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64章 悟

作者:二将字数:3914更新时间:2020-05-24 00:03:23
    周文骗郑军的。

    根本没有什么德国神经毒素,他也根本没办法验证黄小梅中的哪种神经毒素。

    要知道,除了检测组的药毒物检测系统里的200多种毒物外,其他任何一种毒物都需要单独检测鉴定。

    比如河豚毒,这种神经毒素就不在药毒物筛查系统里面,如果怀疑自己中了河豚毒,就需要单独比对鉴定。

    而医生需要之前的接触物比对,比如之前是不是吃了河豚,以及中毒后的症状来进行施救。

    这也是为什么被毒蛇咬后,最好是连蛇一块送到医院。

    这不是开玩笑的。

    只有看到蛇,医生才能知道你中的是什么毒,然后才能第一时间对症下药。

    而黄小梅中的是一种未知毒物,他连什么成分都不知道,哪有那本事肯定验证得出来啊。

    可是没办法,真视之眼明明白白告诉他,黄小梅就是死于神经毒素。

    看她神经丛上的腐蚀情况,剂量应该很大,下毒的人是务必要至她于死地啊。

    所以不管怎么样,还是要试一试。

    第一人民医院,太平间。

    听说要给自己老婆做尸检,邵文德坚决不同意,并拒绝在解剖同意书上签字。

    “为什么要做尸检啊?我不同意!”邵文德情绪激动。

    便衣民警劝说道:“邵先生,我们怀疑你妻子死于中毒,需要对她进行进一步的解剖鉴定。”

    这边民警说话的同时,站在旁边的周文一直在观察邵文德的表情。

    在听到“中毒”两个字时,邵文德的眼睛里的瞳孔明显缩了一下,这是恐惧的表现。

    邵文德情绪激动的说:“医院不是检测过了嘛,哪有什么中毒啊。你们分明是没事找事,故意折腾我们!”

    说着邵文德嚎啕大哭了起来。

    “邵先生,我们也是本着对死者负责的态度,希望查明她的死亡原因,还请你配合我们的工作。”

    “不行,除非你们拿出证据来,否则我坚决不同意你们解剖我老婆……”

    眼看邵文德无论怎么劝说都不愿意签字,JC在经过多番劝解沟通无效后,便不再管他了。

    非正常死亡,只要怀疑是案件,强制解剖,给家属开的是解剖“通知”书,通知你在何时何地解剖,你到不到场都不影响解剖进行。

    所以邵文德不签字,并不影响解剖的进行。

    之后黄小梅的尸体被转运到了市刑警队殓房,周文也跟了过去。

    很快法医也来了。

    姓秦。

    四十来岁的中年大叔,不过并不油腻,戴着副黑框眼镜,看上去文质彬彬,像个学者。

    周文和秦法医详细介绍了一番死者的情况,随后提出由自己主导解剖。

    秦法医摇摇头道:“这不合规定周所!你在旁边看着就行,有什么要求你可以提出来。”

    “秦法医你听我说,这个神经毒素吸附在神经丛上面,很麻烦,你截取不了。”

    “这样啊……”秦法医迟疑了一下问道:“你做过人体医学解剖吗?”

    周文笑呵呵道:“我是搞朊病毒研究的,而朊病毒一般只存在于人体大脑内,你说我解剖没有?”

    “呵呵,对哦!那行吧。”秦法医很爽快的同意了,当了周文的解剖助手。

    穿好防护服,戴好面罩、口套、手套后,解剖开始。

    “刀!”

    “给~”

    周文接过手术刀后,一双手如同幻影般操作了起来。

    在剪开衣服后,飞快的由两侧胸锁乳突肌处,向胸甲中部作了个“V”字切口,再由“V”字下折点向脐下作纵切,形成一个“Y”字形切口。

    “Y”字形切口可以充分暴露整个身体脏器腔隙,有利于全面探查,是法医解剖中最常用的一种解剖切口。

    周文会法医的解剖手法,秦法医和两名徒弟倒是没有意外,他们意外的是周文的速度。

    那感觉就像做过成百上千次的尸体解剖工作般,熟练流畅到让人不敢置信。

    秦法医以及他的两名徒弟,很快变得一脸呆滞了起来。

    看周文解剖,更像是在看一场艺术表演。

    ……

    在真视之眼的帮助下,周文在黄小梅的多处神经丛上成功截取到十几段含有毒素的样本。

    接下来的缝合工作便交给秦法医和他的徒弟处理了。

    周文去了法医科实验室进行毒素提取。

    这边该有的设备都有。

    毒素提取过程很顺利,但是实验结果却并不理想。

    虽然毒死黄小梅的神经毒素剂量很大,但是分散到全身的神经丛后,能被提取到的毒素是极其微弱的,连一只小白鼠都毒不死。

    而神经毒素是未知毒素,无法被现有技术检测到,再加上只有他一个人能看到毒素的存在,别人是看不到的。

    等于说,周文现在是在跟一个“假想神经毒素”作斗争。

    周文连续工作了72小时,通过真视之眼探查了上千种神经类药物的分子结构,找出其中疑似的药物进行比对。

    想通过这种“大河捞针”的方法找出黄小梅中的神经毒素来。

    可是很显然,大河捞针比起大海捞针来,也好不到哪去。

    当再一次比对失败后,忍不住皱眉:“sh*it!”

    秦法医刚好进来,问说:“怎么了周所?”

    周文摇摇头。

    秦法医迟疑着说:“会不会是你记错了啊?”

    秦法医指的是,周文一开始信誓旦旦的表示,这是德国的一种神经毒素,他有办法验证,刑侦队相信了他的“鬼话”,才进行了尸检。

    哪知道会是现在这个结果。

    周文当然不可能承认,“不会的!黄小梅绝对是中了某种神经毒素才会变成现在这样。”

    顿了一下周文问道:“JC那边调查的怎么样了,有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地方?”

    秦法医推了推鼻梁上的黑框镜架说:“这正是我要跟你说的。

    根据调查得知,黄小梅生前是一个全职家庭主妇,平时主要工作就是在家照顾两个孩子,社交范围比较小;

    另外,她的朋友都反映说,黄小梅性格温和,为人和善,也不存在得罪人的说法。

    所以仇杀的可能不大。”

    顿了一下,秦法医跟道:“另外就是她的老公了。

    这个人和他老婆黄小梅恰恰相反,是做外贸生意的,平时社交范围非常广泛,常年到处跑,接触的人成分也比较复杂。”

    周文眼睛一亮,“做外贸的?”

    秦法医自然明白周文什么意思,“是的!关于这一点,J方也进行了详细的调查。

    不过暂时并没有什么发现。

    邵文德和他老婆关系好像挺好的,起码在朋友亲戚眼中,两人看起来很幸福。”

    就在这时,负责此案的林智勇队长进来了,旁边跟着两名队员。

    “林队好。”秦法医招呼了一声。

    林智勇点点头,转而问道:“怎么样周所,有没有什么发现?”

    “暂时还没有。”

    林智勇说:“刚刚上面领导发话了,如果实在找不到什么疑点的话就算了,让我们尽快结案。还有,邵文德那边申请了尸体火化。”

    周文一听,急道:“这怎么行!我告诉你林队,黄小梅绝对是被毒死的,而她的丈夫邵文德嫌疑最大,一旦尸体被火化的话,就再也无法定罪了!”

    林智勇郁闷不已。

    就为了周文一句话,刑警队这几天24小时连轴转,暗自走访调查了两百多人次,浪费了无数的警力,结果什么也没有查到。

    还害得他被上面领导骂。

    要不是看在周文是砖家的份上,林智勇早就发飙了。

    林智勇无奈道:“你说黄小梅是被毒死的,你总得拿出点证据来啊,要不我们怎么开展工作?总不可能就凭你一句话,我们就拘捕审讯邵文德吧,这也不现实。”

    周文眉头深深蹙起。

    病理学、生物化学、生物免疫学的知识在脑海里不断旋转着,和黄小梅中毒后的症状进行比对着,试图在浩瀚如海的数据信息中找到突破点。

    林智勇等了三分钟,见他迟迟不说话,和秦法医点点头,转身带着两个队员离开了。

    “周所?林队他们走了。”秦法医提醒了一声。

    不过周文还是一声不吭。

    秦法医仔细看了看周文,发现他好像彻底沉浸在了自己的思维当中。

    秦法医仿佛明白了什么,脸上很快露出了震惊的神色。

    他曾经听老师讲过,这种类似于“悟”的思维方式,只有在极其罕见的情况下才会发生。

    他们在突破桎梏时,会进入一个“忘我”的境界。

    而能达到这种境界的人,无不是在专业领域里处于一个顶尖的水平。

    回过神的秦法医,为了防止有人这个时候打扰到周文,让自己的两个徒弟屏息静气,同时亲自到实验室门口把守。

    周文就一直站在那里,脸上忽而愁眉紧锁、忽而又是恍然大悟。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一个小时。

    两个小时。

    三个小时……

    当外面天色渐渐暗下来的时候,周文终于从深度沉思中回过神来。

    径直走到无菌台旁边开始培养新型肉毒杆菌素。

    两个小时后,周文用培养出来的新型肉毒杆菌素,和黄小梅身上提取到的神经毒素进行成分对比。

    吻合度:99.99%……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