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十六章 悲惨二人组和狗男女二人组

作者:安知字数:4189更新时间:2020-11-25 18:01:35
    不提李卓被一通暴打后,扔出片场。

    片场在一番混乱后,稍微平复,除少数人员外,无关人等业已被清场。

    马甲导演一脸希翼地看着周虞,紧张问道:“怎么样?”

    周虞知道他想问什么,干脆答道:“苟住命没什么问题,想恢复就难了。还有,医院是肯定要去的,这事压不住。”

    马甲导演恼火地骂了句娘,也知道只能压一时是一时,魏子凡出了事,肯定要去医院治疗,李卓蠢就蠢在公然打120,让救护车公然开进片场。

    如果再加上刚才已被一众娱记泄露出去的照片、信息,想不出乱子都难。

    到时候舆论汹涌,粉丝暴走,他背后的大佬们都不一定压得住,如果这部片子干系到的那些计划出了岔子,他毫不怀疑自己喂大头鱼的下场。

    最好的办法,当然是先稳定住魏子凡的情况,只要能确认无性命之忧,便可以进行护理,悄悄送去医院,严密封锁住消息。

    “苟住他的命,我记你大功!”

    马甲导演这回说得认真,看来是当真记住了周虞,以后要报答。

    周虞也不多话,他的识海逐渐平复,灵魂之火受创以后再谈,好在已恢复了半数气力,便抬起手来,从魏子凡手腕开始,起于阳池,过支沟、肩髎,再下到不容、关门、太乙等数处大穴,连续出指,运力点穴。

    先将魏子凡的肺经大脉封住,这便能苟住性命,等到剧组的西医医护到来,进行后续用药处置,问题便不会太大,足以支撑到送去医院精心治疗。

    当然,魏子凡的主要问题不在于此,而是以凡人之躯承受大人物的意识降临,假身寄托,对他的脑部、神经造成严重损害。

    就算身体的损伤能治好,日后恐怕也会留下后遗症,轻则反应迟钝,重则智商降低。

    不过,周虞也不在乎。

    一来,他并非罪魁祸首,

    二来,正如赵凉凉所言,这个世界是假的,所有人都是假的,又有什么意义呢?

    是啊,有什么意义呢?

    周虞不复多想,马甲导演已连续打出去几个电话,有的是低声下气的汇报,有的是严厉命令,总之一番安排之后,终于轻松下来,说道:“安排妥了,老板一会就让人来接,送去私人医院治疗。老规矩,今天的事,谁都不准走漏风声!”

    商务助理小声问道:“马导,之前的通稿,已经开始在网络上发酵了,这个事情怎么处理?”

    “怎么处理?对外商务不是你负责的吗?你来问我,我问谁?当然是该怎么办就怎么办,该给钱给钱,该洗地洗地!”

    马甲导演没好气道。

    商务助理哭丧着说道:“魏子凡的粉丝有暴走的趋势,这个压不住啊。”

    “压不住也要压!”

    马甲导演一拍脑门,

    “上回魏子凡不是被拍到抽烟吗?让人把这个新闻翻出来,往死里炒,就说他常年吸烟,烟瘾极大,肺部早就损伤严重,拍这场戏时出了问题!

    记住,是他身体的问题,和剧组无关!

    而且,剧组已经进行护理,魏子凡已经没有大碍了,让粉丝们安分点,该应援应援,该打榜打榜,别的不要管,明天……不,三天,三天之后,魏子凡会开通线上直播,和大家汇报这件事,报平安!”

    众人齐声赞道:“马导英明!”

    “呸!”马甲导演吐了一口痰,恶狠狠说道,“屁大点事,方什么方?老子入行这么多年,什么风浪没见过?都散了散了,下午拍摄继续,先把没有魏子凡的镜头拍完!”

    执行导演问道:“可是,魏子凡这个情况,恐怕短时间内不太可能恢复,我们想按时完成拍摄计划,全片杀青,恐怕是难了。”

    “你他妈属猪的吗?”马甲导演暴怒。

    执行导演诧异说道:“马导,您怎么知道?我知道您属马。”

    “我草泥马!”

    马甲导演怒吼道,

    “我说你他妈就是头猪!魏子凡不能拍,影片就不杀青了吗?不是还能抠图嘛?不用露脸的地方不是还可以用替身吗?

    替身都现成的,就他,周虞是吧,昨晚不是替了一场,表现很好吗?再说了,我们的剪辑师都是吃猪饲料的吗,这点小问题都搞定不了?”

    “是是是,马导英明……”

    执行导演一跌叠声地答应。

    这时,剧组的专职医护终于匆匆赶来,衣服都没穿整齐,套一条秋裤,背着个医疗器械箱子,便冲进片场,赶紧向马甲导演问好。

    马甲导演免不了一通臭骂,赶紧让他干活。

    周虞终于可以脱离临时岗位。

    众人也开始纷纷散去。

    李霜仍扶着他,向卸妆室走去,周虞不着痕迹地脱开对方的手,低声说道:“谢谢。”

    李霜疑问道:“周虞,到底怎么回事啊?我总觉得怪怪的。”

    周虞答非所问:“话说,这个马导怎么这么能骂人?我有两个疑问啊,你经验多,给我涨涨知识呗。”

    李霜眸子微烁:“是知识还是姿势啊?”

    周虞:“……”

    李霜这才正经说道:“什么疑问,你说吧。”

    “一,是不是所有导演都穿马甲?二,是不是所有导演都爱骂人?”

    李霜笑道:“这两个问题,答案一样,都是基本没错。这年头的导演啊,水平不见得有多高,却纷纷以被称为‘片场暴君’为荣。啧啧。”

    “我看马导水平还行嘛,在这行里头,算高吗?”

    “高。”

    “多高?”

    李霜俏声说道:“赵凉凉那么高。”

    周虞:“呵,女人果然都是一样的。”

    “怎么?”

    “没什么?”

    二人进了卸妆室,卸了妆换回衣服后,李霜提议道:“一起吃午饭?”

    “片场不是提供盒饭么?”

    “难吃死了!”

    周虞看得出来,《弄玉》的片场连番出事,李霜更加担忧,越发得想和自己走近些。

    但他确实没什么兴趣,随口婉拒道:“我得省钱,打算在杭城买房子呢,太贵了,天天涨。”

    李霜干脆道:“我在杭城有房子啊,两套,空着也是空着,你可以拿一套去住啊。”

    好家伙!

    周虞都震惊了,这是在暗示什么么?

    不,这已经是明示了!

    他赶紧摇头:“我觉得啊,我们年轻人还是贫苦点好。”

    李霜见好就收,回到吃饭的话题:“走吧,随便吃点,我请客。”

    再拒绝就不大好了,周虞只好同意:“那行吧。”

    两人出了片场,李霜稍作掩饰,周虞却不出名,倒是不用。金桥影视城很大,有的是吃饭的地方,李霜的助理把保姆车开来,准备载他们去吃饭。

    周虞正准备上车,忽地一个身影猛扑过来,歇斯底里地嚎叫:“我和你拼了!都是你!都是你!明明都该是我的,却被你都抢去了!我牺牲了那么多!啊啊啊啊啊!”

    周虞一个侧身,让了过去。

    那扑击他的人,正是李卓,不知为何竟没被救护车拉走去治疗肛裂,此刻袭击周虞不成,一头撞在保姆车上,顿时双手捂住嘴巴,流出来血,还漏下来一颗磕断的白牙。

    李卓惨叫一声,一屁股跌坐在地,登时叫得更惨,赶紧翻身,又用手去捂屁股,疼得眼泪都下来了,和血水一块流满了脸,哀哀哭泣:“凭什么?凭什么?我那么努力,付出的还不够多么?”

    周虞暗暗咂舌,

    好可怜哦。

    咔嚓!

    相机快门声响起,李霜的助理大惊,连忙拦住一名三十来岁形容憔悴却眼中迸射激动光彩的男子,要夺他的相机,厉喝道:“你干什么,谁让你拍的?你们狗仔还有没有点职业道德!”

    “你都知道我是狗仔了!”

    男子冷冷一笑,“李霜小姐,我手里有点照片,你想不想看看?哦,还有你身边这位先生,我也有点关于你的照片,你要不要看一下?”

    李霜皱眉,显现出难得的大气,干脆地摘下墨镜,走了过去,平静说道:“什么照片,给我看看。”

    狗仔男得意地掏出一沓相片,递给李霜,笑眯眯道:“李霜小姐,你确认一下,这是你吧?”

    相片很多,有李霜和周虞一起喝咖啡,有周虞起身离去,李霜凝视着他的背影,也有李霜冲着窗外周虞的背影抬手比心……

    还别说,拍得都不错,角度、采光都是上乘。

    李霜淡淡问道:“你想怎么样?”

    狗仔男道:“李霜小姐,你懂的。”

    “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在敲诈勒索,我可以告你的。”

    狗宅男脸色微变,小腿发颤,嘴上却不认怂,色厉内茬说道:“呵呵,李霜小姐可以去打听打听,我狗仔胡怕过事,出过事么?”

    “嗯。”李霜点了点,“如果是平时,你把这些爆出去,可能立刻就能空降热搜,对我影响很大。”

    “那是当然。”狗仔胡心满意足。

    “可惜……”李霜嘲讽道。

    “可惜啥?”

    李霜道:“你好歹是个狗仔,都不关注娱乐新闻的?你去看看,现在热度最高的新闻是什么?和那位比起来,我李霜算什么咖位呀,你随便爆料,有人搭理你算我输!”

    “哈?”

    狗仔胡大惊,连忙掏出手机,疯狂的刷新网页、微博,果然看到满屏都是“魏子凡片场吐血”、“片场暴君虐待当红偶像”、“魏子凡粉丝发起抗议行动”、“独家爆料!魏子凡一天三包烟,已经肺癌晚期,片场突然发作,病入膏肓!”、“疑似魏子凡经纪人流泪走出医院,一代当红偶像英年早逝?”、“《弄玉》剧组诡事频出,开机前没烧香?”……

    李霜不再搭理对方,拉着周虞上了保姆车。

    周虞一脸古怪。

    李霜问道:“怎么了?你害怕哦?害,我都不怕,你怕什么,让他爆料啊,没准你就红了呢。”

    “没有,我是感叹,娱乐圈果然很难混。那两人,太惨了。”

    李霜助理啪的拉上车门。

    车门关上前,听见狗仔胡跪地嚎叫:“卧槽!天绝我胡廉荣!”

    他和趴在地上的李卓一起,望着离去的保姆车,异口同声:“狗男女!”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