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59章 生发素临床试验

作者:二将字数:4005更新时间:2020-05-22 00:01:17
    葡萄诱变育种的实验过程之前已经说过。

    就是把选出来的葡萄种子浸泡在稀释过的诱变剂里浸泡,之后将诱变过的种子发芽,选出其中基因突变后能稳定遗传的突变体再进行培养。

    其实和水稻蚜虫的基因改造也差不多。

    只是水稻蚜虫基因改造筛选的是药物比例,而葡萄诱变筛选的种子发芽后的性状。

    植物功能性状分类包括了:形态性状、生理性状、营养性状、繁殖性状、地上性状、底下性状、影响性状和响应性状等等。

    具体来说,就是观察测量诱变后的葡萄种苗的大小、形状、叶片面积、树高。

    另外还有很难直接测量的性状,比如叶片光合速率、植物耐寒性、耐阴性等等,

    总之,几千上万个种子“性状筛选”,那些微妙的变化,对于一般人、一般的实验室来说,是一项极其庞大的工作。

    一个新型品种,没有科学家三五年,甚至十几年艰苦的研究,是绝对开发不出来的。

    但是,这一切对于拥有真视之眼的周文来说,简直就是小菜一碟。

    他当初观察蚜虫的工作量并不比这个小到哪去。

    而且他的眼睛不仅可以看到葡萄幼苗表面的性状,还能穿透泥土,深入到底下四五公分,看到幼苗根系的发育情况。

    简直是天生为实验而生的!

    此时,周文在实验基地的大棚里,边走边观察诱变过的葡萄种子杂交出的幼苗,身后跟了七八个博士生。

    就在这时,周文发现一种葡萄幼苗有些不一样,他走过去仔细观察了一番,指着其中一株说:“这一株记录一下。”

    “好的!”

    跟在身后的一位眼镜女,从带着的小口袋里,掏出一个标签纸,贴在了幼苗根上。

    而另外一个眼镜男,则用设备测量葡萄幼苗的大小、形状、叶片面积、树高等性状数据。

    周文站起来继续朝前走,很快又停下来仔细观察了一番,又指着其中一株幼苗道:“这一株也记录下来。”

    “好的……”

    周文一路走一路说。

    身后很快就剩下一个贴标签纸的眼镜女陈菲菲了。

    陈菲菲偷偷的看了眼周文,眼睛里满是诧异之色。

    这一号大棚5000株葡萄幼苗,从搭建到种子诱变,再到请大量人工过来杂交培育,短短半个月时间,耗资接近500万。

    平均下来一株幼苗,接近1000块。

    可是花了这么多钱培育出来的幼苗,周文却只是“走马观花”看上一遍就好了。

    难道他的眼睛是透视眼不成,能看到幼苗叶片的微观变化不成???

    陈菲菲怎么想也想不通。

    不过周文是总负责人,他说怎么样就怎么样。

    上午半天,周文“看”了大约300株幼苗,挑选出11株有基因突变的种苗。

    吃过午饭后,周文马不停蹄,继续去看。

    由于熟练度增加了,下午半天,周文“看”了大约500株幼苗,挑选出17株有基因突变的种苗。

    在实验基地里吃过晚饭后,周文歇息了大概二十分钟,听取了几个博士的看法以及查看了他们的测量数据。

    然后继续看……

    一直到晚上12点,陈菲菲眼皮都开始打架了,尤其一双腿,早就是酸痛无比。

    可是再看看前面的周文,两个眼睛还瞪的和灯笼一样呢,简直令她匪夷所思,难道他不累吗?

    “周所?”

    “啊,怎么啦?”周文转头问到。

    陈菲菲道:“要不……歇一下?”

    周文闻声转头看了眼,发现陈菲菲脸上满是疲倦之色。

    他忍不住笑道:“你这个身体要加强锻炼啊!你看看人家那些古生物专家,翻山越岭,风餐露宿,几天几夜不眠不休都是小意思,再看看你……”

    陈菲菲推推鼻梁上的镜框说:“那个……我来例假了。”

    周文:“……你怎么不早说啊。今天到此为止,叫他们都休息去吧。”

    陈菲菲点点头,跑过去让那些还在做性状数据的同事休息。

    等陈菲菲他们都走后,周文自己拿着标签带,继续工作。

    饿了吃酸苹果。

    困了吃苦口香糖。

    不眠不休……

    第二天早上7点,陈菲菲还在寝室睡觉,房门“咚咚咚”的敲响了。

    “陈菲菲,醒了没有?”

    “醒了…等一下……”陈菲菲伸了个懒腰后,艰难的从床上爬了起来,

    她感觉浑身腰酸背痛。

    打开门,寒风扑面而至,同事张博轩穿戴整齐的站在门口呢,看嘴上油光锃亮的样子,应该是已经吃过早饭了。

    她奇怪道:“今天这么早啊?”

    张博轩点了根烟说:“早什么啊,你去大棚里看看,周所早就来了。”

    “真得假的?”陈菲菲不敢相信。

    “真得,你快点吧。”

    “噢噢噢——”

    陈菲菲快速刷牙洗脸后,一路吃着鸡蛋牛奶面包去了大棚。

    到了大棚里发现,周文和另外几个男同事也在吃早饭呢。

    陈菲菲过去仔细一看,周文浑身上下的衣服一点也没变,甚至就连鞋帮上的一块泥垢都一模一样,惊讶道:“咦周所,你昨晚没回去啊?”

    “嗯!”

    陈菲菲一脸不可思议道:“周所你不要告诉我,你工作了一夜?”

    “没有,我在大棚里眯了一会呢!”周文说了一个善意的谎言。

    虽然外面天寒地冻,但是大棚里面温度有17.5℃,是最适宜葡萄幼苗生长的温度。

    陈菲菲闻言,心里忍不住感慨,怪不得人家年纪轻轻就能取得现在的成就呢,光这份劲头就不是一般人能比的了的。

    她只是工作了十几个小时就腰酸背痛、精神萎靡了,再看看周文,还是神采奕奕。

    简直让她佩服死了。

    而另外几个男生中,一个瘦瘦小小的眼镜男姜亚东却是看了周文一眼。

    他凌晨三点起来上厕所时,看到周文还在忙碌,早上六点过来时,他还在忙碌。

    睡觉?

    不存在的!

    不过他也没有点破。

    这边周文吃过早饭后,继续看葡萄幼苗。

    昨天一天一夜,看了1400株葡萄幼苗,找出基因突变的葡萄幼苗45棵。

    这45棵葡萄幼苗将重点跟进,持续观察,如果后期发育状态不理想,就会放弃跟进。

    ……

    上午九点,苏东省金陵市。

    今天天气虽然依然十分严寒,不过胜在没有风,所以还在凑合。

    本来穆安琪今天准备去吃喜酒的,她老同学二婚。

    不过化妆品检测局那边打来电话,说生物生发素检测通过了。

    这意味着,生物生发素可以进行临床试验。

    只要效果好,那么就可以大批量生产了。

    效果不好当然也可以生产,不过那又是另外一个说法了。

    说实话,穆安琪对于周文这个生物生发素根本不抱希望。

    除了极少部分油脂脱发、压力熬夜脱发外,生发素可能会起一点作用外,绝大多数人是雄性激素脱发和遗传性脱发,这两种是“不治之症”。

    因为生发是在毛囊没有完全闭合的情况下,头发才会有可能再次生长。

    然而雄性脱发和遗传脱发都是伴随毛囊闭合的,任何方法都不能使头发再生,因为毛囊是不可再生的。

    不过不管怎么样,实验还是要做的。

    穆安琪打电话给公司最后两名员工,让他们通知人过来做实验。

    随后便匆匆赶往了实验室……

    魏子昂是金陵一家IT公司的程序员,同时也是一位严重脱发者。

    他的脱发其实和是不是程序员并没有什么关系,纯粹就是遗传性脱发。

    大学时还好,只是毛发稀疏,等到了毕业后,前额头发每年向后退化一厘米,今年他大学毕业五年,已经到头顶了。

    说真的,脱发真得严重打击自信心。

    每次别人用开玩笑的口吻说什么“聪明绝顶”、“热闹的马路不长草、聪明的脑袋头发少”时,他除了自嘲两句外,心里其实真得很郁闷。

    另外,谈恋爱也受到了很大的影响。

    二十六七岁,本来是一个朝气蓬勃的年纪,可是头发没了,看上去瞬间老十岁。

    人家小姑娘都叫他大叔,或者问,大叔,你家小孩多大了?

    小孩你妹啊……

    为此,魏子昂使用了不知道多少种生发素、偏方,哪怕明知道是骗人的,但总是抱着一线希望。

    上午,魏子昂正在公司里修改bug,电话响了。

    “喂,哪位?”

    “是魏子昂魏先生吗?”

    “是的。”

    “我是安奇美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的,您之前在网上报名……”

    魏子昂听完后才知道,原来是之前他在网上报名的一个生物素实验,对方公司说新开发出来一款新型生发素,可以有效治疗雄性脱发和遗传性脱发。

    他也就是随手填了个电话号码,没想到还通过了。

    魏子昂考虑了一下,药谷大道距离公司不算远,来回一个小时差不多,便道:“好的,我知道了。”

    下午两点半。

    魏子昂来到了药谷大道9527号,安奇美生物技术有限公司。

    和他一块参加实验的人,还有十几个,都是年轻人,而且都是严重脱发者。

    其中还有一个女生。

    不过女生应该是戴了假发,从外表上看不出来脱发。

    很快,公司一位穿着白大褂的员工出来开始点名……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