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卷第一百零四章 自言自语

作者:碉哥字数:3181更新时间:2020-10-17 18:32:24
    “有什么好谢的,不过是一盆花而已。你喜欢,我大可以送给你罢。”顾昀听了楠囡的道谢,并不十分明白这其中包含的多种含义,还天真的当她是谢了这盆迷迭香。便是忙不迭失的就回绝了去,眼中却是欣喜着的,遐想着她是真喜欢这被其精挑细选出来的花来的。依旧是那一副眼梢弯起,嘴角翕开的模样,语气洒脱而又不失了一种特别的欢快而来。

    楠囡知道这绝非是顾昀的一种随口说说,一句玩笑话而已,她是认真着的。于是,楠囡赶忙开口拒绝了去,“不,不用送,我买就是的。”她惶恐着,是承受不住这一份情谊来的,即便顾昀是不当回事的,可楠囡却又是不得不在意着的。

    “没事儿,不说也只是个十多块钱,迷迭香而已,根本不值几个钱的,赚的,顶多也就是个盆钱了。”顾昀见着了楠囡的一番推辞,怕她误会其的珍重,便是自顾自的解释了起来。她收起了嘴角的上挑,连两眼都是不再弯了去的,又是恢复了她一脸安然着的模样。顾昀的表情还是有着些许的郑重的意味来了,好像,她是真的想要把这盆迷迭香就此送给了楠囡来的。

    “还是付钱的好罢。”楠囡依旧是迟疑着推辞道,她不能收,心中满满的都是惭愧。即便是不值钱的,但依旧不能承受着这其中的情分来的。又是加上心里的那点愧疚,杂糅着,更是让楠囡不敢接受了。否则,总是会止不住的就觉得是亏欠了太多来的,她深知,自己是没有太多的感情可以回报的。总不见得,就是连这一点的小恩小惠都要恬不知耻的,厚着脸皮的给占去了罢。楠囡做不到这样,心里头也是抗拒得不行了。但她看着顾昀一副极认真的模样,自是止不住的就心虚了起来,仿佛是已经亏欠了什么,已是不能够还清了的那样。就是连回绝的语气,听起来都是那么的没有底气,虚弱的,缥缈的,小声的,不仔细听,还真就听不见去了。

    “都说了,是我送你的。你不知道,我想当的喜欢你,中意你,就是想要送点什么东西予你。可我这儿又没有什么值钱的玩意儿,这盆迷迭香是我选出来最好的,虽然也不值几个钱,但是,也是我的心意。你只管收下便是,不然,就当时你嫌恶了我来。”顾昀这般说着,是一脸的严肃,但句句恳切,相当的真诚。看样子,是铁了心的,打定了主意是要把着迷迭香送予了楠囡去的。顾昀坚决的,两道眉毛又是不自觉的就蹙了起来,轻微的,是看不大出来,在这两道眉毛的中间,是有着浅浅的褶子印出来的。她的两边脸颊也是下意识的就鼓了起来,但只有小小的一个突出,算不得十分的明显。看样子,倒还是挟带着些许的可爱来的,有点像是个置了气的孩童那般。

    楠囡见了顾昀的这副模样,是有些好笑来的,如此的坦率,而又十分的天真着,同时,顾昀的那一番话又是不能反驳着的,楠囡听了,自然是有些感到心中是堵得慌的那般,是不好受着的。被顾昀这么一个搅和,便是情不自禁的就是感到了又好气,又好笑来着。楠囡一时之间是哑口无言的,她根本无言以对,顾昀的这番话听起来也不像是劝说。反倒,根本就是一种变相的威胁来的噯。

    但是,也不过是乍得一听之下才会这般的认为。后来,楠囡仔细的咂摸了一番,她思索着,竟是感到了些许的温暖来的。顾昀终究还是讲出了自己予楠囡的一种特殊的感情存在,是再也不藏着,掖着去了。顾昀自顾自的说着,严肃的,不掺和着半点的违心而来。但其实,这些楠囡是一早就感觉得到的,所以,对此她根本就是没有感到些许的意外来的。可也是没能够想到,顾昀就这般不管不顾的全部说了出来,还讲得是那般的严肃和认真。顾昀的感情充沛,楠囡知道是因为自己。

    也是正因为如此,楠囡才开始迟疑了起来,她的态度亦是不如从前的那番决绝了的。不管怎的,顾昀的话始终都是说到了这个份上,都已经是在拿着自己的一片赤忱来做起担保了。若楠囡拒绝,似乎也是太不近乎于人情了一些。也许,这要比内疚于己,于顾昀还要眼中得些,厉害得些的。

    于是,楠囡不得不思忖了片刻,在此期间,楠囡始终都是和顾昀四目相对着,是直视着,正面接触起来的。并不含着着一丁半点的闪避而来。这两人是在进行着一场无形的对峙来的,虽说是有点孩子气的,多少还是有点无聊来的。但是,这些,好似都是无可厚非的,是必不可少来着的。顾昀的强势让之接受,以及楠囡的被迫抗拒,坚决的回绝。这两者,仿佛都是势均力敌着的,怎的也看不出,哪个是要甚些的。反正,各自都是有着各自的道理存在着的,也不过是相互违背着的罢了。

    “好了,我不付账就是了。”最终,却是楠囡甘败了下风,顾昀的眼神过于坚定。就像是一扇被钉得死死的窗柩来的,是密不透风的,就是连 一丁点的空气都是不能够从这罅隙里面穿过是的。在顾昀的这种神色的注视下,楠囡的缺漏出是显而易见的,是会不慎就遗出些破绽来的。也就在这楠囡精神涣散的当儿,顾昀便是投机取巧的趁虚而入着,她逼视着楠囡,撬开了楠囡不自觉的就流露出来的一点过错的闪失而来。自然而然的,便是最终让楠囡接受了自己的心意和情谊来了。

    楠囡还是妥协了,她望着顾昀,在心底默默地叹了一口气,终究还是犟不过她的。也就只好就此放弃了无用功的挣扎来了,沉默的,也是无可奈何的接受流露去。楠囡看着顾昀在听了楠囡最后的 回复后,严肃坚定的表情便是瞬间就放松了下来,又是变成了一副淡淡然的欣喜模样。楠囡看着顾昀的这种样子,极其无奈的,又是放松的耸了耸肩膀。动作幅度很小,也不过两下尔尔。

    “你收下我便欢喜了,嗯,我给你找个帆布包,你把这花盆啊,还有桌子上的这些个保温盒之类的都给装进去罢。这样,你也可以少拿些了,省的麻烦。”顾昀一下子又是变得轻快了起来,她疏散开了自己一直轻微皱褶的眉头。她看看楠囡,又像是突然就想到了什么似的。也就不再继续看着楠囡了,而是别过了眼神,掠过了楠囡的身影,是看向别处去了的。

    顾昀是朝着楠囡的身后看去的,眼睛也是在乱飘着的,好像是在特地搜寻着什么。顾昀努力的睁大了眼睛,头又是伸了出去,左探探,右寻寻,是在轻微的晃动着的。但是,也就是仅限于她的脑袋里。顾昀除了这一个部位之外,她其让身体的任何一个部位仍旧是屹立不动着的样子。也就是除了顾昀的脖子还是艮得紧紧的来着,就像是一根绷直了的线那样,长长的,楠囡甚至怀疑顾昀就是因为这个动作,才把自己的脖子是直长的不少来的。

    也就是在顾昀说完了这句话之后,她就迈着大步,匆匆走过了楠囡的身边,她的眼眸是聚集着的,却偏偏也是夹杂了点迷糊的感觉。是不确定的,似乎是想起来自己所要寻找到的东西到底在哪里,但是,又是不敢打包票来的。所以,这多多少少的还有点迷糊着的。顾昀行走着,像是为了要去可以的确认着些什么来的。于是,顾昀也就匆匆忙忙的就穿过了楠囡的身边,是向着那个木桌走去了的。

    “我记着,在那儿是有一个我刚买了的空的帆布袋来的,不知道是否还在。”顾昀一边走着,一边喃喃言语了起来,语气是不确定着的,是带了些自我怀疑的语气来的。她的声音很小声,与其说,她是在同楠囡解释着什么。倒不如说,顾昀其实是在自己同着自己说话的。她的这个说话的方式,倒是给了楠囡一种感同身受般的感觉。毕竟,她自己就是时不时的会对着自己本人说话,突出问题也有,控诉心肠也有。但是,最后所回答楠囡的话的,始终都是楠囡自己一个人而已。也不过是一种字说自话罢了,是楠囡在孤寂的时候,相处的自我排解的方法。

    但是没能想到,有朝一日,楠囡会见着同自己一样有着特殊习惯的人。也就在这一瞬间,楠囡对于顾昀,又是添加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来了。楠囡知道,她自己同自己说话,其实就是因为自己是极端的孤独的,但也不是特别的贴切。而是,无依无靠,这个词才是会让楠囡觉得是特别的适合的一个词语而来。既是适当于自己本身,于顾昀而言,你你你却是不敢特别的肯定,不过,最差,也是八九不离十来着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