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94章 除了你没有其他人

作者:二将字数:5186更新时间:2020-08-03 17:53:31
    经过紧急排查后发现,12小时内一共9个人来过数据机房。”

    吕伟晔把初步调查结果和宋学章、陈若冰、王华、罗春蕾等几位实验室负责人宣读一遍,跟道:“但是,数据嗅探器是即插即用型,在提取嗅探数据后,其他八人基本可以排除嫌疑,只有一个人有机会……”

    宋学章迫不及待问道:“谁?”

    吕伟晔一脸欲言又止的表情道:“就是……宋所你。”

    宋学章:“……”

    陈若冰:“……”

    王华:“……”

    罗春蕾:“……”

    宋学章一脸错愕道:“怎么可能是我?”

    陈若冰楞了一下后也是跟道:“是啊,吕组你是不是搞错了?”

    吕伟晔一脸无奈道:“我也想是不是搞错了,可问题是根据运行日记对照发现,那个时间段只有宋所进过四区。”

    说着吕伟晔把笔记本电脑转过来面对众人,“你们看,这是嗅探器的运行数据,上面清楚记录着运行时间为中午11点27分19秒。”

    顿了一下吕伟晔又把访客记录本转过来说:“这是宋所上午11点25分的签名。”

    陈若冰、王华还有罗春蕾仔细看过记录后,都看向宋学章。

    “你们别这么看着我……我心慌!”

    面对铁证如山,宋学章无奈的说了一句,随后叹息了一声后说:“应该还有一个人吧。”

    陈若冰几人又齐刷刷看向吕伟晔。

    吕伟晔点点头说:“嗯,宋所当时是和助手马麟一块进入4区的。”

    王华一拍桌子愤怒道:“不用说了,肯定是这个人。”

    吕伟晔:“那要不要报警啊?”

    王华:“报警吧!这种事情绝对不能姑息养奸。”

    罗春蕾也是义愤填膺道:“对,报警把他抓起来!公司对他那么好,他竟然还做这种事情,太坏了。”

    宋学章嘴动了动,欲言又止,最终没有说话。

    马麟是他的人,出了这种事情,别人都可以求情,唯独他不可以。

    不仅不可以求情,不落井下石都算是有良心了。

    陈若冰迟疑了一下说:“会不会搞错了啊?小马这个年轻人我接触过,为人性格很直爽,不大像会做这种事的人。”

    吕伟晔:“知人知面不知心,有些事不能光从表面来看。”

    王华:“不错!冤不冤的让他和警察说去。”

    陈如冰:“可是如果报警的话,万一不是他做的,那不是把人给毁了嘛。读了那么多年书,刚刚参加工作不久,这样做实在是太残忍了,起码给一个解释的机会啊!”

    吕伟晔转头看向宋学章:“宋所,您说呢?”

    宋学章沉默了好一会,最终咬咬牙说:“先喊他过来问问吧。”

    吕伟晔、陈若冰、王华以及罗春蕾,都看了眼宋学章,表情各异。

    随后陈若冰说:“叫他过来吧。”

    一个副所,一个总工。

    既然两人都决定了,其他人也不好再说什么。

    很快,宋学章助手马麟过来了。

    马麟是中科大医药生物技术系硕士毕业,是高薪引进的人才。

    穿着白色实验服的马麟,长相帅气,身高一米八,体型匀称,再加上科研人员独有的沉稳气质,比电视上那些小鲜肉不知道强到哪里去了。

    此时见研究所一帮大佬都直勾勾看着自己,神情肃穆,马麟电光火石之间,很快便知道怎么回事了,问道:“为什么怀疑是我?”

    吕伟晔把访客记录本和笔记本电脑推到他面前说:“你解释一下。”

    马麟没看访客记录,而是看了看笔记本电脑,说:“就这?”

    吕伟晔说:“怎么啦,难道记录有问题?”

    马麟:“记录没问题,但是你们凭此来怀疑我就有问题。你们有什么证据证明是我放的?”

    王华:“数据嗅探器是即插即用型,而那个时间段只有你和宋所进去过,不是你又是谁?”

    马麟:“王工这话我不敢苟同!你也说了,除了我还有一个宋所呢,为什么单单怀疑我呢?”

    王华嗤笑道:“因为只有你有这个动机。”

    马麟:“你所谓的动机指的是什么?”

    吕伟晔:“宋所如果真得想窃取数据,根本不需要装数据嗅探器,以他的权限,完全可以直接拷贝。”

    马麟说:“所以就怀疑我?吕组你照样有机会进入4区数据库安装嗅探器,包括4名技术人员,而且还不需要登记,为什么单单审查我一人呢?”

    本来心里几乎已经认定是马麟作案的众人,一听这话,顿时眼前一亮:“可不是咋地。”

    而且相比于前途远大的马麟,计算机管理组人员动机更大,实施操作更方便,事后被怀疑的概率也更小。

    只是之前灯下黑忘记了这一茬。

    不过就在这时,吕伟晔反驳道:“谁说我们技术人员进入数据库不需要登记啦?简直胡说八道。

    我们技术人员进入数据库巡查维护一样需要做记录的,而且更加严格,巡查维护路径都要全程录像,而且必须两人一组,任何操作都需要在另外一方的监督之下才可以进行。

    不相信的现在可以去查看记录。”

    马麟冷静的说道:“我没有说一定是技术人员,我只是指出了这一可能。吕组你不能否认有这个可能性吧?”

    吕伟晔说:“绝对不可能!除了你没有其他人。”

    马麟虽然很聪明,也很冷静,但毕竟太年轻了,面对质疑,终于还是忍不住愤怒道:“那我上午进入数据库时也没有离开宋所视线范围,为什么就要怀疑我呢?”

    吕伟晔把袋子里的数据嗅探器扔到他面前,“这种即插即用型嗅探器,使用十分方便,随便往哪台服务器端口上一插就可以使用,不一定就要离开视线范围。”

    “你简直是强盗逻辑……我没有做过。”

    马麟因为生气愤怒,脸都有点变形了,泪水蓄满了眼眶。

    陈若冰说:“小马你先别激动,没有说一定就是你!喊你过来,就是想弄清楚事实真相。”

    宋学章:“陈工说的没错,你先冷静一下,也顺便帮我们分析分析。”

    马麟抹了一下眼泪,声音哽咽道:“陈工,宋所,真得不是我……我发誓,绝对不是我放的。”

    王华和罗春蕾对视了一眼。

    现在事情已经很明显了,而且证据确凿。

    可是宋学章和陈若冰两人态度都有些偏向相信马麟,看来只能等周所回来处理了。

    ……

    德国汉诺威。

    如果说美国是全球信息产业的摇篮,那么德国就是世界化学工业的霸主。

    全球化工企业40强中德国至少占6家,其中包括巴斯夫,拜耳、汉高、赢创、林德和默克等享誉全球的顶尖企业。

    无论特种及精细化工品、聚合物药物产品、石化及衍生物、洗涤类产品、无机基础化学品、农用化学品还是最早的煤化工技术,无一不与这个国家有着紧密的联系。

    周文29号受邀来德国参加一场为期五天的高端学术会议。

    在会议的间歇,他也参观了几家大型研究所旗下的制药厂高精尖生产流水线后,也是十分震撼。

    有些事情,纸上得来终觉浅,只有亲眼观看才会真正懂得差距。

    规则,管理,严谨,创新。

    这是德国同行给他的印象!

    当然,内心羡慕嫉妒德国科研人员以及工人的严谨态度同时,他也为国内广大科研人员及流水线工人感到愤愤不平。

    同样的工作时长,薪水也差不多,但一个拿的是欧元,一个拿的却是RMB,凭什么要求一样的工作态度?

    产线一线工人一个月三万,研究所普通实验员一个月五万,做不好开除,看看谁更严谨,工作效率更高?

    所以又想马儿跑,又想马儿不吃草,这就是国内某些德吹、日吹、美吹及资本阶层得出中国人不严谨的谬论。

    汉诺威当地时间,2号中午12点。

    周文刚从会议现场回到下榻酒店,便接到了宋学章电话。

    半个小时后宋学章打电话把初步情况向他进行了汇报。

    他在酒店里又等了一个半小时,宋学章电话来了。

    “周所,经过进一步排查……”

    宋学章把情况如实向周文进行了汇报,最后说:“我和陈工都不认为是小马放的嗅探器,所以暂时没有进一步处理,怕冤枉了他。”

    周文点头说:“你们做的对!在没有调查清楚事实前,不能武断的做出决定,要不然即使事后弥补,伤害也是无法挽回的。”

    顿了一下,周文跟道:“先等两天吧,等我回去再说。现在当务之急是要加强数据防护,一定要杜绝此类事件的再次发生。”

    宋学章说:“我知道周所。刚刚我们已经商量过,在数据库内新增24部高清动态摄像头,同时请数据安全公司重新设计防盗系统。”

    “嗯,那就这样,有什么情况要第一时间通知我。”

    说完周文挂断了电话,沉吟了片刻。

    他之前已经试验过,测谎仪无法通过远程影像识别,要不然直接召开一个远程视频,谁说谎,谁是被冤枉的,立刻就能知道。

    就在这时响起了门铃声。

    “叮咚——”

    窗台边整理资料的董文颖,起身去开门。

    房门打开后,董文颖发现,门口站着一个非常漂亮的女生,穿着很普通的黑色T恤衫及蓝色牛仔裤,一米六八左右的身高,扎着马尾辫。

    青春靓丽,活力四射。

    可惜是个平胸。

    在看到她时,本来笑容可掬的女生,脸上露出了诧异的神色,看看房间号问道:“周文是住在这里吗?”

    董文颖点点头:“嗯,对!”

    周文正好也走了过来,“谁啊?”

    董文颖让开身体说:“找你的。”

    周文一看,笑道:“咦,你来啦。”

    门外的女生当然就是徐双鱼了。

    得知周文来德国,特意从英国跑了过来。

    此时看到周文,眼睛都笑成了月牙儿,踱步到他旁边,仰头责问说:“来欧洲也不告诉我,是不是我不问,你就不打算告诉我了?”

    “呃……每天上午参加学术会议,下午参观工厂,晚上一些学者还邀请我去参加学术沙龙,忙的不可开交……”

    徐双鱼抿嘴笑道:“好了好了,我不怪你了。”

    说话间,左手已经悄咪咪的攀上了周文手臂。

    见周文没有反应,徐双鱼得寸进尺,一双手直接就抱上了。

    跟在后面的董文颖看到这一幕,眼眸里闪过一丝嫉妒之色,不过随后便静悄悄的离开了房间,临走时顺手把房门关上。

    房间里,周文走到落地窗前的沙发上坐下。

    徐双鱼抱着他的手臂跟着坐下,脑袋枕在他的肩膀上,闭着眼睛。

    周文感受着手臂上柔软的触感,以及耳畔传来的清新发香味,问道:“你学业怎么样了?”

    徐双鱼梦呓般说:“唔……蛮好的。”

    周文:“还是声乐啊?”

    徐双鱼:“已经转了……现在是国际贸易。”

    周文:“怎么又转啦?”

    徐双鱼:“唔……是换了个学校,兼修国际贸易。”

    周文:“……那还不是一样嘛。你没事就换专业玩啊?”

    徐双鱼:“唔唔……”

    周文转头一看,徐双鱼鼻翼里发出了轻微鼾声,居然睡着了……

    “这个憨货。”

    周文好气又好笑。

    大老远跑过来,话没说两句居然睡着了,有这么困吗?

    往旁边挪了一点,托着她的肩膀把她慢慢放下来,然后让脑袋枕在他的腿上,顺便抽了个毛巾毯盖在她身上。

    7月的汉诺威,白天平均温度只有18℃左右。

    徐双鱼动弹了一下,找个舒服的睡姿后,抱着他的大腿酣睡了起来。

    周文拿起手机,打开文档后开始写论文。

    上午一个芬兰教授谈到了美尼尔综合症导致的耳鸣及眩晕时,他想到了生物神经修复剂。

    美尼尔综合症也是一种神经系统疾病,理论上生物神经修复剂是可以修复好的。

    周文不知道是中级基因强化剂的效果,还是系统解剖升级后的效果,总之他现在双手灵活自如到变-态。

    本来两个大拇指输入英文字母,但是他嫌两个手臂一直抬着不舒服,就把手机放到腿上。

    一只手像撸猫一样轻轻撸着徐双鱼的秀发,另外一只手就像弹钢琴一样,飞快的在26键键盘上输入……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