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十三章 小叔大婚

作者:御海天下字数:3285更新时间:2020-12-01 07:55:33
    我跑到学校正好要上第二节课了。中午放学的时候,老师狠狠尅了我一顿,我态度极好的连连认错,并保证不再犯错,老师才饶过我。

    大人们后来怎么商量的我不知道,反正没几天奶奶就把六奶奶叫到了家,把事情告诉了六奶奶,对六奶奶说:“虽然说都是一个村住着,互相知根知底的,但是也不能失了老理,他六婶,这个事情还得你出马,把燕儿和四儿的事情从头管起来。”

    六奶奶笑着说:“哎呀,敢情是这么个大好事啊,早知道四儿和燕儿这么投缘,我何必舍近求远到处帮四儿打听啊,行了老嫂子,你就等着燕儿进门吧,这么近,一天就办妥。”

    后来还是母亲给我说:那天你燕姑走了,你奶奶就犯了难了,你奶奶不是不喜欢你燕姑,真的觉得这个事情咱家占了大便宜,人家一个如花似玉的大闺女嫁给你小叔这样的,不是吃大亏是什么。等你爷爷和你爸回来了在一起一商量,又去了你燕姑家,她家人也是真心不反对,你奶奶才说那也要找个媒人去你燕姑家提亲,一切按规矩走,这才把你小叔和燕姑撮合到一起了。

    这一惊涛骇浪般的消息经六奶奶一宣传,又把听见的人惊的一跟头,都是张口说:“啥?四儿要娶燕儿?真的?”每一个人都是一脸惊奇和不相信的表情。后来事情越传越神,还演变出瞎子追美女的爱情故事。

    家里人听了都嗤之以鼻,说都是胡说八道,是善良、无私和同情赢得了美人心。

    订婚那天,本来没邀请什么人,就是媒人把两家人和主要亲戚叫在一起吃饭、喝酒,还有就是村里最有威望的村长叫来当证婚人,再就是两家商量一下结婚的日子。

    那天凡是村里知道的人都来我家讨了一杯喜酒喝,没坐席就是喝一杯酒说几句恭维话就走。来的人多了,酒就差一点没够。

    我和孬蛋那天还趁大人们没注意,每人端着满满一酒盅学着大人样碰了一下,把酒一口干了,辣的直吐舌头。我那是第一次喝白酒。

    喝完酒,我自己想:唉,咋就没人谢谢我这个真正的媒人呢?都把我忘到一边了。又一想,不管怎么说反正我的‘阴谋’也算成功了。

    想到这里,自己在心里就偷偷乐。

    那些天我和孬蛋别提多开心了,孬蛋居然公开叫板:“以后你的喊我叔了,这次想乱都不成了。”因为开心,我刚开始还顺从喊了一声叔,看着他得意的表情,还故意大声地答应着,我就不干了,追着他到处跑。

    订了婚就算一家人了,燕姑就可以正大光明的来我家帮助小叔了,燕姑来的次数不比孬蛋在我家的时候少。

    婚礼是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初夏日子举行的,恰巧又是礼拜天。

    那天我家被装饰的喜气洋洋,门口两边插着两面鲜艳的红旗,半米见方的大红喜字贴在两旁墙上,院子里还拉起了五、六条彩带,忙忙碌碌的人穿梭往来,欢乐的气氛充满整个小院。

    村长也是一身干干净净的中山装。胸前挂着‘总管’的小红布条,坐在靠院门口的礼桌旁有条不紊的指挥着大家的行动,不时看看手腕上的‘上海’牌手表,他在等着到了吉时就该出去接新娘了。

    我则在小叔屋里看我父亲和二姑、三姑帮着小叔打扮。二姑和军军哥是前天回来的,二姑说二姑夫带部队去演习了,不能回来。

    小叔今天的打扮还是老式的新郎装,黑色长袍和镶着彩边的红马褂,头上戴着黑色礼帽,上面还插着两根红色的炽翎,脚穿黑色布鞋。脸上还被三姑用自己的化妆品轻饰淡粉,打了淡淡红腮。本来还把三姑夫的蛤蟆墨镜镜给小叔戴上的,小叔自己摘下来放炕上了。

    一切都已准备妥当了,就等村长一声令下了。

    村长看着时间到了,喊着外面放鞭炮的小伙子们点炮启程。

    顿时,外面鞭炮声、唢呐声和锣鼓声都一起响彻起来,父亲和二姑一边一个搀扶着小叔从屋里出来走到了大门口。门口站着一匹不知道村长从哪里借来的枣红色高头大马,枣红色大马也是浑身披红挂彩,额头上系着一朵由红色绸缎编成的大红花。

    小叔第一次骑马,父亲和帮忙的两个小伙子小心翼翼把小叔搀扶到马上,父亲在前面牵着马的缰绳,两个人分别站在小叔两边保护。

    就这样迎亲的队伍出发了,虽然路程很近,但是按照规矩是不能走回头路的,要先沿着另外一条路到达燕姑家,回来的时候要绕着半个村子走另外一条路。这个都是事先安排好了的。

    一路吹吹打打很快来到燕姑家,这里也早已是熙熙攘攘挤满了看热闹的村民们。

    小叔被父亲领着进了燕姑家,去接他的新娘子去了。

    第一个跑出来的是孬蛋,他看见我和军军在外面等,拉着我俩就往里面跑。

    三个小孩子在大人们的腿中间挤来挤去,还没等挤到新娘眼前就又被大人们扶着肩膀推出来了,新娘就要上花轿了。

    我看见燕姑一身鲜红的新娘妆,那一身红色衣服裁剪的十分合身,把她曼妙美丽的身材完完全全都衬托出来了。头上还盖着红色的盖头,看不见此刻漂亮的容颜。

    外面先是十几声响亮的‘二踢脚’的巨响,紧接着又是爆豆般鞭炮声,各种乐器也都随声附和起来。

    等燕姑上了花轿,小叔才被扶上马,队伍缓慢的出发了。我们三个在头前跑着,不时停下来回头张望。

    路的两边都是村里的老老少少乡亲们,也随着队伍缓缓前行,人们看着、笑着,一路上都是喜庆的海洋。

    在我们回头张望小叔的时候,小叔还是一如既往的表情,一脸严肃,就那样端端正正骑在马上,两只手抓着马鞍,随着枣红马的脚步轻微晃动身体。也没有第一次骑马的那种慌张和不安。好像并不知道他是今天的主角,是他娶媳妇的终身大事一样。

    离家还有一百多米的时候,有个响亮的喊声甚至都盖过了乐器的响声:“你们看啊!小四笑了!”人群里不知道是谁发出来的。

    大家的目光齐齐看向小叔的脸,连我们都听见那一声大的出奇的喊声,也马上回头看去。

    只见此时马上的小叔,抿着嘴巴,嘴角上扬了足足有四十五度,无神空洞的眼睛也眯了起来,不再是我以前发现的那种不易察觉的微笑。小叔一笑,右边腮帮上还出现了一个浅浅的酒窝,煞是好看。

    这次是满脸灿烂无比的笑容,是发自内心的无拘无束的笑容!小叔自从中毒以后,再也没有过这样的笑容,别说我没见过,连牵着马的父亲都先是惊愕的看着小叔的笑,而后自己也咧开嘴哈哈笑出声来。

    围观的人群立刻就有跟着喊的“真的唉,小四笑了,小四还会笑了!”在村民们眼里,小叔永远都是一副呆若木鸡的表情,看见小叔的笑,无人不惊、无人不感慨。“小四知道自己娶媳妇了!看他自己都笑了!”

    我看着马上小叔开心的笑着,知道那笑容包含着许许多多的内容。心里想:小叔你一定知道自己要结婚了!一定知道自己娶的是燕姑!一定知道!

    花轿到家门口了,本来家里商量的是不让小叔把新娘子背进家了,燕姑扶着小叔进家就可以了,可是那天父亲执意要小叔试试背着燕姑进门,家里人没有阻拦父亲这个突如其来的念头。

    父亲把小叔搀扶到花轿前,告诉花轿里的燕姑这个想法,燕姑起初不同意,父亲说:“没事,有我在。”

    燕姑稳稳当当爬上小叔并不结实的后背的时候,人群中就突然爆发出欢乐的呼喊喝彩声,几乎每一个都在大声的呼喊,仿佛要把这喜庆、开心、兴奋的声音传进小叔无声的世界一样。

    那声音之大,已经完完全全把所有的声音都掩盖下去了。

    我和孬蛋都看见父亲在燕姑顺利爬上小叔后背的时候,微微弯着身子的父亲脸上流下成串的泪珠。

    在人们的欢呼中,小叔背着自己的新娘一步步稳健的走向屋里。

    就在大家都注意着小叔背着燕姑一步步走向自己幸福的时候,我仔细看着每一位亲人:爷爷、奶奶眼里的泪花闪动;二姑用手捂住要哭出声的嘴;三姑扶着二姑的手臂头埋在姐姐的肩膀里来掩饰自己的哭样;不太懂事的妹妹用手擦拭母亲脸上的眼泪.每一个亲人们都是喜极而泣!

    历经多年的苦难,终于看见了小叔的曙光!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