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26章 阴阳人(二合一)

作者:二将字数:6367更新时间:2020-06-24 00:06:31
    我信你个鬼,你个糟老婆子坏滴很。”

    周文心里吐槽了一句。

    众所周知,HIV是一种变异性很强的病毒,当一部分病毒变异后,之前产生的抗体对它们将无效,也正因如此,无法研制疫苗。

    其次,HIV的攻击对象是免疫系统,而传统的疫苗是调动人体免疫来产生抗体,HIV不断入侵免疫系统的同时,抗体相应的应答反应也变弱了。

    还有,HIV可以藏在CD4-T淋巴细胞等免疫细胞里,相应的抗艾滋病毒的药物并不能够作用于这里面,所以艾滋病毒无法被抗病毒药物清除,当停药之后,这些细胞内的艾滋病毒仍然可以再次复制。

    而世界上任何一款抗艾滋病毒药物,都是无法从根本上杀死艾滋病毒的,只能抑制这些病毒在体内的复制或者是繁殖,所以到目前为止艾滋病还不能够治好。

    大祭司对于周文的反应不置可否,站起来说:“请跟我来。”

    周文跟着大祭司出了屋子,绕过屋后茂密的树林来到了一条小河旁,沿着小河顺流而下向西走去。

    大祭司可能年纪大了,走路的速度很慢很慢,而周文无意间发现,那只花豹一直跟在他们的身后,让他的后脊梁凉飕飕的。

    他们走了大概500米左右,来到一座不大的木头房外面。

    木头房的台阶上坐了一个皮肤不是那么黑的黑人小孩,可能是白人后裔,大概七八岁的样子,正在剥坚果吃。

    看到大祭司,小孩站起来对着她恭敬的鞠了一躬,然后跑进屋里喊道:“妈妈,莫姆祭司来了。”

    很快屋里出来一个黑人妇女,身后还背了一个襁褓中的婴儿。

    黑人妇女迎上来,恭敬的说到:“莫姆祭司,您怎么过来了?有事您让卡卡过来叫我就行了啊!”

    周文从刚刚的聊天中得知,“卡卡”就是那只花豹。

    大祭司笑了笑,拄着兽头拐杖走进了屋里。

    周文跟着进了屋子,而黑人妇女和小孩子则依次跟进。

    至于黑人保镖则留在了屋外面。

    黑人妇女给周文倒了杯茶,和大祭司家的那种一样,一股子苦胆草的味道,又涩又难闻。

    周文没勇气喝下去。

    大祭司指着妇女对周文说:“她三年前因为艾滋病差一点死掉,是我救活了她,不相信你可以问她。”

    周文:“……”

    神神秘秘搞半天,原来就是找个托来证明她的话啊,一时间有些意兴阑珊。

    黑人妇女带着感激的口吻说:“是啊!我本来已经被医院判了死刑,是莫姆大祭司救了我一命……”

    听着黑人妇女在那里反复不断的说着大祭司的好话,感谢帮她帮自己治好艾滋病,周文心里有些想笑。

    大祭司根本不懂,HIV病毒本身是不致死的,其原理是攻击人体的免疫细胞,导致人体感染其它疾病而死亡。

    大祭司:“你是不是不相信?”

    周文迟疑了一下说:“是,我确实不相信。”

    大祭司:“但这是事实。”

    周文:“可没有证据证明。”

    大祭司说:“玛尔里就是证据。”

    周文猜测,玛尔里应该就是黑人妇女。

    大祭司不等周文说话,跟着道:“玛尔里和她的三个孩子,曾经都得了艾滋病,是我救了他们!医院那边应该有他们的病例记录,你不相信可以去查。”

    周文打开真视之眼看了一下玛尔里,让他没没想到的是,这个黑人妇女还真的没有艾滋病,另外她身后襁褓中的幼儿以及坐在台阶上的小孩,都没有艾滋病。

    当然了,这并不能说明什么。

    “医院病例嘛……说真的,我还是不相信。”

    大祭司考虑一会,最后还是从鲜艳的袍子里掏出个袋子,从里面小心翼翼的倒出一点褐色粉末装到袋子里递给周文,“你可以拿回去做个实验,或者怎么样都行。”

    周文接过袋子,“行,那我回去做个实验。”

    虽然他心里还有很多疑惑,但是在结果出来前都不重要。

    大祭司点点头,也没有挽留他。

    周文回到实验基地后,李锋他们已经完成了宣传。

    此时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干脆就住在了杭济城里的酒店。

    城里的酒店倒是很便宜,中档酒店的双人间一晚上大约为300普拉,折合人民币大概200块左右。

    一款靶向药的临床测试,对于一般人来说是非常繁琐的。

    但是对于周文来说却很简单,先做一个毒理检测,确定没有毒后,明天找一个艾滋病患者,给对方来一针就知道了。

    什么,人体测试需要申请?

    那是国内,这里不需要,100块普拉就搞定了。

    吃过晚饭后,周文做了个测试盒后扔在那里让电脑慢慢跑。

    测试盒会和毒理检测系统里自带的毒物库逐项比对,需要8个小时以上。

    周文就去玩耍了。

    ……

    一夜过后,第二天早上周文起来后发现,毒理检测已经结束,无毒。

    他也没有意外。

    如果那个大祭司给一包毒药给他,那才真是怪事呢,总不能想毒死他吧?

    吃过早饭后他到检测车上做了一管注射剂,然后到附近红灯区找了个携带有HIV的小姐,和对方一番沟通后,又给她200普拉,最后才把药物注射进了她的身体里。

    说实话,周文真得没抱一点希望。

    之所以还要测试,完全是出于一个科研工作者对于科学的尊重,即使明知道不可能,也要用事实说话,而不是靠自己的嘴说。

    当药物注射进入小姐的身体后,周文随即打开了真视之眼,认真观察着。

    很快他便发现一个震撼的事实,那些药物分子渗透进小姐的血液里时,小姐血管里含有的HIV病毒,被迅速的杀死。

    “怎么可能?”

    从来都是周文给别人带去震撼,而此时此刻,周文却被大祭司给的药物震惊到目瞪口呆。

    随后更加震撼的一幕出现了。

    他发现,有些药物居然渗透进了免疫细胞里面,把里面的艾滋病病毒给杀死了。

    “这……这……这不可能!”

    周文仔细看了看,这个黑人小姐免疫细胞里的病毒,确实被“杀死”了很多。

    不过不知道是剂量不够还是什么原因,艾滋病病毒并没有被完全消灭,还留了一部分在小姐体内。

    但即使这样,周文也是看的目瞪口呆,这样的疗效,已经非常了不起了,比市面上绝大多数抗艾滋药物都要强的多。

    周文十分的想不通。

    全世界那多科学院都没有解决的难题,一个巫医是怎么破解的?

    “难道……大祭司也被外星人附体过?”

    周文盯着黑人小姐看了半天,直到把小姐看得露出一副随时准备跑路的样子时才起身离开。

    李锋他们已经收拾好了行李,正在酒店停车场等着周文呢,见他过来问道:“老师,现在走吗?”

    周文:“今天不走了,我有点事情,你们就在附近做巡诊吧。”

    “嗯,知道了老师。”

    周文点点头,开着一辆大吉普离开了。

    十分钟后,周文来到了大祭司住的茅草屋。

    仿佛知道周文会过来一样,莫姆大祭司正坐在门前一颗花梨树下面,左手轻轻的撸着那只大花猫。

    听到汽车的发动机声音,大花猫睁开一对碧蓝色的竖瞳,等见到下车的是周文后,又低下了脑袋继续假寐。

    周文走过来开门见山的说:“对HIV病毒确实有明显的灭杀效果。”

    大祭司闻言,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周文不解道:“能不能告诉我到底是为什么呢?”

    随随便便碰到了一个老女人居然是大祭司,而且对方还能治疗HIV,并且还把药物给他了。这一切听起来实在是太巧合了。

    大祭司说:“你是我来博兹瓦纳后遇到的第三十七支医疗队。

    当我跟他们说,我能治愈艾滋病的时候,前面的三十六支医疗队,其中大多数都认为我在异想天开,还有一小部分认为我是骗子。

    只有两个人愿意相信我。”

    周文:“然后呢?”

    大祭司:“我给了他们药物,但是从那以后,他们再也没有来过,应该是把我给的药物扔掉了吧。所以这一切并不是什么巧合。”

    周文闻言,久久没有说话。

    确实,稍微理智一点的人,应该都不会相信大祭司的话吧。

    如果不是因为他有真视之眼,能直观的看到药物的效果,换成一般人,就算有心做实验,也没有那个条件。

    那这款药物,可能永远也没有机会重见天日了。

    “您刚刚说来博兹瓦纳后,那您之前在哪里啊?”

    “赫马布。”

    周文楞了一下,惊奇道:“什么,赫马布?难道就是资料上记载的那个赫马布秘密魔法基地,西非魔法力量中心?”

    大祭司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什么秘密魔法基地啊,那里早就成为了商业基地。他们把赫马布打造成了一个充满神秘色彩的旅游基地,供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游览参观,就像你们中国的少林寺一样。”

    周文:“……”

    大祭司跟道:“你还想知道什么?”

    周文:“好吧!能不能告诉我,您为什么离开赫马布吗?还有,资料上说,你们那里的大祭司能通过和魔鬼的交流,让你们的战士拥有防弹、隐形的能力,这是真得假的啊?”

    大祭司:“我不知道有没有魔鬼的存在,即使有,我相信也是另外一种我们所不了解的能量形式吧。但是我肯定不能和魔鬼交流。

    防弹和隐身能力是真得。

    很多年前的卡梅拉大祭司,拥有着神秘莫测的威能,她制作的一种药水,浸泡后刀枪不入,水火不浸,可以在近距离下抵挡突击步枪的子弹。”

    周文惊讶道:“不可能!肉身怎么可能抵挡突击步枪的子弹?近距离下,步枪子弹的强大动能,可能直接撕碎我们的身体!”

    大祭司:“你不相信我也没有办法!有些事情不是亲眼所见,确实让人难以置信。甚至即使亲眼所见,也未必会相信!”

    周文想到了能侵入免疫细胞后杀死病毒的药物,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大祭司继续说:“还有隐身也是,我小时候曾亲眼看过卡梅拉大祭司在我面前隐身,我完全无法看到她。”

    周文:“会不会是障眼法啊?”

    大祭司:“不,就像电影里的隐身人一样,卡梅拉大祭司可以自由走动,还能拿起物体。”

    周文:“原理呢?”

    大祭司:“这我不懂。”

    周文:“那就是障眼法。”

    大祭司:“确实不是障眼法,是真得隐身……算了,这些能力随着卡梅拉大祭司的失踪全部失传了,我无法证明真伪,也许真是障眼法吧。”

    顿了一下大祭司跟道:“至于为什么离开赫马布,因为30年前卡梅拉大祭司突然失踪,部落内部发生了剧烈冲突,死了很多很多人……我跟随族人辗转多个国家后,最终来到了博兹瓦纳。”

    听完大祭司的话,周文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南边平原吹来的暖风,掠过门前的花梨树,发出“莎啦啦”的声音。

    地上的大花猫翻了个身子,强而有力的四肢做出一个伸懒腰的姿势,乜了眼竹凳子上的周文,继续睡觉。

    周文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一个画面,剥了皮的大花猫,被穿在木架上烤着,金黄色的油液滴落在篝火上面,发出“滋啦啦”的脆响。

    而就在这时,闭着眼的大花猫,突然间就翻身坐了起来,“哧溜”一下跑进了它的小木屋里。

    周文心里笑了笑,随后说道:“好吧,我知道了!药效的话已经初步证明了,但是还需要经过进一步的实验……不过那些不重要,主要是配方。

    我想莫姆大祭司这么极力的推广艾滋病药方,应该是想救治更多的人吧。”

    大祭司又露出了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你为什么会有这个想法?”

    周文:“呃……难道不是吗?”

    大祭司幽幽道:“我连自己都快救不活了,我拿什么救别人?”

    “什么意思?”周文楞了一下,随后才想起来,他还没看过这个莫姆大祭司呢。

    他立刻打开了真视之眼。

    【姓名:莫姆·马蒂尔·拉库图阿里马纳纳·拉乔纳里马曼皮亚尼纳。

    性别:雌雄同体。

    年龄:45。

    职业:巫医。

    身体状态:衰老症(三期)。

    精神状态:严重失眠加精神衰落。

    心情:一种很奇怪的亢奋状态,无法用语言来描述。】

    “……”

    周文先是看到长长的名字想吐槽,不过看到下面的性别后,一下子震惊了。

    虽然异常受精卵确实有可能发育成为阴阳人,但是几率非常非常小,低于百万分之一,全世界都找不出真正的几例来。

    新闻报道上的那些所谓的阴阳人,99%不过是噱头罢了,基本上就是打了雌性激素,等发育出胸-部特征后宣称自己是雌雄同体。

    他没想到居然看到一例真正的阴阳人。

    还有下面的年龄,也是让他诧异不已。

    “45岁?”

    等再看到下面的身体状况后,周文顿时明白了。

    早衰症……难怪40多岁的人,看上去像七八十岁的耄耋老人呢。

    不过大祭司这样算好的了,根据医学文献资料,很多早衰症的患者,都活不过20岁。

    有些十几岁就头发斑秃、皮肤褶皱松弛、牙齿脱落,浑身布满老年斑,像一位80岁的老人。

    周文没想到,在这个大祭司身上,居然会有这么多奇怪的病例。

    不过大祭司得这种病也不是太奇怪,本身这就是一种染色体异常造成的疾病,而大祭司是雌雄同体,所以也是存在这种并发症呢。

    就在周文迟疑着的时候,大祭司说道:“我得了一种非常罕见的疾病,需要到米国去治疗,而这需要一大笔钱。”

    “原来是要钱啊。”听到大祭司的话,周文松了口气。

    能用钱解决的事情,都不算事情。

    就怕她提出一些稀奇古怪的要求。

    随后两个人详细谈了起来。

    ……

    ……

    奥卡万戈三角洲。

    美丽的大草原上,一行豪华婚纱车队正在取景,天空还有两架直升机助阵,奢华的气势一览无余,而雪白的婚纱配合着绿油油的大草原,更是风光无限。

    很快他们来到了一处鸟类栖息地,停下来取景。

    身材肥硕、脸上戴着硕大蛤蟆镜的新郎官,坐在越野车的后坐上歇息,嘴里叼着粗大的雪茄,望着不远处的摄影师镜头下漂亮的新娘,嘴角带笑。

    就在这时,天上落下一坨白色的鸟屎,刚好落在新郎官的墨镜上,而迸溅开的鸟屎,落在了新郎的额头、鼻尖、唇角上。

    新郎官立刻摘下鼻梁上的墨镜,露出一张典型的东欧人种面孔,大约六十来岁的样子。

    看到墨镜上的鸟屎,新郎官脸上露出了嫌恶的表情,立刻把墨镜扔在了车厢地板上,用俄语狠狠咒骂了一句。

    随后从口袋里掏出手绢,擦拭额头鼻尖。

    之后叼起雪茄继续抽。

    新郎官没有注意到,就在他抽吸雪茄之时,唇角的白色鸟屎也被带入进了口腔中……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