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33章 “摇钱树”

作者:二将字数:3286更新时间:2020-06-28 00:03:30
    而说到砷就不得不提到蜈蚣草了。

    去除砷、汞等重金属污染是长期困扰科学家的一个难题。

    不过后来科学家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一些砷污染比较严重的土地和水体里,大部分植物已经死亡,惟独蜈蚣草这种蕨类植物安然无恙。

    经过化验,科学家发现蜈蚣草不但对砷具有很强的超吸附能力,对其他重金属的吸附也有一定的效果。

    而经过测试,蜈蚣草它富集的砷比普通植物高二三十万倍,它富集大量有毒的物质,是耐砷毒的植物。

    如果用蜈蚣草提取土壤中的砷等重金属污染物,再收割焚烧,有毒废气物的数量将大幅减少,焚烧后的灰还可以变成矿产资源进行冶炼。

    在理想状态下,植物体内的含砷量可以高达20%左右,相当于一种矿产资源了。

    而且据周文所知,已经有科学家在研究“耕种金属”了。

    比如墨尔本大学的植物学家艾伦·贝克,正在实践这一模式。

    他在50英亩的镍矿污染区种上了超富集镍树,割开树皮后会流淌出蓝绿色的液体,像树胶一样,里面1/4是镍,比镍冶炼厂的矿石含量都高。

    然后提取纯化金属后出售。

    除此以外,冶炼厂还要付给他高额的环境治理费。

    ……

    周文上前查看那几株超富集砷植物。

    黑人青年跟了上去,他指着几株被他从中部砍断的针树根部说:“上次我砍伐这些灌木时,上面浆液沾染到我手上,当时感觉很不舒服,然后我就回家去了,很快我手就变成了这样。”

    周文仔细研究了一下。

    这是一种在当地被称为“针树”的灌木类植物,上面长满了尖尖的倒刺,很丑陋,普遍生长在雨林地带。

    别看它是灌木,它的根系却相当发达,属于深根系植物,它的主根可以深入地下5米以上,甚至有些可以达到10米。

    所以如果不出所料的话,地下应该是有砷矿,要不然也无法解释超富集砷植物生长的区域,其他植物却没有受到影响。

    这里一共有十几株针树。

    周文和保镖要了把匕首,在针树的茎秆上割了一刀。

    针树:“敲你吗……疼死我了。”

    周文:“闭嘴,我在采集样本呢!”

    针树显然被吓到了,以它的智商显然并不能理解,灵长类动物为什么能听懂它的语言呢?

    而就在这时,它被割破的茎秆上,流出了乳白色的液体,“滴滴答答”的落在了地上。

    周文一边采集样本,一边问道:“对了,地下是不是有砷矿啊?”

    针树不说话。

    周文“咔嚓”一声,折断了一根树枝。

    针树:“敲你吗……疼死我了。”

    周文:“地下是不是有砷矿?你要再不说的话,我等下就把你连根拔起。”

    针树瑟瑟发抖。

    周文:“有没有?”

    针树:“有!”

    周文:“那今天就先不拔你了。”

    周文采集完样本,转头问道:“哪里还有这种类似的植物啊?”

    之前那个中度砷中毒的黑人老头,指着东面“叽里呱啦”说了几句,青年黑人翻译说:“他说东面的树林里还有,他就是在那里中毒的。”

    “大概多远啊?”

    “一英里左右。”

    周文看看天色,还来得及,说:“走,带我过去看看。”

    黑人青年比较懒,不愿意带他过去看,包括那些当地人都不愿意跑路。

    周文对黑人青年说:“你们带我过去看看,我回头帮你们把手治好。我相信你们也去医院治疗过了吧,这种金属局部中毒是很难根治的,除了我,没人能治好的!”

    黑人青年和大家商量了一下。

    这些人都是沾亲带故的亲戚,听说周文能帮青年和老头治疗手上的疾病,都同意了。

    周文带着一个保安跟着众人朝荆棘密布的树林里走去,其余人都留在原地看管车辆。

    这里面有一条小路,据领路的黑人青年说,是那些到他们村偷猴面包树的南非人踩出来的,而这里都是属于博兹瓦纳领土。

    一英里,约等于1600米。

    在崎岖不平、荆棘密布的丛林里走了近一个小时才到地方。

    “呐,就是这里。”黑人青年指着前方一片黝黑的灌木丛说到。

    周文走上前一看,还真是。

    这里有很多的针树,目测有二三十棵。

    周文在其中几株最粗壮的针树上依次采集了样本。

    当然,每一次都被树骂。

    周文对着最后采集的一棵针树问了相同的问题,“地下是不是有砷矿?”

    不等针树回答,他先“咔嚓”一声掰断了一根树枝,疼得针树吱呀乱叫。

    针树:“你为什么要把我手掰断?”

    周文:“杀鸡儆猴懂吗?我怕你不说,所以先掰一根给你看看。”

    针树:“可是我正准备告诉你啊。”

    周文:“……那不好意思了。”

    针树伤心了一会……周文能感受到它的伤心,一种很晦涩的植物语言。

    随后这棵年龄最大的针树告诉了周文,它的脚底下有很丰富的砷矿。

    周文感谢了它,随后返程了。

    赶在太阳落山之前,他们出了密林。

    周文用生物解毒剂帮两个中了砷毒的人解了毒。

    “因为这是重金属中毒,它需要一段恢复期,大概6~10天。”

    黑人青年活动了一下手掌高兴道:“我感觉好多了。”

    周文点点头,递了一张名片过去,“那就好!这是我的名片,如果回头有什么问题的话,尽管打电话给我。”

    周文之所以这么热情,当然也是有原因的。

    首先是超富集砷针树,这是非常罕见的,而且根系还如此发达,不论是用来治理重金属污染,还是用来汲取地下砷矿,都可以称得上“摇钱树”。

    其次就是地下的砷矿。

    砷是非常值钱的,6N的市场价在1000元/公斤左右,7N的市场价更是达到了2000元/公斤左右。

    当然了,这个对环境污染也非常大,如果开发的话,投资也很大。

    不过总算也是好消息。

    也正因为如此,需要提前跟这些当地人打好关系,方便后面的一些操作。

    吃了一顿富有特色的地方晚餐后,周文他们连夜赶往了城里的酒店休息。

    ……

    ……

    第二天早上九点。

    林高轩等了一下午加一个晚上,周文都没有主动过来,倒是唐万年的电话来了。

    “行,我知道了……”

    林高轩黑着脸挂断了电话。

    下一刻,空调被里钻出个脑袋,正是沈玉洁,面带桃花,嘴角还沾着一根弯曲的毛发,媚笑着问道:“怎么样,他来不来?”

    林高轩暗恨道:“这个混蛋,在国外待了两个月,把脑子待坏了,无论谁的话都不听了。”

    沈玉洁问道:“那怎么办啊?”

    林高轩脸色阴晴不定的想了好一会,最后发现,除了自己亲自打电话外,暂时拿对方没有任何办法。

    “先让他得意一会,等回了国看我怎么收拾他!”说着林高轩把沈玉洁的脑袋摁进了被窝里,拿出电话拨打了一个号码。

    电话很快便接通了,里面传来了周文的声音,“喂,您好,哪位?”

    林高轩冷笑着说:“周医生真是贵人事忙啊,那么多人都请不动你,还要我亲自打电话给你,你很牛嘛。”

    周文:“你谁啊?”

    林高轩觉得自己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对方不可能不知道他是谁,分明是故意的,冷冷道:“你真不知道我是谁?”

    周文:“废话~你不说,我哪知道你是谁啊?”

    林高轩:“……我是林高轩。”

    周文:“不认识!你打错了。”

    “嘟嘟嘟……”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