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十一章 那就出剑

作者:安知字数:3146更新时间:2020-11-23 12:01:40
    这一夜,

    吴清清没睡好,她在上铺辗转反侧,直到凌晨四点多,打开网购app买了三个大木瓜,这才勉强心神安定下来,缓缓入睡。

    周虞却睡得挺好。

    沉眠之中,魔仪入轨魂术缓缓运转。

    在他的意识里,思维光华跌宕起伏,灵魂的火焰在跳动,炸出一颗颗烁烁星辰,按固有的仪式,以特定的轨迹运行。

    一口古老的青铜短剑,在灵魂之火里淬炼,星丸一般不断跳跃。

    天渐明,

    终古常新的日头爬出地平线。

    周虞如在外面时一样,准时醒来,他动作放轻,吴清清又刚入深睡,因此丝毫没有察觉他的离开。

    金桥市临着千山湖,那湖中有大大小小数十座小山头,星罗棋布,形成一幅独特的山水画卷,因而驰名一方,再虚造其数,称为“千山湖”,便成了江南地区有名的旅游景区。

    周虞到杭城的时间也不短了,因为事情较多,倒还不曾来千山湖游览过。

    今日趁早,时机正好。

    千山湖未出名前,临湖多是渔村水寨,如今虽然进行了旅游开发,完成了大转型,但渔业仍然是一个重要经济来源,本地也还有不少渔家。

    千山湖畔,野渡众多,泊着不少渔船,不过当下不是渔季,政府禁止私人捕捞,因此都不作业。

    周虞有洪流铸体神通,体力惊人,速度极快,行过清晨的薄雾,随便在一处临湖处停下,旁边是百十米的一座小山。

    时入盛秋,但千山湖地处长江和钱江下游,江南胜地,因此尚有薄薄绿意,他轻松上了这座野山,惊起片片飞鸟,翔集而去,啼鸣阵阵。

    他就在这小野山上一截断石和歪脖子树的交叉处,解了身上衣服,用枝叶掩藏起来,只穿一条平角底裤,露出一身穿衣服时看着清瘦其实颇为矫健的体魄来。

    他三两下跃过歪脖子树,上了断石。

    东天水尽处,一坨彤红冉冉,偌大的日轮渐起,有三两座湖中小山把暗影投在初升的日幕上,如红云中点了三两只鸦,清晨的寒冽里便多出几分生气。

    周虞从断石顿足一跃,身形如振翅的鹏鸟,跃入天空,一个翻转,便急转直下,呼息功夫就坠到百米以下的湖面,在入水的刹那身形陡然变得灵动,宛若一尾活鱼,钻进水里。

    湖水蓄了一夜的秋凉,冷煞煞的侵人肌骨。

    如果是个普通人,入水这一瞬间就可能抽筋,但周虞却全身一荡,身体的每一条肌肉,每一块骨骼,都轻盈欢畅起来。

    周虞直抵水底,身躯仿佛沉了十倍,双脚陷入淤泥中。

    他开始一步一步,不急不缓,却有着特别的韵律,向着湖水深处走去。

    曾经,

    他在家乡村头的河水中练习“流水罩”武术。

    后来,

    去城市读书,是在城市附近的河流。

    到了杭城,则是去径流更深的钱江中。

    千山湖不算大,但它是一座活的湖泊,钱江之水从此而过,既是天然的湖泊,又是水库,湖中有大量山峰,使得湖水流动复杂,潜流繁绕,倒是更适合练习。

    越往深处,

    水便越沉。

    越往深处,他睁开眼,视线中一片混蒙,但随着魔仪入轨魂术的运转,灵魂之火燃起,眼底似有星光罗列,辉冷意深,他的视野顿时变得清澈起来。

    水藻漫舞,游鱼如潮。

    大约深入了二三里,水深已有上百米,四面暗流潜动,汇聚涌来,一起挤压,五脏六腑根骨血肉都能感知到清晰的压迫感,周虞终于停了下来。

    在此种处境下,他反而感到全身通泰。

    他渐渐合上眼睛,双足离开水底,潜流一冲,脚上的污泥便被涤荡得干干净净,他就在水深处双足盘起,两手相扣,结一个大还元印记,身体渐渐上浮。

    到一个恰到好处的位置,他停了下来,任水波兴澜,他巍然不动,思维沉浸,灵魂平静,天地之间唯我一人,于水深中,安然寂静,心生欢喜。

    “……烟消日出不见人,欸乃一声山水绿。回看天际下中流,岩上无心云相逐……”

    直到阵阵高吟,唱响在清波之上,随着水静流深渗入水底,涌入周虞的耳中,将他从这寂静自然的状态中唤醒过来。

    “好棹歌!”

    周虞心中一动,不禁暗赞。

    唐人柳宗元的这一曲棹歌写得好,此刻高吟之人唱得也好,声声如浪,字字叠潮,涌向四方八极,歌者在远处唱来,声却似在听者的脑海中回响。

    棹歌本就又称为“山水绿”,或“欸乃歌”,就是渔人摇棹,捕鱼而获时所吟唱,一派天然真趣,充满人间最真挚的喜悦。

    周虞把视线往上投去,数十米深的湖水也挡不住他的目光,眼界辽阔,清晰透亮,便见半里外有一座小山包突出水面,高不过七八米,方圆不过三二十米,周围生着一簇簇的芦苇。

    芦苇入秋已多半枯了,只余片片斑驳苍黄。

    那枯败芦苇荡里系着一叶小船,随波起伏,芦苇深处,凸山之上的崖头,有个人立着,迎着朝阳而歌。

    东方紫烟烘托着日头,灼照寰宇,烟消日出,在他的歌声里天水相汇,伏潮扬扬,流涛汤汤,他一手背负,另一只手从腰间解下皮囊,歌罢便饮一口皮囊中的酒,漱了一漱,迎着朝日喷出。

    顿时,日光波折,映出一天霞云虹霓,煞是好看。

    “老夫昨夜捕鱼,就在此好眠,日照而醒,歌以抒怀,小朋友你听也听了,看也看了,不如上来同老夫共食一锅鱼汤如何?”

    那人声音沧浪击石般清凛干脆,不见丝毫暮气,却口称“老夫”,颇有一派仙风道骨之风采。

    周虞一听,就知道这是厉害人物,自己避无可避。

    他脚下一顿,人如冲天之隼,破出水面,又缓缓落下,三两个大步,就踏波而行,往那芦苇凸山出而去,口中喜悦说道:“缘绿绮以写渔情,抚焦桐而舒雅况,沽美酒,醉卧芦花,视名利若敝屣……老丈这欸乃歌真是妙极了,我不是故意偷听,老丈想必也不介意。”

    “来!来!”

    那人转过身来,背着初日,显露出虬髯白发,浓眉如雪,眼瞳里迸射强光,好似两轮太阳星在照耀,逼视着周虞。

    他虚空中把手按了按,

    那停在芦苇荡里的小舟上,一支棹就翻了身,往湖水里一扫,哗啦啦啦流潮四溅,一股波浪涌开来。

    当中一道水箭,飚射向周虞!

    “老夫先试一试,你是哪家小辈!”

    周虞暗叫一声,翻手便压下去,立刻湖水滔天,排山倒海似地往前滚动,一层两层三层……层层覆压,大城倾塌一般压住那支水箭!

    “老丈的鱼汤,看来不易食得!”

    那虬髯老人大笑说道:“老夫的鱼汤,你食了可把神魂中的飞剑养熟,当然不可轻易叫你食去。

    莫要啰嗦,出剑!出剑!”

    “甚好!”

    周虞也开怀大笑,“那就出剑!”

    一个只穿一条白棉平角底裤的年轻人,立在波梢潮头,把手一抓,眼底流光爆炸,一抹铜绿铺天盖地卷出。

    当中一口一尺二寸三分的青铜短剑便把浪潮一斩,断成万千稀碎的晶光,在朝阳里一照,彩虹喧嚣,腾空千尺,隐藏住了飞剑真迹。

    “好剑啊。”

    虬髯老人语气欢喜,十分诚挚,右手摩挲着装酒的皮囊,左手拇指食指拈花似地一搓,指尖就有一朵浪花盛开。

    山下芦苇,

    芦苇中的小舟,

    小舟上的船棹。

    船棹飞了起来。

    劈空一击!

    轰!

    打碎一天彩虹,同照胆剑撞了个天水交响,八面雷轰!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