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十四章 新房落成

作者:御海天下字数:3328更新时间:2020-12-01 07:55:33
    爷爷奶奶送他们姊妹走的时候,这样告诉两个人:“我们家再合计一下,别的条件好说,就是让四儿写字赚钱的事让他们也再商量商量,四儿是不是真的有这个本事谁也没弄明白了,说靠着这个挣钱,咱们心里也不踏实是不是?你们再回去和她家好好说说,行不?过些天咱再联系。”

    姊妹两个走出去老远了,干妹妹回过头看看了,觉得奶奶听不见了才对六奶奶说:“一家人死脑筋。”六奶奶没答话。

    晚上,一家人把白天的事情细细分析了一下,父亲先开口了:“彩礼多一点、盖房子、分家我没啥意见,离得不远还是一家人,摩托车我不同意,一个女的还是一只眼睛,要回她家一趟就得两个小时,还要带着四儿跑,这一路上谁能放心?天天提心吊胆的,那成啥了?再说让四儿写字挣钱就更不对了,咱家人想都没想过,她家咋能替咱做主了?还每个人都收钱,咋的把四儿当摇钱树了?我先表态啊,爹、娘,这件事到时候万万不能答应,那咱家以后还在村里咋抬头做人了。”

    爷爷说:“摩托车还算勉强吧,到时候咱可以不让四儿跟着来回跑,就是最后一个我也是不同意。先看看人家咋回话的吧,实在说不通,这事就算了。那就再给四儿碰碰吧。”

    盖房子的事情没有停下来,材料一边拉着,这边旧房子就开始拆了,父母和妹妹就去罐头厂一间屋子凑合去了,我们四个人挤进了张太爷爷的房子里了。张太爷爷看见也准备给他翻盖房子,就拿出两张存折和一个小布包,递给爷爷说:“我的钱都在这儿了,不多,算是我也出一份力吧。”

    爷爷把存折和布包塞进张太爷爷口袋,说:“叔,你把这些放好,别让老鼠啃了。钱不用你费心,都一家人了还客气啥,这个钱你就养老用,不许再拿出来。”

    一直到新房子都盖起来大半了,六奶奶才过来回话奶奶:“女方家很固执,没劝说下来,你们家也不松口。”奶奶听了,也算预料之中的事,笑着说:“他六婶,天下不止她一个闺女吧,你这么神通广大的,一定能给四儿再找一个好的。”

    六奶奶笑的嘴都歪了:“这事包在我身上,就是走遍咱半个省也想法给小四说成一个。”

    小叔的‘初恋’就这样草草收场了。

    第二年,那个一只眼睛的还真嫁给了我们附近一个健康的大龄青年,慢慢就有消息传进了奶奶耳朵:当年那个女的在家根本没有自主权,什么事情都是她母亲一手遮天,当初看上小叔的根本不是那女的,是她亲娘。因为小叔在附近的名气很大,她觉得小叔一定能靠写字挣不少钱,所以才怂恿女儿同意这门亲事,将来也能沾光、自己也能捞一部分,分家的目的就是怕父亲从中也得利。包括摩托车也是她想给儿子要的,哪里是什么方便女儿回家骑的,当时她女儿连摸都没有摸过摩托车。

    奶奶听了出了一身冷汗,也突然想起来母亲曾经说过的小叔的拐杖重重拄地的事情,心想:难道真的是四儿要表达自己的什么意见吗?

    二姑收到三姑的信知道了家里盖房子的事情,随后寄来点钱。三姑是亲自送钱回来的,嘴里还嚷着给她留一大间,奶奶就笑着骂她:“你混了啊三丫,嫁出去的闺女泼出去的水,给你留一间不就成了你还得回来吗?傻丫头!”

    谁能料到,奶奶这次的话也会一语中的在三姑身上应验那?

    新房子终于盖好了,村里分给父亲的房基地还是原样没动。房子都是在原来的基础上盖的,只是换成了红砖墙,水泥预制板房顶,水泥抹的地面,窗户开的更大了一点,屋里明显宽敞明亮了许多,张太爷爷家也一样。院子的地面从新铺了一层土并且夯实了,坚硬了不少。

    新房子旧家具,奶奶不舍得扔掉以前的家具,屋里还是垒的火炕。小叔屋里也还是火炕。

    给小叔买的双人床,小叔就在上面躺了几分钟就再也不愿意上去睡了,没办法又退了床换成火炕。

    父亲答应母亲换家具的,这次也算如愿以偿。我还是自由人,想在那里睡就在那里睡,新房子刚刚落成的时候我怀着好奇心挨个屋睡了一个遍,后来才又固定在小叔房间。

    妹妹文静极了,乖巧的人见人爱,她在小叔怀里除了睡觉,就是一动不动的躺着,从来不像我一样在小叔脸上、身上到处摸、捏,就是扑闪着大眼睛看,经常自己看着看着就乐出声来。

    奶奶说我们姊妹两个的性格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爱动的天翻地覆淘气的没边;不爱动的斯斯文文听话懂事,差别咋就这么大了?

    这天吃早饭的时候,父亲对母亲说:“村长通知今天市里来领导视察咱村,还要去咱们厂里看看,你把我那套新工作服给我拿出来吧,强子去广州了还没回来,我也只能硬着头皮去接待领导了,以前没做过这些事怕做不好哩。”

    母亲一边给妹妹喂饭,一边说:“昨天看见通知了,你的衣服我刚才拿出来了就放在床上了,你就像接待客户一样接待领导呗,热情点微笑点,领导问什么就回答什么不就可以了,你这一点还真的要向强子学学。”

    快到午饭时间了,奶奶在灶间开始忙着准备了,爷爷在院子里收拾一些盖房子时候剩下的一些零零碎碎,村长带着一帮人进了院子。

    村长一边做着手势请后面的人进来,一边喊着爷爷的名字。爷爷听见了,抬头看见这么多人,急忙丢下手里东西迎了上去。

    没等爷爷说话,领头的一个高个子、文质彬彬的中年人先打起了招呼:“老乡,在家那?”说着伸出手来握爷爷的手。

    村长等来人问完,马上介绍着说:“这位是咱们新上任的陈市长,今天来咱村视察,顺便也来看看乡亲们。”

    爷爷有点窘迫的伸出手握了一下市长的手,嘴里说:“欢迎领导,欢迎领导。”就急忙抽回了手。

    陈市长穿着整洁、温文尔雅、目光如炬,他看出来了爷爷的意思,笑着说:“老乡,不碍事,我的手也是干过农活的手,不怕脏。”

    说完就握住了爷爷长满老茧的粗大双手。

    我就在小叔身边逗妹妹玩,我在他们还在门口没进院子的时候就发现了小叔奇怪的动作和表情。

    小叔在他们人还在外面的时候,就把头转到院子门口,脸上突然出现了我从来没见过的惊奇表情,变化的很明显,眼睛似乎睁大了许多,紧闭的嘴唇微微张开了,就好像看见什么令人惊奇的景象。身子还坐的挺直了。等一行人进了院子,‘目光’就一直追随着那个被称作陈市长的人,一刻没有离开。

    这一系列变化,被我看的清清楚楚,我也跟着小叔的‘目光’在陈市长身上停留了几秒钟,然后又看着小叔奇怪的神态。

    陈市长在握完爷爷的手后,目光快速转到小叔这边,不像是正常的扫视一圈后才落到小叔身上的,应该是直接看过来的,就好像知道有人在那里凝视着他一样。

    我可以确认,除了我所有在场的人没有一个人发现那惊天的一对视!是的,就是电光火石的惊天一瞥!

    两个人的目光在空气中相遇,我好像看见两道目光碰撞发出了炽热的闪光。

    小叔和陈市长两个人都是极其短暂一惊,短的在旁人看来就是随意的看了一眼,随后就一切如常。小叔对视完了就慢慢的一点点恢复如初。

    陈市长的微笑丝毫没有因为吃惊而停顿,对视一眼后很快转头,脸上笑的更加平易近人了。

    爷爷客客气气的把一行人让进屋里了。

    从他们进院子到进屋的时间,不到两分钟,但是这百十秒在小叔脸上、身上发生的奇特变化和陈市长的面容让我深深印入脑海。而且以后许多年再也没有看见过小叔这样的惊讶和举动,这也是小叔第一次主动有目标的去‘看’人!

    我的目光一会看着小叔的表情,一会看陈市长的动作,觉得自己的一双眼睛都不够用了。等人们都进了屋,我还在看着屋的方向,不知道自己在看什么。

    他们没有呆多久,十几分钟就出来了,陈市长一面说着告辞的话,一边向外走,走到院子门口还特意微笑着向小叔挥了挥手。小叔什么动作也没有回应,恢复了往日的波澜不惊。

    领导走了,村长回来了。村长说:领导本来就是来看看咱村的建设和企业的,没安排访问农户,是领导临时起意要看看老乡的,我想你家刚刚盖了新房,面子上好看,就领着来了,还好还好,没出啥岔子,领导是高高兴兴的走的,没提啥意见。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