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十章 仇人上门

作者:御海天下字数:3108更新时间:2020-12-01 07:55:33
    爷爷还有一套绝活就是烤玉米,这个也是我童年的最爱。

    那天爷爷在灶间给我烤玉米,爷爷烤出来的玉米外表金黄没有一点点的黑糊,外焦里嫩、香气扑鼻。爷爷给我用筷子穿起来一个吹了几下才递给我说:“小心点别烫着嘴。”

    闻着烤玉米散发的诱人的扑鼻香味,馋的快流口水的我张口就开始啃着香喷喷的玉米。

    都没有注意到院子里已经进来了三个年轻人。其中一个人开口在院子里说话了:“小四在家吗?”

    爷爷闻声和我从灶间出来,看见说话的人正是胜子,还有两个不认识的年轻人站在院子里。其中一个矮个子青年健壮敦实,面皮比爷爷还要黝黑。

    看到这几个出现,爷爷明白了几分,‘仇人’上门了。

    爷爷不慌不忙的问道:“胜子,你来干啥了?”

    胜子看见爷爷出现了,说到:“你说干啥来了?七年前我就给你捎过信了。”

    又抬起左手伸出大拇指指着黑矮个子青年说:“这位就是我大哥,当年就是小四写字把他送进大牢的,我大哥现在出来了,让我领着来你们家说道说道。”

    爷爷冷冷的说:“你们该找谁说道说道就去找谁,这事和我们挨不上边。”

    矮个青年对胜子说:“胜子,这里没你事了,你们先回家等我,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解决。”

    胜子讨好地说:“别啊大哥,兄弟们不怕摊事。”

    矮个青年拍了一下胜子肩膀:“这里面没你们什么事,回去等我就行了。”

    胜子犹豫了一下,喃喃的说:“要不我们就在大门口吧,也好有个照应。”

    矮个青年面容严肃地加大了一些声音:“回家吧!”

    胜子才极不情愿的嘴里“哦”“哦”的转身和另外一人出去了,边走边扭着头。

    等他们走了,矮个青年才上前两步,刚要张口对爷爷说话,这时小叔从里屋拄着拐杖走出来了,两个人看着小叔一步一步稳稳当当走到院子的椅子旁,先是用手摸到椅子把手,然后轻轻坐下就静静的一动不动了。

    矮个青年没说话就朝小叔走去,爷爷急忙在后面跟着走了过去,我明显可见爷爷握紧了双拳。

    谁料矮个青年走到离小叔三四步距离的时候,双脚合拢,膝盖一弯跪在小叔跟前,左手握着成拳的右手一拱,说道:“多谢四弟当年救命之恩!”说完连着磕了三个头,他抬头我看见他额头上还沾了一些尘土。

    爷爷反应很快,马上松了拳头上前就去搀扶青年,满怀疑惑的表情,嘴里还说着:“你看你这是干啥,俺四儿可承受不起啊。”

    矮个青年不等爷爷双手碰到自己身体已经利索的站起身来,转身对爷爷说:“叔,我就要给四弟磕一个,没啥事。我走了。”

    爷爷急忙说:“那可不行,你行了大礼,怎么说走就走,怎么也得把事情说清楚啊,俺们四儿可不能平白无故受人大礼。”

    青年露出不好意思的神情,说:“有啥可说的,都是年轻气盛做下混事,多亏四弟帮我重新做人,以后再不犯这样的错了,回家老老实实孝敬老妈就是了。”

    爷爷拉着青年的胳膊,说啥不让走,非要他进屋喝点水。青年无奈的只好进去。

    两个人前脚进屋,奶奶后脚就进门了。

    青年在屋里把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给爷爷奶奶讲述了一遍:大叔大婶想必已经知道我是谁了吧,没错,我就是当年的‘矮子黑’,唉,都是以前道上的兄弟们起的外号。也怪我以前年轻气盛、脾气火爆,爱冲动爱动手,下手也没个轻重。那一年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和别人打架,出手就没把门的,把对方三个人殴打成重伤,我就开始四处躲藏。说机缘巧合认识四弟我不相信,说命里注定我信。我在胜子家躲了一些日子后想换个地方,那天从他家出来就在村口碰见了四弟,当时我就是揣着好奇心、抱着看稀罕心态去看看四弟写字的,当时什么也没想,谁知看了一会,就看见四弟连着写了三个‘孝’字。看完了我心里就一激灵,心跳加快了许多,马上叫着胜子就走了。我也没告诉胜子我看见了什么,反正一路上心神不宁就一个心思惦记我妈。我爸因为工亡在我十一岁的时候去世了,是我妈辛辛苦苦拉扯我和弟弟长大的,因为我三天两头和别人打架没少惹我妈生气,当时我很叛逆,对我妈的教育当做耳旁风,依然我行我素,可就是那天让我一直放心不下我妈,担心起我妈来了,怕我妈因为我的事情气出个好歹,心里七上八下的不能安生。晚上和他们喝酒的时候也没有心情喝,就决心回家看看妈妈。我自己还是抱着侥幸心理,心想我的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我就回家看看说几句话就走,不会那么倒霉碰上警察。可就在我第二天晚上到家还没有几分钟,就被抓个正着。

    青年讲到这里,苦笑着喝了一口茶水,又继续说:刚刚进去的时候,我对四弟是满怀仇恨,因为是他写字才让我产生了回家的念头。咬牙切齿的决心出来后报复他。胜子出来了以后去看我的时候,我问他看见小四写了什么没有,他说啥也没有,我就把我看见的告诉他了,悄悄告诉他,让他给你们家捎信,我就是觉得四弟给我写字让我回家看我妈是给我下的套,让警察把我抓了。没这个事我还在外面逍遥快活了。不瞒叔、婶,我当时在监狱的时候想,我出来了一定把四弟腿打断,让他再变成瘸子,连路都走不了。唉,想想我那个时候多么混蛋、可怕。可当我在里面待久了,管教的教育加上听的各种各样的事情多了我的心慢慢变了,尤其是我弟弟第一次去看我,问我说你知道为啥快两年了我才来看你?我摇头,我弟弟哭着说咱妈被你气的大病一场,整整在床上躺了三个多月!咱妈说再也不要你这个不孝儿子了!这次是他偷偷来的,他想最后劝我一次,希望我改邪归正。接着告诉我,我最铁的两个兄弟先后都出事被枪毙了,他们就是我的前车之鉴!我当时的就被这一连串的消息震的傻了,虽然当着弟弟面没掉一滴眼泪,可我晚上蒙着被子整整哭了一个晚上!

    泪水从青年的眼角涌了出来,镇定了一下又讲了起来:那些天我认真想了很多问题,这是我这一辈子真正意义上的认真思考,最多的就是四弟给我写的这个‘孝’字。我在外面可以和兄弟们、朋友们讲江湖义气、哥们情谊,咋就没想到给我妈一点点孝心那?还整天四处惹事让妈妈担惊受怕。我又把我妈摆在什么位置了?等我想通了这一切,我反而坦然了,既然知道自己错了,那就自己拿出勇气面对吧。人的思想一旦转变了,行动也就不一样了。我就开始积极配合改造,尽量想让自己早一点出去,早点回家给妈妈做点什么。还好吧,我努力没白费,两次减刑,上个月就回家了,现在我准备找了一份工作,以后每天就是回家陪我妈,唉,我欠妈妈的太多了。

    爷爷奶奶神情专注的听完青年的话,奶奶心里有点后怕,心想此人不愧叫‘矮子黑’啊。

    爷爷则高兴的说:“你这么想才是正道,年轻时候做了错事知道改了就是天大好事。”

    青年又喝了一口茶难为情地说:“叔,你说的对,所以我才趁今天没事专门跑来谢四弟,我本来是想带礼物来的,你看我现在囊中羞涩,就厚着脸皮空手来了,来了却自己一个最大的心愿,等我挣钱了下次再来看四弟的时候一定补上。”

    奶奶说:“家里啥也有,人来就中,别那么客套,下次也不准带东西来。”

    爷爷发现这个青年心直口快,反而油然而生有了强烈的好感,就冲知错能改这一点,爷爷都会欢迎他再来。

    奶奶在他临走时候,硬生生塞给他好几瓶核桃罐头和水果罐头,说不是给你吃的是给你娘吃的,青年才接下走了。

    笼罩在奶奶心头担心矮子黑复仇的危机就这么轻而易举的化解了。

    爷爷事后曾经不无得意的对奶奶说:“记得我当年怎么说的吗?还真准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