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十章 三姑烦恼

作者:御海天下字数:3437更新时间:2020-12-01 07:55:33
    春节三姑来家的时候,奶奶就看出来他们两口子不对劲。平时喜欢热闹的三姑初二那天话语很少,还抱着康康一直傻愣愣发呆。

    妹妹是最喜欢康康的,很多都是她把憨憨的小弟弟逗乐,康康的笑声细细的,像是从极小的缝隙里挤出来的。

    雯雯这么小就特爱美,三姑把她打扮的花枝招展,和妹妹玩的时候都十分小心翼翼,生怕弄脏了自己的新衣服。

    三姑夫还算正常,那天是开着新买的两厢夏利来的,手里拿着也是才买不久的大哥大。三姑夫就有了一种志得意满的表情,和爷爷、父亲聊天时,嘴里就有了生意人的味道,不断提到这一年如何打拼,还说出来做生意晚了之类后悔的话。

    按说家里刚刚买了车,在当时还是比较早有了私家车的,三姑更应该高高兴兴才对,今年的表现不同寻常。

    等父亲察觉妹妹干什么都心不在焉的时候,猜想她肯定有心事,只是自己不便询问。

    母亲就把父亲拉到一旁悄悄说:“三妹怕是有啥事了,今天特别反常啊。”

    父亲也点点头:“我也看出来了,一会空了你问问,她这个样子太少见了。”

    中午饭,三姑夫喝了不少酒,他带来的一箱好酒陪爷爷和父亲喝了两瓶。

    母亲终于有空和三姑单独说话了,但是无论母亲怎么旁敲侧击也没从三姑口里得到任何信息。

    燕姑和小叔在三姑走之前从娘家回来的,小叔抱着康康,三个人都是一身崭新的衣服,就好像是新婚第一次回娘家一样。小叔略微胖了一点点,脸上的表情也不再像以前一样呆板凝滞,时常会露出带着浅浅酒窝的笑容。

    三姑看见小叔回来了,就又接过康康,然后都去小叔房间了。

    我和妹妹、雯雯也跑了进去,燕姑对三姑说:“三姐,我去帮嫂子收拾,你陪四哥坐一会。”

    等燕姑走了,屋里就剩我们四个孩子和小叔、三姑了,我就发现三姑看着小叔的脸,眼睛一点点红了,眼泪一点点占满了眼眶,在眼泪流下来的瞬间就被三姑极快的用手背擦去,马上就恢复了常态,不是以前那种无忧无虑、高高兴兴的乐天派形象。而是现在的一脸愁容的样子。

    雯雯也看见了三姑的眼泪,搂着三姑腿说:“妈妈你怎么哭了?”

    我也问:“三姑,好好的为什么掉眼泪啊?谁欺负你了?”

    三姑强装笑颜,极其不自然的表情说:“妈妈没哭,是看见你舅舅有儿子了高兴的。初一,一会不许告诉奶奶和你妈。”

    三姑的话,骗一骗幼小的雯雯和妹妹没问题,可我觉得三姑的哭一定不是高兴的替小叔激动的哭,而是她心里有说不出的痛楚,不愿意让别人知道罢了。

    没等三姑走,我就把我在屋里看见的情况一五一十告诉了母亲,母亲当时说:“先别给奶奶说,等我们了解了情况再说。不然你奶奶又该担心了。”

    直到她们一家三口都要上车了走了,三姑还是三缄其口。三姑对送到门口的父亲说:“大哥,回吧,等没事的时候我再回来看咱爹娘。”父亲是看着满脸愁容的三姑上的车。

    三姑夫喷着满嘴酒气说:“下次三丫回来让她自己开,过完年就让她办个证。”

    那个时候国家对酒驾管理还不是很严,三姑夫就带着浑身酒气开车走了。

    初三开始,燕姑他们又忙了起来,过年这几天也算生意不错,枣湖的冬天景色虽然不如夏天的生机盎然,但是也是另一番美丽景色,尤其是一场大雪后,满山雪白把蓝盈盈的湖水衬托的异常美丽、风景如画。

    一旦下雪了,强子就会组织人去打扫山路上的积雪,很多村民都是自发的帮忙,保证游客的安全,也保证了自己生意和稳定的收入。

    胜子菜馆隔三差五就有三五成群的哥们兄弟来找他,几个人就吆五喝六的把酒喝到日落西山。

    胜子这个年过的极其滋润,有时候干脆把店交给妹妹,自己就不知道跑哪里去高兴了。

    一天,胜子两只手拎着几条湖里打上了的大鱼,走过食杂店的时候对小茹姐说:“铁妹子,中午去店里吃鱼吧,你们都来我请客。”

    那天只有小茹姐和燕姑三妹在,中午人不多的时候,两个人就去了胜子店里。胜子早已等候多时,看见两个人进来,忙叫厨子徒弟把菜端上来,四个菜,一条鱼足有三斤多,剩下三个菜量也是平时的两倍,他也招呼妹妹和厨子师徒一起吃饭。

    说着又拎着一瓶酒对小茹姐说:“铁妹子,过年都没和你喝一杯,今儿咱喝点咋样?”

    小茹姐说:“你天天喝还没够啊,挣了俩钱就把尾巴翘天上了,和那帮狐朋狗友还藕断丝连了?我不喝,下午看店。”

    胜子坐下,就把酒打开了,说:“没出十五都是年,像我这样的除了爹娘和妹妹,就剩下狐朋狗友了。铁妹子,我们三个人就一瓶,老齐(厨子)少喝一点,下午还干活,咱俩一瓶啥事没有。再说你们店里还有三妹了,来吧。”

    小茹姐就笑着说:“这么大一条鱼请我们吃了,你不怕亏本啊,这个年怕是白挣了吧?”

    胜子就给小茹姐倒了一大杯酒,说:“咱也不黑,这条鱼吃了,再卖一条就赚回来了,打鱼的几个我都熟悉,每天都是新鲜的,你啥时候还想吃,我提前给你弄刚出水的。”

    说完就端起酒杯先和小茹姐碰了,又和厨子碰了说:“新年好,年年有鱼!”

    那天小茹姐觉得那条鱼做的很不错,肉质细腻味道鲜美,不知不觉就和胜子喝完了一瓶,胜子意犹未尽的要再拿一瓶被小茹姐制止了,说:“那天不忙了,好好灌你一次。”

    胜子就在心里偷偷乐了,心想:哼,打架我不是你对手,喝酒我让你三个都不行!嘴上确客客气气说:“只要铁妹子高兴,我胜子随时奉陪。”

    看着胜子现在的这个样子,小茹姐心里莫名就有了一丝异样的感觉,就在心里一动的时候,赶紧把最后一杯酒端起来一口喝了,然后对胜子说:“米饭一大碗。”

    胜子对刚要起身的妹妹一摆手,说着:“今天老板我亲自伺候,谁都别动。”说完就往后厨去了。

    奶奶和母亲的担心不是多余的,果然不出所料,刚出正月三姑又是愁眉苦脸的回来了。

    进门谁都不理,径直奔到奶奶屋里头朝里往炕上一躺,就一句话不说了。

    奶奶和母亲问了几遍怎么了,头都不回也不说话。

    中午吃饭的时候我来喊三姑吃饭,就对我摆摆手意思是不吃,摆完手拉过一条被子盖上睡了。

    奶奶进来在三姑屁股上拍了一巴掌说:“和谁生气了不说话,把气都撒到我们身上,我们可没惹你。”

    等到下午四五点了,才慢悠悠起来,走到搂着看电视的妹妹小叔身边,扶着小叔肩膀痴呆呆发了一会愣,才说了一句:“我饿了。”根本不知道她对谁说的。

    妹妹就大声对着外面喊:“奶奶,三姑饿了!”

    奶奶闻声就进了屋,看见三姑站在那里说:“活过来了?还以为你真的不知道饿了,吃啥?”

    奶奶虽然语气不善,但是心里的挂念和担心就被最后两个字都暴露了。

    三姑脸上阴沉着脸说:“做葱花挂面汤,再荷包两个鸡蛋。”

    妹妹听见也勾起馋虫,也说:“奶奶,我也吃荷包蛋。”

    奶奶就笑着对妹妹说:“好,给丹丹也荷包两个鸡蛋,一共荷包六个鸡蛋。”说完就出去了。

    不一会,奶奶就端着一大碗热气腾腾的清汤挂面进来了,放在桌子上,转身又出去了。

    再进来的时候,手上两个小碗里面各有两个荷包蛋,对妹妹说:“丹丹下来,你和小叔一人两个。”

    妹妹很听话的一出溜就从小叔身上下来了,小叔非常配合的松开手。妹妹就爬到椅子上对三姑说:“三姑,吃面。”

    奶奶就在帮小叔支好饭桌,用勺子把鸡蛋一分为二,试试温度才放到小叔桌上,又摸了小叔的手指把勺子递到小叔手上。

    三姑坐下,看着一大碗热乎乎的挂面汤,眼泪就吧嗒吧嗒的掉落下来。

    奶奶不说话也不看她,就看着妹妹开始一口口吃着鸡蛋,再看看小叔吃,心里想:我看你三丫能憋到什么时候。

    三姑掉了几滴眼泪,估计也确实饿了,就用手拭去美丽脸庞上的泪珠,埋头吃起面来。

    两个鸡蛋一碗面下肚,三姑脸上就红润多了,吃饱了喝足了精神头也好多了。

    三姑喝完最后一点点汤,把碗一放:“娘,我要和他离婚!”

    一句话把正在收拾小叔碗的奶奶吓了一跳,惊愕的回头看着三姑。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