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八章 远方来客

作者:御海天下字数:3561更新时间:2020-12-01 07:55:33
    三姑回来的不多,因为距离远的原因。三姑只要一到家就会从小叔怀里抢过我抱着就亲个没够,嘴里还喊着:“小初一想死我了!”旁边的男朋友就傻傻看着笑。

    三姑告诉奶奶她马上要转正了,就要成了拿工资、吃皇粮的城里人了,还对着男朋友努着嘴说:“都是他家的功劳。”奶奶笑着说:“那你就好好对待人家,好好工作。”

    三姑又对爷爷奶奶说:“爹、娘,我想早点把结婚证办了,这次转正我别的条件都够,就是未婚条件不符。爹,你去找村长说说给开个证明呗,虚报两岁我就够年龄结婚了,这次转正指标他爸爸妈妈费了好大劲才弄成的,这次赶不上,下次还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轮得上。”

    三姑这次又对爷爷奶奶撒了谎,让他们结婚是他男朋友父母的意思。三姑长得花容月貌非常漂亮,厂里的年轻小伙都一个个施展各自的本领追她,其中最出色还有厂长的英俊儿子更是展开了猛烈的追求,她男朋友父母怕夜长梦多,一旦转正了再看不上他家儿子,到时候鸡飞蛋打就得不偿失了,于是就提出想让他们早点结婚好让他们安心。三姑毫不犹豫的答应了,就回来央求爷爷出面帮她虚报年龄开结婚证。

    爷爷想了想,最后还是答应了三姑的请求。

    三姑领了结婚证,婚礼并没有马上举行,正赶上她男朋友被派往外地学习进修,需要一年的时间才能结束,他父母到爷爷奶奶家定亲那天商量说:先把结婚证领了,等他们儿子回来了再办婚礼。

    这天上午,六奶奶人没进院声音就先传了进来,这位经常给人保媒拉纤的妇女天生就是一个高嗓门:“谁在家啦?家里来客人了。”话音未落,人已经闪进院子。

    六奶奶身后紧接着进来两个人,前面是一位神采奕奕的老者,年龄八十多岁一头白发向脑后梳着,飘洒在胸前的长胡子也是雪白的颜色,一双明亮的眼睛、红润的脸庞显得格外精神抖擞。穿一件黑色的对襟大褂,黑色的裤子和黑色的敞口布鞋。不是满头白发仅仅看老者行动的步伐根本看不出是一位八旬老人。老者身旁紧紧跟着一位五十开外高大健硕的中年人。

    奶奶一眼就认出来老者的身份,正是他和爷爷去羊角村给小叔算卦的老先生。

    奶奶急忙迎上去说着:“先生来了啊,快请进。”奶奶虽然对先生有稍稍的不满,让她满怀希望的期盼了六年,但此时出于对先生的尊重和理解,还是非常热情的接待了他们。

    六奶奶嘴快:“嫂子,这两位是羊角村的先生和他儿子,是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先生请来给我们家看新房基地的风水的,听说我和咱小四一个村的人家才答应来的,一大早我儿子开拖拉机把先生请来了,这不才从我家那边过来。”

    等六奶奶说完,先生儿子接着说:“我爹已经十年没出门了,听说来你们村才答应的,来时说一定来看看小四。”

    几人说着话,这时候才注意到自从进门一言不发的先生此时此刻正在盯着抱着我坐在院子里的小叔,先生腰杆笔挺,正在上上下下、左左右右仔细打量着外面号称“奇人”的小叔。几个人站在旁边谁也没在说话。

    等母亲把茶水沏好了,先生才缓缓转身来到小桌旁坐下,问奶奶:“可以把他的生辰八字告诉我吗?”

    奶奶只知道算命求卦都是当事人主动找先生的,先生主动上门的却是闻所未闻。奶奶没有主动提起六年前的事情,又抱着希望的告诉了先生小叔的生辰八字。

    听完奶奶的话,先生伸出手来开始掐算,不一会,抬眼看了一眼奶奶似乎有话想说又什么都没有说,然后把手伸到中年人跟前,中年人麻利的从随身的提包里拿出一个精致的紫色小木盒递到先生手里,先生把里面七枚铜钱放到右手轻轻往小桌上一撒。

    等铜钱都在桌上停稳了,先生凑脸往桌上仔细看,就这么一眼,先生脸色大变,刚才红润的脸庞瞬间变得苍白了:“一模一样!”嘴里说着,马上问奶奶:“你们一定去找过我。”

    奶奶被先生的突然变化的表情吓了一跳,听见先生问,才说:“是啊,六年前去的,当时你说小四……”先生抬手摆了摆打断了奶奶下面的话,说:“当时你们没带着小四,我也想起来了我曾经给你们说的什么了。”说完沉思起来。

    先生儿子好像突然醒悟的说:“你们去的那天是不是还下雨来着?”奶奶点头同意着。

    他对先生说:“爹,我也想起来了,我还记得那天明明已经够十位了,你非说才九位,平时就没出过一次错,我当时还说你记错来着。”

    先生不说话,院子里也没人再说一句话。

    等先生沉思了一会,把铜钱一枚一枚的装进小盒,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给大家说一样:“学艺不精,学艺不精啊,惭愧!惭愧!”

    说着站起身,看了眼小叔,迈开腿向外走去,嘴里大声又说了几句:“老祖宗留下来东西博大精深,深奥无比啊,我自愧不如!”说完走出院子不顾他人扬长而去。先生儿子和六奶奶急忙追了出去。

    院子里只剩下呆呆发愣的奶奶。

    没过几天,六奶奶神神秘秘跑到我们家对爷爷奶奶说:“自从那天从你们家回去后,先生闭门三天,三天后告诉家人从此不再为任何人算一命、卜一卦。把闭门谢客的牌子都挂在门口了。”

    奶奶疑惑的说:“那天我们没说什么别的啊,他也没看四儿写字。”

    六奶奶不置可否的摇摇头说:“不知道咋回事。”

    老先生一直活到九十多,无疾而终。奶奶知道后,叹息着对爷爷说:“老先生也是一个奇人啊。”

    强子和刘总再次来到我们家的时候,正是秋收的时候,地里的玉米都已经结满了饱满的果实等待着人们的采摘。刘总他们到了我家,就和奶奶聊了起来:“老人家,上次四弟给我写的‘核桃’两个字,我和王经理琢磨了一路也没明白,我心里猜测可能是四弟要我做核桃方面的生意,我想是不是让我收核桃做批发的意思?可现在已经有很多人在做了,是很普通的批发生意啊,而且利润不是很高。可我又对食品行业一窍不通,一直没明白四弟的深意。直到上个月我和太太逛商场到了食品专柜才恍然大悟得啦,我看见琳琅满目的各种罐头食品一下子茅塞顿开,原来是要我做核桃的深加工。我仔细看了好久也没有发现核桃罐头,回公司又让王经理做了市场调查,觉得这是个不错的商机,这就马上回来准备落实这个事情得啦。我还是太愚钝了,好几个月才把这件事情搞明白得啦。”刘总一口气把自己的想法和盘托出。

    强子补充道:“我们已经和乡里、镇里联系过了,镇领导很重视,说这是造福乡里、提高农民收入的好事,还成立了工作组专门负责这方面事情,前期选址和协调工作已经开始,刘总特意提出就在咱们村附近建设工厂,这不忙完这些事情我们才有空过来给你们说说。”

    刘总笑着说:“我不能违背四弟的意思得啦,他这是给这个村里的人们着想得啦。”刘总现在也学着强子的叫法也叫小叔四弟了。

    爷爷和张太爷爷从地里回来以后,听完这个事情笑呵呵的说:“好事!大好事!刘老板不要谦虚了,我们村里人都应该好好谢谢你的,以后村里的后生都不用跑到外面辛辛苦苦打工了。”

    强子说:“刘总还想把罐头的品种扩大,只要咱们这里盛产的,像山楂了、桃子了、苹果了都可以做,将来还可以开发核桃粉做成补脑的产品。刘总还说让我回来具体负责,我想把大哥叫回来帮我。”

    刘总说:“我是真的不舍得让王经理回来,我那边的业务也离不开他,实在是没办法,他是这里的人,人熟悉情况也熟悉,工作起来得心应手,我也准备让他把这里都做顺当了还让他回去,那边有更大更多的事情让他做的。”看来。强子真的是很能干的,刘总也真的把他当做左膀右臂使用的。

    强子和父亲联系了,可父亲说暂时回不来,刚刚带了几个徒弟,等徒弟干的顺手了再说。

    母亲在我一岁后的春节给我断了奶,追随父亲又返回他们工作的地方了。

    母亲一走,我就成了小叔的‘寄生虫’,几乎天天黏在小叔身上,小叔脸上每一寸皮肤、每一根汗毛都异常熟悉,小叔极少变化的面部表情我一眼就能看出来他极其轻微的变化,我就这样一直腻着小叔,直到我能稳稳当当的在院子里东跑西颠才偶尔撒娇的喊:“小叔抱抱!”只要我一拉倒小叔的手,他就会把我抱在怀里,任凭我在他身上玩耍起来。

    我不再尿床以后,我就叫着嚷着要和小叔晚上在一个房间睡觉。每天我就是赤条条的枕着小叔的臂弯安然入睡的。

    我三岁之前都是在自家院子里活动的,奶奶在没有大人的带领下根本不允许我踏出家门半步,小叔也没有怎么再去村口。

    小叔在不抱我的时候还是会用手或者拐杖在桌上、地上画,我偶尔也会好奇地学着画,画不了几下就跑开自己玩耍去了。

    都说腊月出生的孩子——动手动脚,此话用到我身上恰如其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