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百六十二章 不分对错

作者:萧瑾瑜字数:4163更新时间:2020-09-16 20:39:15
    闻心照美眸微凝,道:“苏兄怀疑,雇主是我天元神宫的传人?”

    苏奕摇头道:“不是怀疑,而是肯定。”

    闻心照清眸变冷,她可没想到,雇佣苦海刺客船夫的,极可能是她身边的同门!

    这认她心中也愠怒不已。

    深呼吸一口气,闻心照道:“那……苏兄是想让我做什么?”

    苏奕道:“袖手旁观怎样?”

    闻心照想了想,道:“好。”

    苏奕从藤椅上起身,看着这位如仙如画的少女,道:“我之所以不在左家动手,也是担心你夹在中间,左右为难。”

    “而现在,你的回答让我很满意。”

    说着,他负手于背,走出了房间。

    闻心照怔了怔,原来他……一直在照顾自己的感受?

    思忖时,她已转身追上去。

    ……

    宝船顶层,一座殿宇中。

    “霍师兄,连船夫都不是那苏奕的对手,这下可该怎么办?”

    钱天隆忧心忡忡,愁眉不展。

    想起今日发生在左家的那一幕幕事情,他心中便直冒寒气。

    “怕什么,船夫败了,那是苦海的事情,和我们可没关系。”

    霍云生一边饮酒,一边说道。

    “可……我担心苏奕已经心生怀疑。”

    钱天隆轻叹。

    “怀疑又如何?只要没有证据,他就不敢拿我们怎么样,别忘了,我们是云天神宫传人,他苏奕难道还敢不把云天神宫放在眼中?”

    霍云生冷笑,不以为然。

    “霍师兄所言极是。”

    孙枫笑着附和。

    砰!

    便在此时,大殿紧闭的大门被踹开,苏奕那颀长的身影施施然走了进来。

    霍云天、钱天隆和孙枫皆是一惊,脸色骤变。

    “苏奕你踹门而入,未免也太放肆了吧?”

    霍云生冷哼,脸色阴沉下来。

    钱天隆似意识到什么,艰难地吞了吞口水,道:“苏奕……你……你来这里做什么?”

    苏奕目光一扫这三人,神色淡然道:“一群小丑般的角色,之前的路上,你们蹦跶得再厉害,我也懒得在意。可我却没想到,你们却猖獗到雇佣刺客来对付我,真以为我不敢杀你们?”

    钱天隆如遭雷击,这家伙……难道已经知道真相了!?

    霍云生皱眉不悦道:“苏奕,你是不是搞错了,船夫刺杀你的事情,和我们有什么关系?你可不能冤枉好人。”

    他显得很镇定。

    “对,你凭什么说我们雇凶刺杀你,有证据吗?”

    孙枫冷哼。

    却见苏奕笑了笑,道:“我是来杀人的,杀人……难道还需要证据?幼稚。”

    霍云生、钱天隆、孙枫三人躯体一僵,齐齐色变。

    他们可没想到,苏奕会这般强势!

    “苏奕,我们可是云天神宫传人,你实力再强大,就不担心这么做的后果会多严重?”

    霍云生沉声开口。

    “你们可代表不了宗门。”

    这时候,闻心照走了进来,俏脸冰冷,星眸含怒,“我劝你们最好如实交代,究竟是谁雇佣的船夫,否则,今日怕是谁也救不了你们!”

    霍云生彻底色变,痛心疾首道:“闻师姐,你可是云天神宫传人,怎么却帮一个外人说话?”

    闻心照神色清冷道:“错了,我谁也不帮,今日也不会出手掺合进来,该说的话,我已经说完,你们好自为之。”

    说罢,她退让一侧,一副袖手旁观的姿态。

    这让霍云生等人心中都是一沉。

    孙枫噌地起身,愤怒道:“我要去找章师叔,就不信他老人家不管这件事!”

    说着,他迈步就要离开。

    砰!

    苏奕一抬手,孙枫躯体一颤,如遭神山压迫,直接跌坐在地,他羞愤交加,脸色都变得难看无比。

    “既然你第一个跳出来,那就从你开始,说说是谁雇佣的船夫,不回答也可以,我现在送你上路。”

    苏奕看向孙枫,淡淡开口,“听好了,我只给你三息时间考虑。”

    那淡漠的眼神,让孙枫浑身一哆嗦,求助似的看向霍云生和钱天隆。

    “一。”

    苏奕开始计数。

    那随意淡然的声音,此刻却如催命的音符,让孙枫惊恐到极致,仓惶道:“两位师兄,你们快说话啊!”

    “二。”

    苏奕再次开口。

    霍云生猛地一拍案牍,长身而起,厉声道:“苏奕,你真当我们……”

    砰!

    话还没说完,就见苏奕屈指一弹,孙枫的眉心间,已被洞穿一个血窟窿,鲜血汩汩流淌而出,整个人仰天栽倒,一命呜呼。

    临死,目光都看着霍云生和钱天隆。

    这血腥死亡的一幕,刺激得霍云生、钱天隆手脚冰凉,魂儿都差点冒出来。

    便是闻心照心中也是一颤,俏脸微变。

    以前时候,她钦佩和仰慕苏奕的剑道造诣,视对方为剑途引路人,尊重有加。

    苏奕给她的印象也极好,淡然出尘,卓尔不群。

    可她却不曾想,苏奕杀起人时,会如此随意和满不在乎,就如捏死蝼蚁般,可以完全不在意。

    “这孙枫明显知道答案,可他宁死也不说,倒也让人刮目相看。”

    苏奕开口,目光看向霍云生、钱天隆,“两位,看到他的死,你们的良心就不痛?”

    钱天隆浑身一哆嗦,整个人崩溃似的跪倒在地,大叫道:“我说,我说,雇佣船夫的乃是霍云生,和我完全无关!”

    全场一寂。

    闻心照内心暗自一叹,既鄙夷钱天隆的软骨头,又对霍云生这个雇凶之人无比失望。

    这时候,霍云生似也愣住,脸色渐渐变得狰狞难看,一字一顿道:“钱天隆,我可真没想到,你原来如此窝囊!!”

    钱天隆大叫道:“霍师兄,难道我说的有错吗?当初本来就是你建议,要雇佣苦海的刺客灭杀苏奕,而当时,我可是连苦海的名字都没有听说过!”

    为了活命,钱天隆明显急眼了,彻底豁出去。

    “你……老子先杀了你这叛徒!”

    霍云生气得猛地拔剑,朝跪在地上的钱天隆劈去。

    苏奕没有阻止。

    他可没有答应,谁说出答案,就保谁性命无忧。

    噗!

    钱天隆的头颅滚落于地,那脸庞上写满了错愕,大概是没想到,自己没有死在苏奕手中,却反倒死在了霍云生手底下。

    闻心照看到这一幕,脑海中情不自禁浮现出三个字:狗咬狗。

    “苏奕,给我一条活路,我保证,你我之间的恩怨就此两清,以后再不会找你任何

    麻烦。”

    这时候,霍云生眸子如电,满脸森然道,“你若不答应,今日即便能杀了我,他日‘灞桥霍氏’必饶不了你!”

    字字铿锵,透着疯狂般的意味。

    他显然知道自己不是苏奕对手,这么做,无非是要豪赌一把。

    “苏道友,能否……给霍云生一个机会?”

    一直没有露面的章蕴滔出现了,满脸焦急和担忧,“灞桥霍氏乃大夏三大宗族之一,底蕴之雄厚,绝不容小觑。老朽也清楚,苏道友不会忌惮这些,可若是能少一桩大麻烦,岂不是更好?”

    章蕴滔不得不站出来。

    霍云生乃霍氏族长之子,若让霍云生在他的眼皮底下被杀了,霍氏一族怪罪下来,他章蕴滔也会遭受牵累。

    苏奕眉头微挑,瞥了章蕴滔一眼,道:“雇凶刺杀我,本就罪不容赦,可他却大言不惭,还要和我恩怨两清,你觉得……这是人话?”

    章蕴滔满脸苦笑,刚要说什么。

    “苏奕,我可以拿出足够的补偿,就像左家那样,用宝物来弥补过错。”

    霍云生低头道歉,形势比人强,由不得他不低头。

    “你的命,一文不值。”

    苏奕眸泛不屑,屈指一弹。

    一道剑气掠起,如若一道无坚不摧的箭矢,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洞穿霍云生的脑袋。

    砰!

    凿出一个血淋淋的窟窿,霍云生的头盖骨随之炸碎飞洒。

    章蕴滔手脚发颤,失魂落魄。

    闻心照抿嘴不语。

    经过这件事,也是让她意识到,看似平淡随意,与世无争般的苏奕,一旦被他视作仇敌,完全不会在意任何威胁和后果。

    如此对比,也可以看出,左氏那些大人物何等幸运,简直就和从死神手底下捡回一条命没什么区别。

    “苏道友,在我返回宗门后,定会如实禀报。若你要杀人灭口,现在便可以动手了。”

    章蕴滔深呼吸一口气,沉声开口。

    闻心照俏脸微变,内心猛地悬起来。

    苏奕有些意外地看了章蕴滔一眼,道:“我只杀该杀之人。”

    章蕴滔怔了怔,神色复杂道:“你……就不担心我云天神宫视你为敌?”

    苏奕淡淡的说道:“你们云天神宫更应该担心若和我为敌,是否能承受那等后果。”

    说罢,他负手于背,转身而去。

    想了想,闻心照轻声道:“章师叔,这次回去后,我也会向师尊如实说明情况的,相信以宗门那些长辈的智慧,定会做出最明智的决断。”

    章蕴滔喟叹,“心照你还年轻,根本不明白,这不是谁对谁错的问题,对宗门而言,若无法庇护自家传人,无法替他们报仇,那这个宗门……迟早要走向衰落和消亡。”

    闻心照星眸骤然一凝,道:“师叔的意思是,宗门极可能会不顾对错,视苏道友为仇敌?”

    “不是极可能,而是一定!”

    章蕴滔说到这,深呼吸一口气,道,“除非,苏奕拥有足以让宗门忌惮畏惧的威势,否则,宗门必会将其铲除!”

    ——

    ps:第五更送上!

    原本欠大家5个5更,这两天多了两个盟主,今天补一个,等于还欠大家6个。

    说到这,为啥金鱼我眼角忽然掉泪了呢……要不大家用月票帮金鱼擦擦泪吧~!~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