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75章 能屈能伸

作者:二将字数:5176更新时间:2020-07-24 17:14:15
    包间里几个跃跃欲试,想在领导面前表现一番的青年,在看到几个西装革履的大汉后,顿时变得色厉内荏。

    都装出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但眼神却都冷静了下来,任由周文几人退出包间。

    他们又不傻,这几个黑衣大汉一看便是练家子,那粗长的臂展、那砂钵大的拳头,看着就瘆人。

    他们冲上去除了挨一顿老拳外,根本无济于事,还不如口头讨伐一下呢,一样能达到“表现”目的。

    “你们站住,有本事别走。”

    “打了人就想走,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瞿芳芳你站住,好心好意喊你吃饭,你竟然让人打张科长,你按的什么心……”

    包间里男男女女十几号人,追着周文他们出了包间,在走廊里吵吵了起来。

    站在周文旁边的瞿芳芳,被突然的变故弄的晕晕乎乎,直到此时才认出周文来,不过现在显然不是叙旧的时候。

    “我……我真得没有。”面对同事的责难,她也是有苦难言。

    一个戴眼镜的胖女人戳指道:“瞿芳芳你少在那里狡辩,我早就看出你不是什么好人了,天天装个楚楚可怜的样子,勾三搭四,心思却如此歹毒,竟然敢叫一帮社会人过来打张科长。”

    说完瞿芳芳,胖女人又指着周文怒斥道:“我告诉你们,你们跑不掉的,最好马上自首,要不然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见同事往自己身上泼脏水,瞿芳芳急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周文伸手示意她稍安勿躁,转身看着那个戴眼镜的胖女人说:“你出门是不是忘刷牙了,嘴巴这么臭?难怪人家说相由心生呢!”

    周文这话可谓是杀人诛心了。

    长得丑的人,其实最介意别人拿他相貌说事,尤其是大庭广众之下。

    胖女人气得一张胖脸都变形了,跳着脚要上来和他拼命。

    旁边的人好不容易才拦下来。

    “别跟他们废话,打110。”

    “对,报警,把他们都抓起来。”

    “这几个人一看就是黑涩会份子,说不定还有案子在身呢。”

    “喂,110嘛……”

    就在一帮人报警之时,饭店领班及经理都闻讯赶来劝解。

    “算了算了,大家都消消气……”

    被推倒在地的那位张科长,此时黑着脸不说话,怒目看着周文,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估计早就把周文千刀万剐了。

    怎么可能算了?

    而另外一边,包间里久等周文不回的张文,起身出来找他。

    哪知道刚出门便看到这边围了一大群人,其中一个赫然便是周文。

    他快步走到周文身后,问道:“周所,什么情况啊?”

    周文转头说:“我刚刚回来的时候正好看到……”

    周文简单解释了一下事情经过。

    张文顿时心知肚明。

    国内很多单位都有这个陋习,让女下属陪吃陪喝,甚至还有陪睡的,都已经成为一种半公开化的潜规则了。

    尤其是企事业单位,成为了重灾区。

    就在张文了解情况之时,对面一帮吵吵着的人,在看到他脸之后,很多人脸上都露出了惊讶之色,很快便不敢说话了。

    张文在中海可是名人,虽然谈不上家喻户晓,但凡是和医学搭上边的人,基本上都认识他。

    本身就是顶级三甲医院崋山医院的主任医师,又是中海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还是复柦大学博士生导师,尤其是最后一项身份,分量是很重的。

    如果按照行政级别来算的话,够得上厅局级了。

    这且不算,作为一名顶尖的医学专家,说张文是中海的定海神针都不为过,这种人,你永远都不知道他的能量究竟有多大?

    他们这些人,怎么敢在张文面前放肆!

    而那些不认识张文的人,也都是人精,看到同伴突然不说话了,立刻意识到情况有变,也不敢说话了,怕祸从口出,同时狐疑不定的看着周文。

    那位正看着窗外抽烟,缓解心情的张洪宝张科长,发现现场变得鸦雀无声,心里有些烦躁。

    被一个下属单位的女下属撅了面子,让他很是恼火,今天要是不找回面子,以后他的威严将置于何处?

    把烟头扔在地上踩灭,转头准备释放一下他的领导权威,好让下属单位的职员继续对那几个人精神施压。

    不过张洪宝话还没说出口呢,发现那个把他推倒在地的小青年、身旁站着的人有些眼熟。

    仔细一看,顿时喜出望外,立刻推开挡在身前的几个人,迎上前笑容满面道:“哎呀,这不是张教授嘛,您好您好……”

    人还没到跟前呢,张洪宝便伸开了双手。

    张文没去接他的手,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说:“我和周所吃饭呢,你什么情况啊?”

    张文一句话便点明了周文的身份,不管是什么所长,能跟他一块吃饭的,肯定来头不小。

    其次,反过来质问张洪宝什么情况,其实便算是为事情定性了,问题是出在张洪宝身上。

    张洪宝一听,顿时头都大了,尴尬的都想找条地缝钻进去。

    张洪宝是中海卫生局某科室主任,职位不高,但是权限很大,管辖的范围也很广。

    当然了,和张文这种首长座上宾的大佬相比,那就差的远了,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

    一句话就能让他从现在的岗位上卷铺盖滚蛋。

    他怎么可能不害怕?

    “那个,张教授……都是误会……”

    张洪宝不是什么蠢人,相反,能做到现在这个位置上,也是一个能屈能伸的人,立刻道歉。

    “不好意思啊周所,一切都是我不好,您千万别放在心上。”

    周文见对方这副翻脸比翻书还快的嘴脸,心里隐隐作呕,没有吭声。

    张洪宝随后又对瞿芳芳说:“小瞿同志,刚刚大家就是跟你开玩笑的,活跃一下气氛,其实大家没什么恶意。

    不过在这里我也要自我批评一下,没有让大家把握好分寸,做到适度玩笑,给小瞿同志你带去了困扰,在今后的工作中一定严格要求……”

    张洪宝把“我”的主意,变成了“大家”的主意,是集体的意志,不是我的意思。

    这样一来不仅他的责任轻了,同时也在告诉一块吃饭喝酒的下属,不是我怂,是我在替你们大家擦屁-股。

    既道了歉,又保留了作为领导的尊严。

    这些话术,张文和周文自然是门清,但是没有去揭破。

    而瞿芳芳虽然工作时间不长,但是对这些官腔套路也算是很熟悉了。

    什么自我批评,什么严格要求,不过就是嘴上说说罢了,回头歌照唱、酒照喝,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

    然而她又能改变什么?

    今天要不是碰到周文这个学弟,离职和喝酒二选一,根本没有第三条路可走。

    就在瞿芳芳犹豫着要不要开口时,J察过来了。

    “谁报的警啊……”

    酒店经理一看事情已经解决了,连忙上去说:“没事没事,误会……”

    报警人过去说明情况后当场撤案。

    事情到此就算结束了。

    ……

    张洪宝一行人也不好意思留在这边了,和周文及瞿芳芳再次道歉后,灰溜溜的离开了。

    瞿芳芳感激了一番周文,随后便也提出了告辞。

    周文想了想说:“你到楼下大厅等我一会,我和张教授他们打个招呼,随后便来。”

    瞿芳芳迟疑了一下,点点头,转身下楼。

    这边周文回到包间,和张文以及另外两位教授打了个招呼。

    张文他们也吃的差不多了,干脆一块下楼。

    “今天不好意思,扫了大家的兴致,明天晚上我做东,咱们不醉不归。”

    “哈哈,没事~”

    “那就这么说定了啊……”

    等张文他们乘车离开后,在休息区等候的瞿芳芳走过来了。

    周文笑道:“一块走走?”

    “好啊!”瞿芳芳应声和周文一块出了饭店。

    四月中旬的夜晚,天气还有些寒意,出了饭店后一股寒意袭来,瞿芳芳裹了裹身上的黑色职业装外套。

    周文笑说:“还是找个地方坐坐吧,喝杯茶。”

    “嗯,也行!”瞿芳芳温柔的点点头说到。

    来到附近一家咖啡馆,点了两杯热牛奶,坐下后周文有很多话想问,不过最后忍不住笑了起来。

    瞿芳芳身材和沈雪有点相似,都属于那种丰满型的。

    脸蛋也是不相伯仲,一个大家闺秀,一个小家碧玉,都是那种很容易让男生着迷的类型。

    不过性格却是南辕北辙。

    沈雪看起来柔情似水,其实是一个外柔内刚的人,如果今天换成是沈雪,那个张洪宝敢灌她酒,她绝对一巴掌抽他脸上,顺便掀桌子。

    这也是沈雪经常开玩笑,让他吃了左萌萌,但他从来有贼心没贼胆的原因。

    他怕沈雪半夜在他枕头边磨剪刀。

    不过瞿芳芳就不一样了,她属于那种逆来顺受的性格,惹不起你我躲得起你。

    认识她一年多,从来没听说过她和谁红过脸。

    即使偶尔遇到争执,也是她主动退让。

    瞿芳芳见他看着自己笑,捂着杯子问道:“你笑什么?”

    周文说:“没什么,就是感觉挺奇妙的。中海几千万人口,茫茫人海,居然能在同一家饭店遇到。”

    “是啊,确实挺巧的。”顿了一下瞿芳芳问说:“你到中海来干嘛啊?”

    周文说:“开会啊。”

    “什么会议啊?”瞿芳芳问了一句,跟道:“对了,还没问你现在做什么工作呢?”

    来中海后,她和以前的同学基本失去了联系,再加上平时大多数时间在实验室,也很少关心外界的事情,并不了解周文现在的情况。

    当然,她并不笨,能让市卫生局的科长低头认错,可想而知周文的能量有多大?

    周文呵呵笑说:“一个生物安全会议。至于工作么比较杂,什么都做。”

    瞿芳芳捧起牛奶喝了口,问说:“比如呢?”

    周文笑道:“比如治病救人,搞科研,教书,另外还有做做生意。”

    瞿芳芳:“……认真的?”

    周文:“你看我像开玩笑吗?”

    瞿芳芳点点头。

    周文自嘲笑道:“我以为我现在好歹算个人物了,没想到学姐你都不知道,真是失败啊。”

    瞿芳芳眼眸里蓄满了温柔的笑意。

    周文说:“别说我了,说说你吧,你现在什么情况啊?”

    瞿芳芳说:“我啊,现在在一家小研究所工作……”

    两个人聊着分别后的近两年各自的境遇。

    瞿芳芳的遭遇和周文猜得差不多。

    作为一名没有背景、没有人脉,而且毕业学校专业也不是多么强势的生物研究生,就业的道路很坎坷,拿着微薄的薪水,干着996的活。

    生物可不是像一般人想象中那样高大上,整天穿着白大褂做实验,那是教授才有的权力。

    普通的实验员实际上实验时间站占了工作时长的10%都不到,剩下的90%时间都在“搬拿抬送”的干体力活。

    女生比男生稍微好一点,但也没好到哪去,脱下白大褂,个个膀子上都有腱子肉。

    除此以外,帮领导干私活那是必须的,偶尔还会像今天一样,陪吃配合。

    悲催的一匹。

    周文心里也是无比的感慨。

    如果不是因为系统爸爸的垂怜,他甚至还不如瞿芳芳呢。

    人家好歹还能混个事业编,他大概率现在在哪个工地上搬砖呢!

    就在周文考虑着怎么帮学姐一把时,口袋里电话响了。

    接通后才知道,安奇美那边送实验物品的人到了。

    周文挂断电话后问说:“师姐你现在有没有事啊?”

    瞿芳芳此时脑海里也有些乱,犹豫着是辞职还是怎么办呢,随口道:“没事啊。”

    “没事的话帮我个忙,跟我一块去做个试验。”

    “嗯,行。”

    两人随后离开时候咖啡馆,打车去了复柦大学。

    送实验物品的人就在复柦南大门口等着呢,周文和保安出示了一下会议嘉宾卡,保安这才让他没进门。

    周文已经和复柦生物系领导打过招呼了,借了间实验室。

    三个人开车径直来到实验楼下,然后搬着实验物品上楼。

    等换好无菌服进了实验室后,瞿芳芳在周文的要求下准备实验材料,而他则研究起那两名患者的过敏数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