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十五章 紧追不舍

作者:御海天下字数:3360更新时间:2020-12-01 07:55:33
    小茹姐笑完了才说:“不冤,你是活该!放着好路你不走。怪谁?”

    胜子深深吸了一口烟说:“听着都好笑吧,我自己都觉得我不是混混的料。最后一次住七天的事情你都知道了。后来我总算在混混圈里有了一点名声,我知道我的名声不是像其他大哥那样是打出来的、拼出来的,我他妈的是靠蹲监狱蹲出来的,就这样屁股后面也有小弟跟着了,我也觉得有大哥样子了,这才纹了身,带上大金链子了。不过那个金链子是假的,带了两个月就掉色了,我就不带了。”

    小茹姐忍着笑,吃了一口辣椒,端着酒杯说:“那你在外面混了这么多年怎么连个老婆都没娶上。”

    小茹姐是想了解一下这个二流子的情史,他说的不一定是真的,自己可以再侧面从别人那里了解一下。

    胜子没端酒杯说:“老铁,不兴你这样的,今天是我请你喝酒,不是让你来揭伤疤的,我是哪痛你扎哪里啊,还有前面说的都是丢人现眼的丑事不许告诉别人,不然我没法在这里混了。”

    说完才端起酒杯碰了。然后叹了一口气:“我刚刚到城里的时候,就是跟屁虫,城里的小丫头哪里看得上我这个农村来的,一个个眼高手低的,我自己也一直没混出个名堂,再加上蹲监狱,村里人都知道我不务正业,也没人愿意给介绍,好容易见了两个,一听说我不正干还是几进宫的,都说白白了。这不一晃就三十出头了。”

    小茹姐说:“三十还不晚,现在只要好好的,别再胡混了,找媳妇不是难事。”

    胜子脸上慢慢的就严肃起来了,两个眼睛就看着小茹姐,鼓足了勇气说:“老铁,今天说实话,我不知道你过生日,我是有话想对你说。”本来喝酒脸一点不红的胜子,这个时候突然涨红了整个脸,红色继续往下,连脖子都是红通通的。

    小茹姐不傻,一看胜子这个样子,心里就猜到七八分,估计到胜子想说什么了。脸也不由自主红了,心跳加快,但是表面依然镇定自若,为了掩饰自己的情绪故意慢悠悠的说:“有什么好话就说,是屁话就憋着。”

    此刻,胜子桌子底下两只手不停搓来搓去,卡了半天壳,才说:“老铁,我想娶你!”

    小茹姐虽然早有了思想准备,但是亲耳听见之后还是忍不住脸发烧起来,灯光下的她立马千娇百媚,一个小女人的娇羞就凸显无疑。

    小茹姐嘴上不饶人:“不是说了吗,屁话憋着!”说完,用筷子夹起一大口辣椒肉塞进嘴里,做出脸上红润好像是辣椒造成的样子。

    小茹姐也做好了进一步应对之策。

    胜子依然是红着脸说:“小茹,我不是屁话,是想了很久才找到这么个机会对你说的,也是我第一次向女孩表白。我是真的喜欢你了。”说完把酒杯里酒又干了,然后就是盯着小茹姐的脸一动不动的看。

    小茹姐大口嚼着菜,脑子里思索着,也不看胜子那比辣椒不次的眼睛目光。

    小茹姐吃完嘴里的又夹起一筷子辣椒丢进嘴里,继续吃。两个人就这样一个吃,一个看。

    等小茹姐吃了几次,胜子不说话就死死等着小茹姐开口。

    小茹姐把嘴里东西吃完了,筷子往桌上轻轻一拍说:“窝囊废,你要是想让我做你女朋友,我有两个条件,你如果答应了,咱们可以谈一谈,不答应就当咱俩今天没喝过这顿酒。”

    胜子早就等的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心急如焚了,最怕听见的两个字没有出现,他就觉得这个事情成了一半了,哪里还顾得上什么几个条件的问题啊,心想:只要不是要我的命,啥都行!

    马上痛痛快快回答:“小茹,你说,我从现在起对你唯命是从!什么都是你说了算!”

    小茹姐说:“第一条就是今后不许再胡混,认认真真干活挣钱。第二条就是把你身上的纹身洗掉,我看不惯也最不喜欢。这两条你能做到吗?”

    胜子听完不说话,自己连着倒了两杯酒,先干了,然后端着第三杯说:“小茹,我不废话,这一杯酒我敬你,你说的就是我要做的!”端着酒杯等小茹姐端酒。

    小茹姐豪爽的说:“好,一言为定!”两个人就把杯中酒都喝得一滴不剩。

    两瓶酒光了,桌上菜也所剩无几了,两个人才想起来没办法回家了。

    胜子说:“小茹,咱俩都没摩托车了,要不咱走着下山吧,正好可以说会话。”

    小茹姐说:“你以后还是喊我老铁吧,你喊我名字我听着别扭。那咱就走着下山,也醒醒酒。”

    月光下的山路,两个并排走着的年轻人,大声说笑着,不大的山谷间传来隐隐的回声。

    两个多小时后,先到了胜子家,小茹姐说:“你到家了回去吧。”

    胜子说:“那不行,我得送你到家。”

    小茹姐笑了说:“你个窝囊废还送我啊,要不要一会我再送你回来。”

    胜子说:“不用,送你是应该的,这个不关窝囊废的事,是心里有没有你的事。”胜子心情极好,说出话来也带着蜜糖一样让人爱听。

    小茹姐心里笑了,这家伙还挺懂女孩心思,就头前走了。

    到了奶奶家门口,对胜子说:“明天还要早起,你回去吧,你的心送到了,我看见了。”

    胜子仰头看天,叹气说:“今天晚上咋就过的这么快啊?还没说够就到家了”

    小茹姐就开心的笑了,说:“你什么时候吃上蜜了?”

    胜子说:“就是今天晚上吃上的,太甜了,太好吃了!老铁,那咱明天见!”说完还把手摆了几下。

    微笑的小茹姐转身进了院门。等听见小茹姐进了屋门的声音,胜子咧着嘴嘿嘿笑着才回家。

    母亲那天晚上也是做了小茹姐爱吃的等小茹姐回家,到了时间不见小茹姐进家,就让我跑去孬蛋家看看他三姐回来了没有。

    我回来告诉母亲,说小三姑也是刚刚回来,她说小茹姐被胜子叫走了。母亲就纳闷,心里想:这两个冤家怎么最近越来越黏糊了?

    第二天早上,等小茹姐练功回来了,母亲沉着脸问她:“昨天晚上干什么去了,那么晚才回来。知不知道我做了你爱吃的辣子鸡等你,知不知道自己又长了一岁?”

    小茹姐说:“二姨,我自己都忘了,不是胜子让我去吃饭,我自己都不记得了.”

    母亲说:“什么?胜子给你过生日了?你以后还是离他远点,别哪天让你也去打架滋事。”

    小茹姐说:“二姨,他不知道我生日,昨天是碰巧他叫我一起吃饭了。胜子现在好多了,再说我觉得他这个人还可以,不是想象中那么不可救药。”

    母亲说:“坏人脸上没写字,一个蹲监狱好几次的好不到哪去。你就听我的,少来往。”

    小茹姐就笑着不言语。

    ‘五一’假期,正如商贩们期盼的一样,潮水般的游客就涌来了。

    天气暖和了,小叔又可以坐着摩托车来食杂店了,康康已经可以领着走路了,走路还是比较稳当,就是别人一看小脸就猜出来他可能是个痴呆儿童,胸前还带着饭巾,那是燕姑怕他的口水流到衣服上。

    小叔还是老样子,到了就坐在椅子上,抱着康康,康康还不能离手,不能自己到处跑。燕姑又买了一张折叠行军床,可以在中午的时候让小叔和康康美美的睡一觉。

    这几天三个人又是忙忙碌碌,中午快吃午饭的时候,燕姑对小茹姐说:“你看一会,趁这会人少,我去做饭,还是吃面条吧,快!”

    小茹姐就嘟着嘴说湖南话:“燕姑,我好想吃辣子!”

    燕姑就说:“嫂子做的一大瓶辣椒酱不够你三天吃,今天就凑合一顿吧。”

    话音未落,四不像的湖南话传来:“辣子来喽。”胜子端着一盘辣椒炒肉丝从那边过来,手里还拎着四盒米饭。

    胜子到了跟前又说:“老铁,快接着,我还得回去忙,今天人多,就给你们炒了两个菜,都是我炒的。你们凑合吃吧,一会再送一个素菜。”等小茹姐接过东西转身就要走。

    燕姑说:“胜子偏心眼了,辣椒炒肉,明明知道我不能吃辣的,是专门给小茹做的吧。”

    胜子说:“燕儿,给你吃的还堵不住你嘴啊,今天这么忙,我能送来就不简单了。想吃啥,明天给你炒。”

    小茹姐说:“今天生意不错吧?”

    胜子说:“刚到饭点,我就卖出了十几条鱼了,甭说别的菜了,厨子喊着要加人手那。我赶紧回去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