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番外篇:姜红燕

作者:二将字数:3937更新时间:2020-08-24 16:50:28
    2020年10月份,姜红燕从工作多年的广告公司辞职后,带着女儿回了瓷都老家。

    她辞职的原因很简单,之前的经理离职了,来了一个油腻透了的男经理,一双贼眼老是在她月匈和屁-股上打转,没事还喜欢开两句恶俗的黄色笑话。

    如果仅仅是这样也就罢了,为了刚上四年级的女儿,她忍忍也就过去了。

    可是那个油腻男大概是抓到她的命门了,知道她不敢反抗,于是便越来越过分,开始动手动脚了起来。

    前几天她去办公室送文件,那个油腻男竟然趁着她转身时拍她屁-股,还伸手搂她的腰。

    这段时间积攒在心里的怒火顿时暴发了,一巴掌甩在了他脸上,并用烤瓷笔筒狠狠砸在了他的脑袋上。

    那个油腻男发出了杀猪般的惨叫声,头流血了。

    虽然最后没报警,但是她肯定也干不下去了。

    也没等公司约谈,她自己主动递交了辞职报告,离开了工作6年的公司。

    当年不顾父母的坚决反对,辍学跟着男朋友义无反顾的离开家乡,踏上追寻诗和远方的道路,结果现实很快击垮了他们的梦想,男朋友回去继承家业,留下了她和肚子里的孩子。

    因为当初离开家乡时和父母闹的不可开交,再加上当时年轻气盛,便一意孤行的生下了孩子独自抚养,并发誓,不混出个人样来,绝不回去。

    然而社会不是电视电影,没有那么多的励志故事,而且她只是一个高中毕业生,基础决定了高度,在这个越来越考验智商和情商的社会里,她也只是过着朝九晚五、撑不着、饿不死的社畜生活。

    而女儿也没有像她当初想象的那样,进入私立学校,接受精英教育,而是和大多数城市普通打工族一样,在普通的民办学校读小学。

    一切都偏离了她的想象。

    直到三十而立那天,她坐在阳台上,一个人喝着生日啤酒,看着远处城市的灯红酒绿才认清,原来她不是生活的主角,只是这个城市的匆匆过客。

    回到老城区的那栋独门独院老房子门口,姜红燕喊了一声“爸”。

    姜红燕爸爸没出来,倒是她妈妈系着围裙从院子里出来了。

    姜红燕看着皱纹满面的母亲,泪水不知不觉的流满了面孔,哽咽着喊说:“妈,我回来了。”

    姜红燕母亲走上来抱抱她,也是哽咽着说:“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

    ……

    回来后不久,姜红燕趁着年底又找了一份工作。

    在江州这些年几乎没存下来钱,现在回来了,也不能一直啃老啊。

    不过现在的工作,工资虽然比江州那边低了一半,但是胜在女儿宋念慈的开销全部由父母承担了,再加上吃住又在家里,所以结余倒是比在江州那边多。

    时间一晃半年过去了。

    姜红燕对于现在的生活很满意。

    在江州那些年的经历只是偶尔在梦里时才会浮光掠影般的划过,毕竟那边没有家,也没有任何让她留恋的人和物——也不能绝对说没有,只是每每想起,总是让她有一种如梦似幻的感觉,仿佛那就是一场梦境。

    原本姜红燕以为,这辈子大概也就这样了。

    未来如果有缘分的话,和一个看得顺眼、对她和女儿好的男人结婚,过着平平淡淡的生活。

    如果遇不到良人,那便守着父母和女儿,也挺好。

    但世事总是这般难料,半个月后,广告公司一个本来谈得好好的大客户,突然爽约了,急得上至老板,下至组长全是团团转。

    他们这家广告公司基本上就是靠着这个大客户生存的,一旦终止合约,她待的这家公司立马就会倒闭。

    老板立刻去探寻情况,大客户的负责人就是老板的关系户。

    消息很快传来,老板的关系户中风了,相当严重,虽然已经救了回来,但是现在神志不清,眼歪嘴斜。

    这也就意味着,公司的关系彻底断了。

    老板唉声叹气的宣布,等把手上工作忙完后,所有人都放大假,停薪留职。

    很多公司元老也是面如死灰,他们这些人上有老下有小,中间还有车贷房贷要还,现在突然失业,简直要逼死他们。

    姜红燕也是郁闷不已。

    好不容易找到一家专业对口,老板同事还很友善的工作,而且离家还近,骑电动车五分钟就到,薪资虽然比不上江州那边,但是在本地来说已经算不错了。

    离职的话,真得很难再找到这样理想的工作了。

    但是没办法,不把那个关系户治好了,以公司的业务量,根本养不活他们,她的工作自然也没戏。

    晚上回到家,姜红燕脑海里一直在想着这件事。

    然后不知不觉间就想到了那个治好她女儿脸上伤疤的男生。

    当时她真以为对方是偷偷把研究所的珍贵药材拿出来给她女儿用了呢,直到很久以后才知道,那个人竟然是著名的生物病毒专家,还是大学教授呢。

    当时在网上看到新闻时,她一度以为自己眼花了呢。

    直到看到对方身份信息介绍,是江州第一人民医院医生时,才肯定了这一切。

    姜红燕忍不住想,不知道他有没有办法?

    抱着这种想法,姜红燕鬼使神差的找到了周文的薇信号,并不由自主的给他发了个信息。

    “您好周医生,请问在吗?有点事情想咨询一下你。”

    信息发出去后,犹如石沉大海。

    姜红燕不由自嘲的笑了笑,那种大人物每天不知道有多忙,怎么可能记得她?

    而且曾经她也发过一些感激、以及请对方吃饭的信息,结果无一例外,全部都没有回复。

    这次大概也一样吧。

    不过就在姜红燕以为对方不会回信息时,手机轻轻的震动了一下,她抬头一看,薇信第一条消息显示对方回复了消息,并回复道:在,什么事?

    姜红燕楞了一下后,激动的跪在被子上,撅起屁-股,用被角把脑袋蒙住后哈哈大笑了几声,又像疯子一样使劲闹了两下乱糟糟的头发,好不容易才抑制住了激动的心情。

    然后赶紧回复信息,简单明了的说明了一下情况。

    姜红燕等啊等,等了足足五分钟,那边才回复信息说:“我现在才外地开会,大概三天后才回江州,到时候过去帮你看看。他现在在哪家医院?我帮你打个招呼。”

    姜红燕逐字逐句的看了一遍,更加激动。

    能不能治好不重要,重要的是依然如当初治疗她女儿一样热心。

    “我不在江州了,我现在回老家瓷都了,我那个领导的朋友已经转到省城洪都第一人民医院。”

    让姜红燕没想到的是,这次周文回复的更快。

    “我就在洪都开会呢,把他名字告诉我一下,等会议结束后我过去看看。”

    看到周文的回复,姜红燕自然是又惊又喜,连连道谢。

    随后她离开借了一辆车,驱车赶往省城。

    治好当然皆大欢喜,治不好也无所谓,周文治好她女儿脸上的伤疤,她一直也没有机会感激一下,趁着这次机会,请对方吃一顿饭。

    ……

    ……

    在专家、医生、护士以及家属的目瞪口呆下,周文靠着两根银针,短短二十分钟便让重度中风的患者,恢复了神智,简直令人叹为观止。

    随后患者以及家属自然是千恩万谢。

    尤其是患者,等明白了自己在关门鬼走了一遭后,更是激动的语无伦次,表示要好好感激一番周文。

    周文笑道:“不用谢我,要谢就谢我旁边这位女士吧,是她请我过来的。”

    那位患者和家属对着姜红燕千恩万谢。

    姜红燕笑着说了自己老板的名字,患者家属顿时恍然大悟。

    然后不等他们再问什么,周文便转身离开了。

    而姜红燕也是随即跟着离开。

    病人以及家属直到这个时候才想起来一件事,现场省院的专家以及内科主任医师,对刚才的年轻医生,从头到尾都十分特别客气。

    这有些奇怪啊。

    这些专家医生,平时一个个都傲气的很,很少见到他们这么谦虚的时候。

    “邢主任,刚刚那位年轻人是什么人啊?”

    “呵呵,你们走大运了啊。”

    “你们运气啊。”

    “确实运气比较好,要不是他正好在洪都,你们又恰好认识那个小姑娘……”

    病人家属听的迷迷糊糊,好一会才从一个主任医师口中得知一个惊人消息。

    那个年轻人居然是中Y领导的保健医生,也就是民间俗称的御医!

    ……

    ……

    姜红燕请周文吃了一顿饭。

    饭后以“尽地主之谊”之名,带周文在洪都游览了一番。

    之后又生拉硬拽,把周文拉去瓷都玩了两天。

    周文年轻力壮,身体健康,需求旺盛。

    而姜红燕也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亲近过男人了,而且她长相过人,身材特别好,那一对女人骄傲的资本,很少有男人能不被吸引。

    因此在姜红燕的主动勾引下,两天后的夜晚,两个人自然而然的发生了关系。

    事后周文便像上瘾一样,一发不可收拾。

    姜红燕是一颗熟透了的蜜桃,她十分了解男人的心理,会照顾周文的想法,而且又不像年轻女孩子那样喜欢端着架子,特别放得下。

    让周文充分享受了大男子主义精神,以及极致的身体愉悦。

    难怪人家都说,少%妇有三好……

    姜红燕和周文便一直保持着这样的关系,直到某一天宋念慈发现了他们的秘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