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十四章 喜闹洞房

作者:御海天下字数:3211更新时间:2020-12-01 07:55:33
    中午的宴席人很多,院子里摆不下,连门口的路上都摆了十几桌。

    村长说:“这都比咱村开集体大会都来的齐整,下次开会咱也摆大席。”说完自己先乐了。

    燕姑再出现在人们面前的时候,是扶着小叔出来的。

    燕姑今天特别漂亮,脸上化了妆,两只眼睛妩媚动人,连脸上的点缀的雀斑都看不见了,微笑的脸上充满自信和自豪,他和小叔由父亲陪着挨个桌鞠躬,没有敬酒。小叔脸上的微笑也时隐时现,可能由于长时间不笑,脸上的肌肉都僵硬了吧。

    刘总和强子在小叔结婚前两天就来了,刘总曾经给了爷爷一个鼓囊囊的红包,爷爷坚决不收,后来还是强子抽出五张,爷爷才收下了。不过,刘总又让强子送来了十箱我们当地一种不错的白酒,说到时候让大家都尽兴。

    那天中午刘总还真没少喝,他最近又在和县里合作做一个大项目,开发我们后山的一个天然湖泊——枣湖。他替小叔高兴,也替自己事业蒸蒸日上高兴,最后还是被强子搀着走的。

    热闹的气氛一直持续到宴席结束,打扫和收拾自然有父亲身边帮忙的村民。

    傍晚,就在父亲张罗晚上宴请帮忙得村里十几个年轻人的时候,院子外面匆匆忙忙走进一个人,我们三个小孩正在门口玩耍,来人从我眼前过去的时候,我看见他左手小拇指上戴着一节黑色的指套。

    来人先看看院里人,没有一个人和他打招呼,自己就直奔爷爷屋里去了。

    不到一分钟,来人又急急忙忙出了屋门往外走去。屋里追出爷爷,手里还拿着一个红纸包,喊着:“等一下等一下,你还没说你是谁?叫啥了?”来人不理会,只顾走路,到了大门口,骑上自行车就走了。

    爷爷追到门口只看见一个骑车远去的背影。

    张太爷爷这个时候来到爷爷身边,说:“刚才这个人就是那个咬了自己手指头的‘怪人’。”

    爷爷说:“叔,你看清楚了?”张太爷爷认真的点点头。

    爷爷又问:“知道是哪个村不?”张太爷爷就摇摇头。

    爷爷‘哦’了一声就不说话了。

    这个时候从年轻人里走出来一个人对爷爷说:“这个人我见过,是在县里开电气焊门市的,哪个村的不知道。”

    父亲听见了就对他说:“一会你告诉我他的门市地址。”说完拉他去开始喝酒了。

    村长是今天被灌酒的目标,不到一个小时就已经舌头大了,他怎么能抵挡十几个血气方刚的小伙子的轮番轰炸,一人敬一杯就半斤酒下肚了。父亲看村长喝的差不多了就出来打圆场,把他从重重包围中解救出来,要亲自送他回家。

    村长站了两下才勉强站直身子,嘴里还含含糊糊说着:“你们几个都听好了,今天不许你们闹洞房,谁敢闹我明天知道了绕不了你们,喝完了早点回家。”

    年轻人中有人说:“村长,你知道这个闹洞房都是老规矩老传统了,我们不能忘本是不是?”

    村长说:“那不一样,小四这样,你们还去闹,像不像话?听我的,一会都回家。”

    父亲就上前赶忙扶着醉醺醺的村长回家了。

    奶奶也知道闹洞房在这边也是结婚的重头戏,各种花样让新郎、新娘难堪的节目层出不穷,还有各种各样的花式游戏和动作,有的隐晦,有的露骨,而且绝大多数都是以荤为主。

    奶奶就在他们喝的正在兴头上的时候来对一帮人说:“你们今天累了一天了,四儿的事情你们都帮了大忙,就听村长的一会都回家,咱今就不闹了,等明儿我再给你们摆一桌继续喝酒。”

    奶奶是想用缓兵之计,用酒来收买他们。

    “婶,四哥大喜之日,不闹不热闹啊。”有人说着,剩下的就随声附和。明摆着他们没有上当。

    爷爷知道奶奶镇不住这帮久经沙场的年轻人,马上故意沉下脸说:“你们都和四儿差不多,和燕儿也是从小到大在一个村长起来的,都熟悉的很,四儿又是个什么不懂的,你们要闹可以,答应我两个条件就随你们热闹热闹。”

    众人齐问:“叔,啥条件?说来听听。”

    爷爷说:“第一是只动嘴不许动手,第二不能超过十点。这两条你们答应就答应,不答应,一会每人给一瓶酒回家自己喝去。”

    众人中就有人看了时间,说:“哎呀,都快九点了啊。兄弟们快点喝,一会闹洞房去。”说完呵呵笑着举起杯。

    爷爷一看就知道这帮臭小子答应了。

    奶奶还是不放心,就把我和军军、孬蛋叫到一起,说一会让我们去保护小叔和燕姑。

    一听是这个任务,我们三个马上都给奶奶拍了小胸脯。没等他们喝完酒,我们三个早已跑到小叔屋里建筑防线了。

    三姑对母亲说:“嫂子,一会你看会雯雯,我去看着他们谁敢乱来。”

    奶奶笑着说:“你去干啥?三个孩子在就没问题了。”

    不久,一帮人带着浑身的酒气簇拥着进了小叔的屋里,屋里我们几个早已经严阵以待。

    屋内燕姑紧挨着小叔两个人坐在炕边,我们三个人手拉着手站在他们前面,学着电影、电视里保护重要人物的样子组成人墙,三个人六只眼瞪着进来的一帮酒鬼。

    进来的人其中一个瘦高个子的是带头的,看见我们严密的守护在小叔和燕姑周围,喷着满嘴酒气对我们说:“初一、孬蛋还有你,你们三个赶紧回去睡觉,今天上演的都是少儿不宜,你们还不到学习的时候,等你们毛长齐了再教你们。”

    说的话我们虽然不懂,但是我们三个心里清楚肯定不是什么好话,异口同声的说:“就不走!”

    其中一个人就伸手来拉孬蛋,嘴里说:“今天是你姐大婚的好日子,你就别在这里凑热闹了,回家等着做舅舅吧。”

    没等他手拉到孬蛋,燕姑压低声音呵斥着:“石头,别动手!拿开你鸡爪子!”两道犀利的目光射向石头。

    石头收住那一只挺像鸡爪子的黑瘦、细长的手,嬉皮笑脸的说:“小燕,咱从小长到这么大,没发现你眼睛会电人啊,咋今天就会发电电人了?说说为啥啊。”

    燕姑冰冷着脸:“能电死你就电死你了,还留着你在这里贫嘴。”燕姑以前和他们这帮臭小子看来没少斗嘴,嘴上是一点不饶人、不吃亏。

    石头急忙说:“别啊小燕,电死我了你还得坐牢去了,那不就亏了四哥了,又得独守空房了?再说了,你要电就电四哥,四哥没准让你一电眼睛还看见了类。”

    后面的一帮人就是一阵哄笑。

    燕姑一看他们人多势众,担心今天这一关不好过,就开始主动示弱和展开感情攻势,冲大家说:“咱们也算发小,今天我大喜日子,我高兴你们也应该替我高兴,你们今天忙了一天,小燕在这里也替四哥谢谢各位当哥和当兄弟的了,喜酒你们也喝了,忙了一天也都累了,回家早点歇着吧,行不?”

    这帮人哪里吃这一套,十几个人这次不用指挥,回答的整齐而且声音洪亮:不行!我们不累!

    领头的瘦高个说:“小燕,今天你得把哥几个逗高兴哄开心了,我们才能回家。四弟不能说话,我们也不欺负他,今儿你就全权代表,我们做几个游戏,乐呵乐呵就走,你看咋样。”

    身边就是一片起哄声:“对啊,做游戏。”

    燕姑有点招架不住,忙说:“刚才我爹不是说了吗,今天只许动口不许动手,做游戏就算了吧,小燕早就听闻几位大哥的厉害,实在不敢领教,四哥也帮不上忙,求你们别闹了。”

    瘦高个马上说:“行,既然小燕都这么说了,咱也看在四弟的面子上,今天咱就来个文斗。那就这样,我们只管提问,小燕你只管回答,就像老师课堂提问学生一样,然后我们再打分,就分三个分数吧,不及格、及格和满分。你看行不行?”

    燕姑不敢接话,知道他们久经沙场、经验丰富,怕一不小心就掉进他们的圈套。

    我们三个‘保镖’此刻就像三个傻子一样,拉着手站在那里听着他们对话,谁都不知道该怎么应对。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