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97章 P4实验室

作者:二将字数:5407更新时间:2020-08-06 17:21:08
    周文:“吕伟晔?”

    “不可能!”

    听到宋学章提到数据机房负责人,王文立刻坚定的说到。

    周文疑惑道:“为什么不可能?”

    王文说:“因为他没有这个动机!

    你们可能不了解他,我私下里和吕组关系不错,所以清楚,他家庭非常和睦,妻子是高中英语老师,两人感情深厚;

    儿子女儿在市重点中学读书,成绩优异。

    你们说,他怎么可能做这种事情?”

    周文点点头说:“没有人说是他,只是喊他过来了解一下情况。”

    顿了一下他说:“喊吕组过来一下。”

    宋学章点点头,起身到旁边给吕伟晔打电话。

    第一遍没打通。

    第二遍电话不在服务区。

    宋学章放下电话给机房技术人员打去电话。

    “喂,吕组人呢……”

    很快,宋学章眉头皱了起来,放下电话走过来说:“他的电话打不通。副组长许力言说他早上根本就没来上班。最后一次见到人,是昨天晚上五点半。”

    周文:“再打!”

    “好!”宋学章转身走到一边,继续给吕伟晔打电话。

    周文:“你们谁有他老婆电话,问问看。”

    “我有,我来打吧。”王文脸色难看的说了一句。前一秒还信誓旦旦的说人没问题,结果后一秒人就联系不上了,这是赤裸裸的打他脸。

    “嗳陈老师你好,是这样的……”

    宋学章这边电话始终不在服务区。

    而王文的脸色却变得很难看。

    周文:“怎么啦?”

    王文:“他老婆说,他们三个月前就离婚了,吕伟晔净身出户。”

    “……”

    “……”

    听到王文的话,所有人都无语了。

    不出意外,应该就是他做的。

    就在这时宋学章电话响了,他拿起来一看,精神顿时一震,把手机屏幕朝周文亮了一下,是吕伟晔打过来的。

    周文:“摁免提。”

    宋学章点点头,打开免提后接通电话。

    电话里传来了吕伟晔笑呵呵的声音,“不好意思啊宋所,早上我一朋友请我帮忙安装服务器,因为在地下室,信号不好。怎么啦?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事吗?”

    宋学章看了眼周文,然后说:“呃……那个,你现在能不能回来一下?”

    吕伟晔笑呵呵的说:“这么急,方便透露一下什么事情啊?”

    宋学章:“你先回来再说吧。”

    吕伟晔:“我这帮朋友弄到一半走,不大合适啊,要不你等一下?我这边弄完就立马回去。”

    宋学章:“多长时间?”

    吕伟晔:“一个小时吧。”

    宋学章捂住听筒看了眼周文,周文说:“问他在哪里,我们过去找他。”

    宋学章松开手说:“那你现在在哪里,我们过去找你也行。”

    吕伟晔呵呵笑说:“我这边比较偏僻,你们不好找,等我一下吧,我很快就回去。”

    说完他便挂断了电话。

    “这个混蛋,枉公司这么信任他,他居然做这种事情!”

    王文气得骂了起来。

    公司让他来上班,吕伟晔竟然说在帮朋友忙走不开?

    这分明是知道把戏被拆穿了,所以干脆也不装了。

    宋学章也是十分愤怒,吕伟晔态度实在是太嚣张了。

    听这意思,帮朋友忙是假,可能他现在已经在境外了,所以才打电话过来探探风声。

    宋学章朝周文看去,“周所,要不要通知派出所那边?”

    “你们先去忙吧,别的就不用管了!对了,这件事严禁外传,听到没有?”

    “知道了……”

    等众人纷纷起身离开后,周文拿起手机给张剑夫打了个电话,把这边的情况和他讲了一遍。

    吕伟晔既然敢做这种事情,肯定提前想好了各种退路。

    能不能找到人,真得很难说。

    不过他也是没有想到,吕伟晔竟然会提前金蝉脱壳,他还在这里巴巴测谎测半天。

    早知如此……

    不对,如果早就知道是他,在第一时间就直接报警抓人了。

    所以现在马后炮也没什么意义。

    “这件事情尽量低调处理。”

    “我知道……”

    下午两点。

    越南胡志明市。

    胡志明市的堤岸区是华人聚居之地,也是越南最大的唐人街,又有“小香港”之称,到处可见极具特色的中国风貌,商业气息也非常浓厚。

    现时堤岸区的华人约有50万,多数已入了越南籍,成为华裔越人。

    此时,在胡志明市的南部港口区“头顿”,头戴鸭舌帽,嘴巴上戴着口罩的吕伟晔,正在静静的等快艇。

    他的右手上拽着个大拉杆箱,里面装的是满满一箱子钱。

    关于这件事,当初商业掮客找到他时,说实话,他也是犹豫了很长时间。

    妻儿不是关键。

    他和妻子虽然在外人面前营造出恩爱的假象,实际上感情很淡,两人从女儿出生后就很少睡在一张床上。

    大多数时间就是过夫妻生活时在一起,完事后各回各房。

    另外两人挣钱也是各挣各花,儿女的开销一人一半。

    让他做出这个决定的是掮客的一番话。

    “你现在年薪50万RMB,300万美元,你不吃不喝要40多年才能赚到。而你今年已经44岁了,你觉得你还能拼几年?”

    是的,对方承诺他,不管数据有没有用,最低给他300万美元。

    而且预付100万,事成后剩下的200万美元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除此以外,对方会负责安排他离开中国,到和中国没有引渡条约的澳洲生活(已经签署,但是未生效)。

    他算过了,300万美元听起来好像不多,在北上广甚至一套大房子都买不到。

    但是在国外,这笔钱足够他当一个富家翁。

    住大house,吃大牛排,开大汽车,过上人上人的生活。

    就在吕伟晔看着海平面遐想连篇之际,一艘快艇从远处快速驶来。

    上面两个皮肤黝黑的青年男子。

    其中一个青年男子操着拗口的中文说:“老大让我们来接你……快点上来。”

    吕伟晔看着两个男子,皱眉道:“梅总人呢?看不到她我哪也不去。”

    在船尾开船的青年男子用流利的中文笑说:“梅总正在帮你办护照,没来得及过来接你,飞机一个小时后起飞,在马来中转后直飞澳大利亚。”

    吕伟晔将信将疑道:“你说的是真得?”

    青年男子笑道:“当然啦。快上来吧~”

    吕伟晔朝海面上一艘艘缓缓驶过的货船看了看,心里莫名的恐惧感消失了一点。

    拖着拉杆箱来到了岸边。

    “来……我帮你……”

    “哎呀,什么东西这么重啊……”

    “好的,您做好了,我们这就出发了……”

    等吕伟晔抓好扶手后,快艇缓缓驶离岸边,绕过一艘艘渔船以及货船,朝着大海是深处驶去。

    二十分钟后,快艇周围数海里内已经看不到什么船只了。

    开船的男子突然从座位底下摸出一把黑漆漆的手枪,反手对着吕伟晔胸口就是“乓乓”两枪。

    吕伟晔虽然早就在防备着对方了,甚至来的路上还买了一把匕首放在怀里以防万一,可是万万没想到对方竟然有枪。

    胸口中了两枪后并没有倒下去,而是惨叫了一声后就要冲上去和对方拼命。

    “乓乓——”

    开船青年又是两枪打在了吕伟晔胸口,他被打得跌坐在了船舱里。

    什么话也没有来得及说,头一歪死掉了。

    另外一个越籍青年,搬起一块压舱铁饼来到吕伟晔尸体旁,把他身上东西全部翻出来。然后扯了根铁丝,把吕伟晔尸体和铁饼绑在一起,抬着脚把他扔到了大海里。

    吕伟晔这个人就此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

    ……

    时间转眼过去数月。

    酷热的夏季过去了,天气渐渐转凉。

    下午三点半,周文离开实验室后去了公司。

    今天有两款三类药物上市,有一些地方需要和产品部的人沟通一下。

    公司总部还在恒峰大厦,新的公司总部在恒峰大厦西边一公里处,已经封顶了。

    在地下停车场时正巧看到他的老同学张维。

    他是寰宇生物安保部部长。

    两个人聊了一会之后,周文问道:“对了,吕伟晔那边有没有消息啊?”

    张维摇摇头说:“没有!专案组那边追踪到胡志明市以后,线索就彻底断了。刘队跟我讲,这个人很可能隐姓埋名生活在东南亚一带,但是具体在哪里,还需要进一步侦查。”

    “行!我知道了。”周文点点头,随后笑道:“公司这边的安保工作我可交给你啦,出了问题我就找你算账。”

    张维笑道:“嗯!我知道。”

    周文笑着拍拍他肩膀,转身朝电梯走去。

    在产品部待了十几分钟,张剑夫兴冲冲的找过来了。

    最近两三个月,张剑夫每天从早忙到晚。

    公司的事情倒是其次,主要是寰宇生物正在建设大型研究所,第一期投资额度就达到了10亿美金。

    不仅惊动了地方以及S政府,甚至连中Y都听说了,专门派了一位科学院的大佬过来做调研。

    周文:“看你这高兴的样子,怎么啦?”

    张剑夫:“我们申请的P4实验室,上面已经正式批准了。”

    周文惊喜道:“噢,是嘛?”

    “嗯。吴副部长亲自打电话给我的~”张剑夫点点头,不过随后又面露担忧的说:“这个建设难度可不是一般的大啊,周所你真得有把握吗?”

    周文笑了笑:“80%吧。”

    这里简单科普一下P4实验室。

    根据传染病原的传染性和危害性,国际上将生物安全实验室分为P1、P2、P3和P4四个生物安全等级。

    P4实验室,是目前人类所拥有生物安全等级最高的实验室,被誉为病毒学研究领域的“航空母舰”。

    而目前全世界共有10所在运行的P4生物医学及微生物学实验室。

    那什么样的病原微生物需要在P4生物实验室进行研究?

    简单的说就是目前尚无疫苗对抗,没有治疗方法的病原微生物,目前根本治不了,接触到基本上就请全村人吃饭的那种。

    对人类具有高度危险性,比如说霍乱、埃博拉病毒等等。

    P4实验室的防护是非常高的。

    简单的说需要脱光了进去,洗干净了才能出来,而且在负压环境下空气都不能带出来才行。

    人员进入准备区清洁消毒后,需要穿戴个体正压充气防护服两层,防护面罩,双层手套,连呼吸都不带接触内部环境,有单独的生命支持系统。连接于防护服上,类似于电视中太空行走那样。

    核心区域有八道气密门,人员全部需要通过缓冲区后再进入。

    中国之前是没有P4等级的实验室的,只有一个1987年建立的用于研究艾滋病病毒的P3实验室。

    2003年发生非D之后我国才开始筹建P4实验室。

    这玩意可不是自己想弄就能弄得起的,非常的复杂。

    法国人是这方面的专家,位于法国里昂的“让.梅里厄”实验室,是目前世界上最先进的P4实验室。

    我们的P4实验室就是中法合作,参照让.梅里厄实验室设计修建的。

    但是西方人的尿性众所周知。

    2003年后上马的项目,2015年才完工,经多方检验后,2017年8月才正式投入使用,将近十五年的时间啊,嫦娥都要登月了。

    抛开项目复杂不说,里面的心酸穷尽三江水都诉说不玩。

    中国的研究人员多少次打掉牙齿都只能往肚里吞,忍辱负重!

    ……

    张剑夫看到周文脸上的笑容,那颗七上八下的心,一下变得安静了下来。

    因为周文几乎不过问公司的事情,他都快忘记了,这个老板可不仅仅只是会搞科研那么简单。

    他在市里、省里、乃至于顶层,都有十分牢靠的背景。

    三月份一个姓余的老头到公司做客,S委一号大秘都私下前来陪同,可想而知老头的背景有多么吓人?

    其次,截止目前为止,他还没碰到那些乱七八糟的潜规则呢,从陈志远手上接手寰宇生物后,一切都是顺风顺水。

    该纳税纳税,照章办事!

    结合这次实验室的巨额投资,他感觉周文背后肯定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在支持他!

    “行,我知道了!”

    张剑夫把带来的一些资料交给周文,随后匆匆离去。

    周文看了看资料,随手交给一旁的助手,转身离开了公司,开车去江中区。

    他在那边刚买了一栋占地6500平方的大别墅……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