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十四章 胜子坦白

作者:御海天下字数:3171更新时间:2020-12-01 07:55:33
    三姑走了一星期后,电话就打到村里的小卖店的公用电话了。

    奶奶接了电话回来后,就告诉了全家,三姑已经到了海南,玩的很开心,让大家不要惦记。

    燕姑听完了以后对奶奶说:“咱家干脆也装一部电话吧,这样不光三姐来电话方便,我们也不用隔几天就跑县城进货了,一个电话就说清了。”

    全家人一致同意,电话在一个多月以后装好了。三姑期间也来过电话,告诉家人她在那边一切都好,还认识了一个老乡琴姐,在那边做水果生意,打算在那边多待些日子,也想和琴姐学着做水果生意,如果决心做生意了就让奶奶把钱给她汇过去。

    等家里电话第一次响起来的那天,无比新鲜的我和妹妹跑的最快,我还是第一个接起了三姑千里之外的电话,听着话筒里传来三姑清晰的一声‘喂?’,我大声的说:“三姑!是我,我听见了!”

    没等我继续说,妹妹就拽着我的胳膊喊:“哥,我也要和三姑说话!”

    我赶紧又说了两句:“三姑,丹丹要和你说话!”

    就这样全家人都轮流给三姑说了几句,最后是爷爷接的。爷爷电话里叮嘱三姑各种注意事项,自己在外万事小心,能回来早点回来,三姑那头就不耐烦的说:“爹,我都多大了,自己知道好歹,不说了,电话费都好几块了,你告诉娘,过几天我还打电话,让娘把钱帮我汇过来,我要和琴姐做生意用。”说完挂了电话。

    奶奶就乐着说:“还是家里电话方便。”

    康康在脱了厚重的棉衣后,燕姑就开始教他走路,边学走路边教他学说话。走路康康学的很快,腿部力量还不错,就是说话,迟迟不能发出一个音调,张开嘴呀呀的不成声音,还是那样尖细的嗓门。流口水的毛病也是依然不改。

    康康眼睛斜视似乎比刚来的时候好了一点,黑眼珠不再那么靠近内眼角了。

    一直到康康可以被人拉着一只手自己蹒跚着前进的时候,还是连一个简单的爹娘都喊不出来,光张嘴不出音。燕姑领着康康去了医院,医生说孩子的声带没问题,还是大脑的原因,再大了会好一点。

    景区马上迎来开业一周年,商户们知道又是生意火爆的时间了,都在盘算着自己怎么能挣得更多一点。胜子这个时候却在想着要不要换一辆新的摩托车骑一骑,他拿不定主意。

    现在天气还不算太热,胜子早早换上短袖T恤,他就是想把自己的纹身露出来显摆,觉得自己这样还是像老大。

    其实胜子心里早已经喜欢小茹姐了,就是没胆量去表白,心里也不甘心,总是有事没事去食杂店坐会,假装买盒烟、买点小吃给妹妹,找各种理由接近小茹姐说话和套近乎,只要是小茹姐或者是食杂店有什么事情,需不需要他帮忙,他跑的比兔子还快。

    每次买完东西,都是一副大大方方样子,把一张整钱往柜台上一放,嘴里说着:“多退少补,下次一起给。”说完迈着大步就回自己菜馆了。其实每次给的都多一点。燕姑喊他也不回头。

    正当胜子苦思冥想着找个机会向小茹姐表白的时候,机会就上门了。

    胜子那天早上,看见送菜的农户送来了红辣椒,脑子灵活的他一下子就有了主意。他知道,今天小茹姐肯定在店里。

    下午他对厨子说:“晚上弄几个带辣椒的菜,我要请客,弄好了你就回家吧。”

    厨子住的比较远,一般不回家,和徒弟住在店里,要回家的时候胜子就让他把摩托车骑走。

    傍晚,到了收摊的时候,他晃着就来到食杂店前,对正在忙着的小茹姐说:“老铁忙着那?晚上有空不?请你喝两杯。”

    小茹姐听了先是一愣,而后笑着说:“今天怎么又想出血了?”

    胜子说:“今天好日子,我高兴,我那帮朋友太远了,没酒友了就想起来老铁你了。我还专门做了你爱吃的辣椒炒肉,保证你爱吃。”

    小茹姐说:“那还不错,行,一会我去。”胜子就得意的回去了。

    晚上,若大的餐馆里就俩个人四个菜,桌上摆着一瓶白酒。小茹姐一进门就闻到辣椒炒菜的奇香,看见桌上四道菜都是有辣椒,就不由高兴起来,心想:这小子还挺有心。

    胜子看见小茹姐来了就马上说:“老铁来了,赶紧坐,酒菜都准备好了就等你了。”说完就开始倒酒。

    小茹姐也不客气,走过来坐下就端起酒杯说:“那我就先谢谢你,来,干了!”说完两个酒杯碰了一下,两个人一起干了。

    胜子喝完,一边倒酒一边说:“客气啥。咱俩谁跟谁?”

    小茹姐说:“平时看你粗枝大叶的,你还挺有心计,你怎么知道我今天的生日?”

    胜子倒酒的手突然停顿了一下,心想:天下还有这么巧的事情?今天还恰巧她过生日?哈哈,那真的是天意吗?

    想着自己就笑了,赶紧接着倒酒,嘴上说:“老铁,生日快乐,本来想给你惊喜的,被你发现了,那就再来一杯!”

    小茹姐看见胜子的表现马上明白胜子其实不知道今天她生日,看他反应不慢,马上把话茬就能接上,没有揭穿他也顺水推舟的说:“好!”两个人就又喝一杯,小茹姐此时对胜子又有了进一步好感。

    两个人就推杯换盏的喝了起来,菜馆里不时传来小茹姐爽朗的笑声,和胜子故意夸大的声音。

    很快,一瓶酒就喝完了,胜子没问小茹姐的意见,又拿出一瓶,打开就倒。

    小茹姐知道胜子的酒量,不是一般的能喝,她说:“胜子,你也不问问我还喝不喝就打开酒了?我的酒量和你比差太远了。我不能喝了,再喝非醉了不可。”

    胜子说:“打都打开了,也没说让你喝醉,你喝多少算多少,剩下是我的。”

    小茹姐仔细看着胜子面不改色的样子,模样长得也很英俊,大眼睛高鼻梁,就是身上有一股吊儿郎当的味道。

    小茹姐就问他:“胜子,你都是为什么进的监狱。”

    胜子听小茹姐问这个,端起酒杯就喝了说:“今天这个时候说这些不好吧,好好的气氛让你这么一问,就勾起我无比的伤心事情啊。”还故意把最后一句话拉着长音,说完自己先哈哈笑了。

    小茹姐轻哼一声说:“就想知道你怎么办的丢人事情,还敢拿刀砍我,不想说拉到,我就这么随口一问,爱说不说。”

    胜子马上就说:“老铁,你可别记仇啊,其实那天我也是第一次拿刀砍人,以前都是吓唬人的,没砍过一个人,而且那天砍你的时候也是没敢用力气,就是砍到身上也不会很厉害,最多砍破肉皮,我当时也是被你打蒙了,没在女人手里吃过亏,一着急,所以……”

    胜子话说一半,就看见小茹姐放声大笑起来:“哈哈哈,你还真的是窝囊废啊。”

    胜子一点也没生气,接着说:“你就别笑话我了,我其实胆子不大,就是和朋友在一起的时候打肿脸充胖子表现的很有胆量,其实自己几斤几两我自己最清楚,就说第一次蹲监狱,就是因为讨好‘矮子黑’,当年他可是威名赫赫、响当当的人物,我当时屁都不是,整天跟着他的跟班屁股后面摇旗呐喊,为了帮他躲事,在我家住了二十几天,结果我自己进去住了半年。”

    说着,又端起一杯‘滋溜’一声喝了:“第二次也怨我自己,那天和一帮朋友喝酒,我是看着自己这边人多故意找事和另外一帮混混打架,把人家打的不轻,我是主谋啊又是先动的手,又关了半年。唉,第三次最冤枉,也是住的最久的,那天双方势均力敌,我一直不敢冲在前面,就捡对方被打倒的上去打,就这还是最倒霉。”

    小茹姐又忍不住笑了,端起杯和他碰了。

    胜子点上一支烟继续讲他的窝囊混混生涯:“结果被我打的那个成了半残,对方纷纷指认我下手最重,都说看见我在对方摔倒了还在不停的打。法院最后判我一年半。其实我他妈的就踢了他两脚,手里棍子都没用,你说我冤不冤?。”

    小茹姐这会笑的眼泪都快出来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