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32章 超富集植物

作者:二将字数:3866更新时间:2020-06-27 00:07:13
    林高轩肺都快气炸了。

    他眼巴巴的在这里等半天,对方居然敢放他鸽子,是可忍孰不可忍!

    “啪”的一声,林高轩一拍桌子站了起来,黑着脸说道:“我看他是在非洲把脑子待坏了,搞不清楚自己什么身份了!”

    沈玉洁拿着电话说:“那个……要不给大使馆那边打个招呼?不过大使馆跟他们没有直接的从属关系,没办法发布行政命令。”

    “跟大使馆打什么招呼啊,直接和他们的上级领导讲!”林高轩很有气势的摆摆手,“我倒要看看,他还有没有胆子不来。”

    沈玉洁说:“那个……卫健委还是他工作单位?”

    “当然是W健委……算了,我来打吧!”

    林高轩拿出手机拨了两个电话,很快打通了W健委部门领导电话。

    “唐主任您好,我是…………对,我在这里等了他半天,他跟我搪塞推诿,最后竟然还放了我鸽子,要不是考虑到他是来博兹瓦纳援助的医生,我让那小子吃不了兜着走……行,那就麻烦您了。”

    旁边的沈玉洁听到林高轩的对话,心潮澎湃。

    管中窥豹,可见一斑。

    区区两个电话就找到了卫生部门的总头头,这样的人脉关系可不是随随便便什么人都能拥有的,从这里就能看出林高轩的家庭背景。

    她这次来博兹瓦纳真是来对了,傍上了一个真正的三代。

    林高轩放下手机时也看到了沈玉洁崇拜的目光,心里得意非凡,同时心里暗自道:“这才哪到哪,回头让你看看那小子过来痛哭流涕、跪地求饶的画面!”

    ……

    魏东也并不了解林高轩的背景,但是年纪轻轻就能坐到石油集团分公司海外副总经理这种油水十足的位置上的人,背景肯定不简单。

    正因为如此,他才再三劝周文不要意气用事。

    可惜周文不听他的话。

    果然,麻烦来了。

    “叮铃铃……”

    看到手机来电号码,魏东叹息了一声,“喂,唐主任…是…是…我知道,可是周文不去,我总不能把他绑过去吧。

    再说了,他请周文帮忙,干嘛不自己登门拜访呢,非要咱们跟着张罗。”

    电话里传来了那位唐主任不耐烦的声音,“这不是你该关心的事情!给你半个小时的时间,让他立刻过去,办不好我唯你是问。”

    魏东也来火了,说:“那我还真办不到,要不你亲自打电话给他吧!”

    唐主任:“你这是什么态度啊……”

    魏东不等对方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将在外君令有所不受。

    反正都已经这样了,爱咋咋地吧,魏东也不想再听对方的聒噪。

    不过就在这时,魏东突然想到了一件事,“咦,我怎么把她给忘记了……他们现在不是在一起嘛。”

    魏东想到了余小华,这个女孩子可是W健委大boss,亲自打电话给他,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照顾好的人。

    他不清楚她的背景,唐主任应该知道,如果告诉他的话,他应该会投鼠忌器吧,不敢太过分。

    魏东刚拿出电话准备拨打出去,可是随后又缓缓放下,嘴角浮现出一抹玩味的笑容。

    回去后只要把余小华推出去当挡箭牌,他便立于不败之地了,至于唐万年万一踢到铁板……

    “嘿嘿嘿……”

    作为一个科研人员,尤其还是搞医学研究的,魏东确实不是一个善于权谋的人,但是有些事情赶上了,他也乐于顺水推舟、落井下石。

    老实人也不是好欺负的。

    ……

    ……

    周文他们在哈博罗内以东100㎞小城镇待到下午三点半,然后出发去下一个城镇。

    开到半路上的时候,周文接到了林怀东的电话。

    当然了,林怀东打电话过来可不是劝周文要怎么样的,只是敷衍一下唐万年罢了。

    以周文的背景,不需要他担心。

    而周文从林怀东口中得知,那个什么林高轩竟然把关系找到了W健委领导,也是稍稍有些诧异。

    挂断电话后无语道:“这人脑子是不是有问题啊,想找我帮忙不打电话给我,却找一些不相干的人来施压,这他么是什么鬼逻辑?”

    余小华一针见血说:“不这样,不足以彰显他的家庭背景以及实力权势!

    就像很多买名牌包包的人,时刻要把大LOGO示人一样,说到底,就是一种炫耀的心理。”

    周文哈哈大笑,“你的比喻很鲜明。”

    就在这时,周文看到前面的巡诊车刹车灯亮了,周文也跟着踩下了刹车。

    李锋伸出脑袋指着东南方喊说:“老师,你们看那里。”

    周文顺着李锋手指的方向看到,有一大片非洲特有的猴面包树,在一望无际的草原上显得特别壮观,和作为背景的秀丽山峦齐高。

    周文问车后面的两个女生:“我们要不要过去看看?”

    董文颖:“行啊,过去看看……”

    望山跑死马。

    看着不远的猴面包树林,等开的时候发现,居然有好几十公里,已经到了“博南边境线”,而在边境线上也稀稀拉拉的生活了一些住户。

    他们在平坦的道路上停下来。

    等下车后发现,这里除了一棵棵壮观的猴面包树外,其余到处都是数米高的荆棘丛,一直蔓延向不远处的山脉,也没有什么特别漂亮的景观,大家都有些失望。

    不过来都来了,就在附近拍拍照片。

    就在他们准备离开的时候,他们看到一些皮肤同样黝黑的尼哥,背着竹篓子从荆棘密布的林间冒出来,然后像猴子似得,三两下爬到了三人合抱的猴面包树上,采摘上面的果实以及树叶。

    猴面包树的果实含有大量维生素C,它的叶子也可以食用,树皮中的纤维可以用来编织垫子、袋子和帽子,因此价值很高。

    这些应该就是南非那边过来偷的。

    不过很快身后传来了带着驱赶意味的呼啸声。

    “呜噜噜噜噜……噜噜噜……”

    爬到树上的南非人,听到声音后飞快的从树上跳下来,慌不择路的跑进了荆棘密布的丛林里面,眨眼间消失不见。

    而过来驱赶的是博兹瓦纳当地人,有二十多人,把周文他们围在了中间。

    不过在经过向导的说明后,这些当地人没有为难他们,只是告诉他们不要在这里过多逗留,防止南非那边过来的暴徒抢劫他们。

    周文他们自然是从善如流,立刻便要动身离开。

    就在这时,周文余光看到其中一个黑人老头的手掌心边缘部位,都是一道道暗黄色的褶皱,呈花瓣状,看起来就像在水里泡烂了一样,非常的恶心。

    再看另外一只手,边缘处也是一模一样。

    周文眉头皱了皱,走过去指着老头的手问道:“您这手是怎么回事啊?”

    老头不会说英语,用当地方言和旁边的黑人青年叽里呱啦说了几句,青年翻译道:“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就这样了。”

    “我看看。”周文从口袋里拿出手套戴上,然后抓起老头的左手掌仔细看了看,“这是砷中毒啊!”

    旁边的董文颖凑近了看了看,跟道:“确实是砷中毒。”

    砷,俗称砒,是一种非金属元素。

    其化合物三氧化二砷被称为“砒霜”,是种毒性很强的物质。

    周文对青年说:“你问问他,什么时候出现的这种症状,在出现这种症状之前,接触过什么东西没有?”

    青年把周文的话和老头说了一遍,老头直摇头,表示不清楚。

    就在这时,人群中又走出一个青年,说:“我这个是不是也中毒啦?”

    说着青年摊开了左右手。

    周文仔细一看发现,青年的手掌心出现了轻度的角质化,乍一看就像黄色老皮一样,这明显也是接触过含有砷的物体。

    “你也中毒了!”顿了一下周文跟道:“你最近接触了什么东西?”

    黑人青年一脸懵逼的表情,“没有啊……”

    “你再好好想想,一定要想起来,这东西可是能致命的!”

    黑人青年使劲拍打着自己的脑袋,想了好一会,突然说:“你跟我来。”

    周文一行人跟着黑人青年朝荆棘密布的灌木丛旁一条小路走去,走了大概二百米,来到一棵巨大的猴面包树旁边。

    青年指着猴面包树旁边的一小片灌木丛说:“我之前清理过这片灌木丛,回去没多久后手就变成现在这样了。”

    “噢,是嘛?”

    周文打开真视之眼扫了扫,然后盯着其中几棵灌木树,有些意外道:“原来是超富集砷,难怪……”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植物界也是一样。

    有一类植物,某方面天赋异禀。

    它的根能深入地下狂吸金属,地上部分金属含量比普通植物高百倍、千倍。

    有的植物体内金属甚至可以直接流出来,它自己却依然活的灿烂。

    这就是超富集植物。

    妙就妙在,不同植物偏爱不同的金属。

    比如“东南景天”,超富集锌。

    地上部分锌含量高达5000㎎/㎏,刻意培养能达到20g/㎏。

    重金属清除率达到16%~33%,一般三四年,就能将重金属轻度污染的土壤修复到无污染水平。

    还有我们很熟悉的油菜花,超富集镉,是对镉土壤污染修复的最佳植物……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