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十六章 景区开店

作者:御海天下字数:3341更新时间:2020-12-01 07:55:33
    胜子看着、听着,心里明白了那天为啥刚哥不出手的原因了。心里想:这不是母老虎啊,是女武松!

    刚哥又看着胜子说:“那天你没看出来,妹子对着树一阵拳打脚踢,外行看起来觉得没什么,可在我们看来,那拳法和力道一旦落在人身上,一定难以承受,不是受伤就是骨折。这么给你说吧,你听见树挨打的声音了吧,一般人击打不出那样的声音,那声音听着就恐怖!如果不信,你可以看看妹子的手。兄弟啊,你还得感谢妹子那天对你们哥三手下留情啊,不然你们现在都还在医院躺着了。师弟,我所言不虚吧。”

    师弟听了说:“师哥说的没错,妹子今天也是让我大开眼界。”

    胜子还真的低头看看小茹姐的手,看完就直砸吧嘴说:“这手上的老茧比树皮都硬吧。”

    小茹姐也不再谦虚,知道自己瞒不过行家里手,索性直说:“不瞒几位大哥,在家练的时候,不是我手上缠布保护手,而是我爹用布把树厚厚包裹起来,怕我把树皮打烂了树就死了。我不能用沙袋,沙袋根本坚持不了一个月就被打散了。”

    几个人听了都面面相觑,马上又端起酒杯,四个酒杯就碰在空中。

    那天晚上,胜子摩托车开的稳稳当当把小茹姐送回家,到家都是半夜了。

    等小茹姐下了车,胜子说:“女武松,啥时候还去镇镇他们?”

    小茹姐说:“我也想和他们学习散打,等我再休班吧。”

    胜子说:“哪天啊?”

    小茹姐:“我两天白班,两天夜班,休一天,自己算去。”说完就进了院子。

    胜子后面问:“今天是休班?”没听见小茹姐回答他。

    罐头厂二十四小时都有人上班,工人分三班倒。

    打那开始,胜子就经常带着小茹姐东奔西跑,家里人一直不知道这一对‘冤家’现在成了形影不离的朋友。

    两个月后已经是冬季了,小茹姐那天一进门就拉着燕姑说:“燕姑,我刚从朋友那里学会了一套太极拳,我教会你,你再教小叔叔好不好?可以强身健体。”其实她的年龄比燕姑还大,没办法谁叫她辈小。

    其实每次小茹姐叫她燕姑,燕姑自己都别扭,总是让小茹姐改口喊她名字就好,小茹姐说:“我不改,叫着顺口。没有规矩还行啊。那样你就什么事情都不照顾我了。”说完,自己先呵呵笑了,燕姑只好随她,自己不答应就是了。

    燕姑在电视里看见过别人打太极拳,也知道那套拳法很慢,适合小叔练习,就说:“好学吗?”

    小茹姐说:“我学了几次才学会,你没有武术基础,怕是要慢点,不着急,天天练很快就会了。”

    小茹姐不仅让燕姑学,还把爷爷奶奶还有张太爷爷也拉进来了,说对老人有好处,对身体健康有好处。

    三个人拗不过小茹姐,干脆加入了太极拳队伍。父亲母亲推说事情多,以后再学。

    在几个人都已经可以像模像样的完成整套拳法后,小茹姐买来六套练功服,三套黑色的给爷爷和小叔、张太爷爷,自己和奶奶、燕姑每人一套白色的。

    现在每天早上小院里就有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前面站着小茹姐,后面四个人,在小茹姐说开始以后就开始整齐划一的打起太极拳来,小叔现在还没有完全学会,他的进度太慢,还没有加入队伍。

    小叔学习太极拳确实难度不小,我不知道为什么他其实可以‘看’得见,为什么还要这样那?谜一样的小叔啊。

    之所以说小叔学习太极拳难,就是动作之间的相互配合,因为他不知道手和脚怎么配合,做一个上肢动作简单,可下肢也要配合上肢一起动作,这还不包括头部、肩部和手上动作,简直太难了。

    小茹姐也没好办法,因为实在无法让小叔理解动作要领。

    燕姑拿出了极大的耐心,只要空闲就不厌其烦的教,后来干脆四个人一起上,燕姑负责头部,小茹姐负责手和身子,爷爷负责左腿,奶奶负责右腿,可谓是全家总动员。每天早上都要把小叔折腾一番。

    快到春节的时候,小叔才仅仅学会前十个动作,而且还不标准。

    春节期间,强子来家就转达了刘总的意思:准备在景区内的休闲购物区给我们家留两间门脸房,可以卖卖旅游纪念品、当地土特产或者开个农家菜馆了什么的,房租全免,地段也是最佳位置。

    强子说,你们千万不要拒绝刘总的好意,刘总说了,这两间你们不用也得空着,时刻给你们准备着。

    全家人聚在一起商量这个事情,爷爷首先表态:“刘总的意思很明显,就是大力帮助咱们家,想让咱家日子过得更好。咱也得承情,房租全免不好,人情债难还。过了年刘总来了,我再和刘总谈谈,心意领了,白用不合适,适当减免我们就接受。你们谁有啥想法,想做点啥都说说,大家一起拿个主意。”

    屋里大家因为都没有想好,所以一开始都是沉默。

    奶奶就点名了,先是问父亲:“老大,你咋想的?”

    父亲努力想了下说:“我还是去厂里上班,我也不会做生意,我就算了,你看看燕儿想干点啥不?”

    母亲同意的点点头。

    燕姑说:“我也没想好做点啥,要不过了年我打听一下看看能做点啥。”

    奶奶又问小茹姐:“小茹,你有什么想做的生意不?”

    小茹姐说:“要做什么生意我都同意,我负责帮忙。”

    爷爷就说:“小茹也算咱家人,不能叫帮忙。这样吧,咱们都一起想,也都四处打听一下,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

    年后,爷爷等刘总再来的时候,和刘总谈好了,头一年全免,后面两年减半,以后再全额支付。

    到了四月初,景区建设已经接近尾声。可宣传战已经打响,铺天盖地的广告在全省几乎各大主流媒体上进行狂轰滥炸。消息就像在全省像飓风一样刮起一阵狂潮。几乎都知道了‘枣湖旅游度假区’。

    刘总的这一招很成功,不到‘五一’开业,各个旅游团的报名就纷至沓来。景区建设进入最后冲刺,准备迎接开业和游客们的到来。

    燕姑终于决定开一家土特产和出售香烟、各种饮料的食杂店,小茹姐也辞去罐头厂工作,全力以赴帮小茹姐策划和准备。燕姑三妹也加入进来,她专门出去学习了一个月,学会了烤肠、陕西凉皮和几种大众特色小吃。

    小茹姐知道景区的门脸房开始招商以后,就对胜子说:“胜子,我看你还是正儿八经找点事情做吧,你看村里谁家不是想办法发家致富。现在景区里开始出租门面房了,你认识朋友多、门路广,就不能也找个挣钱的路子吗?你还真想就这样稀里糊涂混日子吗?别到时候真的断子绝孙了。”

    胜子现在和小茹姐熟识了,从不喊小茹或者妹子,他给小茹姐起了外号,喊小茹姐铁妹子,取意是说小茹姐是铁打的女中豪杰。

    胜子说:“你咋把我还看扁了,真当我傻得冒油了?我早就找过强子了,他妈的他还记仇,这两天我正找刘总了。刘总早就答应我了,我记得,我说话算数了,他也得说话算话。”

    胜子开始是去找强子说要租房的事情了,强子看不上胜子,嫌他不务正业,强子说:“胜子,不是我不给你,你看看你这个样子,等你开了店,别人一看你纹的花豹子一样,敢进你的黑店不?还不把游客都给我吓跑了,到时候还影响景区形象。你啊,还是继续种酸枣树吧,别浪费了你的肥料。”强子话里带刺。

    胜子就把眼睛一瞪:“强子,你别哪壶不开提哪壶,咋的,还真不把我当回事?行,我不找你,这次我还找刘总。我还不信了,我胜子混这么多年,连个房子租不上了。”说完扭头就走。

    刘总这些日子每天也是在景区内不停视察,查找建设的漏洞和不足,胜子找他不难。

    刘总看见胜子,还热情的主动招呼他,胜子就一五一十把自己想租房子开个农家菜馆的事情说了。

    刘总一听,就乐呵呵拍着胜子肩膀说:“兄弟啊,这就对了嘛,这样吧,我回头给强子经理说,给你留一间大一点的。上次你不是被罚了五百块吗?我让他每月给你优惠两百,一年期限,怎么样?”

    胜子脑子迅速的计算着,他明白这个优惠很不错了,马上满脸堆笑的说:“太感谢刘总了。”

    说完,也学电视上下级握上级的手一样,伸出双手握住刘总的一只右手。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