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章 一千口剑从天而起

作者:安知字数:2854更新时间:2020-11-22 12:01:00
    周虞看见天穹万丈深远,

    星辉点点烁烁。

    万丈星穹,纵横入眼。

    那些星辉一点一点地跳动,似乎亘古不动终古常新,却又以匪夷所思的韵律、惊人的频率在幻灭,于一生一灭之间,藏着大恐怖。

    它们像一口口利剑,以垂直于他眼睛的角度,笔直刺来。

    星有一千颗,

    剑便有一千口。

    他在俯视星穹,

    一千口剑便是从天而起,逆刺他的眼。

    千剑而来却浑然没有任何肃杀之机,千点剑芒弥天极地,仿佛一座奥妙通玄的大阵,产生令人震撼的引力。

    像太虚宇宙中的巨星、黑洞,是万物终点的涡旋,惊涛狂澜都要被席卷而去,为之吞吸。

    周虞感到自己的思维、灵魂被吸引而去。

    他维持着最后的一丝清明,明白了夏建白的员工小小杨是因何而死。

    他不是被人强压溺毙,

    而是被这致命的吸引力勾摄灵魂,思维凝固,不由自己地倾下去,溺毙于马桶中。

    他不知道是什么人,什么力量,能施展如此不可思议之手段,这已然超出了他对科学、武术的认知,近乎于玄。

    他双手紧紧撑向地面。

    小小杨的死状也是如此,双臂下垂,撑住地面,但小小杨不过是个普通人,血肉气力寻常,如何抵得住这直达灵魂的吞吸,终于丧命。

    周虞却不同。

    他不仅体魄惊人,练就武术,在这个诡秘的世界中化为洪流铸体神通,身怀滔天巨力,双臂一振,力量强行撑住躯干,并且他还能维持着思维的最后一丝清明!

    魔仪入轨魂术!

    魂术……灵魂之秘术?

    这一刻,

    星穹在下,有一千颗星,似一千点剑芒,逆天而起,刺向他的眼。

    这一千点剑芒,结为吞吸矩阵,吞吸他的思维,侵噬灵魂。

    而他的双臂,就像两支撑天的玉柱,是荒古巨兽的立足,硬生生地撼动八荒六合,把他眼底的那一片天强硬地撑起。

    他的灵魂在咆哮!

    一簇簇明灭的火焰在眼底滋生,它们凝成一尊人形,是心理医师助理周虞,立在浩瀚的千剑矩阵之上,俯视星穹。

    呼啦啦啦!

    海量的火焰升腾,像洪流狂潮,卷动在周虞灵魂身影的周围,就像他自幼以来曾无数次于深水猛流中那样,迎着细密冲击的洪流,铸就不灭之躯体。

    纵是一千口剑,

    他也无畏。

    唰唰唰唰……

    千剑倏然凝聚,

    星穹暗灭,所有的星辉剑芒,凝聚于一点,除却这一点之外,全部化为深不可测的漆黑,在周虞的眼中,他看见的景象变成一颗深沉全黑的眼瞳……

    只有眼瞳的最深处,有一点光。

    千星千剑所凝。

    这一点光,陡然崩炸。

    炸出来一个身影。

    那身影尚未完全凝结,便传来浩浩荡荡的声音——

    “年轻人,又见面——”

    “就是你?”

    周虞思维最后的清明顷刻爆发,恢复最大的明悟,一种大欢喜在心头滋长,知道那千星千剑所凝之光所炸出的身影,想必就是这一切手笔的主导者!

    此人,正在以惊天骇世之手段,出现在他的面前!

    周虞想都不想,灵魂火焰所聚之身影拧拳便击。

    这一拳,

    威势滔滔,弥漫四极,荡漾浮空。

    这一拳,

    像一只锐利的尖锤,是一只冲霄的隼,分裂出千百影子,暴击锤杀,一齐轰向那千星千剑所生的身影。

    “我不想知道你是谁,

    我也不想知道你想做什么。

    我只想先给你一锤。”

    轰隆!

    周虞的灵魂俯视漆黑的天穹,一锤暴击,轰到那终于凝成的身影。

    那身影是一个男子,

    三十许岁,身形干瘦,面容冷肃,眼角有一点怅惘,他穿着囚服,戴着手铐脚镣,坐在为嫌犯特制的椅子里,被牢牢禁锢。

    他手足不能举动,

    周虞也未让他说尽想说的话。

    他便只得在漆黑的天穹上轻轻叹息,

    这一叹,仿佛穿透了岁月的裂纹,从上古到今日今时今刻,化为一股巨大而汹涌的洪流,是时光、是历史、是神话、是传奇、是隐秘、是痛苦的深渊……是周虞历经无数次铸体都不曾面对过的滔天洪流!

    他是夏建白,

    他,是这一切手笔的主导者。

    终于又见。

    周虞用拳头,迎接他的洪流!

    这一拳,要锤爆任务世界和外面的隔膜,打爆一切,洞穿夏建白的深沉阴谋,打出来一个真相,打出来一个道理!

    禽兽三锤,最强的一锤,隼冲霄。

    其实周虞早已练成。

    然而,在这穿越千秋万古的洪流面前,区区武术不值一提,摧枯拉朽地粉碎。

    洪流直面他的灵魂身躯,

    洪流铸体神通运转起来,火焰霹雳爆炸,不断生长又不断泯灭,一点点火焰像剑,像星光,在周虞灵魂中显现,以一种固定的仪式,按照诡异的轨道,开始运行。

    他的眼中出现一口短剑,

    灿若飞雪。

    然后,那灿烂的飞雪寸寸皲裂,被无形的力量剥离,显现出来原本的色泽,浑厚湛青,是古老青铜的颜色,是历史的颜色,是上古的颜色。

    这是那口曾刺向他心口的短剑。

    此刻,呈现于他眼中,青铜斑驳。

    在这一场似乎要致他于死地的意识搏杀之中,魔仪入轨魂术竟将那口短剑炼化,使它真正呈现出本来面目,在周虞的思维里,也浮现魔仪入轨魂术的真正奥妙。

    它有通玄莫测之神用,运神魂之火,操器而击,千秋万古,无所不斩。

    这一剑,

    斩透了洪流!

    停于夏建白的眉心前。

    夏建白松松垮垮的身子慢慢坐直了起来,同在审讯室里一样,对着周虞,面色肃然,甚至有种神圣的味道,就像一个传道者,更像个搞传销的,认真说道:“你听说过苍梧吗?”

    周虞的灵魂不可思议地平静下来,灵魂的火焰默然寂静。

    他看着青铜短剑,

    青铜短剑顶在夏建白的眉心。

    他平静回答:“帝舜南巡崩于苍梧之野,葬于九嶷之山。”

    “是啊,

    四千多年了。”

    夏建白惆怅说道。

    “我来自苍梧,

    一个于四千零八十七年前诞生的组织。”

    “你是苍梧选择的‘启门人’之一,我却不信,可我的时间不多了。

    我选择相信组织,

    也就是相信你。”

    周虞眉心微凝,平静说道:“虽然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屁话,但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