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百一十六章 转战山西(九)

作者:亿城安字数:3566更新时间:2021-10-19 20:51:50
    令三山听了叹了口气,说道:“你不问我也要说的。唉,我派人刺杀晋王完全是逼不得已而为之啊!”

    刘继祖听了一愣,心想你不是说是念在你和我师祖的关系份上才帮红巾军的吗,现在怎么变成了逼不得已了?他赶紧问道:“此话怎讲?”

    令三山像是陷入了回忆一般,想了一下组织了一下语言才说道:“这样从头说起了。话说嘉和皇帝驾崩之前将晋王外放到了山西道,这个整个山西道迅速就被他控制了。那时候的晋王还很正常,他为人很聪明,很会利用自己的权势使用各种计谋,因此势力发展很快,不久又控制了河北道。

    那时候的他意气风发,雄心勃勃,一心想成为大周的下一任皇帝,因此不惜一切代价地发展势力,除了不断征兵以外,召集江湖势力为他所用也是一个重要手段。我就是那个时候被他亲自从恒山请到了晋阳城的。

    他对我还算客气,将山西河北两道的江湖势力都交给了我来统领。这也可以理解,山西道和河北道不是三宗门的势力范围,晋王无法借他们的势,只能退而求其次,将我捧了起来。我们这些江湖人开始时主要是负责晋王以及一些重要人员的护卫,后来随着他对我们的信任加深,开始吩咐我们帮他干各种脏活!

    其中最主要的就是监视他手下的那些重要官员,特别是军官。他将我们派给这些官员作为护卫,表面上说是关心下属的人身安全,实际上只是我们就是安插在这些官员身边的暗探。开始时还好,那时晋王的实力还在不断增强中,他那时大部分时间都很高兴,手下的军官对他也没什么怨言。

    但好景不长,五方联盟的事发了,晋王大喜过望,立即调动了他能调动的几乎全部兵力。有人劝他,但当场就被他杀了,那是他失常的开始吧!他认为这次五方联盟的事对他来说是一次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因为他登上帝位最大的障碍没有了,原来的皇帝失去了合法性,而他是四王里兵力最雄厚的,也是最聪明的。

    他经常把别人当傻子,因此他才不顾一切地调动兵力开始争夺地盘。其余三王多是集中兵力攻打一个目标,他倒好同时对辽东道、山东道和河南道发动了进攻。而他杀了那个劝阻的官员就相当于闭塞了言路,以后再没有人给他出主意了!

    但如果没有你们红巾军的介入,晋王的这个策略也不一定就不对,他如果成功了,大周没准儿就真是他的了!但你却从京畿道跑到了山西道,然后进入了太行山区,并将那里的山贼给收服了,这可大大出乎晋王的意料!

    实际上,晋王是很顾忌这些山贼的,但他得到消息,说太行山的山贼头目是冒充的李传宗,随着襄州红巾军在真的李传宗带领下起事的消息传来,太行山的山贼头目地位受到了威胁,甚至自身难保。晋王认为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消息,因此就将防备山贼的军队以及其他能调动的军队都调到了前线去争夺地盘!

    你们能那么顺利的拿下河北道和山西道这是根本原因,因为主力军队都被派往了前线。而你们发展的速度又太快了,等晋王这里得到消息,想把军队调回来时,却发现各地军队都已经深陷其中无法自拔了,因为他们一退,对方就会乘胜追击,他们轻则失地丧权,重则全军覆没!

    再加上你们将太行山的官道封锁了,消息无法传递,这对晋王简直是致命的打击,最后的结果就是你们先占领了河北道,然后退回太行山,最后又占领了山西道,围困了晋阳城。在这个过程中,晋王性情大变,开始不断杀人。

    但这次杀人不像以往,以往他都是一个不遂意就杀他身边的那些下人泄愤,这次却开始杀那些对他说三道四的官员,这一杀可就收不住手了,短短几个月时间他就杀了上百人,整个晋阳城的官员包括我们这些江湖人,人人自危!

    那些官员大部分都是我们杀的,我们认为这些官员根本罪不至死,甚至根本没有什么罪过!而我们也成了他怀疑的对象,晋王也开始对我们这些人下手,我们和那些官员不同,我们根本没什么顾虑,因此先是提出离开,但晋王不同意,我们就开始考虑逃离晋阳城。

    但晋王这人鬼的很,防范心理极重,他采取了很多措施来防备我们逃走,想离开可不容易。就在我们制定逃离计划的时候,你们红巾军就围困住了晋阳城,我们就更没办法走了,后来就有人提出来干脆杀了晋王,献城给红巾军。

    但想杀晋王可不容易,除了他防范心理极重以外,他还有一个替身,外人真假难辨。白天由于有侍卫守护,我们很难下手,晚上由于这个替身会扮演他,一般人根本无法分辨真假,不清楚的人根本不知道他晚上在哪里睡觉,因此我们一直无法采取有效行动。

    直到昨天,他不知哪里出了问题,竟然将他那个替身给杀了,我们这才掌握了他的真实踪迹,有了机会去刺杀他!行动很顺利,当晚我们就杀了他,割了他的头,同时还将对他忠心耿耿的孙敖也杀了,他们俩一死,晋阳城就算完了,我们这才打开了城门,去向你们献城。

    就像我刚才说的,我们确实是因为没有选择才出此下策,否则我们最多就是一走了之。谁知道晋王这人太贪心,他不允许我们离开,我们又不甘心无故被他杀掉,只好选择杀了他,这就是整个事情大致的经过!”

    刘继祖对令三山说的这些并不完全相信,但这已经不重要了,令三山杀了晋王和孙敖,帮他们以极小的代价拿下了晋阳城,这就是大功一件!因此刘继祖又说道:“师叔祖,你们帮着红巾军拿下了晋阳城,算是立了大功,不知你们想要什么奖励?”

    令三山听了这话先是沉默了一会儿,才说道:“我老了,早就没什么欲望了,但我手下还有几百个人,他们都是山西道和河北道各个江湖门派的弟子,我还是要考虑他们的感受。这样吧,你能不能颁布一道法令,命令红巾军不得侵犯山西道和河北道江湖门派的利益!你看怎么样?”

    刘继祖听了一皱眉,对裘二问道:“裘师兄,咱们在河北道、山西道打击豪强时有没有影响到各个江湖门派?”

    裘二摇头道:“没有,咱们主要针对的事那些兼并土地的地主豪强,而江湖门派主要靠的是物流、保镖以及商贸来牟利,不是咱们红巾军大打击对象,因此对江湖门派没有过多干涉!”

    刘继祖听到这话笑道:“这就好,我完全同意您的建议,另外我还保证,随着红巾军地盘的扩大,我可以保障商路的畅通,您看怎么样?”

    令三山听了高兴起来,点头道:“那就好,我代表山西道和河北道的江湖门派多谢你了!”说完站起身来朝着刘继祖行了个礼。

    刘继祖先受了这个礼,然后又赶紧起身回了一礼。之所以这样,是因为这个礼他不能避,因为令三山是代表整个山西道和河北道的江湖门派行的礼,这是公事,而刘继祖代表的也不仅是他自己,他还代表了近三十万红巾军,因此他必须受了这个礼,然后再回礼。

    说完公事,令三山问道:“传宗啊,你师祖还好吧!”说完就看着半空,若有所思。

    刘继祖答道:“我师祖很好,他现在在襄州城。只是他现在一心想着找楚王报仇,我很担心他!”

    令三山叹了口气,说道:“想当年,我和你师祖一见如故,那时候他多洒脱啊!后来我听说他因为你师父的事叛离了书院,从此开始了逃亡生涯。他家的事我也听说了,确实很惨,后来就没有了他的音信,这一晃也是几十年了,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再见他一面!”

    刘继祖笑道:“当然有机会,我看您和我师祖身子都还健朗,肯定还能再见面的!等我们红巾军将山西道完全控制,我们就能南下攻打河南道。河南道拿下之后,红巾军的势力就能连成一片,咱们就能和襄州的红巾军会师,到时候就能见到我师祖了。”

    令三山这时却摇了摇头,“这次出山我已经厌倦了,我老了,经不起这些折腾了。我很看好你们红巾军,我相信你们最后一定能取得最后的胜利,我已经为山西道和河北道江湖门派争取了他们的权益,我该做的事已经都做完了。

    我不想再蹚这趟浑水了!我这就要离开晋阳城返回恒山派了,从此严守江湖规矩,再不出山!我手下那些人干了很多坏事,你们对他们也不会完全信任,我就让他们都离开了,他们功绩红巾军不用考虑,他们的罪行也一笔勾销了,从此他们也将恪守惊呼规矩,不再参与天下纷争。

    看在我的面子上,你们就不要在追究他们的罪责,也不必去招揽他们了!我在这里保证,他们将遵守红巾军的法令,照章纳税,如果有不遵守的,你们也不必考虑我的脸面,直接依法办事即可。你有机会告诉你师父一声,他如果方便,可以来恒山转转,看看老朋友!”

    说完就站起身,从百宝囊里拿出了一块令牌,对裘二说道:“裘二啊,你和明珠虽然名义上算是我的弟子,但我却没有教你什么,实在惭愧的紧。从今往后,你和明珠不再是恒山派的弟子,而是我们恒山派的尊贵客人,你们带着这个令牌来到恒山派,无论你们遇到什么困难,恒山派都将竭尽全力帮你们!”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