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25章你信不信,我能治好艾滋病(二合一)

作者:二将字数:7388更新时间:2020-06-23 00:04:25
    周文发现,这个植物新种的大分子结构,看起来好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虽然生物之间的大分子结构都相差不大,但是他眼前的大分子结构却稍稍有些特殊,所以他才一眼认出。

    周文稍稍沉吟了一下,很快便想想起来,这个大分子结构在哪里见过了——奇迹生发素里面的生发酶。

    他曾经多次观察过BMPT原液的分子结构,印象很深刻,可以说完全一模一样。

    “李锋,把南边这片挖走,包括泥土……算了,把铲子给我。”

    李锋什么也没问,立刻执行命令,把手里的工兵铲交给他,他去车上取工具以及装土的器皿了。

    一小片地方并不算小,大概有0.5平方左右呢,为了不破坏植物的根茎,周文围着植物周围挖了一圈,然后把多刺垫状灌丛以及周围干枯的地衣打包带走。

    周文只挖了三分之一做实验,旁边还有一片。这是为了预防万一。

    很快一块完整的泥土挖下来了,怕行驶途中把泥土颠散掉,又用野炊垫布把下面的泥土包裹好,然后三个男人一起抬上了越野车的后车厢。

    “等下小心一点啊……”周文和开车的向导说了一声,不过随后便道:“算了,还是我来开吧。”

    他可是学过高级驾驶术的,驾驶水平绝对秒杀向导。

    把坑用泥土回填后,众人继续上路。

    在苏阿玩了大半天,下午众人便打道回府了。

    到了平整的公路上时,周文把车子交给了向导,而他坐到了后车厢,研究起了这个植物新种。

    他花1000积分从系统里面兑换出生物原液,然后仔细对比两者的大分子结构。

    真得一模一样……

    一个小时后,他们来到了租车的野奢营地,在还掉车子以及装备后,众人开上他们的巡诊车来到了附近一家酒店。

    今天晚上就住在这里了。

    “李锋、鲁伟志,帮我搬一些设备进来……”

    巡诊车上的生物检测设备一应俱全,像小型低温冰箱、液氮罐、电泳仪、离心机等等,甚至还有一台小型高压灭菌锅。

    吃过晚饭后,周文到房间里做起了实验……

    6个小时后结果出来了,这个新发现的植物,不仅大分子结构一模一样,和系统兑换的生物原液DNA基因组都一模一样。

    周文看着电脑上的检测结果,一时间有些不敢置信。

    地球上的植物DNA,怎么可能和系统给的生物原液DNA一模一样呢,这也太巧了吧?

    如果这么说的话,那系统商场里的那些生物原材料,是不是有和地球上有一模一样的?

    周文考虑了一会,觉得有这个可能的。

    不管创造系统的文明有多么的高级,从这个宇宙的物理、化学和自然定律来看,最基本的元素组成都会受这个宇宙的限制,都是由相同的粒子组成的。

    既然如此,那么就应该存在和系统原材料相同的物质。

    之前他下意识觉得,系统出品的东西肯定是独一无二的,现在看来,有些想当然了。

    “回头购买一些原材料,到植物基因组数据库里面比对一下。”周文脑海里想到了这个问题,不过随即又想到了另外一件事,“那这样的话,多培育一点这个植物,以后生发素不是可以敞开来卖了?”

    想到这一点,周文一时间激动不已。

    当然了,DNA比对一模一样,不代表功效就一模一样。

    只是可能性很小很小。

    不过随后他想到自己忘了一件重要的事情。

    他光想着分析植物的土壤成分了,可是却忘记了,一些特殊植物的生长可不是光有泥土就行的,还需要考虑到温度、湿度、昼夜温差,甚至风中的细菌成分等自然环境因素。

    看看时间,现在是凌晨一点半,国内现在正好早上7点多。

    他拿出手机给穆安琪打去了电话……

    ……

    时间回到6个小时前。

    吃过晚饭后,李锋等人便来到了酒店外的娱乐区,这里有当地人的歌舞表演节目,燃起篝火,跳起了当地特色的民族舞蹈。

    虽然尼哥干啥啥不行,吃啥啥没够,但是唱跳rap还是很厉害的。

    尤其是大祭司鬼步舞,仿佛个个脚底下都安装了弹簧一下,在鼓点的伴奏下,那律动的双脚像是空气悬挂一样。

    现场有大量外国人在参观,不时的发出一声声鼓掌叫好声,气氛很是热烈。

    董文颖和余小华等人,坐在阶梯式长板凳上欣赏着。

    就在这时,余小华电话响了,“我去接个电话啊。”

    李锋叮嘱道:“不要走远了。”

    “嗯,我知道。”

    余小华顺着木制走廊来到泳池旁。

    游泳池是非洲酒店的标配,不论是位于沙漠、丛林还是高原,每个酒店都有,不过一般很少有人游泳,它的观赏功能大于实用功能。

    余小华接通电话后小声的聊了几句。

    就在这时,一只黑乎乎的大手从旁边伸过来,一把抢过她贴在耳朵上的电话,向着酒店后方茂盛的树林里跑去。

    余小华急道:“喂,还给我……”

    说着下意识追了上去。

    周文不在,李锋就是负责人,肩负着照顾队员的任务,因此眼角余光时刻注意着余小华,他第一时间便发现了一团黑影靠近了余小华。

    但是那团黑影本身就太黑了,再加上又在廊檐的阴影下,他甚至都没有注意到,那居然是个人……直到对方朝后花园的树林里跑去才看到。

    “余小华,不要追……”

    李锋立刻跳起来跑了过去。

    旁边的鲁伟志和董文颖随即也反应过来,跟了过去。

    而一名负责他们安全的带枪黑人保镖,因为受现场氛围感染,再加上又是大庭广众之下,也有些松懈,直到众人跑起来才发现雇主有危险。

    也是立刻跟了上去。

    这边余小华追到树林边,听到身后李锋的呼声,便没敢追了。

    心里正有些懊恼呢,下一刻,旁边的灌木丛里传来了打斗声,很快一个黑影被人从灌木丛后面扔了出来,砰的一声摔在青砖地面上。

    余小华下意识往后退了几步。

    而那个落在地面上的黑影,原来是一个长得乌漆嘛黑的尼哥,嘴里发出一声闷哼后,挣扎着爬起来要跑。

    很快从树后面出来两名亚裔面孔的黑衣人,虎背熊腰、身材健硕。

    其中一人踩着尼哥的肩膀不让他动弹,另外一名黑衣人朝余小华走来。

    而这时李锋他们也跑过来了。

    李锋拦在余小华身前,厉喝道:“你们想干什么?”

    而那名黑人保镖,也是拿出了手枪,指着余小华身前的黑衣人喊道:“死道普!”

    亚裔黑衣人立刻停下。

    余小华赶紧说:“不要紧张,他们是……是我朋友。”

    李峰转头道:“你朋友?”

    余小华:“呃……是的。”

    在余小华的解释下,黑人保镖也放下了枪支。

    黑衣人走过来,把余小华被抢走的手机还给了她,微微点头致意后,抓着那个抢手机的尼哥离开了这里。

    李锋和鲁伟志目睹此幕,互相看了眼,都在彼此眼睛里看到了惊叹。

    他们都看出来了,这两个黑衣人绝对是高手中的高手,面对枪支都是面不改色,还好是朋友,如果是敌人的话,拿枪的黑人保镖不在第一时间开枪,绝对不会再有第二次开枪的机会了。

    从这里也能看出,余小华这个小姑娘,背景一定不简单。

    当然了,他们也早看出余小华来历不简单了。

    这个女孩子一路上什么事情都是云淡风轻,那种气质不是一般人能装出来的。

    就在两人震撼的时候,余小华说道:“那个……能不能拜托你们一件事?”

    李锋:“嗯,什么事?”

    余小华带着一丝哀求的口吻说:“能不能不要把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和周老师讲?”

    “呃……”李锋迟疑着不说话。

    这么大的事情不跟周文说,好像有些不大好。

    余小华双手合十说:“哎呀,拜托啦!反正又没有什么事情,告诉周老师的话,说不定他会赶我走呢。”

    李锋看了眼董文颖和鲁伟志。

    鲁伟志笑道:“我也觉得没必要告诉周老师!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对不对?咱们就不要让他老人家跟着担心了。董文颖你说呢?”

    余小华拽拽董文颖衣服,明亮的双眸里,此刻满是哀求。

    董文颖最后笑着点点头。

    ……

    火红的光线从地平线的尽头升起,驱散了黑夜,照亮了大地。

    又是新的一天。

    酒店里很快响起了嘈杂的声音,那些准备进盐沼的国际游客,有的已经准备出发了。

    这边周文他们也是早早就起来了,把设备以及行李装上车,然后吃早饭。

    周文吃饭时发现众人的表情都有些古怪,奇怪道:“你们一个个都怎么啦?”

    李锋:“呃……没什么啊。”

    余小华跟着问道:“那个……周老师,下一站咱们去哪里啊?”

    “按照原计划,去奥拉帕,然后一路向北到莫皮皮……”

    “噢,知道了。”

    鲁伟志这时问道:“周老师,昨天那个植物到底是不是新种啊?”

    周文点头笑道:“是新种。”

    鲁伟志笑道:“还真是新种啊,那有没有命名呢?”

    周文摇摇头笑道:“还没有!你是第一发现人,要不你给起个名字?”

    “真得啊?”鲁伟志惊喜的问了一句。能给一个植物新种命名,算是一件很荣耀的事情,以后别人提到这种植物,也都会想到这个人。

    鲁伟志随后皱眉沉思,不过想了半天都没想出来。

    李锋笑道:“要不干脆就用你名字吧。鲁伟志……鲁伟,芦苇,芦苇草怎么样?”

    余小华笑说:“这个名字不错,很形象。”

    “芦苇草……”鲁伟志念了两遍,欣喜道:“那就叫芦苇草吧。”

    说说笑笑,等吃过早饭后又补充了一点干粮和水,便出发去下一站奥拉帕。

    他们走的很慢,一个集镇通常都要待三四个小时,甚至半天,再加上赶路的时间,一天也走不到五十公里。

    晚上就在“莫皮皮”小镇上的酒店住宿了。

    这次酒店费用是周文给的。

    官方有餐费住宿补贴,但是标准肯定没有他们这么高,大部分还是要私人贴。

    不过周文倒是无所谓了,做任务嘛,能用钱解决那是再好不过了。

    他的流动巡诊任务其实已经达到100小时的最低要求了,不过他没有提交任务。

    2号早上6点,周文还在睡觉呢,床头手机响了。

    周文迷迷糊糊地问道:“喂,哪位?”

    电话里传来一道浑厚的声音,“周教授您好,我是柳晋明,不好意思,打扰您休息了。”

    周文恍惚了一下才想起柳晋明是安奇美公司的首席生物工程师,是穆安琪派他过来的,起身坐了起来,“噢噢噢,没事。你现在在哪里呢?”

    “我已经到弗朗西斯敦了。”

    “这样,你记个坐标,经度……”

    周文仔细安排之后才挂断了电话。

    随后起床刷牙洗脸。

    今天又是阳光明媚的一天,万里无云。

    在酒店里吃过早饭后,众人便出发了……

    接下来一个月的时间,他们每天重复着这样的生活,期间周文也回了一趟国,参加徐双鱼小姑徐玉婷的婚礼。

    周文原本以为,能征服徐玉婷的男人,高富帅起码要占一样,另外还要有过人的本领。

    但是他错了,徐玉婷的老公居然是她的司机……一个长相身高都一般般的男人。

    虽然男方是入赘,也让人极其想不通。

    周文怀疑,男的可能有什么他不了解的特长,或者……会饶舌?

    徐双鱼听说他在博兹瓦纳援助,死活要跟过来,不过被他拿40%艾滋病感染率的数据给吓回去了。

    他觉得自己这样的渣男,配不上徐双鱼那么好的女孩子。

    这一天,周文他们来到了靠近赞米比亚的边境城市“杭济”。

    他们在杭济郊区巡诊。

    这附近有很多那种木头搭建的房子,看起来还挺漂亮的。

    不过当看到艾滋病感染者的时候,心情就好不起来了。

    这里十几户人家,有一半人都感染了HIV,其中一个人家,家里4个小孩,包括襁褓中的幼儿,全部感染了HIV。

    虽然一路走来,比这还惨的情况他们也见到过,但也是忍不住叹息了一声。

    李锋给他们做检测,发放免费药物,教他们使用安全套……这个不用教,都会的,只是他们懒得戴。

    用一个尼哥的话说,戴安全套让他感觉到不自由,所以他不愿意戴。

    而博兹瓦纳人最在意的就是所谓的“自由”,包括性……

    让李锋他们在这里巡诊,周文带着一个黑人保镖去附近转悠。

    自从上次发现了能治疗脱发的“芦苇草”……已经经过实验,芦苇草加入配方后,确实能治疗雄性脱发。

    现在周文每到一个地方,都会四处转悠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奇怪的物种。

    另外,他也到系统里兑换了好几种生物原液,到植物基因库里面去比对,不过暂时还没有发现一样的植物DNA。

    他们来到了一公里外的一间茅草屋,类似蒙古包的尖顶圆柱体。

    “请问有人在家吗?”

    周文刚说完后,结果茅草屋旁边的小木屋里窜出一条黑影,扑了过来。

    周文自从吃过基因药物后,现在的敏捷很高,黑影窜出来的时候他下意识便侧身让开了。

    而与此同时他也看清了,窜出来的居然是一条非洲花豹。

    黑人保镖在第一时间便掏出了枪支,准备射杀花豹。

    就在这时,屋里传出一道呼唤,那头准备继续攻击的花豹,立刻又窜进了小木屋里面。

    周文无语道:“这东西也能饲养的嘛,不怕它半夜饿肚子?”

    很快,茅草屋里出来一个拄着拐杖的黑人老婆婆,留着很长的脏辫子,一条条的就像麻绳捆在头上一样,上面还插着好多长长的五颜六色的羽毛。

    黝黑的面庞上沟壑纵横,看起来能夹死苍蝇。

    而她身上穿着鲜艳的衣服,脖子、手腕、甚至是脚踝上都佩戴有那种夸张的饰品,看其氧化的颜色,应该是纯度不高的银。

    除此以外,她的胸口还挂着一个古老的骷髅头挂饰。

    浑身上下弥漫着一股神秘的色彩。

    这副扮相,让周文联想到一种非洲特有的职业——大祭司。

    据资料记载,非洲一直都流传着关于魔法与巫术的传说,而在非洲绝大多数国家,至今还存在着魔法与巫术的传说,它已经融入到当地社会的政治、文化当中,成为了密不可分的一部分。

    比如塞拉利昂与利比里亚边界之间的一个城镇,这个城镇叫做“赫马布秘密魔法城镇”,在塞拉利昂和利比里亚,很多人都将这个城镇视为西非的魔法力量中心。

    据说当地部落有一个女祭司,她有个非常神奇的能力,能用镜子与魔鬼进行交流。

    当地人相信,通过女祭司的交流仪式,能让他们的战士变成他们口中的“卡梅拉战士”,而这种卡梅拉战士能拥有防弹、隐形等种种的特异能力,甚至还能控制在飞行当中的导弹……

    周文认为,这个女祭司很可能看过漫威电影,把他们的部落幻想成了瓦坎达,而他们的战士就是振金战士……

    不过因为博兹瓦纳是非洲皿煮象征,在非洲其他国家常见的大祭司,在这里倒是非常罕见。

    就在周文愣神的功夫,面前的大祭司用英语问道:“你们有什么事情吗?”

    周文说:“呃……您好,我是来自中国的援助医生,刚好路过这里,看看您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助的?”

    “原来是中国来的医生啊~”大祭司闻言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侧身道:“两位远道而来的客人,欢迎你们到我家做客。请进。”

    “呃……谢谢。”

    周文犹豫了一下,和保镖一先一后走进了屋子。

    周文刚进屋子便闻到了一股草药的味道,非洲豆蔻,中文叫“天堂椒”。

    在十三世纪欧洲胡椒紧缺的时候作为替代品被广为使用,当时的人们认为这是来自天堂的恩惠,因此称其为“天堂的种子”。

    可以治疗咳嗽、肠炎、支气管炎、梅毒、感冒和风湿病等,并且可作杀虫剂。

    主要产地加纳以及西非地区。

    大祭司拎起炉灶上“咕嘟咕嘟”冒着热气的锡壶,给周文以及保镖倒了两杯热茶,“两位客人请喝茶~”

    周文看了眼木制茶杯里黑乎乎的热茶,袅袅的茶味飘进了鼻翼里,带着苦胆草的味道,又涩又难闻,他咽了口吐沫,干笑道:“呃,谢谢,我不渴。”

    黑人保镖也是看了眼,然后眼观鼻、鼻观心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周文跟道:“那个,我过来是想给您做个身体检查的,您看……”

    大祭司坐下来缓缓说道:“你认为现代医学很厉害吗?”

    周文:“虽然谈不上厉害,但是起码做到了普惠,让大部分常规疾病能得到有效的治疗,提高了普通人的寿命。”

    大祭司:“可是它对很多疾病都束手无策。”

    周文:“是!现在医学上的大多数疾病确实还不能彻底治愈,现在的医学还粗浅的很,以人做比喻,目前医学处在儿童阶段,还有巨大的发展空间。”

    大祭司缓缓道:“我是一名巫医。”

    周文:“……”

    大祭司看到周文那表情,又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你是不是觉得巫医都是骗子?”

    大祭司仿佛能看穿周文的心声般,笑着说:“你信不信,我能治好艾滋病……”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