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十一章 拦路抢劫

作者:御海天下字数:3259更新时间:2020-12-01 07:55:33
    在村口,也有和他关系不错的人劝胜子不要乱说话,说头顶三尺有神灵哩。还劝他宁做过头事、不说过头话。

    胜子听了满不在乎,笑着对劝他的人说:“嘿嘿,不瞒你说,如果小四能真的给我指一条明路,让我发大财,不用你们说,我把他当神仙供着,每天给他磕三头!这个年头啊,还得靠自己。”

    劝他的人就摇头,胜子还追着说:“咋的?不信我?我才不怕什么报应和老天爷怪罪,我今天还把话撂这了。”

    说完,大声冲小叔喊着:“小四,你不是本事大吗?你现在就给阎王爷捎句话,让他今儿晚上就派牛头马面来把我收了走,我明天死了我都不会怪你一句,让大家都知道、都明白你小四神通广大,本领高强。连我在这儿胡说八道都能得到惩罚,我是死有余辜、罪有应得!反过来说,如果我明天活蹦乱跳的出现在这里,说明啊你屁大本事没有,以后就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了,大家以后也别信他那一套了!”

    人们听了胜子口无遮拦的话,开始有人对他不满了,没说他几句,胜子就打断了:“他要是真有本事,还能吃了毒蘑菇?嘿嘿,没空和你啥也不懂的浪费口舌,咱那古德拜吧。”嘴里还冒出那个时候因为英语热,谁都能说一句的再见。

    谁知,不到半年,胜子就又进去了,人们这下纷纷议论说:胜子虽然没被牛头马面抓走,却被大檐帽抓走了,也算是得到报应了。

    在我看来,胜子进监狱和小叔没有丝毫关系,小叔绝对不是睚眦必报之人,是胜子咎由自取。

    这不胜子出来没几天就琢磨出一个生财之道。

    那天,强子正带着刘总在修山路的施工现场视察,强子向刘总介绍着施工进度和安排。

    胜子带着三个人不紧不慢的从村里也来到了现场,胜子脖子上戴着一条小拇指粗细的不知道真假的金项链,穿着无袖黑色的体恤衫,就是要露出两臂上的纹身,左青龙右白虎。

    他是这次出来才刚刚纹的身,立马觉得自己身价倍增,像是一个江湖大哥的样子了。

    他们走到强子和刘总身边,胜子主动打着招呼:“恭喜刘总啊,要发大财了。”

    刘总来的多了,对此人略有耳闻,回答道:“谢谢你啦,发大财不敢当了,就是做点事情的啦。”

    胜子说:“刘总,还亲临现场指导啊,走,下山去我家喝点茶吧。”

    强子插话说:“胜子,没看刘总正忙着的吗?”

    胜子嘿嘿笑着说:“强子,我找刘总也是有正事要说了,这儿不是热吗,到家边喝茶边谈多好啊。”

    刘总说:“我这里确实有事,你有什么事情就在这里说吧。”

    胜子说:“一看刘总就是爽快人,那我也不拐弯抹角了,我想入股,咱们一起做这个项目。”

    刘总马上就说:“兄弟,现在谈这个事情太晚了,这个项目是和市旅游局共同投资、共同管理、共同开发的,没有别的投资可以再注入。不好意思得啦。”其实,刘总是委婉的拒绝了他。

    胜子早就料到会有这么一出,还是不慌不忙的说:“我只想和你合作,我的资金只占你的股份中的一部分,不掺和上边那边。”

    刘总不留余地给他:“我的资金很充裕,也不需要别人的加入得啦。”

    胜子依然不放弃:“你的资金是你的,我注入的也不多,算是给兄弟们找碗饭吃。”

    刘总想了想说:“那你可以出多少?”

    胜子伸出右手,展开五指说:“五万,占你股份不多,百分之五就行。”

    强子一听这个数,心里早就知道胜子肚子里没憋着什么好屁,没好气的冲他说:“胜子,亏你想的出来啊,你出五万,还大言不惭说占百分之五?你知道你那五万块也就够修百十米路的钱。你啊,该干啥干啥去,我们这忙着那。”

    胜子马上回答:“关你屁事,我和刘总谈生意,轮到你插话了?”

    刘总说:“强子现在是这个项目的总负责人,当然有权利答复你了。兄弟啊,莫开玩笑了,我很忙,等有空了请你喝酒。”

    胜子马上换了口气说:“刘总,百分之五可以谈的吗,那你说多少合适。”

    刘总说:“你没有诚意,我们谈不成得啦。”

    胜子这个时候才露出本来面目,鼻子一哼,说道:“兵法我也懂,我这是先礼后兵。你不和我谈没关系,那我就等着你找我谈。”

    说完,转身就走,对三个和他来的人说:“兄弟们,咱们走。”

    刘总根本没把这个事放在心上,做大事的人,什么人没见过,什么场面没见识过?刘总对他客客气气,也是不想把事情闹的不愉快。一条河里的泥鳅能翻了天?最多把小河沟的水弄得混一点而已。

    不怕麻烦不等于麻烦不上门。

    第二天,等修路的工人们到了现场的时候,看见在现场铺着一张双人凉席,一个人躺在上面抽着烟,旁边有一把遮阳伞,还摆着一个大号茶杯和暖壶,躺着的人正是胜子。看样子已经做好了持久战准备。

    工人大都来自外面,一见着这个场面,没人主动前去理论。

    马上就有一个领头的工人,转身去叫在后面上来的强子。

    强子到了一看是胜子,气就不打一处来,也明白胜子这是敲诈不成,开始要耍泼皮无赖了。

    他上前就质问胜子:“你躺在这是干啥?赶紧起来,别耽误干活。”

    胜子坐了起来,把烟使劲往地上一摔,说:“干活?干个屁!把我家酸枣树毁了,不赔钱还想干活,没门!”

    强子忍着满肚子的火气,反问:“这满山的酸枣树都是自生自灭的,咋就成了你们家的了?”

    胜子毫不示弱:“这一片都是我从小一泡屎、一泡尿、营养给的足足的长大的,咋就不是俺家的?”

    工人们被这毫不讲理的、还带着一点坏坏幽默的话语逗乐了,发出一阵哄笑。

    强子看着这个无赖,暂时也没有好办法,只好说:“你快点起来,别无理取闹,不然我就叫人把你拖回家了。”

    胜子说:“我看谁敢!”

    强子一看不动硬的怕是不行了,于是就回头喊那个工头。

    没等工头跑到强子跟前,胜子就打了一声很响亮的口哨。

    只见胜子旁边十几米远的一块大石头后面,站起来三个人,都是双手藏在背后,似乎手里还拿着什么武器。

    工头一看,有点胆怯,走到强子身边,对他耳语几句。

    强子心里清楚,工人们都是来靠力气挣钱养家糊口的,没有哪一个愿意招惹是非,更不愿意去招惹一个人见人烦的社会混混。

    强子狠狠瞪着胜子,说:“胜子,你行!你爹娘管不住你,我还是找警察管你!”

    强子知道自己不是他们几个的对手,怕自己吃亏,自己受伤不仅受罪还耽误刘总的工作,于是叫人下山去乡派出所报案。

    那个时候刚刚有了大哥大,这样的奢侈品还只能是刘总那样的老板才能使用,再说那时的移动基站还没有完全覆盖,在这里有大哥大也是没用,一点信号没有。

    胜子是三进宫的老油条了,根本不吃这一套,点上一支烟说:“谁来也没用,《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歌里早就说了,损坏东西要赔偿,上边自己立的规矩自己能不执行?赶紧来,赶紧帮我解决了,我就赶紧回家。”

    说完,又端起大茶杯‘咕咚咕咚’喝了两大口,喝完又说:“哎呀,和你说话真费劲,还能把我渴死了。”

    强子知道胜子是在故意气他。

    等警察上来的时候,已经大半个上午过去了。

    警察上来了,胜子还是老一套,毁了我的酸枣树就是要赔!时不时还唱两句《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给警察听,几个警察和他也算老熟人,看来软的胜子不吃,干脆直接上去连拽带拖把他弄到一边,想把他教育一顿就算了。

    可胜子不依不饶,死猪不怕开水烫,就是不离开施工现场,还一直叫嚷领导说话不算话。他的另外三个跟班就远远看着,手里武器早就藏起来了,没有一个人上来帮忙。

    胜子也是早就计划和预想好了,怎么对付强子和警察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