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十八章 康康到来

作者:御海天下字数:3426更新时间:2020-12-01 07:55:33
    那个暑假,我和孬蛋就天天泡在景区里。景区又在开业后,开辟了一小块游泳区,分浅水区和深水区,比一般游泳池略小,那里成了我们玩耍的新基地。游客们玩累了就可以下水嬉戏和清凉透彻的湖水亲密接触,亲身体验一下大自然的馈赠

    我和孬蛋就是在那里学会了狗刨式和蛙泳,小茹姐是我们一帮孩子的总教练。

    狗刨学自于胜子叔,小茹姐看见胜子领着一帮孩子在水里刨啊刨的,那难看的泳姿,就让在岸边的她笑弯了腰,胜子就更卖力了,使劲刨着。

    小茹姐笑完了,二话不说换上泳衣就下了浅水,来教我们蛙游,还说当年她像我们这么大的时候,她爸爸就是这样教她的,比狗刨姿势漂亮多了。

    胜子看小茹姐穿着泳衣下了水的眼神就变了,小茹姐此刻在他眼里不再是铁妹子了,是个铁骨铮铮的美丽的女汉子了。

    小茹姐女性的优点还是很突出,身材魁梧但是身上没有多余的赘肉;肌肉发达但是匀称,女性的曲线十分玲珑。除了一双丑手以外,身上的皮肤也算是雪白细腻。

    由于平时小茹姐从来不穿裙子,身上肌肤很少外露,连我都是第一次看见小茹姐这么美。此刻的小茹姐少了往日的英武之气,多了几分成熟少女的娇媚,看的旁边的胜子就差流口水了。

    小茹姐机敏的眼睛余光早已发现了胜子的痴呆看着自己的样子,脸上突然飞起了红霞,手掌挥起贴着水面击向胜子,一股水花带着力量就打在胜子傻呆呆的脸上,接着就是小茹姐的大声话语:“看什么看!再看挖掉你眼珠子!”

    胜子就听话的连头带身子都沉浸到水里了,连头都不敢露出来。

    一个夏天,我和孬蛋就晒成黑泥鳅。

    游客当中就有听说过小叔的人,知道小叔就在这边的村里居住,有人就打听在景区的工作人员或是做生意的当地村民,知道了那个在遮阳伞下坐着的就是小叔后,就开始有人特意去看小叔写字了。

    人们可能听说了小叔许多不可思议的故事后,还是抱着猎奇或者真的有心事的想求的帮助的心情来求‘字’的。燕姑说很多人都是看一会就离开了,偶尔会有人看完了在那里沉思或者满脸疑惑的离开,也见过一个喜笑颜开的高兴跑着走的,也不知道看见了什么。

    燕姑和小茹姐也不再理会那帮看的人,就像奶奶说的:谁看见谁拿走。

    平时不忙的时候,燕姑和小茹姐、三妹轮流休息,一个在家就有两个人守店。

    小叔就随着燕姑行动,小叔就像燕姑的跟班一样形影不离。

    等我们开学上五年级的时候,游客数量又增加了至少两成。短短数月,燕姑几个人收入不菲。胜子也逐步把钱偿还了一部分。

    奶奶现在又有了新的心事,那就是一直不见燕姑有怀孕的迹象。

    奶奶在和母亲做饭的时候,悄悄和母亲谈论此事:“老大媳妇,你说四儿都结婚一年多了,咋也不见燕儿有啥反应啊?是不是四儿不懂夫妻之间的那些事情啊?”

    母亲就笑着说:“妈,这不才一年吗?你要是担心四弟的身体问题,你就问问小燕呗。”

    奶奶说:“唉,想问来着,可好几次都不知道咋张嘴,要不你帮娘问问?妯娌之间有话好说。”

    母亲说:“我也是不好意思问这些问题,要不这样吧,我找个合适机会问问小燕。”

    奶奶就会心的笑了,嘴里说着:“中!那你就快点。”

    母亲还真的找了和燕姑单独相处的机会问了燕姑,燕姑等母亲问完,脸腾的一下子红到脖子根,诺诺的好半天才从嘴里挤出几个字:“嫂子说啥那,四哥身体没事。”

    母亲就把燕姑的话一字不差的告诉了奶奶,奶奶长出一口气,说:“哎哟,这下我可放心了,我还一直担心四儿身体了。那就不怕了,咱就等着吧。”

    母亲说:“四弟要是有了孩子,咱家可就圆圆满满了。”

    奶奶说:“可不是咋的,我现在就盼那一天早点到来了。”脸上皱纹都舒展了起来。

    谁知小叔自己的孩子还没有降生,就捡到了一个儿子。

    “十一”假期,天气虽然有些冷了,可来这里旅游的人依然兴致高涨,又是一个燕姑他们忙碌的假期。

    那天等游人渐渐稀少了以后,太阳都落到山顶上了,燕姑和小茹姐忙着把门口的东西收拾回去,燕姑三妹此时已经把她的东西收拾好了,也过来准备帮忙,在转身的时候看见小叔怀里居然抱着一个小孩子。

    她先是四处看了看,发现周围已经没人了,就走过看见一个大约一岁多的孩子正在小叔怀里安然睡觉。

    三妹就喊她姐:“大姐,姐夫咋抱着一个小孩啊?这也没人了啊。”

    燕姑才往小叔这边看,又把抱着的东西放好,朝这边走来,小茹姐也紧跟着过来了。

    三个人看着小叔怀里睡得香香的孩子,燕姑说:“孩子爹娘那?你们谁看见四哥啥时候抱的这个孩子?”

    小茹姐说:“我没看见。”

    三妹:“我也没注意,孩子爹娘多粗心啊,孩子在这都忘了?”

    燕姑说:“兴许是他爹娘抱着累了,让四哥抱一会吧。进去玩的还没出来吧。”

    小茹姐说:“天底下哪有这样的爸爸妈妈,就是让小叔叔帮着看一会,也得给咱们说一声啊,不声不响交给小叔叔就自己去玩了,不合乎情理。”

    燕姑说:“咱先收拾吧,也许一会孩子爹娘就来了。”

    燕姑和小茹姐都注意到一个细节:平时很少笑容的小叔,抱着小家伙的时候,脸上始终保持着微笑,一种甜甜蜜蜜的微笑,就像是抱着自己的儿子一样。燕姑和小茹姐对视一下,两个人都莫名其妙。

    一直到景区剩下的都是工作人员了,也没看见有哪个人来抱走孩子。三个年轻人没了主意,不知道是不是还要等下去。

    胜子早就不忙了,晚上在景区吃饭的很少,一直在和大厨商量明天进货的事情,这个时候看见三个人没走,就过来问怎么回事。

    胜子听了,说:“咳,这个做啥难,把他交到保安室不就得啦。”

    小茹姐说:“就你知道,交保安室谁不会啊,可孩子爸妈来了知道去保安室找吗?”

    胜子也没走,就在那和小茹姐聊天。景区的路灯都亮了,也不见孩子爹娘。

    孩子也一直没醒。几个人一商量,决定先把孩子抱回去,明天再来等孩子爹娘。胜子还不忘给值班的保安说了一声,说有找孩子的人来了去村里小四家找。

    几个人骑上摩托车就回家了。

    到了家,孩子也醒了。奶奶抱着孩子让他们吃饭,掀开包裹孩子的小衣服,奶奶说:“哎哟,还是大胖小子那,谁家爹娘这么狠心啊,玩得把孩子都忘了。”

    母亲说:“我去给孩子买袋奶粉吧,晚上饿了会哭的。”

    燕姑说:“孩子到现在都没哭一声,是不是不饿啊。”

    父亲想了一会说:“我看啊没这么简单。”

    奶奶在仔细端详了一会孩子的脸后,对母亲说:“老大媳妇,你好好看看,孩子好像哪里不对劲。”

    母亲和燕姑就围拢在奶奶身边,认真的看着已经睁开眼的孩子。

    母亲就发现了这个孩子的一些不同寻常的地方:两个眼睛的间距比同龄的孩子要宽一点;眼睛斜视不看正前方;小舌头微微吐出,还不时有口水流出。母亲伸手在孩子面前轻轻晃动,他的眼睛看着晃动的手,眼珠转动缓慢,像是反应很慢的样子,小手抓住人的手也不是很有力气。就像是轻轻抚摸。

    母亲就对奶奶说:“这孩子是有什么病吧?”

    奶奶似乎就明白了什么,先是看着孩子呆滞的表情和极其缓慢的反应,然后说:“会不会是想让四儿给孩子治病,故意丢给四儿的?”

    大家听了,思索一番后基本上都同意了奶奶的观点。

    爷爷说:“小燕,明天还带着孩子去,要是人家寻来了,就还给人家。要是他爹娘不来,咱再想办法。”

    母亲说:“我现在去小店买奶粉,晚上让他就和我睡吧。”母亲觉的他们都没有带孩子的经验。

    小茹姐等母亲说完,早已一个箭步往外走去,嘴里说:“二姨,我去。”

    那一晚,母亲打开包裹孩子的小被子,想找出来孩子的爹娘留下什么只言片语或者什么信物没有,却是一无所获,除了捡来的孩子一身衣服和包裹着他的被单,任何能证明孩子来历的东西都没有。

    小家伙不哭不闹吃饱了就睡,还是一觉就到了天亮。只是小枕头上留下一片口水渍。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