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七章 狗仔日记

作者:安知字数:4616更新时间:2020-11-21 12:02:04
    龙尾哪里是好斩的?

    但切下一鳞半甲还是可以的。

    这位川西神鞭门的高手身形爆退,可到底还是留下两截手指,断处飙血如箭。

    他另一只手一压,血就止住,向后连退,忿然道:“五连神鞭大战禽兽三锤,你纵然死在我龙起尾一鞭下,也该感到平生不虚,你我这一战会成为一桩佳话!

    你这小贼,竟然使兵刃,可谓毫无武德啊!”

    “武德?”周虞站在车顶,皱眉说道,“不好意思,我中学读的文科,文徳比较足,武德是什么东西?”

    “你——”

    “还有啊,我大学上的是心理医学,正好与你的病症对口,我建议你去精神病院看看,杭城七院的任……好几位医生都不错。”

    “哈?”

    周虞认真说道:“你先偷袭我,况且我们又没约定不许使兵刃,所以不讲武德的分明是你,我觉得你脑子可能有问题,要不抓紧去看看?“

    “我,我看你妈!”

    男子怒吼一声,扑击向车顶,同时右手迅速摸向腰后。

    周虞惆怅说道:“我妈的墓远在鲁南老家,这不年不节的,你去给她老人家磕头干嘛,况且我也没你这样又坏又蠢的儿子……”

    轰!

    他说话间,脚下猛发力。

    车顶天窗玻璃爆碎!

    周虞像即将迎来锤子的鼹鼠,陡地紧缩下去,遁进车内。

    而同此时,男子已扑到车前,只剩三根手指的左手佯作攻击,右手却悄然从腰后翻转出一支手枪,抬手便是一枪。

    可惜,

    子弹掠过车上方,

    徒劳。

    而他扑在车侧面,隔着车窗,正看见车内的一双眼。

    周虞缩身至后座,握紧右拳,暴起一击。

    轰碎车窗!

    爆碎的玻璃使男子眼前一片混乱,混乱中一抹寒光袭出,不久前本该刺进周虞心口的短剑,此刻凶悍扎进这名男子心口!

    他剃得只剩一层青茬的头皮上渗出冷汗。

    他的眼睛倏忽圆睁,满眼尽是漆黑!

    “诛杀冥国余孽外围成员,可获得功德10点,因该外围成员颇受器重,完成本次任务后可晋升为内部成员,所以本次诛杀奖励增加5点。

    提示:

    诛杀冥国余孽内部成员可得功德50点。

    现给予一次任务拯救机会,你可以消耗12点功德,将本次任务的可预期最高完成度恢复至‘完美’,请问是否使用?”

    对手倒毙的瞬间,周虞眼前浮起行行文字。

    功德!?

    恢复任务的可预期最高完成度?

    最重要的是,这名被他杀死的男子,就是所谓“冥国余孽”?

    冥国余孽的特征是什么?眼瞳完全漆黑?

    不,不可能。

    姚建波,还有夏建白,都有过类似特征。

    而且,在夏建白口中还有数人也有此特征,并且因此死亡。

    “使用!”

    周虞尝试着心念一动,那些文字便发生变化:“消耗功德12点,本次任务可预期最高完成度恢复为‘完美’。剩余功德3点。”

    周虞以为摸索到了与这些诡秘文字的交流方式,立即心念问道:“功德还有什么作用?”

    文字变化:“3点太少了,什么也做不了。等足够时再说。”

    ……这语气似乎有了点鲜活气。

    周虞忍不住问道:“你是人还是鬼?”

    “我当然不是人,更不是鬼。事实上,我也……不能算是我。”

    “那你是……量子程序?高纬度系统?”

    “少读点三流小说。”

    “淦!”

    周虞选择放弃。

    他抽剑推门而出,神色如常,似浑不在乎刚杀死一人,麻利的将神鞭门男子扔进车里。

    他关上车门,点一支烟,悠然吐出一口,这才左手插兜,右手弹一弹烟灰,星火溅在夜色里,从容淡定地向远处走去。

    黑色日产的车灯不再闪烁,浓密的夜涌上来,像一坨坨凝厚的脂,将所有都掩埋。

    ……

    ……

    “2020年10月14日,天晴,心雨。

    作为一名娱记,常被人蔑称为‘狗仔’,我不甘心。

    我想做个有理想、不负青春的记者,所以我也报道些别的事件。

    比如,

    ‘奸夫爬窗出逃岂料丈夫出门前在窗台抹了油’,

    ‘男子向警察借手铐称回家辅导孩子作业前先把拷上’,

    ‘女子花钱请人勾引前男友的现女友结果请来的人爱上了现男友’……等爆款头条社会新闻,都出自我的手笔。

    一开始我以为今天我运气不错,

    下午出工,傍晚就拍到当红女星李霜约会神秘男子,李霜隔窗甜蜜比心。

    仅是这几张照片起码就能敲他娘的一笔……不对,赚一大波流量!我是个有理想的娱记,职业操守满分,为吃瓜群众谋福利,从不敲竹杠。

    接着我跟踪这名神秘男子,虽然我娱乐圈小百科竟认不出此人,但我料定他必然是有来头的男明星,只是如今男明星的化妆术也很厉害了,须眉不让巾帼啊!

    因为他狡猾得很,我居然跟丢了。

    这不科学,

    他肯定是老手。

    不是圈内老家伙,偷吃经验丰富,我岂会跟丢?

    非战之罪!

    当我骑小毛驴共享单车快回到家时,发现远离着小区老远的荒郊野外,停着一台黑色日产。嘿嘿嘿……以我多年窥视车战的经验,这必然是车战现场!

    我放下小毛驴单车,抄起相机,用堪比F1换轮胎的速度换上夜拍镜头。

    我好恨!

    竟然被人捷足先登了!

    没关系,我躲到大树后面,拉长镜头,悄悄地干活!

    那个人好奇怪,穿着奇奇怪怪的长袍,大晚上戴着墨镜、头发梳得跟周润发似的,更奇怪的是,他拿手电往车里照,车里竟然没响起狗男女的惊叫。

    我大失所望,但我很快就怂了,因为有警察来了!

    警察迅速围住那台车,和长袍周润发说了几句什么,就从车里抬出一个人,是个男的。

    挂了?

    我靠,马上风吗?

    不对,又抬出来一个,好像……还是男的?

    看来不是车战,是凶杀。但也说不定,即便不是一男一女,没准是‘敌后战争’呢?

    反正我有点怕,决定快回家。

    我一口气悄悄摸回到小区门口,正准备进去,却一眼看见小区门口那家不坑人专宰猪的眼镜店出来个年轻人,他身量很高,气质不错,动作颇有腔调地将一支无框眼镜戴上……

    等等!是他!

    这不就是和李霜约会的那个神秘男人么?他也住这?不对,他喊了出租车要走!

    我赶紧叫车,三百块下去,师傅打包票肯定能跟住前面那台车!

    司机问我干嘛,捉奸啊?

    呵呵,我倒是想有奸可捉,想了三十多年。

    给我个机会捉奸,只要能捉到,我一定原谅她。

    让司机甭废话,我在另一片郊区跟上了他。

    他进了一间旅馆。

    下车前,司机看着旅馆招牌,语重心长跟我说,老弟,别冲动。

    我冲动个锤子!

    我们娱记是摘瓜人,多少双眼睛等着我们摘下来的瓜,我们是在为群众谋福利懂么?

    我下车看清楚了,这旅馆用的是临街的两层排房,下面是商铺,旅馆招牌上一层有几个窗户亮着。幸好,只有一个拉了窗帘。

    我一咬牙,到街对面另一间宾馆八十块要了一间房,事情紧急,我甚至没还价,我现在一边写今天的日记一边心口拔凉。妈的,今天血亏……

    我进了房间,立马在窗口架上相机,半拉窗帘稍作隐蔽,美滋滋的在镜头后一个个查找街对面的房间。

    不是,不是,还不是……

    只剩两个房间了,

    一间拉着窗帘,另一间没有。

    我当时觉得一定是上天对我单身三十六年的回馈,我在最后一间没拉窗帘的窗户里看见了他!

    我把镜头拉到最近,老子非得连他脸上的粉刺都给拍下来……啊,这家伙皮肤真好啊,居然啥缺点都没有。

    接着……日哦,

    难怪呢!

    我说刚才还和大明星李霜约会的家伙,怎么也不该是小角色,怎么会住在郊区这种破旅馆?看来老子今天要发啊,果然是偷偷跑这里来幽会别的女人!

    咦,好奇怪,我怎么会有种自己捉小三的气愤?

    接着我就怒了,

    什么世道?

    当真是朱门全是妞,路有吊丝哭?

    我开始打算,

    先拿他和李霜的照片,找到李霜,敲她一笔。

    等我搞清楚这家伙的身份,再把他在小旅馆和别的姑娘幽会的照片送过去,再敲他一笔!

    然后,老子就洗手不干了!

    去他妈的狗仔,

    我是一个有理想的记者!

    记者,永不为狗!

    我看到这家伙戴着眼镜,在一张桌子旁坐下,那名看起来身材棒呆了的年轻姑娘上去要抱他,他居然抬手拒绝了!

    ???

    然后他坐了下来,什么也不干,那姑娘便把早准备好的各种食材往滚烫的火锅里放,烫啊烫啊,就进了他面前的碗里。

    这家伙的吃相还不错,干干净净,斯斯文文。

    妈的,就是这种斯文禽兽为祸人间,看瘸了姑娘们的眼……

    他们吃着火锅,吃着吃着,那姑娘忽然站起来,转身间我看见了她的脸。

    嚯,金桥影视城这地方美女海了去,但她也得数好看的那一类。有多好看呢,要是肯嫁给我的话我允许她每个月出轨一次的那种。

    什么?

    我淦!

    那姑娘从旁边拿过来一只信封,从里面抽出厚厚一沓红票子,开心地挥舞两下,然后塞回信封,递给了那个家伙!

    啊,我的心。

    啊,我的三观。

    啊,我对这个世界的认知……

    全他妈稀碎啊!

    我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他们又干了什么我已经没兴趣了,

    现在对面已经拉上窗帘,灯光和我的灵魂一样暗灭。

    我甚至不知道那个家伙走没走。

    或许没吧,希望没吧。好歹他收了人家钱呢……

    我曾告诉自己,要做一个有理想的记者。

    我每天坚持写日记,就是为了时刻回顾学习,争取早日抵达理想的高地。

    现在我放弃了,

    我觉得,做一个狗仔,也挺好的。

    嘿,去他妈的理想哦。

    一个狗仔,就该有狗仔的觉悟。我现在马上打电话问朋友,谁能联系得上李霜,我有好东西要给她看!

    从明天起,不喂马不劈柴,

    我要赚大钱,周游世界。

    也不再写日记。

    从前的我死去了,

    爷青结。

    以上。

    by一个曾经有点理想的狗仔,胡廉荣。”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