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十五章 洞房斗智

作者:御海天下字数:3661更新时间:2020-12-01 07:55:33
    石头看见燕姑不说话,还假装做好人的说:“小燕,咱哥还真的是给足了你面子啊,要是平时闹别人家洞房,早就上演文武全行了,最后就是十大酷刑伺候了,你咋还不愿意哩?”

    燕姑开始把头扭向一边不再看着他们,这个时候我们三个听着他们说着我们似懂非懂的话,警惕性也慢慢有点松懈了。

    瘦高个就说:“不说话就算是答应了,一个一个问,谁要问就举手,我同意就开始问。注意了,现在上课了,老师提问时间到,那位老师先来?”

    从人群挤出来一个还高高举着右手,嘴里喊着:“我来!我来!”

    看着瘦高个点头了才说:“小燕啊,我比四哥小,可我又比你大,你嫁给四哥了我以后就得叫你嫂子了,我吃大亏了,我就问你一句话,四哥除了年龄比我大还有哪比我大?”

    说完扭头给哥几个挤眼,示意大家不许笑,还是有人憋不住偷偷笑了。

    屋里安静了许多。

    燕姑不明白其中的潜台词,看着他们想乐不能乐的样子,知道其中有猫腻,自己又猜不透,就看了一眼问话的人,突然知道了答案,说:“哼,你的外号那来的?从小就喊得全村都知道:小鼻子!小鼻子!四哥鼻子比你大!”

    话音未落,人群中就爆发了掀翻屋顶的笑声,好几个捂着肚子笑的弯了腰。小鼻子直接笑的趴在地上站不起来了。

    燕姑莫名其妙的看着他们一个个笑的前仰后合,笑声充满着整个房间,不明就里一脸迷茫。

    我看了一眼地上打滚人的鼻子,又回头看了看小叔的鼻子。孬蛋和军军哥也和我一样的动作,看完了我马上就喊:“满分!”

    他俩也是不甘落后的也喊了一声:“满分!”

    瘦高个双手叉腰,笑的岔气了,嘴里马上回应:“满分!必须满分!哎哟,笑死我了。”

    我们三个听了才笑了起来,就像是真的考试考了一百分一样。

    燕姑看我们乐了她自己也乐了。

    好一阵大家才缓过劲来,瘦高个说:“才一个问题就把大家乐的趴下了,再问下去今晚大家都别走了,乐死在这算了。哥几个都忍一忍,下面继续提问,谁来?”

    一个面相憨厚的举手了,对燕姑说“我问一个,咱村小伙不少,但没一个比四哥本事大,小燕你是不是看上四哥能写字给人指点迷津啊,将来靠这个发财了?”

    燕姑一听就急了:“你放屁,你那只眼睛看见四哥收人家钱了?外面胡说八道是人家不知道,听信传言,咱一个村住着你还跟着起哄,你不是放屁是啥?我没图四哥啥,就图他们一家人善良、大度、明事理。四哥从小残了,一家人跟着四哥受多大苦、遭多大罪,有谁家能明白?我以后就是四哥的眼睛、嘴、和耳朵,谁以后再敢在我面前嚼舌根,我就把他嘴缝上,省的放闲屁!”

    没等燕姑说完,瘦高个上去就是一脚踢在那人屁股上,嘴里骂着:“会不会问话,哪壶不开提哪壶,笨蛋。”

    有人就一把把那个人拽到屁股后面去凉快了。

    瘦高个说:“小燕这话说的好,我赞同,兄弟们,多少分?”

    众人齐声:“满分”

    又有一个往前一站,咳了咳嗓子才说:“我现在就改口喊你嫂子。嫂子啊,我拜托你一件事吧,你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这事也不难,你看我到现在也说不上媳妇,还不是俺家穷。求你以后在四哥面前替我多多美言,晚上多吹吹枕头风,让四哥也给咱写点啥,让咱也翻翻身。或者你让四弟写我的媳妇在哪能找到,我就去找,真的找到了我会好好感激嫂子和四弟的大恩大德,我先给你两鞠躬了.“

    嘴里说的一会嫂子一会四弟,不知道啥辈分,其实他比我三姑还大一岁。

    燕姑听完了,说:“懒猪,你为啥找不到媳妇自己还不知道吗?你还有脸让四哥给你写字找媳妇?别人都急着出去打工挣钱,好攒钱娶媳妇。不去打工也在家好好干活,你倒好天天除了混吃混喝,哪有一点正事?别说四哥不给你写,写了你也是没地方找,你啊还是先改了自己一身臭毛病,媳妇就自己上门了。”

    一席话把这个人老底揭穿,他也不恼,嬉皮笑脸的挠着头说:“是不是也像你这样的?那是的话,明天我就去打工!”

    人群里有人笑着打趣:“懒猪出去了,没几年就带着一窝猪仔回来了。”人群又是一阵大笑。

    我们三个见缝插针,高兴的又喊:“满分!”

    瘦高个说:”你们问的都难不住小燕,回回满分,白跟我混了。该我这个教授级别的问问了,我说小燕,你说要做四弟眼睛、嘴巴,还有耳朵我信,可也有难度啊,你说如果晚上了四弟想去你家串门了,找不见你家大门可该咋办啊?“

    众人马上附和着说:”是啊,这可咋办啊?“脸上都假装着正经,暗藏坏笑等着燕姑回答。

    燕姑这个时候已经完全没有了警惕,一笑说:”四哥哪能黑夜的去俺家串门,要去也是白天去啊。这算啥问题。“

    瘦高个一看燕姑上当了就说:”哦,你们都是白天串门啊,那白天该咋进门了?“

    燕姑毫不迟疑的说:”还能咋进门,我扶着啊。“燕姑终于掉进了陷阱,自己还一点不知道。

    众人突然又是放声大笑,一个个东倒西歪、张着嘴笑的只想蹦高。

    还有一个捏着鼻子嗲声嗲气的学着燕姑说话:”我扶着啊,必须扶着啊,不扶着四哥就进不了门了!“

    笑声又一次达到顶峰。

    看着一帮坏小子肆无忌惮的笑着,一个个眼睛都已经露出了带色的目光,燕姑虽然不懂其中的隐晦,脸上还是不由自主的泛起了潮红,眼睛也狠狠的瞪着这帮人。

    这个时候父亲和三姑走了进来,三姑一把揪住了瘦高个的耳朵,说:”数你岁数大,还数你最没正经,没看还有三小孩子在吗?”

    瘦高个嘴里讨饶着:”三丫,三丫快松手,哥错了哥错了。“

    父亲表情严肃的对大家说:”行了,闹也闹了,笑也笑了,都回家歇了。“

    燕姑一看来了撑腰的了,脸上红霞还没散尽,冲他们喊:“还不快滚,嘴上不积德,小心头上长疮、脚下流脓!”

    大伙哄笑着往外走,还有一个意犹未尽的说着:”回家扶着串门咯。”

    小叔热闹的婚礼才在笑声中结束了。

    奶奶那天晚上一手搂着我一手搂着军军,嘴里喃喃的说:“好了,这下好了,奶奶最大的心病可算除了,以后啊在也没啥烦心事了,今后最大的心愿就是把你们好好养大成人了。”爷爷不做声,就微笑着看着奶奶搂着我们在那唠叨。

    后来村里的老人们说:“多少年村里没这么热闹的婚事了,小四结婚比地主家大儿子结婚都热闹,开了先例了。”

    小叔热闹风光的婚礼又被传的沸沸扬扬,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小叔的奇闻怪事总是让人不可思议。

    第二天早上,燕姑比奶奶起的还早,等奶奶醒了就已经听见燕姑轻轻的脚步声了。燕姑见奶奶起来了,羞涩的脸上笑着说:“娘,我还不太会帮四哥起床和上茅房,你来教教我吧。”

    奶奶乐呵呵的就去当老师了。

    从此以后,早上家里就有了三个女人忙碌的身影,各司其职又相互合作,一家人其乐融融。

    燕姑还慢慢教会了小叔更多的生活技能,现在小叔可以自己洗脸、刷牙了,以前奶奶都是给小叔漱口不刷牙。

    晚上燕姑只要把东西准备好,放好位置,他自己洗脚、自己擦身子,燕姑就在旁边打下手和帮忙,小叔现在比以前更爱干净了。

    还有自己可以去茅房蹲着大便,不用在椅子上了,屋里早上空气就清新了许多。小叔拍拍腿就是想运动,想出去的意思,燕姑现在真正成了小叔眼睛和嘴巴。

    燕姑对父亲说:“哥,厂里还招人吗?我一天就早上忙乎一点,白天事儿不多,我也想上班,”

    父亲很快帮燕姑找到了一份比较轻巧的工作。

    燕姑现在就像是摆脱了束缚的小燕子,每天都是欢快的飞翔着。

    小叔婚后第三天,爷爷把父亲叫到屋里谈起了‘怪人’的事情。

    爷爷说:“前天,那个人一进门就问我是不是小四爹,我说是,他就从兜里拿出这个红纸包递给我,说他是四儿朋友,恭喜小四结婚,这是他的一点意思。我还没接,他就往我手里一放转身就走,我还纳闷那,四儿怎么可能有他这个朋友?我追出去问,他啥都不说就走了。老大,那天不是有人认出来他在县城做电气焊的吗?地址有了吗?”

    父亲说:“他只知道那个人在县城前进大街上开电气焊门市,具体地点不知道,爹,你想咋办?”

    爷爷说:“那也好找,他给四儿的红包里面足足一千块,太多了,也不知道啥时候把四儿当朋友了,还是自己咬掉了手指头。我的意思是你去找找人家,把钱退了,毕竟我们都不认识,人家随了礼连一口水都没喝就走了。”

    那个时候的一千块就差不多是一个普通工人三个月工资了,按那时随礼钱的数目来讲,应该就是二十倍了。

    父亲说:“中,那就我休息的时候去找找。”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