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卷第一百零六章 悄然改变

作者:碉哥字数:3218更新时间:2020-10-18 17:58:51
    不过,顾昀脸上的欢快仅仅是维持了一闪眼的功夫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却是一脸的慌乱来了。顾昀此刻的表情有些不大自然,她看着楠囡的眼神也是带着些躲闪来的,本是有些惨白的脸颊,到此时已是晕染上了一抹不自然的粉红来了。当然,也只仅限于她的左半边脸庞了,顾昀的右边面颊依旧是疤痕的棕黑色,再怎么粉嫩,也照旧是显不出与其相对的颜色来的。顾昀很明显的抿了抿嘴唇,那颗唇珠也被这个反复了几次的动作而被蹂躏得是润红了许多的,更是突出了许多,圆嘟嘟的,分外的惹人怜爱。

    顾昀,似乎看起来是有些惭恧来的,眼神在楠囡的脸上瞟过一回,复而,又是很快的移到别处去了。但没过多久,又是偷偷地,撇过眼睛,装作是不经意间的再看了一眼。这么个看了又躲,躲了又看的动作,却愣是被顾昀给反反复复的,循环了多次。就像是,一个做错了孩子,正巧言观色的察看着自己的家长是否会看出些什么来。笨拙的,滑稽的,但也是小心翼翼的,委委屈屈的,深怕是会由此而惹了嫌似的。看着不禁是让人哑然失笑了起来,但,也怪惹人怜惜的。

    楠囡见了顾昀这副模样,自是明白她到底是在窘迫着,不安着什么来的。也就只当什么都没有发生,什么也不去在意。自然,楠囡本就是并不在乎这些的,为了让顾昀能够心安,也便只好是岔开了话题,刻意打了个哈哈,糊弄了过去,省的叫她现在这么尴尬着,难堪着,“你找到了帆布袋吗?”楠囡这般的问道,边说着,边朝着顾昀的方向举步走来。神色自然,并无异常,仿佛,是根本就没有听见顾昀那一段的自说自话,自问自答来的。

    “啊,是,是啊,我给找着了。”顾昀见着楠囡迅速的转移了话题,便是忙不迭失的就赶忙应承了下来,自是顺着这个台阶接下了。她也不躲避着同楠囡的直视了,也就匆匆忙忙的正面观望着。顾昀瞧着楠囡的神色,并没有见到一点的异样,人就是处之泰然的一个架势。不由得,便是放下心来,松了一口气。但是,顾昀很清楚,楠囡是听见了的,不过是不在乎罢了,最起码,是她面上所表露出来的那种不在乎。但,却也是足以能够给了顾昀一种体面而来了。不管如何,顾昀照样是由衷的,感到了一种被尊重的感觉。对于楠囡,她似乎是越发的中意了起来,她欢喜于楠囡给自己的那一种感觉,平等的,处处有所顾及的。仿佛,始终是在她的一种深思熟虑般的包裹之下,安安稳稳的,没有不安。因为,顾昀确信着,楠囡是定不会伤害自己的。所以,这也就是顾昀会在楠囡的面前,不自觉的就袒露出她内心中最隐秘的一个角落来的某一个根本原因。

    “喏,你看,你把这保温盒和这袋子里的东西,还有这迷迭香一道放进帆布袋里。是绰绰有余着的,也省事了许多。否则,这么多东西,你也拿不了啊。”到这时,楠囡也已经是走到了顾昀的面前了。她自然也就伸出了双手,举着一个帆布袋,凑到了楠囡的眼前。摊开着,于空中,似是要向着楠囡证实着,比划着这个帆布袋的大小,让她得以确定着帆布袋的容量确实是与自己所讲的是别无二致的,是此言不虚的。顾昀边说着,边朝着木桌之上的那个保温盒与两罐茶叶努了努嘴。由于装着茶叶的塑料袋并不是透明的,顾昀一时之间也并不能够看清这其中究竟是装着些什么来的。在她说完后,又是抬眸,瞧着楠囡去了。顾昀脸颊上的绯红仍旧是没能够消退,倒是好歹淡了一些,有些像是水蜜桃的那种样式,水灵灵的,粉嘟嘟的。许是,因为先前脸色的过于苍白,气色并不好看的缘故。现在,却是晕了这么个颜色,倒是显得是鲜活了不少来的。

    楠囡低着头,看了一眼这个帆布袋。看着看是一副崭新着的模样,是白色的,面上只有一个“flower”的英文单词,黑色字体,工工整整的,并不花哨。却是很大的,占了这个帆布袋正面的整个中间部位来,满满当当的,简单,也很殷实。这个帆布袋确实是如顾昀所说的那样,是容量不小的,宽度大概是有着人的半个前臂的大小,手从手指,到手肘的这么一个距离。而高度则是要比这宽度要多了一半少一些来的。装着这盆迷迭香,还有保温盒同茶叶,的确是还要富足了很多的。而且这帆布袋表面一点都没有用过的痕迹,很干净,仍旧是白到一点尘土都是能够清晰可见的尘土。

    “你这帆布袋还是新着的罢,我还是要那种普通的塑料袋就好了。”楠囡看着这帆布袋,打量了一番,思忖着,最后还是拒绝了。说完,便是抬头,同样看向了顾昀去,直视着。也是这么一个抬眼,楠囡却是看见了顾昀眼中的一种柔情泄露。楠囡有些吃了一惊,不禁是愣怔了一下,想必是顾昀到这会儿才算是彻底反应了过来的罢。她望着楠囡,眼眶里的,满满的都是一种感激。聚集在她的眼眸里,就像是噙着一雾的水气那样,眨一眨眼睛,那眼里的氤氲就不自觉的晃动了开来。惹得顾昀眼里的那一抹光亮也跟着是闪烁了起来的,一颤一颤的,还真的就如同是那天空的星,在闪烁着的那般。顾昀的眼睛实在是太干净,太纯粹了一些,所有的情感不免都是会被积聚在其中的,让人一看就能够猜到她大致是在想着些什么。

    楠囡见了顾昀的这副模样,心里不知为何就抖了一下,不疼,不同,并不感到心悸,什么感觉都没有。就只是,普普通通的,那么抖了一下。对于顾昀的情感,楠囡一下子竟是有些模糊了起来,没有那么排斥,却依旧 是如同着隔了一层薄薄的膜似的。始终,都是无法做到完完全全的靠近的。突然的,她有些后悔自己方才说出了那句回绝的话来了,楠囡觉得,自己在说完这句话之后,是会多多少少的就伤害了顾昀的一种情分来的。但是,现在却是为时已晚,在自己发觉后,话已说出,自是覆水难收了。

    果不其然的,顾昀眼里的那一层如薄纱般的雾气,在她连续不断的眨了几次眼睛后,也就消失了大半。眼神中的感激依旧存在,只不过,又是多加了一种别的什么情感来了。楠囡一时之间,很难辨别出来,这样的情愫是被顾昀掩藏在一片隔膜之后的。那片隔膜是淡淡的,仿佛只有伸出一个手指头,就能够相当轻易地戳破了那般。但事实上,楠囡察觉到,那绝不是如此的,这片隔膜是很难接近的,就算它是极柔软着的。可是,却同样是给了人一种浓郁的距离感来的。难的,并不是将这层膜给戳破,难的,就只是要接近它而已。楠囡知道,这是由自己造成的,自己在无意之中就给顾昀带来了一种潜在的伤害。让她的亲近之余,不免又是增添了一种与之向背的疏离而来。

    “你拿着罢,一个包而已。”顾昀并没有多说什么,语气也是淡淡着的,照旧柔和。但是楠囡很清楚,在她们之间,有一种连接,一种脆弱的,不堪一击的连接。就这么,突兀的,被自己给打断了,发出了“怦”的这么清脆的一个声响。明明是很轻,很小的声音,可是听在楠囡的耳朵里,却是訇然的一响。犹如什么东西爆炸了,并且是把四周的一切都给炸的是四分五裂了起来。

    楠囡有些后悔,但到底也没有那么严重的存在。就只是顺其自然而已,既然无法阻止,不能弥补,就这么任由着就好。不过,她的心却反倒是感到了一阵的失落了来的。心里头亦是有些被堵住的感觉,就像是在胸膛里塞着一块小石子的那样。就只是两三颗黄豆般的大小,可也反倒是让人更加的在意了起来。根本就是不能够这么忽视了去的,膈应得厉害。不能吐出,咽又是咽不下来,憋着,实在是难受的厉害了。

    但楠囡不知道,这种失落感是从何而来的,又是因为着什么才会这么突然而然的就涌上了心头,不上不下的,就这么僵硬的卡在那儿了。隐隐约约的,她有些发觉了,也是感知到了什么。似乎,并不是完全的就是为了顾昀才有感而发,当然,她也依旧是这其中的一个原因,但并不根本。顾昀只是一个纽扣,起着一个推波助澜的作用罢了。真正的,还是因为楠囡自己的内心的,最阴暗,最自私的一隅。

    楠囡没有安全感是真,她知道,一直以来都知道。自己需要的,是一种被爱着的感觉,是被保护者,被偏袒了的感受。这些,统统都是被自己给埋藏起来的,不被别人发现,当然,更是为了隐瞒住自己,隐瞒住自己内心最为幽暗的一种存在。悄悄地,不被其有任何的发现。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