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96章 冤枉你的人,比你还知道你有多冤枉

作者:二将字数:5398更新时间:2020-08-05 16:58:23
    周文看到女生体内的病毒数量,顿时无语。

    这样的情况,起码是高危X行为后4~5周才会出现的情况。

    就在这时房门打开了,周文和唐小莉,跟着孟晓曼一块进了房间。

    坐在床上眼圈红红的袁园,声嘶力竭道:“出去啊……你们进来干嘛……”

    说着还把枕头以及娃娃之类的朝他们扔过来。

    孟晓曼看到女儿这个样子,既生气又心疼,“园园你别闹……小莉阿姨请了一位顶尖专家过来帮你看看,你要配合知道嘛。”

    袁园用空调被捂住泪痕满面的脸,扭着身体哭泣说:“我不要……你们出去啊……呜呜呜……”

    “园园……”孟晓曼一边安抚女儿,同时对周文解释说:“对不起啊周教授……唐总知道,我女儿以前很乖的,最近因为这件事情,导致性情大变。”

    周文点点头:“嗯,没事的。”

    这种事谁碰上了都不可能淡定得了。

    等袁园在她母亲孟晓曼的安抚下,情绪渐渐稳定后,周文放下无菌箱,从里面取出采血针、消毒棉、寰宇生物最新研发的HIV快速检测试纸等物品。

    虽然他已经知道结果,但是只有检测过后才能作数。

    而袁园一开始极力反抗,不愿意接受检测。

    但是在孟晓曼的强硬要求下,只能同意接受检测。

    周文在袁园手指上取了血样,进行一系列的检测操作。

    等用棉签把血液涂抹到测试条上后,周文解释说:“这是快速检测试纸,只需要三分钟就能出结果。

    这里是显示区,这是C/T对照线,这是阳性,这是阴性,这是无效……”

    仅仅三分钟后,结果出来了,毫无意外:HIV呈阳性。

    看到检测试纸上的情况,孟晓曼如遭雷击,整个人都懵了,随后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唐小莉惊呼道:“晓曼,你怎么样……醒醒啊!”

    躲在被子下面抽泣的袁园,闻声掀开了被子后看到这一幕,也是喊道:“妈……妈,你不要吓我……”

    “周医生……”

    “这是受到巨大刺激后大脑的应激反应……你们让一下!”周文说着伸手在孟晓曼人中上使劲掐了几下。

    孟晓曼眼睛缓缓睁开,紧跟着喉咙里发出一声长长的抽吸声。

    “额————”

    周文伸手把孟晓曼扶坐起来,左手托着她的颈部,右手轻轻拍打她的后背。

    孟晓曼终于恢复了正常。

    周文于是松开了手。

    而孟晓曼随后看向女儿袁园,泪水止不住的流,“你……你告诉妈妈,这是为什么呢?你一向都那么乖的。”

    袁园也是泪流满面,用被子捂着脸,沉默着不说话。

    “对不起妈……都是萧天华……”

    在孟晓曼的不断追问下,袁园才说了实话。

    原来是她男朋友萧天华传染给她的。

    一开始她也不知道,后来学校有个女生感染了HIV,而且因为涉嫌故意传播罪,被警C给带走了。

    结果没多久私下里就爆出,她那个男朋友背着她与多个女生劈腿。

    然后经过检测发现,自己也被感染了。

    周文就在旁边。

    哪怕没有使用测谎仪,他也能看出,这个叫袁园的女生明显在撒谎。

    按照他的推测,她才是劈腿的那一个。

    不过她的演技很好,不仅骗过了她母亲,连唐小莉都被她骗过了,对那个男生咬牙切齿。

    孟晓曼听到女儿的讲述后,自然是伤心欲绝。

    唐小莉安慰了一会后转而问周文道:“周医生,您说这个能治好吗?”

    周文:“这个嘛……”

    正搂着女儿哭泣的孟晓曼,闻言后泪眼婆娑的恳求道:“周教授您是艾滋病权威专家,求求您救救我女儿吧,不管多少钱我都愿意花!”

    孟晓曼听说过周文旗下公司研发出艾滋病特效药的消息。

    虽然网上很多人都说特效药是假的,HIV不可能被治愈,但此时此刻,她宁愿相信是真得。

    周文稍等了片刻,见系统并没有出任务,已经说明了问题,“孟女士您先稍安勿躁,目前药物正在做临床测试……”

    周文有特效药吗?

    有。

    但是在不了解孟晓曼一家的基础下,他不能贸贸然就给对方服用,免得节外生枝。

    虽然没有立刻治疗,但是周文既然肯定了特效药的效果,而且药物已经进入了第二期临床试验,说明很快就能面世了。

    所以孟晓曼也没有强求。

    再三感激了周文和唐小莉,然后送他们离开。

    ……

    晚九点,花城江畔某五星级酒店。

    豪华的行政套房里,五男一女正在喝茶聊天。

    其中一个男人赫然便是天峰正达执行总监郎永丰,另外四个男人,一个东南亚人,一个印度人,两个欧美人。

    而那个亚洲面孔的女人穿着黑色抹胸裙,饱满的月匈脯傲然挺立,中间是一条深深的沟壑,通往马里亚纳海沟,雪白的肌肤在水晶灯的照射下,呈现出奶白色。

    此时女人从面前文件袋里拿出一个黑色U盘,拿在手里晃了晃,用笑盈盈的说:“这个东西价值如何,想必你们已经清楚了。

    原本为了保密以及利益最大化,公司是要准备放在暗网上拍卖的。

    但你们都是我的大客户,在经过和公司的不断沟通后,公司才同意举办这场小型拍卖会。”

    郎永丰说:“行了梅总,规矩我们都清楚,你直接说底价是多少吧?”

    叫梅总的女人,呵呵笑道:“行,那我就不墨迹了,底价一个亿,每次加价不得低于100万。”

    郎永丰直接报价说:“一亿一千万。”

    印度人举起三只手指说:“一亿两千万。”

    身材瘦削的东南亚人说:“一亿五千万。”

    见东南亚人一下子提了3000万,另外两个欧美人,眉头深深皱起。

    U盘里的数据资料对于研究确实很有帮助,但是一亿五千万明显有些虚高了。

    一个欧洲人试探着加了100万,“一亿五千一百万。”

    另外一个也加了100万,“一亿五千两百万。”

    欧洲人刚报完,郎永丰直接说:“一亿六千万。”

    印度人:“一亿七千万。”

    东南亚人:“一亿八千万。”

    两个人欧美人一看这架势,直接弃权,放弃竞争。

    随后价格不断飙升,很快突破2.5亿。

    印度人放弃。

    只剩下郎永丰和东南亚人竞争。

    郎永丰咬着牙说:“两亿七千万。”

    东南亚人犹豫了一下,道:“两亿七千五百万。”

    郎永丰在东南亚人面无表情的脸上看了眼,又看了看笑容可掬的梅总,心里权衡着。

    那个抑敏药剂的数据也就算了,但是乙肝评估数据却十分重要,里面有药物靶点以及活性化合物的数据,即使用来重新开发抗HBV药物,也是价值不菲。

    而东南亚人刚刚出现了犹豫,说明对方也到了强弩之末。

    在经过慎重考虑后,郎永丰狠狠的说:“两亿八千万!”

    这是他的极限了,只要东南亚人再加价,他立刻放弃。

    东南亚人摇头说:“算了,我不要了。”

    听到东南亚人的话,郎永丰长舒了一口气。

    而那位梅总笑盈盈道:“恭喜郎总……”

    ……

    ……

    上午八点,江州金湖区工业园,寰宇生物实验室。

    会议室里面济济一堂,二十一位管理以及课题负责人全部到场。

    8点05分,周文出现在会议室。

    刹那间,会议室里变得落针可闻。

    三天前实验室出现的资料外泄事件,寰宇生物员工都已经知道了,但是这件事被严密封所了,外界并不清楚。

    所有人都以为,周文会大发雷霆,甚至开除几个负责人以示警戒。

    但是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周文却并没有发火,只是神色平静的要求大家做好保密工作,不允许再出现类似事件。

    半个小时后。

    “好了,今天会议到此为止,散会后,名单上的人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周文说完后转身出了会议室,坐在一旁的董文颖念叨:“宋学章,马麟,孙鑫、陈若冰,解文东……”

    众人一听,心里顿时明了。

    资料泄露的事情并没有就此结束,只是老板不愿意闹的人心惶惶,所以没有在会议上大发雷霆。

    “希望赶快把这个内奸找出来。”

    “对啊……”

    众人小声议论着。

    所长办公室,休息区。

    炙热的阳光穿过落地窗,落在周文斟茶的手臂上,微微发烫。

    落地窗外是一大片茂密的树林,郁郁葱葱,林间的知了也在叽叽喳喳的叫个不停,仿佛在说:热死了热死了。

    董文颖进来了,“周所,他们过来了,就在隔壁办公室。”

    “嗯!”周文应了一声,说:“你过来,问你个事情。”

    董文颖走过来,问说:“怎么啦?”

    周文:“你以前谈过恋爱吗?”

    董文颖有些不好意思地点点头,“谈过。”

    周文:“谈过几个?”

    董文颖:“呃……一个。”

    “滴滴滴——”

    周文听到耳边传来的提示音,说:“不老实。”

    董文颖脸一下红了,“两个。”

    “嗯!”周文点点头,“跟异性做过最亲密的事是什么?”

    “啊?”董文颖讶异了一声,红着脸说:“亲……亲嘴。”

    “滴滴滴——”

    周文:“不老实。”

    董文颖生如蚊呐说:“他……他摸过我月匈。”

    周文闻言呵呵道:“行,去把宋学章叫进来。”

    好多天没做测谎了,他怕不灵了,所以拿董文颖实验一下。

    董文颖逃也似得离开了办公室。

    宋学章很快进来了。

    “坐!”周文把刚刚斟的茶端给他。

    宋学章结果后说:“谢谢。”

    周文笑说:“问几个隐私问题不介意吧?如果不方便的,你可以选择不回答。”

    宋学章点点头,“嗯,周所您问。”

    周文:“你谈过几个女朋友?”

    宋学章:“三个。”

    周文:“你介意你老婆不是处吗?”

    宋学章:“不介意。但前提是私生活不能乱。”

    “滴滴滴——”

    周文笑了笑,随后笑道:“资料泄密跟你有没有关系?”

    宋学章摇摇头,“没关系。”

    周文:“好,你出去吧,帮我把马麟叫进来。”

    很快马麟进来了。

    周文看了看他,印象中阳光帅气的生物狗,现在却显得很颓丧,眉宇之间满是落寞之色。

    周文说:“坐。”

    马麟坐在周文面前。

    周文问道:“很委屈吧?”

    马麟闻言,泪水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哽咽着说:“周所,真得不是我……可是现在所有人都认定是我……”

    周文:“嗯,冤枉你的人,比你还知道你有多冤枉!”

    马麟擦擦眼泪,看着周文,“周所,你相信我?”

    周文点点头:“相信,因为根本就不是你。”

    “真……真得吗?周所您真得相信我是被冤枉的?”马麟一张脸因为激动,变得通红。

    周文说:“嗯。我知道你这几天非常委屈,这样,放你一个礼拜假,随便到哪里去玩玩,飞机、酒店、吃饭等一切花销,全额报销。”

    马麟没想到老板不仅没有怀疑他,而且直接就说他是被冤枉,还给他带薪休假作为补偿。

    “谢谢周所,我……”

    周文笑道:“行了,去吧,好好玩几天。顺便帮我把孙鑫叫过来。”

    马麟再次道谢后,起身离开。

    接下来孙鑫、陈若冰、解文东挨个过来。

    9名进过数据库的人经过测试,都没有嫌疑。

    那么只能是数据库的技术人员了。

    然而让周文没想到的是,经过测试,也不是四名技术人员做的。

    这下就奇怪了。

    周文把宋学章以及王文等几个负责人都叫了进来,问道:“除了你们以外,还有谁有机会接触数据库?”

    宋学章说:“没有了啊,都在这里呢?”

    周文皱眉道:“不可能的,肯定还有人……你们再想想,还有谁能接触数据库?”

    陈若冰虽然不知道周文到底在做什么,但是从他莫名其妙的问自己一些比较隐私的问题,猜测他是在找那个内鬼。

    而且现场的人已经被排除嫌疑了。

    陈若冰飞快的思考了一遍,很快便说道:“还有一个人。”

    周文问道:“谁?”

    宋学章这时候也反应过来了,说:“吕伟晔!”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