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十七章 准备旅行

作者:御海天下字数:3161更新时间:2020-12-01 07:55:33
    妇女也嘤嘤的哭了。

    父亲和我们两个都默不作声,就在那坐着听他们哭,父亲也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不知道该怎么劝解。

    还是‘怪人’慢慢平复下来,把手里半截烟一扔说:“我再晚回来十分钟,这个家就没了。娘把我饭碗打掉以后就把实情告诉我了,我当时吓得浑身是汗,哆哆嗦嗦给娘跪下也把我找小四写字的事情说了,娘就抱着我痛哭起来,说‘也是小四把我和你媳妇从鬼门关拉了回来,你要怎么报答人家啊?’我说,从今往后好好过日子,好好干活,好好孝敬你,好好把孩子养大,再也不赌了,再也不胡闹了。”

    妇女也好了许多,脸上泪痕一道一道的,说:“他真的知道错了,那天起就再也没出去过,除了干活就是干活。”

    ‘怪人’说:“我知道我还年轻,改的还不晚,这两年我把债还的差不多了。只是娘在去年去世了,我心里还是自责,不是那两年惹娘生气,也许娘还能多活几年。”

    妇女说:“娘也是老病根了,你也不能老说你有责任。”

    父亲终于插上话了:“那你咋知道四儿结婚的事了?”

    ‘怪人’说:“我心里想的是等我还清外债,高高兴兴去你家当着你们全家面谢谢小四,也知道你家不受别人的谢礼,所以就打算去家面谢。我预计着去年年底把外债还清,这不去年娘一病,治病、办事又花了一部分,就还有一部分没还清,债不清我没脸去。

    小四结婚那天,我们村一个人进城办事,下午路过门市和我聊天,他说的小四今天结婚,而且娶得还是一个健全的大闺女。真的是无巧不成书,我想这是个报答的机会,给孩子他娘一说,她二话没说就去银行取了钱给我,我就去了,我没留名字就怕你们找了来,结果还是找上门了。”

    ‘怪人’没说的是,当时家里就剩这么多钱了。

    ‘怪人’没等父亲说话:“大兄弟,这个钱你必须带回去,我觉得这都不够表达我的心意的。”

    父亲马上说:“这个真的不行,你看你们家经历这么多的事情,孩子也还小,需要用钱的地方还多着那。”

    两个人你推我挡谁也不让,父亲最后没办法,就抽出一张说:“你既然把四儿当成朋友,那这一百块我就拿着当你随份子了,一百块份子钱也不算少了,再也不能多了。大哥,你以后空了带着嫂子、孩子去家,四儿不能陪你,我陪你喝几杯。”

    ‘怪人’一看就知道不可能让父亲带着钱走了,就说:“那今天中午就在我家喝,以后我就把你家当亲戚家走动。”

    父亲说还要去妹妹家看看,妹妹在家做饭等着了,下次进城再来。

    ‘怪人’夫妻二人一直看着我们骑着摩托车走老远了还在路上站着,妇女感慨的说:“真是一家好人。”

    中午饭是三姑夫请的客,三姑一家三口带着我们三个人就去了大名鼎鼎的‘八大碗’。吃得我晚上打嗝还是一嘴扣肉的香味。

    晚上,父亲把事情原原本本告诉爷爷奶奶,听的奶奶一愣一愣的,手心里都是汗。

    等父亲讲完了,爷爷才说:“四儿这是在积德啊。也是大好事一件!”

    奶奶说:“好险啊,活生生两条人命。”

    爬到村的后山上,就能看见一个自然形成的湖泊,我们村里人一直叫枣湖,就是因为湖面沿着山势形成一个类似橄榄球形状的湖面。中间宽两头窄,像是大枣的核一样,以前人们根本不知道什么橄榄球,加上枣湖和枣核谐音,就叫枣湖了。

    从村里到枣湖要爬近一个小时的山,站在山上俯瞰湖面,湖的两边都是悬崖峭壁,湖水明亮清澈、沿着山势蜿蜒,旁边山上树木翠绿,山清水秀的景象一览无余。

    再沿着崎岖的山路下到湖边需要半个小时,在湖的一端,有很大一片平坦的浅滩,站在湖边再看湖水又是另外一番美丽景色。

    正是因为山路崎岖,虽然风景秀丽也没有村里人经常去那里玩,而且大人都是坚决反对小孩子去哪里玩耍的,主要是山路不好走,加上湖水很深怕出危险。

    就是想搞养殖,怕是养殖好的鱼虾出山都是大问题。

    所以八岁前我都不知道山后还隐藏着那么风景秀丽的湖光山色。

    刘总就是在强子带着在周围游玩的时候,以一个精明的商人的目光发现这个绝佳的商机的。

    刘总第一次登上山看见美丽的枣湖之后,走南闯北见识广泛的他也被这秀丽的景色迷住了,先是和强子感慨了一番这里的美丽,接着说:“强子,你们家乡到处都是宝贝啊,你说我们可不可以把这里开发成一个景区?现在正是搞旅游开发的大好时机啊。”

    强子一听,心里特别佩服刘总的眼光,怪自己还是没有刘总的站得高看得远,自己怎么没早想到,不是今天刘总要上山游玩,怕是这么好的机会就会被别人抢了先机。

    强子立即赞同了刘总的想法,表示可以马上开始调研、运作这个项目。

    刘总也是商场上的英明决策者,做事雷厉风行,没有急着回广州,下了山就开始四处活动准备进行这场大的‘战役’了。

    由于此前因为罐头厂的投资,市里、县里各个方面都比较熟悉,加上市县正在大力招商引资,上门的好事岂有退掉之理。

    所以事情进行的很顺利,项目很快就被市里作为重点项目立项了,一切前期准备工作都在进行中了。

    放暑假了,我们疯狂、快乐的日子也到了。

    孬蛋现在已经完全恢复如初,跑的比我还快了。

    一天下午,两个满头大汗的孩子一前一后冲进院子,我看见燕姑正在给小叔理发,我就叫着:“燕姑我也要让你理头。”

    小叔每隔二十天左右都要理一次发,理成短短的寸头。以前都是爷爷给小叔理发,还专门买了手动理发剪,现在轮到燕姑打理小叔了。

    孬蛋也是见热闹就凑的,也叫:“姐,先给我理。”

    燕姑一边慢慢理着发,一边说:“中,只要你们不嫌难看。”

    我和孬蛋一起说:“难看就向北看!”孩子们经常斗嘴的话,说来就来。

    母亲这天吃午饭的时候对奶奶说:“妈,我弟弟来信了,说他下个月十号结婚,正好初一放假,我想带初一和丹丹回去看看,初一快十岁了还没见过外婆了。”

    奶奶说:“老大你不去啊,你媳妇一个人带着两个孩子这么远你放心啊?不行你也请假去吧。”

    父亲:“我也想回去,强子最近忙枣湖的事,厂里人少离不开啊。”

    爷爷说了话:“那也不能让你媳妇自己带两个孩子回去,你想办法也得陪着,这么远来回一趟多不容易。”

    父亲只好说:“那我想想办法。”

    晚上的时候,父亲告诉爷爷强子给了他十五天假,也可以陪母亲回老家了,我一听高兴的在原地蹦了起来,嘴里还喊着:“噢,噢,去外婆家咯!去外婆家咯!”

    旁边孬蛋一脸羡慕。

    燕姑这个时候怯生生的对爷爷说:“爹,我也想去,我想带着四哥去。长这么大我最远就到过县城。”

    说完,有点不好意思的看着奶奶。

    奶奶说:“你想去就去吧,让四儿在家。对了,带着孬蛋去。”

    燕姑说:“娘,我去就带着四哥,以后我去哪都要带着四哥。我现在领着四哥走路,我用手捏他就能指挥四哥左拐、右拐,还能迈腿跨石头,上台阶都知道,慢一点就行。”

    奶奶说:“还是不方便,这一次你就和孬蛋去吧。”

    我在旁边听着接话说:“奶奶,就让小叔去吧,路上还有我和孬蛋了。”

    孬蛋在一旁紧张的已经把眼珠子瞪圆了、竖着耳朵就怕漏过一个字,就怕去不成。

    爷爷一锤定音:“都去吧,四儿和燕儿都没出去过,一起见识见识。老大,这一路就靠你指挥了,带好一家人。”

    孬蛋终于搂着我蹦了起来。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