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十三章 胜子寻仇

作者:御海天下字数:3110更新时间:2020-12-01 07:55:33
    我们三个人就在人们的纷纷议论和赞扬声中离开了现场。

    胜子三个人缓过劲来后就灰溜溜下山了。

    走在山路上,我们拉着小茹姐的粗大有力双手,我说:“姐,你太厉害了,他们三个都打不过你,你的功夫哪里学的?”

    小茹姐笑着说:“从小就开始练的,这两天正愁没找到练功的地方,拿他们先练练手。你们想学吗?”

    我和孬蛋都抢着说:“想学!”

    小茹姐说:“那好,等我找到练功的地方了,你们就不许睡懒觉了,每天必须早起和我一起练功。”

    看着我俩小鸡叨米似的点头,又接着说:“学会了不许欺负别人,只能对付坏人,就像今天这三个这样的。”

    下山的时候,工人们看见了我们,好多人都冲小茹姐竖起大拇指,小茹姐只是微笑着回答他们。

    等进了家门,就看见母亲虎着脸等着我们了。

    家里人是从刘总和强子口中得知消息的,刘总大大夸赞了小茹姐,还说不怕胜子报复,让家里人不要担心。说事情由他而起,小茹姐帮了他自然不能袖手旁观。并让强子密切注意胜子的一举一动。

    母亲看见我们进门了,马上就说起了小茹姐:“你都多大了还这么不让人省心,你去招惹那个二百五干嘛?”

    我和孬蛋都站在小茹姐的一边,没等小茹姐说话,我就先说了:“小茹姐做得对,明明是胜子叔做的不对吗,非说山上酸枣树是他们家的。妈,你都没看见,小茹姐可厉害了,他们三个男的都打不过小茹姐,小茹姐就这样子几下子把他们都打趴下了。”说着,我还胡乱比划着,一点样子没学到位。

    小茹姐看完我表演,对母亲说:“二姨,你别着急别担心,他敢再来,我还打跑他。”

    母亲急的赶紧说:“你还打啊?不行,坚决不行!你不知道胜子是什么样的人,整天不求上进,监狱都进了三次了。天天和一帮狐朋狗友在一起胡混,就是靠打架过日子的,他找来一帮小混混,你还有本事都打趴下吗?你今后老老实实地在家,哪儿也不许去。等你姨夫说好了就上班,不听我的,就把你送回去。”

    小茹姐就搂着母亲的臂膀,笑着说:“二姨,你撵我我都不走,再说了,是小叔叔带我来的,你说了不算。”

    爷爷听到这里说:“这事小茹做的对,胜子也该有人教训教训,这孩子这几年变化太大了,是一点好的不学,坏的一学就会。老大媳妇莫担心,他如果敢来咱家找事,我都不答应他。”

    奶奶说:“人家警察都教育不好,咱打一顿就能好了?小茹,你还真的多留个心眼,防止胜子搞阴谋诡计。”

    小茹说:“奶奶,爷爷,我知道了,我脑后面还有一双眼睛那。”

    父亲这个时候下班到家了,母亲就进灶间准备盛饭了,父亲也知道了小茹姐把胜子教训了一顿。

    父亲对小茹姐说:“小茹,不怕他,谁叫他无理取闹,还想敲诈勒索刘总,刘总给咱们村办了多少好事,他是一点都不知道报恩,不知道感谢。”

    小茹姐脸上就笑开了花,对母亲喊:“二姨,姨夫都向着我!”

    父亲说:“小茹,我听说的是你三拳两脚就把他们打到了,是不是?”

    我马上抢着说:“爸,我看见了是真的,小茹姐可厉害了,力气可大了。”

    父亲就说:“比力气你姐就差远了。”

    小茹姐呵呵一笑:“姨夫,咱俩比比?”

    父亲说:“我可是一直干力气活的,你肯定比不了,毕竟你是女的。”

    小茹姐不服气的往小桌边一蹲,伸出右手说:“来,姨夫,比一比。”

    爷爷笑了,说:“不比不知道。老大你就试试。”

    燕姑刚好给小叔弄好饭,也凑了过来。

    父亲说:“好,让你领教领教姨夫的厉害。”

    说着也蹲下,伸出手握住了小茹姐的手,这一握住手,脸上的微笑就没了。马上凝重起来。

    所谓行家一伸手就知道有没有,感觉对方的力气不在自己之下。

    我和孬蛋就在旁边喊着:“预备,开始!”两个人同时使劲。

    仅仅几秒钟,就见父亲已经明显抵挡不住,手臂开始慢慢向右倾斜。我和孬蛋就喊:“小茹姐赢了!”孬蛋和我一样也叫小茹姐姐,小孩子嘴里没反正,大人们也不纠正。在上了中学以后,小茹姐才让孬蛋改了口。

    父亲说再来一次,刚才没准备好。第二次还不如第一次,连两秒都没坚持到就败北了。

    父亲起了身子,活动着手腕感慨的说:“好大的力气,神力啊!”

    爷爷则在旁边‘啧啧’咂舌,说:“小茹,你真是女中豪杰啊,老大我知道的,一身力气也是不得了,可在你这里连三个回合都顶不住,你不是一般的厉害,怪不得三个小伙子都不是对手了,他们啊输的该!”

    小茹姐被夸得反而不好意思了,说:“爷爷,我的力气还真不是练出来的,我爸说我是天生神力。”

    母亲在一旁看着,会心的笑了。

    奶奶冲小茹姐一竖大拇指,嘴里却说:“吃饭!”

    小叔回来以后去村口的时候多了,燕姑就像一个体贴的妻子加保姆,把小叔拾掇的更干净、更利索了。

    许多慕名前来‘求’字的也都知道了这个消息,开始纷纷前来观看了。但是总是失望多于希望。

    奶奶曾经对村口来的所有人都说一样的话:“不管谁来看,咱都不反对,不用送东西,也不用送钱,你们只管看,谁看见谁拿走,看不见也不许埋怨,四儿有没有这个本事我们也不知道,你们肯定都是有自己的心事才来看的,看见了拿回去好好把自己的心事处理好,看不见的也别生歪念头,凡事都往好里想。”

    奶奶就担心‘怪人’一家人的事情重演。

    胜子挨揍的第二天下午,我和小茹姐陪着小叔在村口,今天围观的人不多就两三个。

    这个时候看见胜子骑着一辆半新不旧的摩托车回来了,他先看见的我们,他把摩托车停下,冲小茹姐喊:“母老虎,,正找你了,你过来。”

    我和孬蛋也听见了他的喊声,周围人也听见,眼睛齐刷刷看往小茹姐。

    小茹姐不慌不忙的往胜子近前走去,边走边说:“怎么?又来找打了?”

    我和孬蛋就紧紧跟在她后面,好像怕小茹姐吃亏一样,其实心里清楚胜子根本不是对手。

    胜子有些畏惧,但是嘴上不输:“我承认打不过你,不过我找来了武松收拾你这个母老虎,敢不敢接招?”

    小茹姐就笑了,指着胜子说:“你如果认识武松,现在是不是已经在土里沤成肥料了吧?说吧,怎么接招。”

    胜子看着嘴上也沾不到光,不再废话:“明天下午五点,咱们核桃树林不见不散,到时候新账老账一起算。”

    胜子为了报仇,今天特意跑到市里请了一位曾经参加过省散打比赛的高手,而且还在比赛中拿了不错的名次的。胜子自认为十拿九稳能战胜小茹姐。

    小茹姐听完转身就走,走了十几步了,才背对着胜子喊了一声:“就这么定了!”

    由于距离较远,这边的人们听不太清楚,等小茹姐回到大树底下的时候,就有人急切的问怎么了?小茹姐淡淡回答说,胜子想拜她为师,她没答应。人们就半信半疑的看着骑车远去的胜子。

    回家路上,小茹姐说:“明天的事情不许告诉爷爷他们。”

    我就说:“不告诉可以,你要带着我们去。”孬蛋也说:“不带我们去,我们就告密。”

    小茹姐呵呵笑着:“我带着两个小叛徒去,看看姐是怎么再收拾胜子这个坏蛋的!”说完,扶着小叔,信心满满的往家走去。

    我和孬蛋一对眼,都偷偷乐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