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03章 突然

作者:疏清字数:4566更新时间:2020-09-16 17:57:50
    “娘娘回来了,少将军等了您好半天了。”

    湘妃昨夜里在俪兰殿宿了一晚上,两个女儿家呆在一起难免话多些,这一聊就聊到了将近五更天才回睡下。第二日左右两人也没什么事就又贪睡到了近中午,要不是琴韵到俪兰殿传话湘妃估计又懒得回来了。

    “大哥,怎么有空过来了?”

    赵栎前阵子一直陪着赵老将军在外奔波,前两日好容易南蛮的余党露了面,父子俩这才回了京商讨事宜。

    “这不许久没见了么,想你了就来瞧瞧你。”

    湘妃才不信赵栎的话,挥了挥手让人上了些点心来而后没什么形象的坐在赵栎对面吃起来。

    “我可不信你这些胡话,听说南蛮余党露面了正是你和父亲忙的时候要不是有什么事你是得多闲跑到我这来。”

    赵栎闻言一拍大腿忍不住的赞叹:“要么说我妹妹聪明呢!”

    “有事就说。”

    赵栎这下反倒真认真了起来,面色也变得严肃起来,四周瞧了瞧见没有旁人这才凑近了开口。

    “我见到顾筹了。”

    时隔许久顾筹的名字再一次出现,湘妃整个人僵在了原地面上满是震惊。

    “在哪!”

    “你先别急听我细说,前几日我不是跟父亲去追南蛮余党么,结果一个不留神中了他们的套,你哥我差点就死在他们埋伏里了。四面八方的全是南蛮人射来的箭,当时我又和父亲走散了。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有个人影闯进阵来,那人蒙着眼睛我一开始都没认出来。他直接拽着我的脖领一下子就给我提起来了,你都不知道要是再晚那么一点点箭就射到我小腿上了!”

    赵栎是越说越激动,一时间就像是化身说书人一般就差没挥剑给湘妃演上一段了。而此时的湘妃满心满意都扑在了顾筹身上,见赵栎越说越偏忙打住他。

    “行了行了,说重点!”

    “好啊你,你都不知道关心一下你哥……”赵栎还想抱怨什么结果被湘妃一个眼神扫过来,也不知道为何他身为哥哥却一直害怕自己这个妹妹发火。见湘妃脸色不对忙讪讪变了嘴里的话:

    “还是把我救下来安全之后,我本想谢谢这位大神来着,结果他一开口我听那声就有种莫名的熟悉感。再往后退一步细看了身形,好家伙,这不就是他么!”

    “他眼睛怎么回事?”

    “诶呀你别急听我说完,我跟你一样也是好奇啊。他见我知道了他的身份干脆自报家门不再隐瞒,我这才同他聊上了知道他眼睛的事。”

    湘妃十多年前被选中入宫后顾筹就被赵老将军给叫进了书房,用赵栎的话说当时两人在书房里快呆了有两个时辰。

    “老将军知道小姐对我的感情自然也看得出我对小姐的感情,只是小姐已经入宫身后背负着的是整个赵氏一族,老将军不敢拿一族人的性命去赌。而且老将军是小姐的父亲,自然也知道小姐的心思与脾气。如果日后我还在队伍里做着副将,以我的资质他日定会封官进爵,只是就会在小姐的眼皮子底下日日生活。

    那样难受的不止小姐,也是在折磨我自己。

    老将军的意思我明白所以当年也就不辞而别,算是从根源上断了与小姐的联系,只是没想到小姐会一直找我……

    至于我这眼睛也是当初在江湖上跟人厮杀时不小心中了招,好在眼睛没了耳朵就变得更为灵敏了。”

    “阿洛,这可是顾筹的原话,我原封不动的告诉你就是希望你也别怪父亲。”

    湘妃坐在那像是被抽了魂,所谓造化弄人或许很多事从一开始就是天意。自己的出身就注定自己是要入宫的,而顾筹也只能是自己的遗憾罢了。

    “我不怪父亲,别说父亲知道我也清楚自己这性子,若是当年顾筹没走我一定不会老老实实在这宫里呆着,也不会轻易接受了皇上。弄不好就会想今日陆氏的结局一样,到时候还牵连了母家。”

    湘妃说到此有些痛苦的合上了眼,脑海里顾筹的模样重现在眼前,只是原本明亮干净的眼睛此刻已被一抹黑布条给代替了。

    “我只是没想到……自己的感情会毁了他的一辈子。”

    如果当年自己只是把他当哥哥看,那么顾筹就不会离开以他那一身的好本事定能被封个一官半职,届时一个年少将军哥哥的同窗好友,过几年娶上一两个娇妻美妾一辈子就这么美好的过下去。可就因为自己的一个感情,让他被迫要放弃所得的一切,多不公平啊。

    见自己妹妹眼眶红的厉害却强撑着不掉眼泪,赵栎也是不忍心。

    “这又不止你一个人的问题,顾筹当初若是对你也没感情或许也可以不走的。”

    也正因如此湘妃一时间不知自己是该哭还是该笑,这么多年她一直以为自己是单相思罢了,却没想到顾筹也曾对自己有过感情。只是错过就是错过了,就像是人从睡梦中惊醒可梦里的人总还在继续……

    实际上,赵栎还有句话没传达给湘妃。顾筹没有后悔但这些年总在默默关心着她,遇到赵栎的时候他就想拖他给湘妃带一句“安好”,只是赵栎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两人这样也就罢了何必再问一句安好来捅局中人的心窝子呢。

    “既然人已经找到了,也知道了一切安好就别再挂念了。”

    言外之意,赵栎还是希望自己妹妹将这心里的石头放下,日后总要继续在这宫里熬着。

    “南蛮的余党众多,你与父亲办差一定要万事小心。”

    “我你还不放心吗,这次回京商讨主要是为着件事。我们跟踪了一部分的南蛮军发现他们手上好像有着什么任务,哈柯耶一直在宫里很多事办起来不方便这我们能理解,只是不知什么事会让他们在京中查办。”

    南蛮的兵除了长久掩藏与城外的一部分,其余的大多都还在南蛮本部。到底什么事能让他们不惜冒着暴露的危险选择留在京城,这一直让赵栎百思不得其解。

    “京中事务繁杂人口众多,这也是反叛军所能掩藏住事情的最好地方。你们常年不在京中只怕对京城分布算不得了解,不放告诉我我替你们分析分析。”

    赵栎点头应道,原也不是什么多神秘的地方,说是哈柯耶派出去查事的人去了京郊的一处坟地,后来有到了各处宅子那瞧了瞧,也是因为赵家后面紧跟着去看了没发现什么这才疑惑不解。

    “你们也别太多想,左右现在哈柯耶已被皇上下了死牢,想来过不了几天潜伏在啊各处的南蛮军就会露出马脚。”

    “这话倒也没错,行了我的话也带到了,这么多年你的夙愿总算也有了结果,我就先回去了。”

    赵栎说完就要起身离开,却不想身子刚起到一半就被湘妃叫住:“大哥,求你件事。”

    赵栎心里有预感湘妃要说什么,想劝她什么可是一抬头见自己妹妹两只通红的眼睛,到底在话出口的那一瞬间变了意思。

    “你说吧,你要什么我都答应。”

    “烦劳大哥给我顾筹的所在地址,有些话我总想着当面才算是说清了……”

    陆欣进了冷宫没两天就买通了太监往外给李沉兰递了消息,说是无论如何都要见上李沉兰一面,否则绝不就此罢休。

    “这陆氏也真是不知好歹,分明是她害了娘娘如今却天天想着的是娘娘怎么对不起她。娘娘咱们别去,如今她身在冷宫就是想出也出不来,谅她也翻不出天来。”

    李沉兰没说话,静静的坐那看着陆欣差人送来的帕子,那帕子有种莫名的熟悉感,尤其是那帕子上的花纹给她的感觉就像是一种慈母的温暖……等等,慈母?李沉兰突然想到了什么,噌的一下站起身走到衣柜前发了疯的抛找着什么东西。

    “娘娘,您要找什么奴婢帮您找。”这可吓坏了收秋她们,只是李沉兰不说话她们也不敢上前动手,生怕一个不小心动坏了或是找不到了什么东西。

    约摸过了一炷香的时间,李沉兰总算从一堆衣物里抬起了头,而她手上拿着的是一件孩子的衣裳,准确的说那衣裳已经很旧了瞧着样式像是二十年前的风格。别人不知道可李沉兰却清楚,这衣裳是当年宋母做给自己的。那年李明月害死了二老之后李沉兰去过宋宅一次,将那里面二老所留下的遗物都收拾干净打包带回。她至今都记得当时看到这件衣裳的心情,纵使自己早已长大成人也永远是爹娘眼里的孩子。儿时的衣物一直被宋母收着,也就因此跟着进了宫。

    而让李沉兰发疯的是,这衣服上绣着的花样与陆欣差人送来帕子上的花纹一模一样!

    李沉兰到冷宫的时候陆欣正用一个破旧的铁锅煮着东西,那锅里还有肉有油,想来陆欣也是个聪明人纵使进了冷宫也依旧能把日子过得有滋有味的。瞧见李沉兰进来,陆欣脸上露出了胜利者才会有的笑容。她不紧不慢的尝了口锅中的汤水,看上去味道还算不错她脸上的笑容又大了几分。

    “那帕子你从哪来的?”

    李沉兰没心情跟她废话,宋母的绣活很独特,便是入京后李沉兰都没见到过几个会的。因而陆欣有这样绣工的帕子,简直让李沉兰警铃大作,当初她杀了李明月亲手替宋家二老报了仇,可如今陆欣突然来这么一出让李沉兰害怕自己会不会没替二老报仇干净,或者说这其中另有隐情。

    “你着什么急啊,没瞧见我在做饭吗。”

    “陆欣,本宫没时间跟你在这耗着,你若是不说本宫大可以去亲自查。”

    “那你尽管去查好了,事情出了到现在快两年了你若真能查到早就知道了,哪里还会被我引过来呢?”

    “你果然说的是那件事。”

    算起来宋家二老出事不多不少正好两年,有意思的是李明月的祭日也快到了。

    陆欣知道李沉兰着急手上的动作却是不紧不慢的,悠悠坐下后还摆出了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看着她,大有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

    “我一直都很讨厌你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你总是那么幸运,无缘无故的成了太尉府嫡出的二小姐,一进宫就受到了皇上的疼爱做了贵人。有时候我静下来就在想,这老天爷真是不公平啊。我爬了那么就跟在太后屁股后面那么就,到头来还只是个嫔位,而你呢,纵使太后不喜欢你你也生下了孩子,纵使所有人都怨恨嫉妒你你还是成了贵妃。不过好在,命运就喜欢捉弄人……

    进了文轩苑我就在想要怎么才能出去,才能扳倒你这个贱人。可没想到你待我也好,赶着就给我送来了个安贵人。

    那女人可真是个傻子,可笑至极不说还对我的话言听计从。刚巧哈柯耶又越了狱,你说我作为你的死对头如何能放过这样好的机会呢,自然是要大做文章的。只是很多事情不会一帆风顺,就像我也不会预料到他哈柯耶会进文轩苑来……”

    “这些都是我知道的,我问的是这帕子到底怎么回事,我爹娘的死是不是不止李明月,你也再其中搭了把手!”

    无奈李沉兰越是着急陆欣就越笑的开怀,她就是想看着李沉兰着急的模样,李沉兰越是痛苦自责她就越高兴。

    “嘘,别急别急,我进来之后每天就是对着那些疯子自言自语,我都快成疯子了。好不容易你来了,你让我好好说说我就告诉你事情的真相。”陆欣说完又喝了口汤然后毫无形象的咂巴了下嘴,抬了抬下巴示意李沉兰坐下这才又开了口。

    “你的身世我很早就知道,还是李明月那个贱人告诉我的,只是当初一直也不怎么在意。直到李允山谋反失败被判了满门抄斩,结果整个李氏一族都丢了命偏偏你半分没受影响……”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