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十二章 照胆鱼龙舞

作者:安知字数:4113更新时间:2020-11-23 18:00:58
    丈长船棹,

    尺许照胆。

    当空交轰。

    霎时有雷轰阵阵,鸣彻四方,掀起潮高千尺,晶浪万条,在朝阳下迎光一照,碎成数不尽的虹彩,绚烂夺目,令人目迷五色,为之神驰。

    那船棹一压,照胆剑就清鸣一声,仿佛上古遗存的古老铜罄,被击出古老的礼乐诗章,剑锋一个翻转,逆空暴刺,一连三十二剑,剑剑方位不同,角度刁钻。

    虬髯老人须眉胜雪,发出爽朗长吟,目露喜色,颇见欣赏,下手却更加狠辣,指尖所捏浪花一个跳动,就炸裂开来!

    船棹随之翻动,竟似古老陨铁所铸,坚固得骇人,上古君王之剑器也不能击毁之,甚至那一连三十二剑暴击之下,连半点星痕都没留下。

    相反,船棹爆压下去,力若千钧,好似一座山,一条江河,雄浑涛涛,压得照胆剑惨烈鸣啸,一头栽落湖水之中。

    周虞感到灵魂一阵战栗,灵魂之火翻动如潮,思维都在一刹那间僵硬,差点被对方这一击压得失去与照胆剑的维系。

    他身子一沉,坠入湖水中。

    “剑来!”

    周虞厉吼一声。

    翻手猛抓,就摄拿住照胆剑,紧紧握在掌中。

    山上虬髯老人嘿一声笑,左手拇指嘣的一声弹出,仿佛一枚金石大印,就在虚空中狠狠一按!

    啪!爆鸣炸裂,船棹当头直落,击在湖面,立刻波裂潮断,如镜面崩碎,船棹以太山崩摧之势,轰击入水,定位极为精准,击向周虞。

    周虞手持照胆剑,不假所思,两手合并,一起握紧剑柄,迎着入水来的船棹便击。

    双臂如柄,

    利剑为锤。

    一锤暴击!

    那船棹本是一截木料所制,常年浸在水中,湿烂糯软,此刻却比镔铁更硬,比玉石还坚,迎住了照胆剑的锤击,发出金铁交鸣。

    嗤喇喇喇!一连串的光火在湖水深处炸开,任是水流汹涌,也熄灭不了这光火的灿烂光华,在湖水深处,仿佛是裂开了一片电网!

    周虞的身躯再度沉坠,直至百米湖底,赤足落在湖底淤泥中,深陷过膝,脚底踩到了岩石。

    他铸就得刀枪不入的躯体狠厉碾压,岩石登时粉碎,他的身躯再度沉压,连半截身子都压入淤泥中。

    周虞深感后悔:“一会回去岂不是要大早上的洗内裤?吴清清会不会想太多……”

    他的身子在湖底猛然挺直,一米八的身高瞬间仿佛又拔高了一尺,全身骨节噼啪炸响,筋肉浮突,力量感爆炸,脚下凶横踩踏!

    拔底而起!

    他持剑往上猛击,竟硬生生地将力压如山的船棹撑起,往湖面而去。

    忽然,所有压力凭空尽消。

    船棹破水而出,回到芦苇荡中小舟上。

    周虞这一股倾尽的全力立即压制不住,身躯如一条大鱼,跃出水面,腾起三四丈高,赫然是个身姿矫健、面容清俊,却只穿一条淤泥斑斑已见不出白棉质地的平角底裤的飒沓青年。

    甚为尴尬。

    “罢手了。”

    虬髯老人摆了摆手,微微赞叹说道:“老夫竟试不出你是谁家子弟,什么来路,真是奇怪。”

    周虞落回湖面,说道:“老丈试不出也不奇怪,我本就不是老丈这般神仙一流的人物,只是因缘际会,巧合得了机遇,修炼成一二手段,确实是既无跟脚,也没来路。”

    “那就更了不得了。”虬髯老人惊叹说道,“老夫如你这般年岁时,还枯坐在学舍中,是个不通时务,不明道术的三流书生。

    且来,老夫船下鱼笼中,已得了几尾鲜鱼,船上还有一应灶具,你都搬上来,老夫今日舒心,请你食一锅人间最正的好鱼汤!”

    周虞当即大踏步而去,口中欢喜道:“千山湖的湖鱼驰名一方,尤以三尺以上的大头肥鱼的鱼头来入汤最为鲜美。”

    虬髯老丈摇头不满说道:“大鱼无味,还须嫩得好。生不过一年,长不足一尺,鳞片细密,骨刺柔嫩的湖鱼,才是上品啊!”

    周虞进了芦苇荡中,拨开枯苇,在那小船底下,果然提起一只鱼笼子,里面活蹦乱跳有三尾鲜鱼,条条都是七八九寸来长度,半掌来宽,鱼鳞银白,脊上一条灿灿的白线,从头到尾。

    周虞提了鱼笼子,那船上还有锅灶碗筷、木炭等一应物事,他都一并取了,下船登上七八米高的小山顶,来到虬髯老人面前。

    这老丈一身麻衣,脸颊泛着风吹日晒的红光,身上透出丝丝鱼腥气味,腰间系着一囊酒水,旁边还有一只竹篾渔夫帽,竟真是一副老渔翁的装扮。

    周虞放下东西,抬手道:“敢问老丈高姓贵号?我叫——”

    对方却挥手打断他:“相逢何必识名号,一锅鱼汤便是缘嘛。来来来,动手动手,老夫今日赠你半锅鱼龙舞,你且把鱼料理了!”

    说罢,他踏着草鞋,大步往山下走去,到了芦苇荡中,突然弯腰,插手进水中,用力一按,水花激荡,芦苇摧折,就见一条五六尺长的青鳞大蛇被他掐住,一把提出水来。

    老丈提蛇上岸,回到山上,把那蛇往地上一掼,左脚用力踩踏,便踩住了蛇头,右手扯着蛇尾,将蛇拉得笔直,左手往蛇腹探去,拇指一戳,即戳进蛇腹,大力拉动,哗啦啦开膛破肚!

    他大拇指再一挑动,一颗足有鹌鹑蛋般大的紫红蛇胆就飞出,稳稳落在锅中。

    他把灶摆好,燃起木炭,置锅在灶上,打开腰间酒囊,倒进去半锅清冽喷香的酒水,又运手抓摄,从湖中飞起一条清澈晶流,以这湖水入锅,混着酒水一起先煮那蛇胆。

    周虞处理干净了湖鱼,老丈也把青蛇清洗干净,鱼龙一并进入开始微沸的锅中,等到汤水翻腾,三条鱼和一条蛇在锅中上下翻动,四面游走,果然是一锅鱼龙舞!

    老丈又从麻布口袋里取出一只小瓷瓶,从中倒出一把青盐,撒入汤中。

    呼呼!鱼龙舞里入晶珠,酒浓水澈香七分!这一锅鱼龙舞的汤水之中,立刻散发出透人心脾的澈澈清香,既有甘醇,又有凛冽,还有七分鲜咸交融的特别滋味。

    周虞嗅了一鼻子,就觉灵魂都颤了颤。

    这老丈的酒,

    还有盐,

    皆不是凡品!

    难怪他说,与他共食这一锅鱼汤,能使周虞将神魂中的照胆剑养熟!

    须知这一夜来,周虞以魔仪入轨魂术运转灵魂之火,淬炼照胆剑,感到分外艰难,知道这神魂操器之术非比寻常,要的是天长日久的水磨工夫。

    说是淬炼,更像是蕴养,就如养一只爱如心头肉的宠物,非得养得纯熟,心意相通,终生追随,那才叫功成,是为养熟了。

    “剑来!”

    老丈喝了一声,伸手陡然抓摄,周虞直觉灵魂一阵剧颤,根本控制不了,那还没有养熟的照胆剑便飞出,落在那口汤锅之上。

    从汤锅之中,飞出一颗蛇胆!

    紫红色的蛇胆,已被煮的坚硬如铁,一体朱紫,被老丈一抓,就碎成无数齑粉,轰进照胆剑中。

    “回去!”

    照胆剑激烈震颤,发出清澈剑鸣,从周虞头顶一闪,回了周虞灵魂之火中。

    “哈哈,来!喝汤,喝汤!”

    周虞盛满一海碗汤,里面一条鱼,一截蛇,先奉上给虬髯老人。老丈赞许点头:“甚好。”

    周虞这才自己再盛一碗,一口清汤入口,浓香惊人,再滚入腹中,立刻化为滚滚潮流,涌向四肢百骸,最后汇作一股热浪,轰地冲进脑海!

    灵魂之火大炽!

    火中照胆剑激烈震荡,丝丝火焰渗透其中,周虞感到同此剑器的通联更为密切,以清晰可察的速度变得越来越紧密!

    周虞心中欢喜,连下去三碗汤,鱼蛇也各入腹,连骨骼都嚼吃粉碎。

    老丈这才放下第一碗,摸一把须髯,道:“年纪大了,消化不得许多了,这一锅全是你的,食完便去吧。”

    “多谢老丈!”

    周虞也不客气,果然把一锅吃得干干净净,又去湖水里洗干净了锅碗,将一应物事归置回渔船。

    虬髯老人道:“去吧。”

    周虞正色说道:“今日受恩,不知何时能报答。”

    “你放心吧,老夫这一生,多行好事,当然,一向也是施恩图报的,该你报答的时候,你自然见得到老夫。”

    周虞皱了皱眉,试探着问道:“在何处?”

    虬髯老人笑容颇为玩味,说道:“终归不会是这几日功夫,且看长远吧。”

    那就是外面?周虞暗忖。

    他抱了一拳,也不多啰嗦,翻身一跃,入水而去。

    他直回到湖岸,上了那野山,找到衣物,穿戴整齐,戴好眼镜,然后快速离开。

    此刻天际已大明,已是上午八九点钟光景。

    路过千山湖景区正门时,忽见到人群密集,有一辆辆军车开来,大量武警荷枪实弹,把景区大门围拢,拉起来警戒线。

    周虞心头狠狠一跳。

    “……第二天情况就不妙了,我们没游成船,码头都关了,听说是设施安全大检查……”这是当时夏建白对着任医生自述的话。

    周虞迅速离开,路过城郊集市时,买了包子、豆浆和油条,这才漫步回旅馆,轻手轻脚进门,吴清清还在上铺睡着,迷迷糊糊间呓语几声。

    他放下早点,找出干净衣物,进卫生间先冲了个澡,换好衣服,接着开始洗换下来的衣物,重点是那条染满湖底淤泥的底裤。

    他正洗着底裤,吴清清出现在卫生间门口,揉着惺忪睡眼,看着他手上的底裤,忽然眼神清明起来,古怪问道:“你一大早洗内裤干嘛?昨晚你干啥了……”

    周虞头也不抬:“早点给你买好了,洗脸刷牙快吃。”

    吴清清不理这茬,突然尖叫道:“哎呀!你个狗子,不会是夜里梦见了我,做了什么羞羞的事情吧?”

    “……”

    “肯定是!”

    “滚犊子!”

    “害!你怕羞什么呀,梦见我你就上来呀,嘿嘿……”

    “……”

    “要不你放着,一会我给你洗?”

    “我再说一遍,滚犊子!”

    “呵!”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