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099章 采集到朊病毒了

作者:二将字数:3666更新时间:2020-04-27 09:00:42
    “……”

    看到张宇文衣服里的情况,周文感觉脑阔“嗡嗡”的响。

    一时间接受不了这个变故。

    这他瞄的都是什么家庭啊。

    张宇文有女装癖好也就算了,刘芹这个就属于故意隐瞒了。

    顾逸飞作为心理治疗师,如果不能掌握这些情况的话,他又怎么能对症下药呢?

    还有,不是说好了重度抑郁症嘛,怎么又变成了轻度的了?

    亏他之前还为张宇文扼腕叹息了几声,没想到好心当了驴肝肺。

    揉揉太阳穴,转头瞥了眼刘芹,她的脸上和眼睛里充满了深深的无奈和自责。

    如果是之前的话,周文会把她的表情理解为愧疚,但是现在嘛,这个女人到底在想什么,恐怕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眼看着顾逸飞还在黑张宇文讲故事,周文走上前捣捣他后背。

    顾逸飞转头疑惑的看了他一眼。

    周文说:“你跟我出来一下。”

    顾逸飞伸手撸了一下张宇文膝盖上的小狸猫,起身和周文出了房间。

    来到客厅阳台,周文搂住顾逸飞肩膀,小声问道:“你就没看出这个张宇文有什么问题吗?”

    顾逸飞奇怪道:“没有啊,怎么啦?”

    周文伸手在自己喉结上摸了摸:“他有喉结。”

    顾逸飞眼睛瞬间瞪大了,里面充满了惊悚之色,“……你看错了吧,我怎么没看到?”

    周文摇摇头问道:“我问你,他挂的是医院门诊吗?有没有看过她的病历卡?”

    “不是!刘芹在网上预约的,而且我只看了医院开的药物,并没有看过病历卡。”

    “我就知道,没错了。”

    顾逸飞开通了薇信公众专家号,接受线下心理咨询、上门治疗等服务。当然,仅限于江州本地。

    因为主要也是为了接触更多的病例,提高专业水平,所以收费很低廉,据顾逸飞说,预约病人已经排到了两个月后。

    顾逸飞还是有些难以置信,自己治疗了一个月的女孩子,居然是个男儿身?

    “呃……就算是男孩子,不过他真得有抑郁症啊。”

    周文说:“我知道,但是刘芹隐瞒她女儿……儿子的真实性别,那她之前说的话就不大可信了啊。

    她告诉你张宇文是因为学习的压力才导致的抑郁症,但是我怀疑,张宇文是因为长期男扮女装,产生了性别认知障碍,最终导致了抑郁症。”

    “这个嘛……”

    周文:“治疗是建立在双方彼此了解尊重的基础上,你现在一点都不了解他,他母亲也不跟你说实话,这样的治疗我看没什么意义。撤吧。”

    顾逸飞迟疑了一下,最后摇摇头说:“不管怎么说,我是一名心理治疗师,我不能丢下我的病人不管。”

    “真是个死心眼……我告诉你,你这样的滥好人,在网络小说里活不过三集。”

    ……

    下午三点,周文回到检测中心后,又帮侯保国做了一次测试。

    没想到这次居然在他的尿液里,发现了“聚集体异常朊病毒蛋白”。

    周文顿时欣喜若狂。

    虽然知道提取到朊病毒蛋白是迟早的事情,但是在没有真正提取到之前,一切都是空话。

    临走时他发现,侯保国床头柜上的保温杯里,泡了一杯浓浓的枸杞茶。

    “歇两天吧……”

    等周文兴冲冲的来到四楼病毒实验室时,正好看到张曙光和杨立群正在办公室里。

    两个人正头挨头的靠在一起,看着电脑研究什么。

    周文来到无菌实验室,把提取到的朊病毒蛋白,放入到超低温冰箱里,转而回到了办公室。

    周文笑呵呵道:“张组,杨组,你们在干嘛呢?”

    “你来的正好,过来看看这篇论文怎么样……”张曙光招呼到。

    “什么啊?”周文走过去看了看,原来两人在看一篇关于朊病毒引发的痴笑症论文。

    不过周文读了读,这篇论文的水平,怎么说呢……真得太水了,简直水漫金山。

    跟比利时那个朊病毒研究专家霍华德·康尼,根本不在一个层次上。

    人家那个叫脑洞,这篇论文连逻辑顺序都有些说不通,更别说新意了。

    “这篇论文谁写的啊,简直胡说八道嘛~”

    周文说完后发现,张曙光和杨立群两个人,直勾勾的盯着他。

    周文奇怪道:“怎么啦,看我干嘛,确实写的狗屁不通嘛。”

    张曙光幽幽道:“这论文我写的。”

    “啊,原来是张组你写的啊……”周文一口老血差点没喷出来。

    “啊,对啊,怎么啦?”

    “这这这……其实吧,这个论文粗看结构是有些松散,但是仔细看的话会发现,它以一个全新的视角来描述朊病毒的灭活方法,这是非常难能可贵的……”

    “行了行了~”张曙光摆摆手,“你说的没错,确实写的狗屁不通。”

    周文一脸认真的说:“张组别这么说嘛,刚刚我是以一种传统的眼光来看待论文;

    但是朊病毒是一种正常蛋白构象发生改变的特殊的蛋白质。

    它们是千奇百怪的,它们到现在连一个三维结构都没有,任何具有探索精神的实验猜想,都是值得肯定的!”

    顿了一下,周文又一脸认真的道:“在这里我要做自我检讨,我认为我在学术方面缺乏创新性,思维守旧,没有灵活变通的能力……”

    杨立群哈哈大笑,“不愧是咱们苏东省最年轻的生物专家,这马屁拍起来也是一套一套。说的我差点都信了。”

    张曙光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好了好了……”

    笑了一会之后,张曙光直言不讳的说:“我是想以咱们三个的名字,先弄一篇论文出来,稳住医院和疾控中心那边,要不然肯定不会让我们继续研究下去。”

    杨立群点头表示附和。

    周文点头附和,然后话锋一转道:“张组和杨组说的没错,我这两天也在尝试,看看能不能在侯保国体液、血液以及粪便中检测到朊病毒?”

    杨立群和张曙光闻言,都是一脸无语的表情。

    他们刚刚还想说周文在病毒研究方面有天赋呢,让他多多努力,转眼就说出如此异想天开的话。

    朊病毒主要通过遗传性的,比如家族性朊病毒传染;

    还有医源性的,如角膜移植、脑电图电极的植入、不慎使用污染的外科器械以及注射取自人垂体的生长激素等。

    医源性随着医学发展,现在也基本上不可能了。

    另外还有一种,食用被朊病毒感染的脑部组织等。

    其余情况下是不可能的采集到朊病毒的。

    如果普通血检、尿检能提取到朊病毒,那是很吓人的一件事。

    朊病毒和其它病毒可不同,它对所有杀灭病毒的物理化学因素均有超高抵抗力。

    现在的消毒方法全都无效,只有在136℃高温和两个小时的高压下才能灭活。

    而且初期诊断困难。

    正常的人与动物细胞内都有朊蛋白存在,不明原因作用下,它的立体结构发生变化,变成有传染性的蛋白,患者体内不产生免疫反应和抗体,无法利用抗体进行检测。

    因此潜伏期长,从感染到发病平均28年,最低2年,死亡率100%。

    侯保国是特殊情况,时间跨度长了一点,但是不久的将来也是100%死亡。

    正因为朊病毒种种特性,如果常规检测能检测到朊病毒,意味着具有普遍传染的可能性,哪怕这种可能性极其微小,也会引起巨大的震动。

    张曙光和杨立群,就当周文是信口开河了,也没有当回事。

    两个人继续商量,论文到底是精修一下,还是直接推倒重写?

    至于周文,直接溜之大吉了。

    别问他,问就是SCI的水平……

    张曙光和杨立群的话,提醒了周文。

    他原本只是想靠着朊病毒发表点论文,来完成任务。

    但是刚刚他突然想到,这是一个机会。

    一个“自立门户”的好机会。

    张曙光和杨立群,只是申请了朊病毒的研究经费,属于临时性的,没有成立专门的课题研究小组。

    所以疾控中心那边才想撤就撤。

    如果,他通过常规方法提取到朊病毒的消息发布出去,到时候一定会引起巨大的瞩目,而江州医院也会成为国内朊病毒方面的重点单位。

    对于医院的整体声望的提升,有很大的帮助。

    然后再去申请成立朊病毒课题小组,甚至是研究所,上面领导大概率会同意……

    下午半天,周文就在办公室里研究外国最新的朊病毒资料文献。

    晚上沈雪加班,周文就在食堂吃了晚饭。

    到家洗了个澡,泡了杯茶,点了根烟,躺在阳台上的躺椅上,开箱子……

    ——

    ps:对不起,求……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