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67章 和平是最大的幸福

作者:二将字数:3118更新时间:2020-07-19 23:29:47
    周文到山坡上转悠了一圈。

    山坡上长满了密密麻麻的灌木丛以及竹林,不过老爷子在洗头靠近水源的地方开辟出一块地方专门种各种蔬菜。

    十来天没回来,菜地里已经长出了小草。

    周文看了看,然后原路返回。

    在经过狗圈时,刚探出头准备犬吠的大狼狗,一看是周文,吓得立马又缩回去了。

    几个过来看望李云澜的老头老太太还在。

    因为之前李云澜患有老年痴呆症,再加上又身患癌症,去金陵时大家都以为她会死在医院呢,没想到没死,而且痴呆症还治好了,此时都围着她问个不停。

    老太太得过周文叮嘱,所以没有乱说,只是说在医院治好的。

    这边老爷子正在小屋里淘米烧午饭。

    周文一看,赶忙上去帮忙。

    “老爷子,您歇着,这里交给我……”

    不等老爷子拒绝,周文抢过了他手里的电饭锅,放好水搁到了电饭煲上。

    随后从塑料袋里取出路上买的青菜、蘑菇、排骨,飞快的烧起了菜。

    他的一双手可是经过系统加持的,而且上次抽奖还抽了个高级烹饪术,所以无论是切菜还是烧菜,绝对都是大师级水平。

    李中云一开始还担心周文这个大医生不会烧饭呢,可是看到他切菜的姿势立马知道,自己白担心了。

    于是到外面的柴火堆里抱了一捆碎木材回来,开始烧火……

    周文事情非常多,医院、公司、研究所,事情一大堆。

    还有七八个系统任务等着他去完成呢。

    不过,他一点也不急。

    世人慌慌张张,所图不过碎银几两。

    但是他现在不缺那几两碎银,所以行事也更加淡定从容。

    吃过饭在附近转悠转悠,然后跟镇区里来的装修公司负责人聊了聊,怎么重新拾掇老爷子这栋房子。

    晚上周文就住在了老爷子家。

    老太太早早就睡下了。

    老爷子回到了家,而且还把妻子活着带回来了,心情舒畅,和周文一起喝了几杯。

    几杯高度茅台下肚,老爷子终于还是绷不住了,给周文讲起了那一段峥嵘岁月。

    “那是1950年春,当时我才18岁……”

    老爷子年纪大了,说话很慢,而且记忆还有些模糊,一些时间、地点、人物,都记得不是那么清楚了,不过发生的事情却一丝一毫没有忘却。

    随着老爷子的讲诉,周文仿佛也回到了那段战火纷飞的年月。

    期间老爷子也提到他的爷爷周坤。

    据老爷子讲,他爷爷曾经和李中云老爷子趴过一个战壕,并肩战斗过,后来战场负伤退伍了,从此便失去了联系。

    借着酒劲,老爷子起身到条台下面翻东西。

    “老爷子您坐,您告诉我在哪里,我来找……”

    在老爷子的指引下,周文从条台下面搬出个封着厚厚泥封的咸菜坛子,上面落满了蜘蛛网,还有褐色灰尘。

    老爷子用抹布揩去咸菜坛上的蜘蛛网和灰尘,然后拽着翘起的绳头解开,又把泥封和塑料布一起揭开。

    从里面掏出一摞纪念奖章、包在透明塑料薄膜纸里的光荣证,甚至还有吃饭的铜碗和褪色的白色搪瓷缸。

    其他的还好,但是其中一枚刻着朝-鲜文的暗灰色银制军功章却是让周文惊讶不已。

    据他所知,只有荣获志愿军一等功或三次大功,或一次战斗荣立两次大功的人,才会授予军功章。

    李中云看到那枚奖章,那张黝黑的脸上露出了骄傲的神色,接过去缓缓诉说了起来。

    “那是1950年的冬天,我记得当时天气很冷……”

    周文一边听老爷子讲述那段血与火的历史,一边翻看着桌上的各种纪念勋章,还有那些光荣证。

    等老爷子讲的差不多时,周文问道:“老爷子,问个你事情,我爷爷为什么绝口不提自己上朝-鲜战场的事情呢?还有您也是,如果不是我之前问您,您恐怕也不会承认吧。”

    老爷子闻言,脸上露出了伤感的神色。

    周文给他倒了半杯酒。

    老爷子端起来把酒倒入口中,深深叹息了一声说:“你知道什么是战场吗?

    我告诉你,战场……绝不是像电视里放的那样热血沸腾。

    上了战场你才会知道,被刀砍是要死的!

    了解我不杀你,你就杀我这条战场上浸透着鲜血的真理。

    当炸-弹在身边爆-炸时,当身边的战友被子弹穿过头颅时,当拼刺刀开始的一刹那,一个战士是不会记得为什么参加战争的。

    那个时候的正义、真理、国家都……都在一边,支撑他们战斗的最大动力是杀死对方就能活着回家,就能为死去的战友报仇!”

    老爷子说完这些,忍不住喘息了几声。

    颤抖着双手拿起桌上香烟盒。

    周文赶紧拿起火机帮老爷子点好。

    “还有,和被刀砍死,子弹杀死相比,还有一种更残忍的死亡……

    因为是在异国作战,后勤补给起初是十分困难的,而我们38军团恰恰是第一批登陆部队……

    我们不仅要和敌人战斗,还要和饥饿斗争,许多指战员并不是在沙场拼斗中战死的,而是被活活饿死……”

    讲到这里,老爷子不愿意去回忆了,伤感的说:“与战争相比,和平才是最大的幸福!”

    “您说得对!”

    周文深以为然,同时也明白了,自己爷爷以及老爷子为什么不愿意提起自己战争往事了。

    在他看来这是无比光荣的事情,但是在老爷子他们看来,也许这是他们最不愿意提起的往事。

    要不然也不会有战争后遗症以及战场综合征了。

    何况抗M援C活下来的小兵,当年哪个不是九死一生?

    一顿晚饭吃了三个多小时。

    直到十点钟才结束。

    ……

    “喔喔喔~~~”

    当耳边传来鸡鸣声时,周文缓缓睁开了眼睛,懵懂中还以为自己在江都老家呢。

    可是看到布满蜘蛛网的房顶时才想起,自己现在在徽省永阳。

    起床时,厅堂里的饭桌上已经摆好了早饭、油条、包子。

    周文楞了一下才想起,一定是王武买过来的。

    出了屋子看到,老爷子正推着老太太在前面的水泥路上散步呢。

    周文来到简陋的厨房,灶台旁的小方桌上摆着牙刷牙膏以及毛巾。

    他刷牙洗脸后来到车前问道:“你们吃了没有?”

    坐在车里的王武说:“我们都吃过了。”

    “这么早?”

    周文说了一句回到屋里吃早饭。

    吃过早饭后老两口也正好回来了。

    周文把修缮房屋的事情和老爷子说了一下,老爷子连忙表示不用了。

    不过见他一直坚持,李中云老爷子也没有说什么了,反正人情已经欠下来了,而且不出意外的话,这辈子他也还不起了,也就随周文去了。

    聊天时周文突然想到一件事,“对了老爷子,您为什么没有领抚恤金啊?按照您这个情况,以及永阳的地方政策,一个月最少5000块。”

    不愿意提及战场往事周文能理解,可是连治病的钱都没有了,还不愿意要抚恤金,这个他就不能理解了。

    这是拿命换来的钱啊。

    老爷子叹息了一声说:“早些年我去县里WZB和民政局问过,结果那边说找不到我的档案了……问了几次都没有消息,后来就不了了之了。”

    周文大惊失色,“什么,有这种事……”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