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十三章 喜从天降

作者:御海天下字数:3052更新时间:2020-12-01 07:55:33
    今天上午的课是白上了,老师在讲台上讲什么一点没听进去,小脑袋里一直在琢磨这个事情了,想个什么办法可以帮助小叔促成这桩美事那?很明显,小脑袋不够用。

    中午到家吃午饭的时候,我看家里人都和平常一样,言谈举止没带出任何征兆,我知道孬蛋的父母没有来。

    下午放学了,我和孬蛋商量好了,今天下午哪也不去玩了,就在我家等他父母来。

    我俩在院子里玩了一下午都没见一个人来,孬蛋临走时冲我挤挤眼,意思是晚上有事了明天再告诉我。

    晚饭刚过,我懒散的拿来书包,准备完成老师今天布置的作业。刚坐下就听见了孬蛋爹的声音在院子里响了起来。

    我听见爷爷奶奶把他们迎进了东屋,我就把耳朵竖起来想听他们说什么,可惜没有兔子耳朵长基本听不清楚他们说什么。

    我想马上到东屋去听,可怕被奶奶赶出来写作业,我就打定主意过一会再去,让奶奶认为我写完作业了,就没理由赶我出来了。

    我假装在那写作业,其实一个字都没写,心急火燎的等着。

    觉得差不多了,我就佯装刚刚写好作业要去看电视的样子,看了看坐在炕边漠不关心的小叔,心里感叹:唉,你自己的大事咋就一点不着急那?

    当我若无其事的走进东屋的时候,谈话基本已经到了尾声。

    前面怎么说的我不知道,反正后面奶奶的话一字不落都让我听见了,奶奶说:“燕他娘,我的大妹子啊,别再提这件事情了,你们说一千道一万,别管啥理由,我们也不能同意的。我们四儿啥样?你们燕儿啥样?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啊,你们也别把那些天大的功劳算在我们家头上,孬蛋能好那是孩子自己体质好,也不能说就是在俺家好了的。四儿这样的情况,连一个一只眼的都嫌弃,俺们对四儿没什么大指望,能找个差不多的就行。你们燕儿啊,我们绝对高攀不上。”

    听完了奶奶的话,我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往奶奶炕上一趴,心里就凉了一大截。

    第二天我第一次因为没有完成作业被老师罚站了。

    孬蛋也知道他父母去了我家,早上一见面就问我咋样了,看我无精打采的样子,就没再问第二句,两个人闷头到的学校。

    我在教室门口站着,心里难受死了。我不能眼睁睁看着小叔的媳妇再跑了。我知道今天母亲休息在家,就想回家先给母亲说说,实在不行我就把小叔给孬蛋治病的秘密透露给母亲,不管怎么样都要试试,我不能让小叔白疼爱了。

    想着想着,打定主意就趁老师不注意的时候偷偷溜了。

    我一路跑着回的家,进了门看见母亲在院子里洗衣服,奶奶又在精心喂养她的母鸡,小妹围着小叔在玩。

    奶奶见我回来了问我:“不上课咋跑回来了?”

    我说:“忘拿作业了。”说着走到母亲那里,不说话就拉母亲起来,母亲问我:“怎么了初一?”

    我说:“妈。你来,有事。”母亲把手轻轻甩了甩,站起来。我拉着母亲的手,又拉上奶奶就往屋里走。

    奶奶说:“我鸡还没喂完,拉我进屋干啥,有事不能在这说。”

    没等我说话,燕姑的声音就传进了耳朵:“婶,嫂子在家啊?初一咋没上学去了?”接着又对小叔喊了一声:“四哥。”

    一模一样的打招呼,她以前来的时候就是这样,都要和每一个在家的人都说一声。

    奶奶一看燕姑,大概猜到了她来的目的,把我手拿开,和她说话:“燕儿,今咋空了?进屋说话吧。”

    燕姑冲小妹笑着就往屋里来了。等他们进了屋,我才拉着母亲也进去了。

    燕姑进屋也没坐,看见我和母亲进来了,就开门见山的说:“婶,嫂子,昨天我爹和我娘来了吧?他们回去都告诉我了,我想他们昨天一定没说清楚,我今天就是再来给你们说说,把我心里话都讲出来的,也算是自己给自己提亲吧。”

    奶奶说:“燕儿,别说傻话了,婶知道你是好孩子,但也不能用你的终身大事当儿戏啊,你啊也别说了,我们绝不能这样做,不能害你一辈子。”

    燕姑说:“婶,听我说完我就走,你们不愿意我就不再来了,也再也不提了。”奶奶没再说话。

    燕姑稳定了一下情绪说:“婶,你也是看着我从小长大的吧,我不是个冒冒失失的不懂事的闺女吧?”我看见奶奶点着头。

    “自从我领着弟弟摘酸枣摔了腰以后这大半年,我才体会了什么是度日如年,我不断的自责和后悔,孬蛋是我们家唯一的男孩,全家都当宝贝供着。

    想着唯一的弟弟毁在自己手里,啥时候想起来啥时候难受,真的把眼泪都流干了,晚上整宿整宿睡不着,那滋味太难受了太痛苦了。

    我不怨我娘的整天的把我当成出气筒,知道娘也是替弟弟急,着急才会上火吵吵的。我知道都是我的错,没看好弟弟,我谁也不怪。

    那些日子我生活里没有阳光,没有希望,睁眼就是想着怎么样度过这难熬的一天,家里沉闷的让人喘不过来气,觉得整个天都要塌下来压垮我们家一样。

    我也早就想过一死了知,不止一次的想过,几乎几天就会跳出这个念头。死了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不那么痛苦不堪了,可一想到我死了以后不光家里人难过,还得有人伺候弟弟,还得连累妹妹和娘,我就自己强迫自己忍啊忍。

    那是一段看不见一点点曙光的日子。我那天下午在给孬蛋按摩完了之后,突然看见门后的农药,我当时就把以前的一切想法都忘得一干二净,拿着那一瓶农药跑到灶间就喝,喝了几口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幸亏初一看见了喊来我爹把我从鬼门关拉回来,才又让我活了过来。”

    燕姑脸上出现了苦不堪言的表情,略作停顿又说:“我活了,心还是死的,我想既然阎王爷也不收我,那我就是还要给这个家做牛做马的,还要把苦日子继续过下去。我娘虽然不唠叨我了,我更内向了,一天到晚不想说一句话,不想任何事情,就想好好照顾弟弟和干活,一刻不停让自己忙起来,不去想其他的。我的神经每一天都是绷的紧紧的,真怕有一天承受不住再绷断了。”

    燕姑看了我一眼:“又是初一还有你们家给我了希望,孬蛋到你们家以后,我来的多了,看见你们家天天对孬蛋就像自己的孩子,天天都是温暖可亲的生活在一起,慢慢一点点感染了我,慢慢让我有了努力活下去的信心。

    就像我在漆黑夜里迷路了看见灯火一样,有了希望有了奔头。婶,我真的能感觉到你们一家人的真诚和宽宏大量,真的觉得你们家每个人都是那么和蔼可亲,我想嫁给四哥绝对不是一时冲动,在我弟弟没有好转之前我就慢慢的一点点有了这个念头,不是为报恩,就是想成为你们家的人,照顾弟弟也照顾四哥。

    四哥从小遭受那么大的罪,难道真的需要你们照顾一辈子,不需要一个真正能照顾和爱护一辈子的人吗?我在弟弟好了以后这段时间,我自己都问过自己很多遍了,我能接受四哥吗?我都是死过一回的人了,心现在才慢慢活过来,还有什么苦能难住我了?我可以十分肯定的告诉婶,我想好了也准备好了,要和四哥厮守一辈子!”

    燕姑说到这里,看了奶奶一眼:“我该说的都说了,你们看着办吧。我不能嫁给四哥,我就把自己嫁的远远的,反正弟弟已经恢复健康了,不需要我了,那我就再也不回来了,永远不回来了!”

    说完扭头朝外面走去。奶奶喊了两声都没喊回来。

    奶奶和母亲都愣在那里没有话说了。我也傻傻看着奶奶和母亲,冷不丁冒出一句:“我和孬蛋都愿意。”

    说完,就往学校跑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