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HI,风流先生天堂见 第十五章 天堂见(4

作者:未晚向字数:2338更新时间:2021-10-26 18:17:00
    “今天厉银花这样下毒,让林木子死在聚会现场的动机是什么?得让厉银花自己告诉大家。

    “我这只是大致的推断,详细的情况,还是请厉银花自己说给大家听。”

    众人把目光都投向毫无表情的厉银花,并露出期待的神情……

    顾泰霖的脑袋耷拉着,不像厉银花看起来那样凛然。

    安静。

    顾泰霖打破安静,怪声怪气道:“马成警官,你是不是觉得这个外地佬说的很有道理?”

    马成警官支吾道:“这要看你母亲厉女士怎么说了。”

    顾泰霖气急败坏地吼道:“凶手都不是她,她能说什么!”

    罗菲盯着厉银花道:“厉女士,你谋杀顾大勇、追杀顾哲夕和把姜韵女士弄成现在的样子的动机,都是为了争取你儿子在顾家的地位。若你不把你所做的一切都说出来,我昨天跟你说的那个视频中追杀顾哲夕的背影是顾泰霖的,从那个背影反推回去,可以说是顾泰霖是谋害顾家人的凶手,但实际上是厉银花你谋划了这一切,你的儿子顾泰霖只是关键时刻参与一下。既然你是为了你的儿子,那你就站出来承认你的罪行吧!并告诉大家,我推论的正不正确。若是正确就把有些细节补充一下;若是偏差很大,你把真相告诉大家。”

    顾泰霖要气势汹汹地要说什么,厉银花抢过话,说道:“这个业余侦探说的大致是对的……”

    众人一副看热闹的神情,一阵唏嘘后,都望着无所畏惧的厉银花。

    罗菲道:“先说说你和林木子谋杀顾大勇的细节,再说你如何把顾太太姜韵女士弄成现在的样子,又是吃了什么豹子胆,光天化日之下追杀顾哲夕。还有林木子的命案,也请给大家一个解释。”

    厉银花正要说什么,罗菲又说道:“案发现在有一张卡片,歪写着‘HI,风流先生天堂见’的话,我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那究竟是什么意思。我做过很多推想,但可能都不是写的人的真正意图。我想那张卡片,是厉银花你写的吧?顺便说说你为什么要写那个卡片?”

    厉银花端坐着,望了一眼站到她身旁的顾泰霖,说道:“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杀掉顾大勇,他年轻时候抛弃我,另寻新欢,其实他一辈子都不断有新欢,林木子只是他婚外情人中的一个。他风流的本性我忍了。

    “随着我的年纪越来越大,进黄土的日子越来越近了,但我看我的儿子顾泰霖在顾家一直是养子的身份存在,而顾家独子顾哲夕也大了,想必顾大勇会把一辈子创下的家业都给顾哲夕。顾泰霖本来也是顾家的真正少爷,但他只有给顾家干苦力的份儿。于是,我给顾大勇打电话,让他别忘记顾泰霖也是他的亲生儿子。

    “顾大勇说他一直就没有亏待过顾泰霖,我提到顾家将来继承的问题时,顾大勇说,等顾哲夕留学回来,会把一切交给他。我听了很气愤,我说要来顾家别墅,跟他好好谈谈。他说他那会在外面,会马上回家,在书房等我。挂电话前,他补充说我们这么多年没见面了,叙叙旧到是可以。他的意思是顾泰霖继承顾家产业的事少谈!

    “我到了顾家别墅,别墅空无一人,我直接去了顾大勇的书房,走到顾大勇卧室前,听到里面有男人和女人的说话声。我模糊地听到顾大勇说,‘你先把刀放下,我们好好说话。你给我下毒的事,我会既往不咎。’

    “女人说,‘我才不相信你的鬼话。’

    “我听事情好像很严重,便随手推门进去了,看见林木子拿着一把两刃匕首,抵在顾大勇的脖子上,顾大勇坐在床沿上,身体在微微发抖。

    “顾大勇看我进来,让我快报警,告诉警察有个女人想杀他。

    “那时林木子并不认识我,但我认识她,她是我生命中两个重要男人的情人,她成了灰我都认识。顾大勇让我报警,我并没有立刻行动,而是问他,顾泰霖也是他的儿子,他打算怎么安排?

    “顾大勇说,‘顾哲夕掌握了顾家,不会亏待他哥哥顾泰霖的,这个你放心。你快先报警,把这个疯女人抓起来,她毒不死我,现在要捅死我。’

    “顾大勇还是坚持顾家的产业都是顾哲夕的,没有顾泰霖的份儿,我陷入了那种绝望的痛苦中,一时不知所措,站立不动。

    “顾大勇看我不行动,他大声命令我快报警,我真是讨厌他那种抛弃我后,还对我大喊大叫。我拿出放在包里的那把蒙古刀,我来的时候就决定了,如果顾大勇薄情地对待我的儿子顾泰霖的话,我就杀死他。我自己来为我儿子顾泰霖在顾家的地位考虑,我毫不犹豫地把蒙古刀刺进了顾大勇的胸口上,他都没有挣扎一下,就当场毙命了。”

    罗菲道:“接下来你们做了什么?”

    厉银花冷笑了一下,说道:“林木子看我把人杀了,先是一阵惊慌,喋喋不休地说,不关她的事。我镇定地告诉她,要不是她把匕首抵住顾大勇的脖子,我也杀不了他。顾大勇被我杀死,她也帮了很大的忙,她算是同谋者。所以她要是跟人说,我是杀顾大勇的凶手,对她没有好处。

    “林木子觉得我说的话有道理,惊恐地问我接下来怎么办?我说把现场做一些清理,特别是刀上的指纹。林木子准备要带走她那把两刃小刀,我让她把小刀清理后,沾点顾大勇的血,作出顾大勇自卫划伤过凶手的假象,迷惑警察,警察肯定会去找被划伤过的嫌疑人。最后我发现这样做并不高明。”

    罗菲道:“确实不够高明!无论多高智商的犯罪者,伪造现场也会有疏漏的!”

    厉银花道:“我和林木子从顾大勇卧室出来,自始没有人看到我们,那天别墅出奇地安静,别墅里没有一个人影,我和林木子提心吊胆地出了别墅,眼看就要出别墅围墙大门了,可以逃离案发现场了。不想在别墅围墙大门口遇上了一个瘦个子男人,最后他供出了我们,让警察和侦探抓住了我和林木子在谋杀现场出现过的证据。这是老天安排的疏漏,是天意。”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