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65章 周文的爷爷

作者:二将字数:2896更新时间:2020-07-18 23:37:47
    “听说您正在等人,不知道等谁啊?”

    为了不吓到李中云,周文没有急着说要帮他妻子治病。

    “我……我在等一位医生。”李中云用金陵一带的地方方言笑着回答到。

    虽然脸上在笑,但是他那双沧桑的眼眸里却露出了伤感的神色。

    周文问道:“医生?你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吗?”

    李中云摇摇头,“不知道。”

    周文奇怪道:“你不知道他名字,为什么会在这里等他?是有人让你在这里等他吗?”

    李中云点点头说:“是啊。我在城隍庙那边遇到一位老道长,他说这里有位医生能治好妻子的病,让我在这里等他。”

    周文闻言惊讶不已,“什么,你说的是真得?”

    如果不是系统出了任务,周文都怀疑遇到骗子了。

    李中云又点头说:“是真得。一开始我也不相信,但是那位素未平生的道长,在我未开口的情况下,便说出了我的心结,还指明了方向,且事后分文未收。”

    周文哭笑不得说:“因为那位老道士当时没收你钱,所以你就相信他的话到这里来等人?难道你就没想过,他是骗子团伙,把你哄到这里来再骗你?”

    李中云楞了一下,随后叹息了一声,声音里充满了惆怅和苍凉。

    虽然他年纪大了,但还没有老糊涂,他知道周文说的话很有道理,只是心里抱着“万一”的想法罢了。

    此时被周文无情的戳破幻想,心底最后一丝希望也破灭了。

    “谢谢你小伙子~”李中云说了一句,随后手撑着桌子缓缓站起来。

    周文赶紧道:“等一下老爷子,您先坐下来。”

    “怎么啦?”李中云疑惑了一声。

    周文摸摸眉心说:“呃……其实我是江州第一人民医院的医生,如果您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帮您妻子看看。”

    李中云闻言楞了一下,随后脸上露出惊喜之色,粗糙的手掌一把抓住周文说:“好好好,那就拜托您啦。”

    周文任由问道:“您不会认为我是骗子吧?”

    李中云摇摇头说:“老头子没什么好骗的。”

    周文点点头,三口吃完碗里剩下的皮蛋瘦肉粥,刚准备走,突然想起道:“老爷子,您吃早饭了没有?”

    李中云:“我吃过了。”

    周文也没去理会他说的是真是假,招手让服务员过来,把自己行政套房的房卡递给他说:“帮我打包两份皮蛋瘦肉粥,再拿一些面包、水煮鸡蛋以及小菜之类的。”

    他住的房间,一晚上2000块,打包两份早饭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

    服务员很快按照他的吩咐,打包了早饭。

    周文随后带着李中云离开了酒店,乘车前往省人民医院。

    路上周文和李中云聊天,故意说他身上有老兵的气质。

    李中云一开始不承认,还说自己就是个老农民。

    周文说自己爷爷就是当兵的,还参加过抗美援朝,而李中云身上的气质和他爷爷一模一样。

    李中云这下沉不住气了,问周文爷爷的部队番号?

    周文随口道:“呃……好像是38军113师。”

    周文爷爷确实打过仗,身体里还有弹片呢。

    但是到死那一天,家里人都不知道他参加过什么战役,他也绝口不提。

    至于为什么说38军113师,是因为小时候他爷爷经常给他讲抗日战争事迹,其中讲到最多的就是抗美援朝,而他留下印象的部队番号就是38军113师。

    他爷爷只是提到了这个部队,而他当时年纪也小,至于是不是,那就不知道了。

    “什么,你爷爷是38军113师的?”李中云惊呼出声,“他叫什么名字?”

    周文:“周坤。”

    “周……周坤啊?”李中云嘴里呢喃着,突然间就流下了眼泪。

    周文看到李中云莫名其妙的流眼泪,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也是莫名的伤感。

    李中云哽咽着问说:“你爷爷他……”

    周文知道他想问什么,主动说:“我爷爷是个木匠,2003年腊八去世的,享年75岁,家庭和睦,子女孝顺。”

    李中云揩揩眼角的泪水,不断点头说:“那就好,那就好……”

    接下来李中云一直沉默着,什么话也没问,更没有说什么,直到省人民医院。

    周文在病房里看到了李中云的妻子,和老爷子同龄同姓,今年89岁高龄的李云澜。

    只是老太太身体远没有老爷子身体那么硬朗,甚至很糟糕。

    她身上有很多病症,阿尔兹海默症(老年痴呆)、肝癌、高血压、高血脂伴随动脉粥样硬化。

    另外心脏也有问题。

    各种病症缠身,把老太太折磨的鸠形鹄面,老太太身体机能已经濒临崩溃了。

    此时请的临时护工正在旁边喂老太太吃东西,但是老太太不肯吃,嘴里碎碎念着。

    李中云上前端过碗喂老太太。

    老太太一把抓住他的手臂,质问道:“你是谁?”

    李中云说:“我是中云啊。来,嘴张开。”

    老太太挡住汤勺,胡言乱语说:“你不是中云……我不认识你…你走……呕~”

    话未说完,老太太突然又面露痛苦之色,紧跟着开始呕吐了起来。

    护工赶紧拿垃圾桶。

    等老太太呕吐完之后,护工垃圾堆拧好收走。

    周文等护工离开后,从随身携带的无菌箱里取初一针止痛剂帮老太太注射了。

    本来因为痛苦而不断呻吟的老太太,脸上立刻变得平缓了起来,竟然直接靠在李中云身上睡了过去。

    李中云震惊的看着周文。

    晚期肝癌是十分疼痛的,而且止痛药剂已经完全无效,老伴已经半个月没有睡过一个好觉了,每次刚睡着都会疼醒。

    尤其是那种撕心裂肺的痛苦声,简直让人不寒而栗。

    可是没想到,现在一针就让她睡着了。

    周文竖起食指在嘴边,“嘘~”

    老爷子隐隐明白了什么,眼睛里露出了激动的神色。

    周文趁着临窗病人及家属不注意,又从箱子里拿出生物制剂1077,这个制剂主治阿尔兹海默症。

    等打完1077,又从药箱里拿出生物制剂039,这个主治晚期肝癌。

    打完两针后,周文先是观察老太太的大脑。

    关于阿兹海默症的发病因素和假说多达30余种,如家族史、头部外伤、甲状腺病、母育龄过高或过低、病毒感染、基因缺陷以及朊病毒等等。

    但是迄今还没有一个统一的说法。

    不过他个人倾向于最后两种,基因缺陷和朊病毒。

    但暂时还没有从物理层面发现切实证据。

    在真视之眼的观察下,老太太脑部颞叶区域发生了一些细微的改变。

    不知道这些改变和阿尔兹海默症有没有关系?

    周文记下了具体位置。

    随后又去观察肝部。

    癌细胞在生物制剂作用下,迅速被杀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