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68章 调查

作者:二将字数:5359更新时间:2020-07-20 17:29:14
    周文感觉非常不可思议。

    什么叫找不到档案了?

    像李中云这种情况,即使档案丢失了,拿着咸菜坛子里的那些证据,都足以证明他的功勋。

    周文问道:“您当时去询问的时候,有没有带着那些证据啊?您给我详细说说经过。”

    “咋可能不带嘛……不带的话人家理都不会理的。”

    李中云说了一句,跟着解释说:“我记得没错的话那还是83年了,出台了一个文件,叫《军-人抚恤优待条例》,因为当时大儿子结婚……我实在没得办法下,只好向组织伸手了。”

    顿了一下李中云跟道:“我先去的县民政局,那边说我的档案没有转过去,让我到WZB问问,我去了WZB,WZB说帮我查,然后迟迟未等到消息。

    过了大概一个月又去问,那边说已经转到民Z局,让我再去民政局去问。

    我又去了民政局,那边说人事调动,需要慢慢查,让我回去等,有消息了就告诉我。

    我就回去等了,一直等到大儿子婚都结过了也没有消息。

    我又去找了两次。

    结果每次都是让我回去等。

    一直等到现在……”

    周文听着老爷子的讲述,脑海里自动浮现出一个老男人奔波在路上,以及不断被踢皮球的画面。

    这些老兵都上过真正的战场,杀过人的,谁心里没有一股子血性?

    可能正是因为没有档案,所以才不好意思和别人提起自己参加过抗M援C,怕别人说他弄虚作假。

    没有享受到抗M援C的待遇不说,甚至连浴血厮杀得到来的荣誉都无法得到承认。

    周文心里暗自愤怒。

    如果真得只是档案丢失,难以找寻的话也就罢了,如果……

    就在这时,耳边传来了一道系统提示音。

    来任务了。

    “王武你跟我来一下……”周文叫过王武,跟他仔细交代了一番,并把老爷子的身份证和一些荣誉证书交给他,让他去查一下。”

    王武领命后立刻驾车离开。

    王武虽然只是周文的贴身助手兼司机,但是他身后却是有一支12人团队的。

    这些人除了负责周文出行安全外,还负责处理医院、实验室、公司、社会活动等等,各种琐碎的事务。

    当然也包括查人这种小事。

    这边王武路上便联系了团队,派驻在金陵那边的一名政府事务官、退休的T级领导,以及一名法务部大律师很快便赶了过来,另外还有三四名助手。

    一群人在文阳县的民政局门口汇合后,浩浩荡荡进了大楼。

    民政局工作人员一开始态度很冷淡,而且话里话外都在打太极。

    不过在政府事务官傅伟民的沟通下,民政局的工作人员很快便认识到面前一行人不是她能应付得了的,立刻联系正在单位里的局长。

    局长鲁鸿远很快闻讯赶到,热情的把一行人带到办公室里。

    傅伟民没有和他过多寒暄,开门见山的提出了要求。

    鲁鸿远没有过多犹豫,亲自带他们到档案室那边去查。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傅伟民哪怕退休了,人脉关系网也比他这个小小的县民政局局长要深厚的多,在没有利害关系的情况下,能给面子当然要给面子。

    半个世纪前的档案,工作人员都不知道换了多少任,再加上以前又没有电脑,全部是纸质档案,翻找起来非常的麻烦。

    档案室的工作人员十分不情愿,奈何领导就在旁边,也只好装作卖力的样子帮忙查找。

    眼看着堆积如山的档案,真要查不知道要查到何年何月,而且众人也没有这么多时间等。

    鲁鸿远见此情况说:“档案太多了,查找起来确实费时费力,而且还不一定能找到,你们看这样行不行,让那位老同志找找其他证据,比如证人之类的,只要能找到的话,我们这边可以申报帮他重新建档。”

    律师和傅伟民小声商议了一下,傅伟民考虑了一下说:“行吧!不过还是麻烦你们仔细帮我们找找,我们这边也想想其他办法。”

    顿了一下傅伟民道:“另外还要麻烦鲁局一件事。”

    鲁鸿远笑道:“您说。”

    傅伟民说:“帮我查看看,有没有人以李中云的名义领取过抗M援C战争老兵生活补助金的?”

    “这个不可能吧。”鲁鸿远嘴上说着不可能,但还是让档案馆的工作人员到电脑上查了一下。

    很快,工作人员回道:“没有。”

    傅伟民道:“确定没有?”

    工作人员又仔细核实了一遍,说:“确实没有叫李中云的。”

    傅伟民点点头,伸手道说:“那行吧,麻烦鲁局了。”

    鲁鸿远笑着和傅伟民握握手,“不客气,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

    就在众人准备告别之际,一直跟在人群里的王武,绕到柜台里面的档案员身后说:“能不能麻烦你给我再看看?”

    “好的!”档案员点点头,调出档案,“截止目前为止,全县还在领取这个补助金的老兵只有6名,其中姓李的有两名,分别是……”

    王武仔细看了看,一个叫李金来,今年91岁,家是县城的;还有一个叫李万顺,今年89岁,家也是县城的。

    王武指着照片栏问道:“这个怎么没有照片啊?”

    “照片啊,有的,在下面呢……这个档案管理系统是独立的,没有迁移到新系统,怕丢失数据。”

    工作人员解释着照片没有存储在照片栏的原因,往下拉动了一下。

    下面一共6张照片,王武一眼便认出,其中一张照片是李中云。

    王武指着李中云的照片,大声质问到:“这是李中云老爷子的照片,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哪呢?”

    “这怎么可能呢?”

    “这位同志你看错了吧……”

    旁边正在等他的一众人等,闻言顿时惊讶不已,七嘴八舌的说着的同时,一窝蜂的挤到了柜台里面。

    王武指着其中一张底部名字为李万顺的老头照片,义愤填膺道:“这明明是李中云老爷子,为什么叫李万顺?”

    众人盯着电脑屏幕仔细看了看,都是一脸惊讶的神色。

    傅伟民连忙接过李中云身份证比对了一下。

    虽然是新式身份证,和电脑上的老照片有些出入,但只要不是高度近视眼且没有戴眼镜的人,几乎都能一眼就认出,这是同一个人。

    鲁鸿远尴尬不已,“这……这会不会搞错了啊?”

    傅伟民把身份证递过去说:“鲁局你自己看。”

    鲁鸿远这话只是为了缓解一下尴尬而已,实际上他在第一时间就已经对比过,两个人确确实实就是同一个人。

    档案室里一时间陷入了死寂。

    过了一会,律师问说:“这个李万顺是谁?”

    鲁鸿远从惊讶中回过神来,立刻对档案员说:“赶快查一下。”

    他对谁是李万顺丝毫不感兴趣,他现在只想赶紧撇清责任。

    档案员调取出李万顺的全部档案。

    这一下又有了新发现,在1983~1991年之间,这个李万顺用的竟然一直都是李中云的名字,直到1991年才改为李万顺。

    律师立刻上前固定证据。

    现场的民政局工作人员,下意识便准备阻拦。

    这件事要是曝光出去,对于领导来说,绝不是一件好事,他们也算是为领导作想了。

    这边鲁鸿远脸上露出了犹豫的神色,不过随后还是挥手示意工作人员,让他们不要阻拦。

    如果换做一般人,他是绝对不会让对方拍照的,甚至连这个档案室的门都进不了。

    可是今天来的人不一样,前退休T官+大律师+公司媒体主管,这个组合别说他县里的部门领导了,换成市里的领导一样发怵。

    所以能和平解决这件事最好。

    如果不能,那也绝对不能连累到自己。

    这边律师继续采集证据。

    包括李万顺多次变动的家庭住址、领取的各种补助金数额以及经办人等等。

    等这边律师固定好证据后,鲁鸿远慷慨陈词说:“这件事不管涉及到谁,我们都会彻查到底,一定给你们一个交代。”

    傅伟民点点头。

    他从鲁鸿远的行为上已经判断出,这件事跟他应该没什么直接的利害关系,或者可能知情,只是碍于一些原因,所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鲁鸿远只要亡羊补牢配合调查,很容易就能摆脱干系。事后顶多担个失察的责任,不会受到严重处分。

    现在主要要弄明白,这个李万顺到底是谁?

    他是通过什么方法、什么人来冒名顶替李中云的?

    在拿到了第一手资料后,众人离开了县民政局,去了县G安局。

    ……

    李中云家。

    周文在第一时间便收到了王武传回来的消息。

    周文怒道:“MD,这些混账东西!给我好好查,查到底。”

    这边李中云等他挂断电话问道:“怎么样啊?”

    周文有些不忍心告诉老爷子实情,但想了想还是说:“已经找到了一些档案,不过还需要进一步确认。”

    李中云脸上不由得露出了激动的笑容,不断的说:“那就好那就好……”

    正如周文所料,李中云不愿意提及往事,除了那段血肉横飞的经历给他造成很大心理创伤外,也是因为承载他荣誉的档案没有了,他不愿意再去对人述说和诉说。

    就像一个没有大学毕业证和学位证的人,不好意思和人讲自己毕业于某某大学。

    ……

    这边傅伟民一行人在县G安局找到了更多信息。

    李万顺原名也不叫李万顺,而是叫李德广,1929年生,今年实际年龄为91,一个貌不惊人的老头。

    不过这个老头的儿子闺女可要厉害多了,三个儿子两个闺女女婿等,在文阳县以及市里面的多个部门担任过领导职务,其中就包括县民政局。

    现在儿子闺女基本上都已经退休了,但是孙子孙女等却已经逐渐爬上来了。

    算是地方上的望族了,关系网纵横交错。

    律师看着资料说:“有这个关系网,再加上李中云也只是一个乡下老农,难怪可以轻而易举的顶替李中云。”

    傅伟民点点头,随后又摇摇头说:“这个吃相也实在是太难看了。”

    王武也是当过兵的人,对于这种事情也是特别愤慨,“他家里又不缺钱,为什么偏要惦记人家那点救命钱呢,真是太缺德了。”

    律师推推鼻梁上的镜架,说:“这和缺不缺钱关系不大,主要是获得太容易了,且基本不会有什么后果,这样谁又能忍住不去伸手呢?”

    就在众人准备离开G安局的时候,傅伟民手机突然响了。

    是李德广二儿子李国栋打过来的。

    李国栋开门见山的说,这件事是一个误会,希望能当面谈一下。

    李国栋能拿到自己的电话号码,傅伟民并没有奇怪。

    对于他的提议,傅伟民并没有立刻答应,而是打电话咨询了一下周文。

    傅伟民毕竟曾经从过政,而且职务还不低,做事情喜欢高屋建瓴,考虑大局观。

    在他看来,这件事进行到这一步已经差不多了,李家那边肯定会做出相应的赔偿,直到李中云满意为止,没必要继续往下追查了。

    不过最终决定还需要周文来定夺。

    而结果不出他所料。

    周文要求追查到底。

    傅伟民也没有说什么,挂断电话后同一行人驱车赶往市里面。

    李家在当地关系盘根错节,在这里和他们纠缠的话,到最后肯定也是不了了之。

    直接从上面施压,这样就避免了和稀泥。

    另外一边,李德广的二儿子李国栋,迟迟没有接到傅伟民的回信,知道事情恐怕不会善了了。

    立刻打电话通知其他几个兄弟姐妹。

    一开始众人都是不以为意,认为李中云不过是一个乡下老农而已,有什么可担心的?

    但是,在听说有前T官以及大律师参与追查这件事后,都认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一番商议后,他们决定直接找李中云去谈判。

    下午四点半,李德广的二儿子李国栋、小女儿李红艳,带着两名助手,开着两辆丰田普拉多,来到了李中云家。

    本来来的路上还有些小担心的李国栋和李红艳,在看到李中云家的情况后,顿时变得鄙夷了起来。

    一个泥腿子而已,认识两个人又能怎么样,还能翻出什么浪花来?

    一手操办老父亲顶替事宜的李红艳,笑呵呵说:“老先生,这件事是个误会,我们一开始也不知情!但是不管怎么说,都是您蒙受了损失,我们会给您相应的补偿。”

    已经知道事情始末的李中云老爷子,气得手脚发抖,嘴唇也是直哆嗦。

    “老爷子您别激动~”周文安慰了一下他,转头冷着脸说:“这里不欢迎你们,请你们离开这里……”

    ——

    ps:对不起,求……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