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卷第一百零七章 最终

作者:碉哥字数:3236更新时间:2020-10-19 08:32:23
    楠囡看着顾昀,顾昀的脸上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存在了,那眼里的感激似乎也像是被隔上了一抹透明的塑料那样。多少,是有点淡淡然着的了,有些模糊,有些被晕染了去。许是,因为那愈发浓重的隔阂缘故罢。总是要这样的,楠囡想着,依旧是被自己给毁了去了。哪怕,是无心的,哪怕,有着什么东西,有着什么连接已经是悄然改变着的了。即使,自己的心境已经是被其给慢慢地温暖开来了,即使,不再那么的强烈抵触了。

    可仍旧,仍旧是被楠囡自己给倏地一下就剪断了。奇怪的,倒是没有什么太大的感受,失落,到现在已经开始慢慢地消散了。可是,怎的还是依旧膈应得慌。也许,还是会感到后悔着的罢,但也是惨淡着的。

    楠囡就这么一直盯着顾昀看,很久没再说出什么话来。她张了张嘴,轻微的,似乎是想要说出些什么来。可到底,又是不自觉的闭上了,心里头憋得难受,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想要说出些什么来了。楠囡犹豫了再三,她低头看了看那帆布袋,接着又抬头看向了顾昀。此刻,她竟然发现自己就是连拒绝的资格都没有了。那瞬间,她的心里是有些落寞的,就像是明明已经抓住了某样东西,起初,是不甚在意来着的。可是,等到它从指尖丢走后。心里居然是开始变得酸涩了起来,就像是尝下了一个极酸的果子那样。在心底里,在胸膛里,都是臌胀得厉害的。甚至就是在口腔中,都是不由自主的就泛出了些酸水来了。涩涩的,唯独不是苦味。但是,不知怎的,反倒是更叫人难受了。浑身上下都是极不舒切的,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堵塞住了,充溢着了,实在是让人心里不是滋味极了。

    “好,那我收下了。”最终,楠囡也只是这么接受了,她的语气,莫名的,就是带有了一种凄凄的感觉。也不知道是为了顾昀,还是单单的,就只是为了她自己而已。楠囡无力着,好像是身体里的全部神经,全部气力都是被抽得一干二净去了,再不剩下了什么。她知道,离开的,并不只是这些。还有顾昀对自己的那份浓郁的情感,也已是,因为自己的缘故,而消逝了大半去了。但,也只能是无可奈何的,沉默着,接受了去。

    楠囡说完,低下了脑袋,伸出自己的两手,是想要接过那个帆布袋来。却是被顾昀一个抽手,阻拦住了,“我来罢,替你装好。”这时,顾昀也再未看着楠囡了。她把帆布袋拉近自己的身边,自顾自的说着,语气照旧温柔。但已是不如从前的那般丰沛着的了,始终,都是像隔着一层什么东西的那样,薄薄的,却又是遥远得很的。虚无,而又缥缈,若有似无,极近极远。

    楠囡也就没有再推辞着什么了,她知道,是没有什么太大的必要了。于是,也就只好悻悻然的缩回了,放下了她的两只手来了。楠囡并没有抬头,并没有再看向顾昀一眼,她只是低着脑袋,看着顾昀如何把桌面上的零零散散的东西笼统的都给收拾到帆布袋里。然后,沉默着,不语着。毕竟,疏离的是越来越深重了,也就没必要再多的言语来了。

    顾昀在把帆布袋拉近自己的身前后,就干脆把它给直立于桌面上了,两手一前一后的同时牵扯住帆布袋的端沿。接着,就是一个拉开的动作,那帆布袋瞬间就是被张了开来,露出了它空空如也的底子来。里面应当也是仅存着些白色的面料的,不过,在视觉的错位下,楠囡什么都没能够看见。唯一能够俯视着看到的,也只有那一个包围的黑色了,黑黢黢的,也没有太阳的照射。看着,就像是一个黑洞,虽然不知有多深,但望上去却是一副浅浅的模样。黑布隆冬的,正是因为什么都看不见,却偏偏,是给了人更多的幻想来了。

    不过,楠囡却是想象不出来什么的。一颗空洞的心,看什么都是空洞着的。

    顾昀在拉车开帆布袋子之后,一手稍加扶持着袋子,一手就去拿过那盆放在不远处的迷迭香来了。迷迭香就放在顾昀的左前侧的方位,她偏了偏身体,伸长了些手臂,一把就端过了花盆。也好在,那盆迷迭香是小巧着的,估摸着,是没有什么太大的份量存在着的。顾昀很轻松的就举起了那盆花,慢慢悠悠的,不慌不忙的就放到了帆布袋里。可是,在她把花盆端端正正,小心翼翼的放到帆布袋中,是正要在探出手来的时候。楠囡很清楚的就看到,顾昀的手,似乎是在袋子里一个骤停了下来,很突兀的,特别的突然。大约还是维持了两三秒的时间来的。不过,又是很快的,顾昀就接着把手从帆布袋里给伸了出来了。就像是,她突然想到了什么的一样。楠囡见了,她的反应能力从来就是未像现在那般的快速过,心里“咯噔”了一下,有些许的慌乱。就像是,犯了错,被当场抓住的那样。惭恧着,羞愧着,更是感到了一点的心慌来了。

    “你,真的有喜欢这迷迭香吗?”终究,顾昀还是问出了口。她的声音很轻,很缓,并没有挟带着什么语气。可听着仍旧是带了点颤抖来的,尽管是并不明显的,尽管是被刻意的控制住了。但是,还是渗透出了一点苦涩的,惨淡的,凄婉的感觉来了。就像是一滴冰凉的雨滴,溅到了同样是冰冷的玻璃上面,湿润的,碰到了坚硬。无法的,四散了开来,迸溅着,变成了四分五裂的样式。到最后,只是发出了“啪嗒”的一声哀嚎。却偏偏,又是细小的,不注意,是不能够被发现,再被听到的。

    很久,楠囡都没有回答顾昀的问话。不是不知道怎么回答顾昀,就只是,单纯的,无法开口而已。一种负罪感,压在了她的心头,并没有多少份量,却是沉重极了。楠囡感觉自己的身体是被桎梏住了的,一圈又一圈的铁链绑在了自己的双手双脚上,是冷冰冰的,是不能够动弹任何的。在听到顾昀的这声问话后,楠囡的身体不自觉的就颤抖了一下,就像是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的那样。轻微的,没有什么太大的幅度。但是,却是一点冷飕飕的感觉都没有。其实,倒不如说,是什么感觉都没有感受得到。也不是麻木,就只是,没有了那一点的知觉。包括楠囡的心,也是一并的如此。

    “它很葱郁。”到最后,楠囡也只是回复了这样的一句话来。看似是答非所问的,没头没尾的,可却是包含了太多来了。最起码,对于顾昀,楠囡已经很完全的就表达了自己的答案了,虽说是含糊其辞的,但是,并不需要思考的太多。楠囡的回答是足够裸露的,就这么原原本本的,丝丝不挂的就袒露于明面上了。

    楠囡回答顾昀的声音很清楚,音量也是恰到好处着来的,不大,亦不算的过分的小声。却是清晰,清晰到给人一种分外刺耳的感觉,字字诛心。她还是没能够看向顾昀,毕竟,她也知道,此刻,顾昀也是没有望向自己的。她也不想要去观察顾昀的任何表情,也已经是没多大的用处了,反而,还是会讨人嫌弃的,让人厌恶的。

    很奇怪,楠囡说这话的时候,竟是感到十分的坦然的,就像只是说了一句极为普通的家常话来的。她没有什么太多的感情包含于其中,淡漠的,就像是置身之外的那样。并且,还是相当自在的,并没有感到多余的情绪羁绊而来。而且,就在楠囡说完这句话之后,很明显的,她是感到了自己的身体是放松了下来,很突然,却也是自然而然着的。楠囡就像是松了一口气的那样,全副身心都是飘飘然然着的,没有了复杂而又多余的情感纠缠。如同是一颗被充满了气的气球那样,就这么飘啊飘的在空中,肆意飞舞着。

    “哦。”在听到楠囡的回答后,顾昀只是僵愣了一两秒的时间,最后,才只是淡淡的,生硬的说出这么一个字眼来。顾昀说时,是有些不大自然的感觉的。好像是硬逼着从嗓子眼里发出的声音那样,虽然不难辨别,却还是有些含糊着的。冷冷的,不带有任何的感情色彩,却像是结了一层薄冰的湖面。透彻的,散发出些许的寒光来了,不锋利,就只是感受到了其中的威胁。可还是浅浅的,固执的,偏执的收敛了其中的锋芒来了。是给了楠囡,最后一点的,不多的亲和了。

    在此过程中,顾昀依旧是没能够停下她手中的任何动作,还是在自顾自的收拾着于桌面上的保温盒,还有茶叶罐。就是连她的动作都是没有一丝停顿着的,好像,她是意料之中的,已经是猜测到了的那样。顾昀一点也不感到有任何的意外的感觉,她只是坦然和坦荡,当然并不蠢兮兮,傻乎乎的。只要稍稍经过那么一个思考,三十多岁的人了,自然是都能够明白的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