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番外篇:刘玉坤!

作者:二将字数:4963更新时间:2020-08-22 14:40:06
    上午九点二十,苏东省茳泞监狱。

    “嘭嘭嘭——乓乓乓——”

    “砰——啪——”

    随着远处隐隐约约传来的鞭炮声,监狱里面正在飞快的踩着缝纫机的犯人,忍不住朝窗口方向看去,他们知道,这是有人释放了。

    虽然明文规定监狱附近不允许放鞭炮,因为这样会让安心改造的犯人产生情绪波动,但是团聚的喜悦还是让犯人家属忍不住燃放鞭炮来表达激动的心情。

    所以监狱方对此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离远一点,不在大门口放就行。

    因此基本上每天这个时候,监狱附近都会热闹一阵子。

    很快外面的鞭炮声消失不见,那些眼睛里透露出羡慕嫉妒恨的犯人,重新低下头,飞快的踩着缝纫机。

    监狱大门口,刘玉坤看着前来接自己的父母以及两个姐姐,虽然内心很激动,但是脸上还是没什么表情。

    因为该流的泪水早已经流干,该悔青的肠子也早已悔青。

    和父母各自拥抱一下,然后跟着两个姐姐一块上了停在路边的比亚迪宋,在其他刑满释放人员家属的鞭炮声中,车子启动后离开了这里。

    耳听着父母絮絮叨叨,讲诉着他坐牢的这几年,家里发生的大事小情,谁家小孩结婚了,谁家在大城市买了房全家搬了过去等等……

    刘玉坤脸上面无表情,心里却是特别的迷茫。

    他不知道自己未来该干什么,又能干什么?

    本来大学学的专业就不好,现在又坐过牢,谁还要他?

    就在这时,刘玉坤的二姐刘玉霞说:“小坤你现在不要想那么多,回家休息一段时间,我跟你姐夫说过了,年后你就到他公司上班,先从底层做起,慢慢积累一些工作经验。”

    刘玉坤没说话。

    他二姐夫在物流公司上班,现在是一个小领班,每个月辛辛苦苦也就一万多块钱。

    且不说他,自己过去能干嘛?押车员还是搬运工?又或者在办公室混个闲职?

    刘玉坤的父亲说:“嗯,回头过去试试,要是不行就跟我一块搞装修……”

    刘玉坤也听不清父亲在讲什么了,出神的看着窗外,脑海里不由的想到了嫂子、鹿娘,还有周文。

    “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

    ……

    时间过的很快,一转眼半年过去了。

    刘玉坤在物流公司上班已经三个月了。

    其实他打算再休息一段时间的,但是家里实在没法待了,那些曾经的初高中同学,现在一个个混的人五人六,又或者老婆孩子热炕头,就他和一条丧家之犬一样。

    平时遇不见还好,在路上、超市、菜市场遇到了,开口第一句总是:嗳,这不是刘玉坤嘛,好长日子没见了,你现在干嘛呢?

    淦尼玛。

    老子这几年干嘛你不知道?在这里揣着明白装糊涂。

    所以没办法,刘玉坤只好离开了老家,来到二姐夫的物流公司上班。

    正如他所料,虽然自己是211名牌大学毕业,再加上有姐夫担保,但是因为有诈骗案底,所以一些重要岗位老板也不敢放心的交给他,只是给了他一份报表统计的闲职。

    这种工作,随便一个初高中毕业的女生,学几天Excel、Word就能胜任。

    自然,工资也很低,一个月3000块,没有五险一金。

    现在工资没涨,各种物价却是涨的飞快,两三个朋友吃顿麻辣烫都要一百多,到大排档正儿八经搓一顿,没个三五百下不来。

    3000块,也只能叫活着。

    当结束了一天工作,回到500块合租房单间时,刘玉坤躺在床上,看着头顶天花板,脸上充满了不甘的神色。

    陈志远、张维、陆瑞清,现在一个个都跟着周文混的如鱼得水,如果他没有坐牢的话,凭着大学四年同窗之谊,以周文的性格,一定会拉自己一把的。

    而且对他来说,本来就是举手之劳而已。

    可惜,这一切都被自己搞砸了。

    刘玉坤心里犹豫着要不要找他们去?

    以周文陈志远的性格,应该会给自己安排一份还算体面的工作,但是从此以后,真的就形同陌路了,他只是他们手底下的一名普通员工。

    如果不去找的话,维持这份本就淡薄的同学关系,未来有机会的话,看在几年同学关系的份上,应该还会拉自己一把吧。

    尤其是陈志远,当初要不是他的话,真得要牢底坐穿的。

    刘玉坤内心挣扎着。

    一会想着过去,脸不脸的不重要,牢都坐了,还要什么脸啊?这是一个笑贫不笑娼的年代,只要搞到钱,其他的都不重要。

    一会又想着还是算了,骗了陈志远和周文五六十万,还有什么脸去找他们,在还掉这笔钱之前,自己没有资格去找他们!

    在经过内心的多番挣扎后,刘玉坤放弃了去找陈志远他们帮忙的打算。

    决定另谋他路。

    文员是肯定不能干了,但是又能做什么呢?

    难道回去和父亲一起搞装修队?

    算了吧,他不是那块料。

    “我还能干什么?”刘玉坤脑海里划过一个个想法,很快又在脑海里否决掉。

    最后,他又想重操旧业了。

    拉手是真得赚钱,再加上他又有路子,发财不敢保证,但是赚个三五十万启动资金没问题。

    就在心脏随着这个突如其来的念头怦怦直跳时,刘玉坤又迅速否决掉了!

    不能再继续干这行了,他已经上了G安的黑名单,说不定前脚刚干,后脚就被抓起来。

    但是不干这个,干什么才能赚钱快呢?

    想来想去,剔除刑罚上写着的那些外,要么要本钱,要么需要人脉关系。

    不需要本钱,也不需要人脉关系的,只有打工。

    淦!

    躺在床上想不出来,刘玉坤带好手机香烟打火机,下楼去转悠着,边走边思考。

    他住的这块是老城区,距离商业街直线只有不到500米,穿过一条长长的散发着浓浓尿骚-味的巷子后,就能直达前面繁华热闹的商业步行街了。

    夜晚的步行街,闪烁着耀眼霓虹灯。

    步行街两边到处都是穿着清凉,露着雪白大长腿的漂亮妹子。

    刘玉坤目光在不经意的在那些大长腿上扫过,心里忍不住一热。

    在监狱里当了几年和尚,平时连只母蟑螂都看不到,出来后的这半年,也根本无暇考虑女人的事情,如今陡然一见,一股热流顿时朝着某一点集中了,脑海里开始冒出了一点淫秽的想法。

    不过摸摸兜里的手机,最终还是压制住了蠢蠢欲动的邪念。

    刘玉坤目光不再注意那些引人犯罪的雪白大长腿、挺翘的臀-部以及饱满的月匈脯,而是考虑着怎么赚钱?

    不知不觉间,他来到了酒吧一条街。

    这里除了酒吧外,还有音乐茶座、KTV、迪吧、洗浴中心以及美食城等等,集休闲娱乐为一体。

    刘玉坤找了一家装修很朴素的酒吧走了进去。朴素意味着价格便宜。

    点了一杯酒,刘玉坤在吧台角落边坐下,思考着未来到底该干嘛?

    就在这时,一名穿着打扮十分漂亮性感的少妇主动贴了上来,笑吟吟招呼道:“嗨~“

    刘玉坤点点头。

    少妇笑道:“怎么,是不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啊?说出来给姐姐开心开心。”

    刘玉坤叹息一声,自嘲道:“穷!”

    少妇呵呵笑道:“一字道尽千般沧桑,万般苦楚!”

    “呵呵~”刘玉坤被对方文绉绉的话给说笑了,随后又叹息了一声说:“不怕你笑话,我现在特别希望自己是女人。”

    少妇端起手里的酒杯,好笑问道:“噢,为什么?”

    刘玉坤:“这样我就可以去钓凯子了。”

    少妇楞了一下,随即便明白刘玉坤什么意思了,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笑的前仰后合,合不拢嘴,“你……该不会以为我是来钓凯子的吧?”

    刘玉坤没说话,但是表情不言而喻。

    他又不是雏,酒吧里主动贴上来的女人,十个有九个是托,还有一个是来钓凯子的。

    少妇笑着说:“我就算要钓凯子,也绝对不会钓你这样的。”

    刘玉坤奇怪道:“为什么?”

    少妇指指他的衣服。

    刘玉坤低头一看,顿时大囧,他出来时迷迷糊糊的,结果忘记还穿着蓝色卡其布工作服了,胸口处还写着物流公司名字呢。

    少妇一看他的表情,顿时又是一阵大笑。

    随后两人聊了起来。

    可能是这段时间憋的慌吧,刘玉坤也需要找一个人倾诉心里的苦闷,再加上酒精的刺激,他把心里的愁绪一股脑的向这个少妇倾吐了出来,包括曾经坐过牢的事实。

    少妇开始就当一个故事听,反正这里是酒吧,也没人会吐真言。

    可是听着听着,脸上露出了诧异的神色,毕竟就算在酒吧里,也不会随便告诉一个陌生人自己坐过牢。

    “再来一杯……”

    “姐你……你现在是不是特别看不起我?觉……觉得得我是一个坏人?”

    “呵呵,怎么会呢!孰能无过?一个人是好人还是坏人,不是单纯的靠某件事情来决定的……”

    少妇嘴里随便应付着,目光却在不停的打量刘玉坤。

    刘玉坤长得高高大大,白白净净,再加上做了几年牢,原来的圆脸,现在也变得棱角分明,凭空多了一股子成熟男人的魅力,再加上还是211毕业的,骨子里还存留着几分书卷气,简直是师奶杀手。

    但是刘玉坤不知道这点,也没注意到少妇目光里的欲%火,还在诉说着苦闷。

    ……

    ……

    第二天早上,当刘玉坤头痛欲裂的睁开眼时,发现自己睡在一张洁白的大床上。

    房间风格类似酒店,但是比他之前住过的所有酒店还要奢华大气。

    他捂着脑袋想了三分钟,终于迷迷糊糊想起了昨晚上发生的事情了。

    自己和那个漂亮的少妇聊了好长时间,也喝了很多酒。

    至于聊的什么,现在大半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后来他跟着那个少妇去了一家富丽堂皇的酒店,他隐约记得酒店大堂特别特别漂亮,头顶上的水晶灯就像夜晚的繁星美丽。

    然后床很大,那个少妇叫了很长时间,还很大声。

    现在看来,昨晚上应该是壹烨青了。

    刘玉坤无语至极。

    曾经在大学时,无数次幻想过,在酒吧里邂逅一个漂亮少妇,和对方发生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

    然而大学四五年,酒吧夜店也去了无数次,这样的艳遇一次都没有遇见过,倒是经常有机会捡尸。

    没想到这一次糊里糊涂就发生了关系。

    无语了一会,他便打算下地去上厕所,不过就在这时看到暗红色的桃木床头柜上摆放着厚厚一沓钱,还有一张便条压在底下。

    刘玉坤楞了一下后,爬过去把便条抽出来。

    等读过便条上的内容后,刘玉坤顿时气血上涌,一口老血差点没喷出来。

    便条上的意思很简单,就是说昨晚上他累了,让他好好休息,钱是给他补身体用的,让他醒了之后去买点营养品补补身体。

    另外,最下方还有少妇的私人电话号码,说什么让他想通了后给她电话。

    刘玉坤破口大骂,“草泥马的,你当老子是什么人呢?真以为劳资是吃软饭的啊……”

    虽然很多人经常调侃说,自己胃不好,只能吃软饭。

    但是事到临头时,很多人还是十分抵触的,毕竟人都有羞耻心嘛。就像很多人信誓旦旦要去肛女装大佬一样。

    刘玉坤骂了好长时间,然后去洗漱。

    临走时看了看床头柜上厚厚的一沓钱,内心犹豫挣扎了良久,在心里一遍遍的对自己说“这是她给我的,不是我要的”,最终还是走过去把钱拿了起来。

    然后余光又看到了被他扔进垃圾桶的便条。

    挣扎犹豫良久,刘玉坤还是弯腰把便条捡了起来。

    转身离开了酒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