姑就搀着小叔来了。

    导演一看小叔的模样,点着头说:“就他了。”

    很快,小叔在燕姑的帮助下装扮成了一个算命先生的模样,还粘上了长长的山羊胡子,不用戴墨镜一看就知道是个盲人。试拍了两次次,就准备实拍了。

    男一号是当时初出茅庐的英俊青年,随着他前两部戏的热播,已经初具巨星的苗头,星途光明一片。

    只见英俊潇洒的他大步走出饭馆,抬头就看见远远的叛徒向这边走来,他环视了四周一眼,就看见扮演算命先生的小叔坐在方桌后面,后面站着燕姑饰演的小学徒,燕姑一身男童的打扮。

    队长压低了一下帽檐,匆匆几步来到桌前坐下,佯装算命,背对着叛徒来的方向,眼睛余光注视着叛徒的一举一动。

    本来叛徒已经走过队长,突然觉得队长的背影异常熟悉,就一手扶着腰间的手枪,准备上前盘问队长。

    按照剧情,队长应该在叛徒距离自己不远的地方,突然反击,一把把方桌掀起来砸向叛徒,并借机上前用匕首将叛徒刺倒,再一刀结果性命,然后趁叛徒跟班没反应过来,飞刀刺伤跟班,跟班枪还没响,队长已经混入慌乱的人群,机智的全身而退了。

    实拍当中,叛徒已经走到了队长身后,手枪已经掏出来马上就要顶上他的后脑勺了,队长也没有做出反击的动作。

    导演那边就急忙喊:“停!停!一号,你想什么那?枪都抵你脑袋上了,难不成你也想当叛徒?”围观的人群就是一阵哄笑。

    人们的哄笑把沉迷中的一号惊醒,连忙站起身来对导演说:“对不起,对不起,刚才走神了!再来一遍好吗?”

    导演拿起扩音器,喊着:“各部门注意,第九十一场再来一遍。”

    男一号刚才失神的举动,没人发现,因为男一号背对着大家,而站在小叔身后的燕姑却把男一号的失态的一切过程看的一清二楚:男一号刚刚坐到方桌旁时,还是全神贯注的在戏中,眼睛余光确实看着叛徒的举动,当他的目光集中到小叔在桌面上滑动的手指的时候,仅仅一两秒的时间顿时大惊失色,表情由刚才在戏里的紧张和专注,一下子变得呆若木鸡,嘴巴微微张着,似乎是看见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过度的吃惊让他忘记了正在进行的拍摄。几乎把什么都忘到九霄云外了。

    一直到导演喊停和周围的人群的嬉笑,才让他如梦初醒,马上回到现实当中。

    燕姑也是纳闷至极:刚才好好的,怎么看见四哥手指滑动就突然像是变了一个人?随即燕姑明白了,一定是男一号发现了小叔写了什么才让他如此失神的。

    第二次实拍进行的很顺利一次就过了。

    小叔的算命先生再没什么镜头了。

    男一号等戏过了,远远看着小叔,脸上平淡了,心事却更重了。

    燕姑还看见他和刘总单独在那里说话,刘总不时拿眼睛看着这边,好像是在讨论小叔。

    戏还在一场接一场的拍着。燕姑脱了戏装就和小叔回到了食杂店。三妹怀里的康康就伸手要小叔抱,嘴里呀呀的还是不会说话。

    晚上回到家,大家也在谈论拍戏的所见所闻。

    小茹姐说:“小叔叔今天还过了演戏的瘾,别说小叔叔一化妆还真的像极了。那个一号真帅,演的也好,原来拍戏是这个样子的啊。”

    母亲说:“你小叔叔是本色出演,自然很像了。”

    我一边吃一边说:“明天放假,我也去。”

    爷爷说:“你去能干啥?没小孩子的戏。”

    小茹姐说:“明天我带你去,没准能演个小叫花什么的。”

    我就马上反驳:“姐,我不演小叫花子,我要演小八路!”

    奶奶笑着说:“嗯,初一演个小八路一定没问题,就是没枪高。”

    晚上,我正在奶奶屋里看电视,此刻电视台正在播放男一号主演的另一部电视剧,正看的津津有味,院里就传出来一声清脆的说话声:“你好,家里有人吗?”一句非常客气、礼貌的问话。

    爷爷就走到屋门口问:“谁啊?”

    来人就自我介绍着,说是来找小四的,然后就是爷爷请他进来的邀请。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